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章 真相(上)

第十章 真相(上)

  一碗馄饨,就算是阿木做的又能出奇到哪里去?

  但别忘了那一晚是冷雨夜,正川哥的心境以及桑桑给予他的冷遇,爱上一个人你以为纯粹就是心中的感觉,殊不知有时仔细一想,也是天意,当你该遇见那一个人时,老天爷都会相帮,会推动,会暗示。

  正川哥就是这样被命运的大手推动到了阿木面前。

  所以,一切的平常,在正川哥的眼里都不是平常,好像眼前的馄饨,清冽的汤透明晶莹,闪动着几颗油花儿,嫩绿的葱花点缀的相形益彰。最后是那馄钝,一颗颗的包得精致,煮到半透明的皮儿,然后漂浮在汤里,闪动着光泽,就晃花了人的眼。

  这是正川哥给我形容的,而我也从来不知道正川哥的心中竟然有这样的词句,当然只能是诉说阿木的时候。

  那一晚,正川哥不饿的,可又怎么能抵挡这样一碗馄饨?他吃了,咬开是荠菜馅儿的,在这城市多么难得?这才是把正川哥的心彻底温暖了。

  我能理解这种感觉,我们师徒三人清苦的山门日子,野菜常与我们相伴,春天最是好过,因为野菜丰富,那荠菜馅儿的馄饨是我和正川哥春天才有的幸福,难得的牙祭,若是放开了肚皮吃,我们能吃六七十个,看得师父都发呆,说我们是两只小老虎抢食呢。

  这样的回忆多么温暖,在冷雨夜里不是更触动人心吗?

  更何况那个女子,眼神温润而平和,用软软的语调,既不过分热情,也不过分冷淡的说:“上门皆是客,可惜晚了,这酒吧里也没有什么好吃的了。也就恰巧在做夜宵,我和桑桑少吃点儿,也就能多出一碗,算个心意。这种夜里还在外的人,心里总是落寞着的。”

  听完这句话,正川哥抬起了头,目光就正对上了阿木的目光,他想低头,又舍不得阿木那淡淡又自然的一笑。

  如果严格的要说爱上,便是这个瞬间,如同雷声初临的那一刻。

  所有的问题再也问不出来,原本汹涌的怀疑变成了满腔的柔情,这般女子,怎么会害我师弟?旁观者或许会说,莫不是你唐正川被妖精迷了去?可是当事人的正川哥如何能承认是被迷了,就算心里认了,也情愿糊涂。

  临走前,正川哥也已经有些微醺,既然上门是客,阿木又看得顺眼,送上一杯调酒那是自然,我很清楚阿木的习惯,一切只凭眼缘。

  所以,正川哥走时只有一句话:“我还来。”

  于是,他就真的还去了,选在我不会出现的日子,比我去的频繁得多。

  大多数时候,他很安静,喜欢坐在角落,悄悄的看着阿木,一旦阿木的目光游移过来,便急急的躲开,心中既喜又窘。他也听阿木唱歌,不会像酒吧里的客人那样鼓掌,欢呼,就是安静的听,眼中的情绪却是最丰富的那个。

  渐渐的,桑桑也不讨厌他了,反倒常常调笑他两句,喜欢看正川哥急了说不出话,脸涨的通红的样子。

  桑桑感慨:“我说唐正川,你一个能当电影明星的帅哥儿,怎么那么纯情?我不信,你是装纯吧?说说你有多少女朋友?”

  “啊?”正川哥就算了解了桑桑,也一样招架不住,几个问题,就足以让他无言以对,瞠目结舌。

  他怕与桑桑说话,但在forest吧,两个女老板,偏偏只是桑桑会与他说话,阿木最多是点头打招呼,偶尔送上一杯调酒,说说这酒的妙处,便离开。

  说起来,第一晚相识,倒是正川哥与阿木说话最多的一次。

  时光在这样安静之中流逝,直到两个月后,阿木坐在了正川哥的面前,眼中却是多了一份柔情,正川哥沉迷却又不敢直视,阿木问:“你为什么老是悄悄的看我?也不与人说话,也不会主动过来与我说话?”

