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章 不堪回忆的绝望

第二章 不堪回忆的绝望

  当这个身影走上天台的时候,夜朗已经快速的擦干了眼泪,做出了一副从容镇定,又略带骄傲冷漠的样子,站在了我的身后。

  他一向如此,顶着天才的名声,在小组中总爱摆个姿态,说通俗点儿就叫耍酷,实际上还是少年人的心性,这点儿小伎俩早就被小组之中那些都比他年长的猎妖人看穿了,也没有人去真的去在意他这个姿态。

  我眼前的这个人同样不会在意夜朗摆出什么姿态,事实上,他是小组中少数几个除了我,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人,他们或者只想一心杀妖,或者有着自己的目标,就如当一个这个时代最出色的猎妖人,其余人或事情根本不在他们眼中。

  面对这个人的冷淡,夜朗不满的发出了一声咳嗽的声音,做为夜啸的弟弟他多少有着夜啸的一些性格,就比如喜欢出点儿小风头。我暗自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其实夜朗所在的这个小组,整个小组都不是省油的灯,因为这个小组每一个人都是颇有天分之人,才被编排为一个小组,而有天分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着自己的骄傲,和独特的性格,有点难搞,彼此之间还较着劲儿,实在说不上是团结。

  对于这种情况,我给予的处理方式就是装作不知道,并不理会,在这个对猎妖人来说极其残酷的时代,越是有天分的人也许就要承担越多,适当的竞争未尝不是好事,我也坚信这两年的战斗,让他们彼此之间还是有了许多情谊,到了真正残酷的战斗时,自然会团结在一起。

  ‘叮’两根带血的短矛插在了地上,这个身影在我身前不到两米的地方站定了,‘咚’的一声闷响,是他还燃着血迹的右拳敲打在胸前的声音,这是猎妖人之中一个至高的礼仪,他习惯这样一板一眼。

  “哼。”夜朗不满的哼了一声,然后孩子气的别过了头,一跃而上,跳到了我身后天台的围墙上蹲了下来。

  与此同时,那个身影用最沉稳的声音对我汇报到:“家主,这一次行动,孙飞用时48分钟,击杀妖物用时37分钟,因为是在接近闹市区的小区,处理伪装现场用时稍多,超出预计时间,孙飞愿意受罚。”

  说完,孙飞如同一个士兵一样用标准的军姿站在了我的面前,夜朗在我身后舔了舔嘴唇,得意的说到:“哎哟,孙呆子,我可是比你早回来起码5分钟。这一次,你输了,咱俩对付的妖物都是不分伯仲啊。”

  我回头,冷冷的看了夜朗一眼,他立刻吐了一下舌头,闭上了嘴。

  对于这个小组,我一向是用最严格的制度来要求他们,挑选什么样的妖物让他们下手,用时多少,怎么善后现场,甚至受伤的程度要在什么范围内,都精确到了细节,如若做不到就要受罚。我一直坚信,如今的严厉要求,就是日后他们多一丝活命本钱的可能。

  要知道,我若是站在最前方,那么他们就是站在我身后,也是冲在前锋的一群人。

  孙飞的身上还带着血迹,黑色的外套被风吹开,立刻就可以看见染血的衬衫,和腹部那一条恐怖的伤口,一直从胸膛下方延伸到小腹。

  我看着他的眉眼,依旧是第一次见面时的模样,浓眉大眼,坚硬的棱角,一看就是正气凛然的模样。若然不是如今的眼中神情中多了一些铁血冷漠,几乎在他身上找不到岁月改变他的痕迹。

  是啊,岁月...如果不是有了之后的交错,可能这个人在我的记忆之中都快要被遗忘了,毕竟第一次见面只是有了一点小小的交集,之后根本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以后,可是命运又是谁能猜测到的呢?

  就连孙飞也猜测不到他如今会和我有这样的交集,会有成为猎妖人的一天吧?我的回忆琐碎,仿佛又看见那条暗巷之中,我莫名遇见的妖人,在如今来说不算什么,在那个时候却是差点儿要了我和苏灵的性命,那是我第一次使出镇妖咒言,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童帝出手的风姿,对啊,还有很多第一次,就比如说第一次见到紫色液体,也第一次见到孙飞,和他的师父。

  那个时候的孙飞哪有如今的铁血冷漠,一看就是一个充满正义感,却带着阳光色彩的青年,他分外尊重他的老师,只是匆匆一面,我便能感受到他们师徒之间的情谊...所以,当大清洗的活动开始,部门要拔除A公司安插在其中的间谍,找到孙飞师徒的时候...

