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战后(上)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战后(上)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正川哥会用这样的眼神来看着我,在说完这句话以后,他的眼神之中竟然带着祈求。

  我的心开始刺痛,这个一直被我视为兄长的人怎么能用这汇总祈求的目光看着我?我所有的一切,除了感情上的,他拿去不也是理所当然吗?我自问不是圣人,我做不到用绝对公平的眼光去看待一切,只因我斩不断对这红尘的情根,自然会本能的庇护我亲密且亲近的人。

  矛盾的是,我又有自己的道德底线,我不知道正川哥所说的错误是什么?

  但是想起正川哥口中所谓的原谅,我就觉得连呼吸都难受。所以,我的决定很直接也很果断,如果正川哥真的犯了什么错,我一力为正川哥承担,我为他收拾烂摊子,如果是需要偿命,我这条命做完自己该做的事情,也可以为正川哥偿命。

  没有虚伪没有矫情,我从来都是这种想法,我怕死,可比起死亡来,我更害怕的是我在意的,生命中重要的人我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

  而正川哥明知可能是错,却依然想要去任性,想必有他自己的理由,我原本想开口问他,一定想要去做那个决定吗?想要阻止是我的本能。可看着正川哥的眼神,我最后的话却变成了:“正川哥,我没有资格去选择原谅或者不原谅你,我有的只能是对你的一句承诺。那就是,我永远和你并肩。你如果真的会犯错,我想到的只能是承担,同你一起承担。”

  正川哥看着我,眼神之中全是触动,他的眼眶微微有些泛红,嘴唇略微有些颤抖,想要对我说什么?最终也只是别过头去,什么都没有说。

  我想,换做是我,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说什么,有些东西言语的确是显得多余了。

  在战场之中,这或许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却如同放了一块大石在我心上,我无法阻止正川哥,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种情绪非常的苦涩。

  可是这也是战场,即便再苦涩,我也只能收起所有的情绪,全神贯注的去关注这个战场。这一场战斗也不能出任何的差错,我一直认为未来的希望不是我,而是这些成长起来的猎妖人。

  不得不说,tina是一个出色的指挥,战场上的一切她都像有提前预知的能力一般,对于有限的人马指挥的非常出色。

  这场战斗我也看出来了,tina并不是以屠杀的胜利为最终的目标,她在巧妙的调兵遣将,只是为了更多的磨砺这些猎妖人,如若她是为了胜利,有好几次她其实可以做出一些牺牲,直接决定战果。

  我很满意tina这样的指挥,更多的感动是为了这一份默契,她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这些猎妖人需要的是什么?

  战斗就这样,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了快要傍晚的时分。

  我忍受着伤势,就一直坐在这个地方看着战场的各种变化,猎妖人一直占有优势,尽管中间出现了几次妖人的反扑,都被很好的压制了下来。而妖人有限的几次反扑,都是出现了那种悍不畏死的疯狂妖人导致的。

  当然,这些并没有给tina造成太大的麻烦,否则这些反扑也不会被压制下去。甚至猎妖人战斗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伤亡,而到了如今,tina更是才去轮番上阵的方式,来让每个猎妖人都得到充分的休息和磨砺。

  只不过,战局到了现在,关键点已经不是是否能胜利了,按照我的估算,这样打下去,最多还有三个小时,猎妖人就可以取得全面的胜利,只是会让多少妖人逃跑的问题。如今的关键点,如果tina不傻的话,应该和我想到了同一个问题,那就是妖人之中还隐藏着一个关键的人物。

  那个人物就是让妖人变得的疯狂的原因。

  这是我在属于我的战斗结束时,就已经发现的一点,想必tina在这个时候也已经发现了吧?

  妖人的数量越来越少,从最初还有2000余人的大部队到了如今,只剩下不足1000人,在人数上已经对猎妖人造不成太大的优势了。tina还在冷静的调兵遣将,看样子也是要对妖人发动最后的总攻了。

  在这个时候,我反而不放心起来。

  妖人要取得胜利是没有什么希望了,但逃跑应该还是能做到的。如今这些妖人军心溃散,我估算着他们的心理底线,逃跑也就是迟早的事情。

  我并没有抱着能够全歼这些妖人的希望,我只是不希望中间那个关键的人物跑掉,对,就是那个能够让妖人变得疯狂的人跑掉。就算最简单的为了将来考虑,我也很想知道妖人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疯狂,一个悍不畏死,甚至不怕疼痛的妖人,作战能力的提高不言而喻,这会成为今后猎妖人的大敌。

