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战(上)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战(上)

  和我预料的一样,那四大妖一个也没有躲过灭魂篇的杀戮,那狂暴的飓风一开始爆发的速度并不是最快,在那四大妖刚刚逃跑的片刻,才开始陡然的提速,只是瞬间就追上了那四个大妖。

  毕竟是四个大妖,即便受了伤,我以为要灭杀他们都要费一番手脚。

  但一切竟然不是我预料的那样,在飓风追上他们的刹那,那四个大妖就如同被控制了思维一般,竟然停下的了挣扎和奔跑,愣在了那里,连我都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四个妖物便被卷入了飓风之中,瞬间就看见了他们的身形被高高的卷入了空中。

  只是在空中停留了片刻,便被重重的甩落了下来。

  这样的高度不算矮,可能会给四大妖造成重伤,但不致死,毕竟妖物的身体强悍,又受了那个紫色液体的刺激,比起我的身体还要强悍许多,我自问那样的高度我若有一些保护动作,也不至于被摔死,何况这四个妖物?

  可事实是这四个妖物被甩落下来以后,就再无声息。

  仔细的感应,他们的灵魂波动也消失了。在这个时候我才清楚的认识到这才是灭魂篇,那飓风的力量并不是它表现的风暴本身,那只是表现,那股力量是真正湮灭灵魂的力量,四大妖被卷入其中的瞬间,应该就已经死了,是灵魂被湮灭了那种死亡。

  我这也才明白,为什么小道界的师父要说灭魂篇有伤天和,它一出现,剿灭的不仅仅是生命,还有灵魂。

  不过,已经出手,是没有收回的余地,我也并没有泛滥什么同情心,只因为这些攻打望仙村的妖物哪个又不是罪孽满身?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童帝去探查的那个山洞,他们用人命灵魂来修炼,自然也要做好有一天偿还这债务的准备。

  所以,当四大妖已经被灭杀以后,我感觉到灭魂篇之中还残留有大部分的力量,便毫不犹豫的合拢了四道飓风,朝着妖人的大部队席卷而去。

  在我的控制下,四道飓风重新合拢成了一道巨大的旋风,在众人都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刻,便已经狂猛的刮到了妖人大部队之中。

  所有人在这个时候才发出了一声惊呼,而妖人进攻的大部队瞬间就乱了,之前四道飓风转瞬之间就灭杀了四大妖,这些神智还清醒的妖人如何不畏惧?何况在清醒的情况下,任何生命都对生有着本能的渴望,四大妖在之前又做出了榜样,这些妖人纷纷开始逃跑。

  战局已定,我看见这一幕之后,心中稍安。我很明白,任何失去了士气的队伍都注定失败,何况这些也只是临时组织起来的妖人,并不是真正上过战场的士兵。

  那么接下里的屠杀,会卷入多少的妖人入风暴之中呢?

  我以为会是这样的方式,却不想那飓风在妖人部队的上空却陡然一下毫无预兆的散开了。

  发生了什么?我忍不住皱眉,而周围还在欢呼惊诧的猎妖人也愣住了,倒不是畏惧什么,而是他们想看看这个术法究竟有多大的威势?仅仅灭杀了四大妖,这好像还不足以满足他们。

  可是,下一刻,天空如同我施展术法之处那样,忽然暗了一下,接着又明晃晃的有些刺眼,之前陡然消失的飓风,竟然化为了几百道带着金色的细丝,一下子铺天盖地的朝着妖人的大部队笼罩而去。

  没有什么震耳欲聋的响动,在这一刻甚至没有什么巨大的威势,就在妖人部队的嘈杂和混乱之中,时间如同静止了一秒,然后就有几百个妖人忽然这样站着不动了。

  在这个时候,只有阿七他们倒吸了一口凉气,即便是身为猎妖人也忍不住念诵了一句佛号。

  而那句佛号还未落音,便看见那些站着不动的猎妖人一个一个非常整齐的倒下了,如同排练好的一幕,这种屠杀,即便是面对妖物,又如何不让人震惊?!

  现场安静了,即便始终保持着亢奋情绪的年轻猎妖人们也彻底的安静了,我甚至听见了那吞咽唾沫的声音,是多少人同时这样才会发出如此明显的声音啊?就连我自己,内心也在颤抖,只要是修者,没有谁会感觉不到那接近四百个妖人的灵魂同时寂灭了,就如同有人轻轻吹了一口气,烛火就灭掉了那样的轻易,有时候震撼人心的杀,并不需要多么恢弘的场面,偏偏就是这种轻松才让人更加的心惊!

  灭魂篇如此,寂魂篇又是怎么样的?

