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章 尘埃终落定

第六章 尘埃终落定

  若要说起庄婧为什么要在这里开个酒吧?而我口中的那个他的事情,那恐怕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可是在这种心情下,我没有和庄婧叙旧说往事的雅兴,庄婧恐怕也没有。所以,在我这句话说了以后,我们只是长久的沉默。

  过了许久,我听到一滴水落入水中的声音,长久以来的战斗让我周围一切的变化都非常的敏感,就包括这么微小的声音。我猛然的抬头,在我面前,和我隔着一个柜台的庄婧正低着头,从露出的部分还可以看见泪痕。

  那一滴水,是她的泪,正好就落在了她面前的酒杯中。

  “你哭了?”我有些手足无措,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一个哭泣的女孩子,尽管大多数时候,在我心中,对庄婧几乎都没有性别意识了,可当她哭的时候,我还是能知道她是一个女孩儿。就是这样,我更不知道如何安慰。

  开口,是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可我心中却在责备自己,是不是把庄婧刺激的太狠了?

  听闻我问她,庄婧抬头了,很是洒脱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勉强对我装作潇洒的一笑,然后端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接着重重的放在桌上:“哭又怎么了。我就是喜欢唐正川,不为他哭才不正常。”

  “我知道。”这就是庄婧,直来直去,颇有些敢作敢当,敢爱敢恨的侠气。她这样说,我反而多一些放心。

  对的,我口中的他自然是正川哥,也只有正川哥才能让庄婧痴爱那么多年。包括小时候庄婧莫名对我的‘敌意’也是因为正川哥。在她眼中,正川哥好看,高大,温柔,善良,不论是修行还是学习都是那么优秀。

  她认为只有正川哥这样的人,才是一个值得担当重任,村子里要守护跟随的人。

  可是,家里的长辈却告诉她一个秘密,我才是以后村子里最重要的那个人,他们以后要跟随,甚至为之牺牲生命的人,但为了让我成长,这个秘密要瞒着我....那个时候,庄婧觉得天都塌了,只要在望仙村的人,都会隐约知道,这个村子其实是为了一个英雄存在的。

  而那个英雄,会在这个时代重生,会带领着这个村子的人走向自己的使命,得到真正的升华。

  这个时代会重生的英雄?庄婧从小就对这个英雄充满了幻想与崇拜,在她心中,正川哥才是符合这个英雄形象的人,当她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如何不感觉天都塌了?不仅不是她梦想中的那个,还是一个小痞子一般,一点儿风度都没有的男孩子,怎么可能?

  她开始为正川哥不服,尤其在看出我没有什么出奇之处,正川哥还对我那么好,处处维护我,照顾我,她甚至觉得是我耽误了正川哥。

  这就是往事,我再次吞下了一杯酒,火辣辣的滋味,让我仿佛看见了从前,那个安静的课堂,那些慵懒的午后阳光,庄婧对我不屑的眼神,和我少年时那充满了愤怒与疑惑的心。

  当时严重的事情,到了如今反倒成为了带着温暖气息的回忆,我看着庄婧的眼色也渐渐地柔和了起来,虽然事实是我小时候遭受了她莫名的‘恨’,但那是共同成长的经历啊。

  “庄婧,其实我有时会想,我是不是就该放任你在这里开着一个假的forest吧,而不是劝说你回望仙村比较好?毕竟就算开着酒吧,守着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总好过做猎妖人的危险吧?可是,你不快乐,你很希望当回猎妖人。这是正川哥,是他亲自告诉我的话。”我放下酒杯,看着庄婧。

  原本这话,正川哥是不让我对庄婧说的,他在临走前告诉我,不要在庄婧面前提起他半个字,他此生欠下最多的就是庄婧,若能还她一点儿什么,他早还了。可惜的只是,庄婧想要的,偏偏是正川哥不能给的——爱情。

  既然不能给,那最好能让庄婧彻底的遗忘,这是正川哥的想法。

  我也曾犹豫,是否要劝说庄婧,可当我再一次见到庄婧时,我就不再犹豫了,我看见了她眼中的黯淡,看见了她听我说起猎妖人的一切时,眼中的那种光彩...也许,有时在意着一个人,并不是以你自己的角度去所谓的‘保护’她,安排她,而是选择尊重她,鼓励她放弃不明智的,做自己想要的。

