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章 爱未散,思终起,义难全(中)

第八章 爱未散,思终起,义难全(中)

  当正川哥这样说的时候,我脸上勉强做出的满不在乎的笑容还未褪去,便已经僵硬,在那一秒,我甚至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表情来面对正川哥。

  我沉默了,我的手开始有些微微颤抖,我端起杯子,也无法阻止让酒液溢出杯子,终于艰难的吞下这杯酒以后,我才能勉强冷静的看着正川哥。

  “你应该告诉我一切。当你做出这样的决定时,还打算隐瞒我一辈子吗?”在沉默且反复的想了好几遍以后,我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既不说同意,也不说阻止。我内心没有办法去同意正川哥的这个做法,感觉就像要去赴死。但我也没有办法去阻止,他不是小孩子,我的阻止不见得能够改变他的决定。

  我至少要知道怎么回事儿,我才能在这种凌乱中做出一个基本的判断。

  正川哥不说话,望着我,也是沉默了十几秒以后,这才伸出了双手,开始一颗一颗的解开衬衫的扣子,一个拉扯,露出了他的胸膛。

  在他的胸膛上还有几个伤愈后结痂的痕迹,我怎么会不记得这伤势?那个时候正川哥已经处于极度危险之中,我们冒险进入了鬼市,找到了兽老,用了特别的方式,才拔尽了正川哥的毒,把他从垂危之中拯救了出来。

  我不傻,自然明白正川哥要说的事情和这伤口有关。

  这是他和我之间唯一的秘密,他始终没有开口说过这伤势的来由,我只能猜测隐约和感情有关,我忘记不了那个时候颓废的正川哥,我也不知道给他这份情伤的是谁。总之,我只明白他对他的感情讳莫如深,就如同对他的伤口,这样反而说明了两者间的联系。

  “这伤口就是我爱的人给我留下的。”这是正川哥开口告诉我的第一句话。

  我捏紧了拳头,到底是谁,可以这样的无情?就算不喜欢正川哥,也不至于下此狠手吧?

  “我和她,在一起过,后来不得不分开。别的事情我承诺不了什么,但我知道她也同样喜欢我。”正川哥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很淡然,不像努力争辩,强调让我相信,感觉就是一个既定的事实,不争不辨它也假不了。

  我低头,我信正川哥,只是不了解为何落到这般的地步?我有不解,更多的当然是愤怒。

  “我知道你很生气,恨不得立刻找她理论。因为换成是我,恐怕也是这般心情。”正川哥说话间一颗一颗的扣起了扣子,然后才郑重的看着我说到:“可我说,她已经对我手下留情,并且一直在为我承受痛苦,你信吗?不,这句话不全对,她承受痛苦的原因也有你。”

  “我?”这一次我终于动容了,不明白我为何会牵扯到正川哥的感情当中去?

  看着我疑惑的双眼,正川哥再次沉默了,而是拿起那壶浊酒,重新斟满了杯子,这一次他没有轻抿了,而是一口一杯,接连喝了三杯,当他还要再倒时,我伸手拉住了他:“既然要说,就不需要吞吞吐吐。你和我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吗?”

  “如若真的好说,我岂会一直瞒着你?而曾经,我想把这件事情埋心底一辈子的,只能现实不能让我这样做,我怕我不说,而让你自己去发现真相,会更难过。可我到底还缺了一些勇气,喝酒不就是为了壮胆吗?”正川哥看着我说到。

  我松开了他的手,却是一把抢过了酒壶,打开了盖子,说到:“好,你壮胆。不用一杯杯的喝,我已经着急的等不下去,直接灌吧。”

  我多少有些赌气,关心则乱,我如何能忍受的了这样的磨叽?

  正川哥也不推辞,真的抓起酒壶,一口气喝了大半壶,这才重重的放下了酒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却让我意料不到:“你一直收藏着一张照片,我知道的,现在可否拿出来让我看看?”