  有伤天和!看来以后灭魂篇绝对要慎用...即便在这个时候我脑中有了一种模糊的感受,这力量如同上天的审判,选择的都是那罪孽最深的妖人开始下手。

  怪不得飓风会分散成一丝丝的审判之丝,原来是按照罪孽在选择!镇妖咒言究竟是怎么样的术法?

  在我自己都难以自控的震惊当中,现场的静默终于被打破了,妖人部队之中竟然发出了这才反应过来的一阵阵哭喊声,然后大部队再也控制不住那种爆发的畏惧情绪,原本还勉强维持着的一部分妖人也崩溃了,一时间两三千的妖人都开始了四处的逃窜。

  他们并不清楚情况,也不知道我已经是强弩之末,这样的术法根本不可能再来一次。

  我的心头彻底的轻松了下来,因为那些年轻猎妖人的欢呼声和昂扬的战意,已经证明我的行动成功了,在这个时候有反应快的带领这些年轻猎妖人的老猎妖人开始纷纷行动,让刚才冲动冲出阵法的年轻猎妖人归来,并且快速的集结。

  四处逃窜的妖人,在这个时候不杀,何时杀?这简直就是最好的磨砺机会。

  至于我,在心头放松了之后,心中那股燃烧的意志也渐渐的退去,新伤旧伤在瞬间就爆发了,那种来自灵魂的,身体的剧痛如同潮水般的将我吞噬,我的身体也轻轻的晃了一下,若不是一口气还在坚持着,我可能在这个时候就会倒地。

  更糟糕的是,心口一直有一股翻涌的气血,之前被我强制的压着,不想那些年轻的猎妖人看见我有所不支,在这个时候却是再也难以压制住,我只好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假装咳嗽,然后用手臂捂住了嘴,把那一口喷出的鲜血吐在了衣袖的内侧。

  我不敢动了,因为我太明白我现在的情况,若然不是阿大给我的秘药药力还没有完全褪去,在支撑着我,我已经倒下昏迷了。如今,我如果一动,身体肯定会不受控制的倒下,我只能强撑着站在这里。

  我必须要站在这里,战斗还没有结束,我还要督战,因为我明白,如若我始终清醒的在战场上,就如同这些年轻猎妖人心中的定海神针,会给他们无穷的士气和信心,在这样的激励下,他们会更加的勇敢无畏,从某种程度上也会减少伤亡。

  我只好求助的看了一眼距离我最近的阿七他们,我甚至不敢开口说话,生怕一开口,会再吐出几口鲜血。

  我希望阿七他们能明白我此刻的意思,帮我维持住这样的形象...而他们也看见了我的目光,在这个时候,其他几个人还有疑惑,阿七却是最先反应过来,朝着我毫不犹豫的走来,并且同时和其他几个人使了一个眼色。

  我心中这才真正的安心,依旧强行的在这里支撑着,在众人的眼里,我好像是在施展完术法以后查探战场,一副淡定不惊的模样。于是,我也只好这样,假装看了一眼战场。

  这一看,却让我心中微沉,因为我发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妖人大部队中心靠右的位置,已经有了一小股逃散的妖人集结了起来,而他们的样子也不是刚才还清醒的模样,而是陷入了一种异样的亢奋,每个人都在喘息着的样子。

  因为有一定的距离,我也看得不是十分分明,我在略微沉重的心情下已经明白了一些什么,仔细的看着战场,但在这个疲惫之极的情况下,也一时间看不分明。

  就在这个时候,从阵法之中却升空而起了一道红色的烟雾弹,我回头一看,却是发现tina站在最高处,正是她发出了这颗信号弹。

  信号弹我不陌生,这是之前就已经演练过的,若有战斗,就用信号弹来指挥的方式。

  红色就代表行动,在这个时候有什么行动?tina布置了什么?

  我忍不住再次看向了战场,在这个时候,却是发现在妖人大部队的外围,又冲出了几支猎妖人的小队,一冲出来便快速的分散,这些猎妖人身上每人都背着一捆干草干柴,在分散以后,每个人都点燃了干草,然后扔在了地上,便快速的后退。

  这行动应该是事先就已经布置的分明,所以这些猎妖人的动作干净利落,我认出了其中几个,这些人每一个都是猎妖人当中的精英,以一些老猎妖人为主。

  燃烧的干草混着干柴很快就燃烧成了一片,在无形中竟然对妖人的大部队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看样子,tina是要给这些年轻的猎妖人做一个‘围猎场’,而且想有彻底绞杀这股妖人部队的决心啊。

  不过,我也暗自的有些佩服,没想到在修者的战斗中,她还能用最普通的火攻,起到这样的作用。

  就在这个时候,阿七走到了我的身边,悄悄从背后一把扶住了我。


仐三说:
更新出来了,现在又开始恢复一些别的工作,时间不太敢保证,但想着大家包容支持我的心,辛苦点儿,也是要更新着,即便不多,是心意。明天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