  我不想回忆那一幕,倒不是在乎那一天的战斗,一共围剿逮捕了十一名A公司的奸细,何况那一场战斗虽是血战,可终于让我看见了陈承一亲自出手的风采。我是不想回忆当我站在浑身染血,跪倒在他老师面前的孙飞。

  他一直在战斗,可最后揭开的真相,他老师,他心中那个厉害的师父,睿智的上司,竟然是A公司的奸细时,他眼中流露的绝望。

  那是怎么样的绝望?想想都觉得心痛,等同于推翻了过去的岁月,推翻了偶像,甚至会开始怀疑信仰...我在第一时间认出了他们师徒,看着已经呆滞的孙飞,我在当时只留下了一句话‘你应该还记得我吧?在那条暗巷之中,我们见过面。我是猎妖人,你很有天分,如果你愿意,随时来找我。’

  孙飞的确有天分,但那个时候我没有把握他在受了这样的打击之后,还能坚持在修者这条路上,更何况成为一个猎妖人?

  随着事实的揭开,一切似乎更加残酷,孙飞的老师几乎是罪行累累,就比如在那日,我和妖物战斗以后,他们第一时间出现带走了妖物,实际上是为了向部门隐瞒真相,一切的奥秘都在盛放紫色液体的那个皮套中。

  我至今都还记得那个皮套,上面有一个毁掉了的小东西,那就是一个跟踪器,一旦动用了紫色液体,跟踪器就会第一时间报备位置,并且自我销毁。

  那是A公司发给一些觉醒了妖物血脉的人的第一批紫色液体,孙飞的老师就是其中一个关键的接手人,也负责帮助妖人聚拢血脉觉醒的妖人,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黑暗十三子之一,那是A公司培养的一批精英人物,目标是为了深深的驻扎于华夏的特殊部门。

  往事纷杂,我有些走神,回过神来时,孙飞依旧端端正正的站在我的身前,那一双染血的短矛也擦在水泥地板之中,一滴还未干涸的血液,正好滴落在地上。

  我恢复了平静,看着孙飞说到:“你现在这里等着吧,这一次,你们小组的所有人都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等回去以后,自然会有相应的处罚。”

  在我身后的夜朗叹息了一声,夸张的嚎叫了几声,孙飞则是默默无言的收起地上我亲手为他打造的短矛,然后端端正正的站在了我的身后,对于他我不用像对夜朗那样过多的安慰,他亲口告诉过我,他很绝望,唯一的目标就是多多的猎妖,来弥补他老师曾经犯下的罪孽。

  如果他做不好,有人给他安慰,只会让他更加的痛苦。我选择尊重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个个年轻的精英猎妖人都陆续的回到了天台,没有折损一个人,不过倒是有人受伤不算轻,只不过身为一个精英猎妖人,连回到聚集点的本事都没有了,也没有呆在这个小组的资格了。

  “家主,所有的猎妖人都已经到齐。”孙飞是这一组猎妖人的组长,在看了一眼人数以后,对我报告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扣上了风衣的扣子,拉起了里面帽衫的帽子,对所有的猎妖人说到:“你们这次任务完成的怎么样,各自心中有数。但愿对事情的善后处理还算完美,不要到时候就像曾经一样,需要别人帮你们擦屁股。那样受到的惩罚会更严重。接下来,你们去到指定的地方,会有人帮你们处理伤势。明天中午再次在另外一个指定地点集合,然后回望仙山门。”

  说完这句话,我就迈步离开了天台,身后的精英猎妖人整齐的回答了一声‘是’,没有多余的一句废话,更没有问我究竟去哪里。

  他们心里都清楚,如果由我亲自带队,他们有任务,我同样也会有任务,他们去完成任务的时候,我要亲自的为他们‘护法’,等待他们安全回归以后,我也要去完成我的任务。在这个时代,没有一个猎妖人能避免这样的命运,即便我是家主也是一样。

  大楼很高,但是从无人的安全楼梯下来,我也只用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当我从隐秘的路口出来时,已经在这深夜戴上了一副墨镜遮挡了自己的脸,搂紧风衣,走在这夜风当中,还是挡不住这早春夜里丝丝的凉意。

  “快一点搞定吧。然后去forest吧喝一杯。”我大步的走在夜色当中,拉长的影子显得有些孤独,我在心中这样对自己说到。


仐三说:
好了,多的不说了,明天有更新哈。最近在戒烟,有点儿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