  “我喜欢看你。”不知道是阿木那杯调酒的原因,还是已经忍耐了太久,正川哥竟然异常的直接,说出来后,他兀自不敢相信自己会说这样的话。

  “为什么喜欢看我?”阿木凑近了一些。

  正川哥的心脏就快要跳出喉咙,却身不由己的说到:“那还不是因为好喜欢你。”

  “喜欢?”阿木手拖住了下巴。

  “不,爱。从第一次相见以后。”正川哥手都开始颤抖,心里藏得深的话,却那么轻浮的就滑出了喉咙。

  “那酒有问题吧?”我叹息了一声,怎么会忘记阿木曾经给我调过的一杯酒——长相思?用了我的血,然后浮出了我心中最是相思的一个——辛夷!我以为那是扯淡吧?后来才发现,一杯酒根本就洞悉了我自己也不知道的秘密。

  正川哥温和而内敛,哪里会如此直白的表达?如若不是阿木的酒有问题,正川哥如此腼腆,就算逼死他,也不敢这样直接的表达。

  “是啊,酒有问题。在我真正知道她的身份之前,我如何能知道酒的问题呢?”正川哥很是心甘情愿的样子,他不悔这样的表达。

  “故事到了这里,其实很简单。阿木接受了我,我像做梦,不知道她为何会接受?不过,幸福当前,谁还会想问原因?接下来的时光,当然快乐。老三,就原谅我不想说太多了,那是我唯一想私藏的回忆。只是能告诉你的是,后来阿木说起过,当看我的第一眼时,她觉得看见了梦中的人。”

  “她说,她曾经飞在天空时,落在了别人的窗口,窗口内一个青衫书生持卷苦读,忘记不了春风中他飘动的衣衫和温和的眉眼,俊朗清秀又清澈。后来书生发现了她,却不想捉她,也不曾赶走她,小心翼翼的看了好久,竟然孩子气的朝着她伸出了手,于是她就飞到了他的掌中。”

  说这些话的时候,正川哥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一字一句。

  我开始心惊,莫名的,不可思议的。

  正川哥叹息了一声,然后转头继续说到:“我当时以为阿木说的就是真的是梦,梦中的人,自己也身在梦中。我还问她,那你在梦中是什么?还能飞到人的手里?她告诉我,她是一只蝴蝶。”

  我的手心有了冷汗,forest是什么?是森林,而在我的记忆中,也有一个小森林模样的地方,不美,充满了一种残酷的暗黑,可有两只蝴蝶在翩翩起舞,好不快活。没有天敌,自在修行,安静的世界。

  正川哥似乎没有察觉到我的心思,还在继续说到:“阿木说,我的眉眼就和那书生有了八分相似。她还说,经历了那么久的人世,唯那一幕越来越清晰。书生自然是无处寻得了,自己那时也混混沌沌,哪懂什么情爱?错过了,以为就是永久。直到我莽撞的闯入了forest吧,她在门口,远远的看了我一眼,心中便喊了一声‘冤孽’。”

  “怎么能是冤孽呢?不是很好的遇见,然后相爱在一起吗?”正川哥再次转头看着我。

  我的额头都有了冷汗,这,恐怕的确是冤孽吧!阿木会喊那一声理所当然。

  志怪小说里,人妖相恋很美,就如同高高飘起的梦,如若发生在现实生活中,不是谁都心脏强大到受得起那高高飘起。

  “总之,我们很相爱。第一个故事就到这里。”正川哥这样结束了第一个故事。

  我抿紧了嘴角,正川哥却说:“我一直犹豫要不要讲这两个故事,但既然讲了,就不要有什么停顿了吧?而第二个故事,时间有些久远了,久远到要说起千年以前了。”

  “正川哥。”我吞了一口唾沫,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正川哥,其实我已经猜测到了大半,竟然可笑的没有勇气听下去。

  但叫正川哥一声又如何呢?他既然决定讲了,难道我还能阻止吗?

  “千年前,有一个树妖穷凶极恶,因为处在一个特殊的节点修成了妖,便野心滋生,想要大量食人,偷得灵气一缕,让自己能够更加的强大。所以,那树妖就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它屠了村,甚至屠杀了一个小小的县城。”正川哥没有回应我,而是开始讲起这个故事。

  “可你知道,天地有阴便有阳。有邪自有正。树妖犯下滔天罪行,利用那个特殊的节点躲了起来,天地间也自然会有收拾它的正气之人。很多年以后,在修者的江湖中出现了一个鼎鼎大名的人物,那便是双子之一的——聂焰。”

  “聂焰身为猎妖人,如何能够姑息一个这样的妖物存在?不为那猎妖的本质,就为那枉死的灵魂能够得到告慰,也要手斩那妖物。于是...”正川哥还在继续的说着。

  我的冷汗从额前滴落到了地上,还有比我更清楚的人吗?我大声的喊到:“正川哥,别说了。”

  “不说了吗?也好,我听见的时候很痛苦。但你求真相,我只是决定了告诉你。”正川哥的眼中流露了一抹很深沉也很深刻的痛苦。

  而我,冷汗连连。

  这也是命运吗?老天爷在开什么玩笑?炼的是哪个的心?


仐三说:
好,两更完毕。吃个早饭,我也不知道是该熬着,还是睡觉。熬着如何写书?睡觉又是颠倒。我想熬着,今天的更新我不敢保证有没有,如若有,恐怕也可能只是一更,先提前告知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