  “我会回去的。我告诉了自己,再等一个月,他不来这里。我就回望仙村。”庄婧一连喝了几杯,这才对我那么说了一句。然后看着我说到:“你别把我想的那么可怜,无所事事的样子。在这些日子里,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对自己的训练,这些年村子里发放的猎妖人功法,我哥也悄悄带给了我。我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的位置,我是猎妖人,也是一个在前方的斥候,是一个隐藏在暗处的那种像刺客一样的猎妖人。”

  庄婧说这些的时候,有些口齿不清了,可眼睛却越来越明亮,还带着某种骄傲。

  我的嘴角不禁溢出一丝笑意,至少老朋友快乐,不是吗?猎妖人是危险,于我,也会尽量的保护她,保护每一个猎妖人。

  到了这个时候,夜已经快要过去了,一大瓶二锅头就这样被我和庄婧喝完了,我只有五分的酒意,却不打算再喝,因为在今天,感受到的一些温暖的东西,就比如说回忆,比如说庄婧的快乐,不再需要我用酒去麻痹自己的内心。

  是该走了,到集合的地点,然后回望仙村。

  我正思量着,庄婧抬起头正好迎上我的目光,做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叶正凌,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自以为很成熟的笑?很恶心,好不好?你成了猎妖人的首领,别人不知道你的底,我可知道你就是个小无赖,长大了就是大无赖。和正川哥比起来,一点儿风度都没有。”

  “哈哈哈。”我没有生气,反倒大笑了起来,回想起来和庄婧的种种,的确对她没有什么风度,而在内心深处,我发觉自己可能真的有点儿光棍流氓气?

  “走了。”我拍拍桌子站起来,每一次到庄婧这里来喝酒,我都走的这样直接,我不喜欢太啰嗦的道别。

  “叶正凌。”庄婧带着醉意的叫了我一声。

  “什么?”我回头。

  “记得,就算你是首领,可你不是圣人。别每次都把什么揽自己身上,这个样子真烦人。若真的那么苦恼,不如多杀两个妖咯!这样也是挽救了很多人。我喜欢你多做点儿什么的样子。”庄婧大声的对我说到。

  “得了吧,我才不需要你喜欢。”我笑着和庄婧开了一句玩笑,就准备转身走出forest吧。

  但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庄婧带着犹豫又再次叫了我一声,我回头,不明白庄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啰嗦嗦了,却看见她的神情带着纠结与犹豫,到底对着我问了出来:“他,他还好吗?”

  庄婧口中的那个他,自然就是正川哥,到底庄婧还是忍不住问起了,曾经的她那么倔强,只是给了正川哥几句话,你是喜欢那个样子的女人吗?喜欢她那样的调调,所做的事情吗?我也可以去做同样的事情。

  从此以后,我对你不闻不问,我就开一间同样的酒吧等着你。我要你知道,有一个女人,为了你,不顾自尊,努力去学别人的,你喜欢的样子,就这样等着你。

  哦,你不必在意,这些事情与你无关,是我自己要等的,等着你哪天能够进来我开的酒吧,真正的看我一眼。

  这些就是庄婧的坚持,庄婧当年对正川哥所说,她也是这样做的。

  事到如今,快5年的光阴,一切终于快要结束了,这个傻丫头绝望了吗?所以当初的不闻不问,到了这个时候,到底还是变成了想知道他的消息,图一个安心吗?

  我太明白庄婧的心情,她能当回猎妖人,我之所以那么开心,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肯放弃这样太过自我,又没有希望的等待,这样正川哥多少也会少一些负疚吧?只是正川哥...看着庄婧,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对她笑了。

  “唔,你问正川哥啊,他很好啊。”多的,我再也不能说什么?只因为我真的不擅长对着老朋友编造谎言。

  “他很好吗?”庄婧的神色有些恍惚,眼中多了一些哀伤,却又像放下了什么东西,可她依旧再次追问了我一句:“那,那么他是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吗?我知道他的,看起来那么温和,可他认定的事情,就算冒天下大不韪,他也一样会去做的。”

  我沉默,其实何止正川哥,想起来,我们是师兄弟一个宿命吗?而且,这其中乱七八糟的纠缠啊。

  我想叹息,却只能生生的忍住,可我也不知道如何去告诉庄婧一个真相,只能笑着说到:“你觉得这些还是你应该关心的吗?你应该想的是,一个月以后,你应该用什么样的姿态回望仙村,现在年轻一辈的猎妖人都很强了。”

  说完,我逃跑一般的走出了forest吧,因为我怕庄婧再问。

  正川哥...


仐三说:
昨天调节了一下时差,为之后的恢复做下准备。人迷迷糊糊的,不过更新是要的,今天先一更,明天当然有更,看看我能不能跟上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