  我的心一乱,隐约有了一些猜测,动作有些僵硬的从兜里掏出了钱包,然后从钱包中拿出了那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已经不用再说,如今都各自天涯,可那也是我的一段岁月,那么多年。尽管回想起来痛苦,我又如何真的去遗忘?毕竟当时的温暖和快乐是真的。所以,照片也就一直留下了。

  我的手再次开始颤抖,然后把照片递给了正川哥,但自己的目光却不敢落在照片上。

  正川哥接过照片,仔细的看着,手指反复的摩挲着照片,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头,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因为酒意,还是因为悲伤,眼眶已经有些发红。

  他把照片轻轻的放在了桌上,手指还在摩挲着照片,但我已经清楚的看到,他的手指反复摩挲的地方只是一个人的脸,在照片中那个似水一般,眼角眉间全是风情的女子——阿木。

  我的心开始剧烈的颤动,艰难的抬头看着正川哥,他瞒得我好苦,我想说什么,却喉头滚动什么也说不出来。

  相反,正川哥却平静了,看着我说到:“想必你已经猜到了吧?”

  有猜测是一回事,当猜测被得到证实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人总是会这样,再面对痛苦的事情时,不等到最后的结果,总是抱有幻想,总是要自我安慰,我何尝不是如此?

  “怎么,怎么会是她?”我不敢相信,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把阿木和正川哥两个人联系在一起,特别是当我知道阿木和桑桑实际上是妖的时候。

  莫非是因为阿木以为我要和她敌对,才这样对正川哥,我想不透其中的关节,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串联起来的,尽管已经心急如焚,牵涉到两个我在乎的人,但也只能这样硬生生的忍着,等答案。

  正川哥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走向了大殿外的长廊,脚步显得有些飘渺的感觉,我赶紧的跟上,我一秒都不想再等待。

  从长廊看出去,山中才是雨过天晴,天际的远处微微泛起了一缕淡红的夕阳,就像我曾经离去山门那一天的景色,正川哥看了一眼天际,坐下了,口中却是说到:“师父曾经就常常坐在这里,他在这里的时候,多好?那是我最快乐的日子。”

  正川哥说话间坐下了,我的心中黯然,到师父离开山门时,我还在误会他。而如今,我想要对他说一句‘你的苦心我都知道了’也是不可能,岁月怎么就那么留不住?到了无情的地步!

  “我不想啰嗦,两个故事。听吗?”正川哥看着远方,开口已经很直接。

  我沉默的掏出一支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说到:“好,你说吧。”

  “人与人之间,相亲也好,相爱也罢,往往就是一念,一瞬间,一件小事的触动。你知道庄婧为什么那么喜欢我吗?我曾经问过她。追根溯源,并不是因为我如何如何好,而是因为她小时候的一件小事。”我没有想到正川哥故事的开头竟然是庄婧。

  “那个时候,庄婧习武不行,常常被家中长辈责备,到不敢回家的地步。而那一日我放学并未回山门,而是去收起一些村里人接济上门的粮食,再次路过学校时,听见了庄婧的哭声。交谈之下,这小丫头便对我说了心事。对于望仙村的每一个人我都是心怀感激而亲切的,帮助庄婧也是自然。具体做了什么,我很快已经忘记,是庄婧后来说起这件往事,我才知道,那一日我亲自教了她所习之武的要点,陪她练了十几遍,直到她会了才离开。然后这件事情便成为了她心里的‘钉子’,把我深深的扎入了她的心中。”正川哥说到这里,略带苦笑的摇头,那时心思单纯的少年人,怎么会想到一番无意的举动,便会让庄婧这个丫头情根深种呢?

  我沉默的听着,正川哥则是问我要了一支烟,这才继续说到:“庄婧说起时,我觉得不可思议。当阿木把这根钉子扎入我心里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一点儿都不荒谬,这很顺理成章。我比庄婧幸运一点儿的在于,阿木也同样回应了我。尽管...”

  正川哥没有说下去了,深深的吸了几口烟。

  “第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破落的山门,山门之中最受疼爱的小师弟被师父出于不能说的苦衷,而佯装赶下了山。但师父一直不曾放下过他,出于一些原因,每一年都会在山下呆很久,暗中的保护他,排查他周围的一切,看看他有没有危险?后来,师父也离开了山门,这个任务就顺理成章的交给了山门中唯一剩下的师兄。”

  “那个时候,小师弟已经长大了。生活也多了一些改变,就比如说认识了新的朋友,爱去新的地方。那个地方是一个酒吧,是两个略微有些神秘的女子开得。”说到这里,我和正川哥的目光相对,我想这就是命运的开始吧,原来一个个的齿轮是如此的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