  所以,我尽管觉得tina也看出了有那么一个关键的人物在其中,我还是不放心。想了想,在正川哥担心的目光下,我走了下去。

  在曾经明阳门的山门大院中,新的几个小队的猎妖人正赶回来休息,而之前已经得到休息的几个小队正准备出发,巧合的是带队的人正是阿七,我叫住了他。

  他恭敬的对我行了一个礼,接着便关切的对我说到:“家主,我觉得战斗到了这个时候,妖人已经没有什么翻盘的机会了。你应该回去休息,并且及时的疗伤,我不想这样的伤势以后在你的身上留下什么隐患。”

  我的伤势我自然清楚,如果现在让我动手,我甚至连一个普通人都打不过,甚至不要说动手,就连走路,我都觉得全身疼痛,气血翻涌,如同遭受了重锤一般。

  但我还是对阿七摇摇头,然后唤他过来,私下和他吩咐了几句,让他把话一定带给tina。

  我说的信息自然十分重要,一心杀着妖人的阿七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当我把话说完的时候,阿七的目光一阵闪烁,接着便郑重的点点头,然后带着他手下的几队猎妖人朝着战场奔赴了。

  时间在厮杀中似乎过得很缓慢,但转眼又会让人觉得过得很快。

  当一抹冷清的弯月初初悬挂在天空时,妖人最终选择了撤退,在这个时候,他们的残余部队只剩下了500人不到。

  所谓兵败如山倒,妖人的撤退狼狈之极,但在又付出了将近百人生命的代价下,终于还是被他们突出了重围,选择了分散的方式朝着山下逃逸。

  穷寇莫追,何况这就要入夜了。加上山里复杂的地形,分散的妖人,如果要尽数的斩杀这些妖人,猎妖人势必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我不能容忍有太多的伤亡,这场仗从清晨打到夜晚,猎妖人也牺牲了快50个人,这已经是我能够承受的极限数字。

  所有的猎妖人都归队了,而留守在望仙村的普通人开始打扫战场。

  那么多的尸体,如若不及时的打扫,说不定就会带来疾病和瘟疫...我还在勉强的支撑着,让阿七带着我巡视了一圈战场,接着再鼓励了一番这些经过了初次大型战斗的猎妖人,最后才伪装成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回到了望仙村我所住的小院。

  今夜,望仙村无眠。

  不管战斗的结果是如何,带来的总是伤痛,失去亲人的人们压抑的哭泣着,没有失去亲人的人们打扫战场或者对这份悲伤感同身受,对于未来即将来到的命运,多少会感觉到惶恐和压力。

  在这种时候,我多想给予人们更多的宽慰,给予他们更多的安全感,但我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只因我走近房间的一刹那,一大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双腿一软,就算再想站着,也没有办法再支撑自己的身体,一下子跌坐在了门前。

  比阿七动作更快的是苏灵,她几乎是冲了过来,抓住了我的手臂。

  我冲苏灵虚弱的笑了一下,到底是阿七把我扶住了,他的神色沉痛,对我说了一句:“家主...”接着便是无言,因为能说什么呢?换做是谁,在一场看起来必败的战局上,想要扭转局势,取得胜利,都要这样做。

  幸运的还是,我这样做了,得到了一个自己想要的结果。

  “我没事。”我安慰了一句苏灵,苏灵不放心的抓着我手臂,非要和阿七一起扶着我。

  “伤药,我现在必须服用。但还不能休息,你扶我去那边坐着。”我指的是那张大书桌背后的椅子。

  阿七和苏灵都想要说什么,但在我坚定的表情下,到底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小心的扶着我。可走了两步,我又改变了主意,对阿七说到:“你先扶我去那边。”

  我说的是辛夷所躺的地方。

  阿七沉默的和苏灵一起扶着我来到了辛夷的床前,直到看见了辛夷安静的睡颜,我一颗绷着的心在这个时候才完全的放松下来,我身上充斥着血腥的味道,那是在战场上沾染的,还未散去的血腥味。

  辛夷似乎有所感应,在睡梦中竟然也流露出了一丝悲伤牵挂的表情,而我看到了,心跳的厉害,差点以为辛夷就要醒了。

  可到底辛夷只是睫毛略微动了两下,便又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


仐三说:
这是补昨天的一章,今天还有一章,不过时间我不能保证什么。而这一卷马上就要结束了。下一卷就是最后的决战之卷,按照三三的习惯是绝对不会留坑的,这点请大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