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若错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若错

  有了阿七力量的支撑,我终于可以完全的松懈下来,让伤势爆发的身体稍微能够得到那么一丝的缓解。
  
  阿七很是聪明,他扶住我的这个动作非常的不明显,从旁来看,就如同他激动的揽住了我。可是我的身体在松懈下来以后,已经完全的没有力量,那颗激发潜力的药丸在这个时候还要火上浇油的来凑热闹,药效竟然也开始褪去。
  
  在伤势发作的痛苦下,那疲惫还如同一波波的潮水朝着我涌来,如果不是阿七扶着我,我肯定立刻倒下,等待我的就是昏迷。
  
  强行的站着还能让我保持一丝清醒,我还要督战!
  
  扶着我的阿七也不敢动,显然我这完全绵软的身体,他一个人扶着是没有问题,但是一旦走动,肯定就会露出马脚。好在阿七反应过来以后,另外的几个地下城精英猎妖人也反应了过来,在我的眼色之下,也装作激动的前后左右拥簇着我,然后我被他们的力量拖起,开始朝着阵法当中走去。
  
  如果有人靠近仔细的观察,就会发现我所谓的走路都只是做样子,脚似乎是在地上,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沾地,完全是被拖着走的。
  
  这样下去可不行,我悄悄的,非常费劲的对阿七说到:“伤药,裤子。”
  
  阿七自然明白了我的意思,在这个时候能够服下伤药对我多少能有缓解,可他却并没有从我的裤子里去拿伤药,而是不动声色的从自己身上掏出了一颗伤药,颜色和我用的伤药不同,闻着药味更加的浓烈。
  
  然后他悄悄的把伤药喂给了我,我也没有任何的迟疑,一下就吞下了伤药。
  
  那苦涩的滋味立刻在嘴里化开,流入肚腹,立刻变作一股猛烈的药力,立刻就让我伤势的疼痛都缓解了几分。
  
  这还不算完,在那边另外一个地下城猎妖人又塞给我一颗药丸,我也是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这一次是针对灵魂的,在吞下以后,灵魂的伤势也感觉缓解了一些。
  
  在这个时候,阿七在我耳边低声的说到:“家主,这药是阿大特别给我们的。药性比你身上的那两种伤药要猛烈许多。有压制伤势,立刻缓解的作用。只是从治伤本身来说,没有你身上的药丸那么好,甚至因为药性太过猛烈,对治疗的效果很轻微。原谅阿七大胆做了决定,只因我觉得家主……”
  
  “无妨,你做的很对,我本来要的就是这样。”我打断了阿七的话,他的决定做得很对,我怎么可能去责备他?
  
  而在对话间,我们已经走入了阵法。
  
  迎接我的,是一道道炙热的目光。没有欢呼,只有略微急促的呼吸,因为现在每一个猎妖人都在被快速的点兵,马上就要杀出去了。要上战场的兵怎么能随意的喧哗?这一点纪律是有的。
  
  我很欣慰,我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了那种无畏的战意。
  
  不得不说阿七他们给的药,药性来得很快,到了这里时,我已经能够自己走动,并且痛苦虚弱都减轻了许多。
  
  我停下了脚步,拍了拍阿七他们的肩膀,说到:“你们也归队吧。带着大家去杀个痛快。也记得尽量确保每一个人的生命,经过了这场战斗,他们都会成为真正的猎妖人,到了如今,每一个猎妖人的生命都会宝贵。”
  
  阿七他们抱拳领命,很快就融入到了队伍当中去。
  
  至于我,则是装作淡然镇定的样子走到了最高处。在这里,正川哥还在闭着双眼维持着阵法,只是比起之前已经轻松了一些,我略微有些心疼,但没有表现出来什么。而是看了一眼正在调兵遣将的tina.
  
  实际上,也只有几百人,tina早已经完成了布置。
  
  对上我的目光,tina的目光有些复杂,她是知道我到底拼到了什么程度。在战场上却不是一个磨磨唧唧,将什么情义悲伤的地方,每一个人都要表现出铁血的模样,所以tina也只有压制自己的担心。
  
  反而是大声的对我说了一句:“请家主下令,让望仙村猎妖人迎战。”
  
  这种下令这只是形式上的东西了,毕竟一切的安排都已经做好,要的只是我的一声下令,给大家最后的鼓舞。
  
  我站在最高处,看了一眼战意勃发的这些猎妖人,然后提起了一口气,装作中气十足的样子大声的说到:“我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剩下的是你们的战斗。我狠狠的杀了五个大妖,还有很多妖人,我没有丢猎妖人的脸。那你们呢?不要说什么承诺,在战场上一切只能用行动来证明!去吧,大家狠狠的杀,你们会不会丢猎妖人的脸,就用敌人的鲜血来证明。战!”
  
  随着我的一声战字,已经排列整齐的队伍同时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呼喊,然后吼出了一声整齐的‘战’字,接着tina从高处下来,站到了前方,有些云淡风轻,却又郑重的喊了一声:“出发。”
  
  随着tina的出发声,这些已经憋了太久的年轻猎妖人,如同出笼的猛虎一般就小跑着出了阵法,而tina在前方则是不断的发射着不同颜色的信号弹。
  
  根据信号弹的颜色,不同的队伍快速的奔赴向不同的方向,开始了对妖人最后的灭杀,tina就是这场战斗的总指挥。
  
  我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吧,看着最后一支队伍也奔向了妖人的大部队时,我如何还撑得住,终于一屁股坐了下去。还是熟悉山门长廊,望过去是山门的院子,院子外是长长的阶梯和阶梯之旁的山坡。
  
  曾经坐在这里,用过不同的心情看着这熟悉的景致。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如今,这里会成为战场,我会坐在这里督战。
  
  想到这里,我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刚才只是提起一口气,吼了一声,照旧牵动了伤势。tina回头担心的看了我一眼,我却只是笑笑,随意的抹去了嘴角的鲜血,对tina说到:“放心吧,死不了。”
  
  tina开口想说什么,但终究只是回过头,她需要随时注意战场的变化,指挥战斗。她的指挥关系着很多人的性命。
  
  之前我就注意到妖人有一部分又开始发狂,想必tina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我无须多提醒她什么,她已经用她的能力证明了她是一个会布局,而且善于抓住战场上每一个机会的出色指挥。
  
  “怎么到了这个地步,不要命了吧?”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边响起了一个略微虚弱的声音。
  
  我带着惊喜的回头一看,不是正川哥又是谁?队伍已经杀了出去,到现在自然不用再维持阵法,只要阵法能够普通的运转就可以了,正川哥自然也就可以暂时的停下来了。只不过,现在的正川哥头发已经花白了一小半,夹杂在黑发中,整张脸也是灰败的颜色,这种不可逆的伤害已经造成,我到底还是回来的晚了一步。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心中难受又愧疚的抓着正川哥的手臂,嘴唇微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倒是正川哥很淡然,拍拍我的手臂说到:“一些寿元而已,你我修者,原本生命就比普通人悠长一些。再说,以后若是注意休养生息,寿元也可变长的。”
  
  为什么反倒是他安慰我来着?我忍不住握紧了正川哥的手臂,声音有些低沉的说到:“到底是我能力还有些欠缺,才让妖人杀到这师门来。我始终不敢忘记,曾经对师父说过,这师门的牌匾有一天我要亲手让他恢复,我也始终不敢忘记正川哥你最大的愿望是恢复山门曾经的荣光。你要好好的活着,要活的很长,才能完成这一切。而我,不敢再连累师门,从此以后承诺定当好好守护这里,不会再让妖人踏足师门之外五里。”
  
  “你会做到的,你一直就很强大,如今更加强大了。你成长的速度,已经不是我再能揣测的了。正凌,我生平是想要恢复师门的荣光,还有一件心事便是完整你身上的阵纹,刚才我感应到了,时机快了。至于我自己,其实并不想活得那么悠长,我从一个人身上感觉到了生命漫长的痛苦。其实,从某一方面来说,我是一个死心人。”正川哥的语气很沧桑,这是他第一次对我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我自然就想到了曾经,想到了那个颓废的正川哥,想到了他胸口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
  
  这还是正川哥第一次主动给我提起,即便是如此隐晦的说起。我心中触动,有难过心疼,有愤怒,愤怒是谁这样伤害了正川哥,他却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我不恨,你也不许恨。因为万事抵不过一个心甘情愿。正凌,我还想要一些答案,即便我想要答案的想法是错的,这一次也想要错下去。”
  
  “什么意思?”我看向了正川哥。
  
  “之后,我当斩断一些东西。从此专心发展山门,还有完成你的阵纹。在这之前,我想要下山一次,最后的为我自己任性一次。我若错了,也希望正凌你能容忍这个错误。”正川哥看着我,忽然正色的对我这样说到。



仐三 说:
这一章是补昨天的一章,这一卷快结束了。今天就暂时没有更新了,原因无它,给大家讨个周末来过过,处理一下手边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