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一章 真相(下)

第十一章 真相(下)

  我没有听完正川哥要给我说的第二个故事,与其说是正川哥不想给我讲清楚,倒不如说是我没有勇气听下去。

  我都还记得记忆中的那两只蝴蝶,在那个我要杀树妖的前夜,那个有些寂寥冰冷的冬夜,它们飞过天空的身影。我没有想到过千年后我还会与它们有交错,甚至成为重要的朋友。

  可它们呢?却是来寻找千年后重生的聂焰报仇的。

  正川哥有和我说起过一段话,来自于阿木:“我不是圣人,我只是一只蝶妖,我只记得在混沌未开灵智之前,就孕育在那树妖之身,很多劫难,唯独我和桑桑活下。从我们破壳之日,便得尽它的呵护,直至破茧成蝶,直至开了灵智。若然不是它不惜损耗自身,让我和桑桑修行,我和桑桑做为最难修的昆虫,恐怕只有浑浑噩噩的短暂一身。于你们眼里,它是十恶不赦的树妖,于我和桑桑,它若父若师。”

  “不仅如此,它就是我们的森林,一树是我们的全部世界。在那个安静的寂寞的地方,我们是彼此相依为命过来的。那么多说不清的日子,它也没有再作恶,也许它只是想安静的带着我和桑桑就这么修行下去。我们昆虫成妖不易,树木金石能开灵智更为不易。站在你们的角度,它屠村屠城,也许站在它的角度,有数不清的同类被伐薪烧炭,被硬生生的制成家具,制成房屋。谁也不要说谁比较高尚!”

  “唐正川,你别口口声声说我是非不分。就算你说我刚才扯的是歪理,但我只记得是那个人冲进了我们的世界,一把火杀了我们的父亲,我们的师父,烧掉了我们的家。冤有头,债有主。站在我的角度报仇是理所当然的。”

  这就是阿木和正川哥所说的她的坚持,在我记忆中,这些话根本不像来自阿木之口,她就像是一个看透世事,永远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激起她情绪的女子。这么激动的话来自于她,只能说触动到了她内心深处最为在乎的点,她才会控制不住情绪。

  是啊,如何控制?再加上一眼得见便喊了一声冤孽的人,竟然是那个仇人的师兄,待那个仇人如亲生的弟弟。

  而那个仇人本身呢?竟然会是自己和桑桑如此看重的朋友。

  我为何不想再听下去?只因为我害怕这种破碎的感觉,和阿木桑桑之间的友情彻底的破碎,正川哥和阿木之间的爱情也开始破碎。

  我还不忍,不忍听见一对如此相爱的恋人,开始不得不刀剑相向,结果就是正川哥差点儿被阿木杀了,我更是愧对于正川哥,我相信如若不是因为我,阿木是妖也好,是人也罢,正川哥是不会在乎的。

  看似温和的他有一颗多倔强的心,我是知道的。

  可偏偏因为是我,他只得舍弃,甚至和深爱的女人对立,他们反目那一段我如何敢去听?我也彻底理解了多年以后,再见正川哥他为何会颓废成那个样子?甚至看见我就跑!甚至对庄婧的关心如此的无视。

  就算如此,他为了我假装恢复了坚强,可这些年来心中一直怎么样的痛苦煎熬,恐怕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接下来,我喝得大醉,正川哥却没有怎么喝酒,一直保持着一个相对清醒的状态。

  之前,天边是有一丝殷虹的晚霞,到我喝醉的时候,那漫天的晚霞都已经快要散去,最灿烂的颜色被一层层的墨蓝色覆盖,天就要暗了,远处一轮不甚明亮的弯月出现,两三颗星远远的点缀,和最后的晚霞交相辉映,入夜之前最后的一点浪漫,一点绚烂。

  “老三,我现在就出发了。在这两年,我为师门挑选了十个很有天分的传人。他们有一定的基础,师门的典籍我能够开放给他们看的,已经选择开放了。若是他们直言掌握了我开放典籍的阵法,你负责考校一下不成问题的,这两年我已经倾尽所能的为他们打下基础了。”正川哥对着我交代。

  我朦朦胧胧的躺在地上,听着正川哥对我的,可能是最后的交代。

  尽管不想,我还是用力把酒逼了出来,让自己清醒。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做,因为在我看来,喝酒若是永远不醉,不能体验酒其最动人之处,又何必要喝酒呢?很好喝吗?

  “你就这样走了?你不是说,你要振兴明阳门吗?在阵法之道,你有天分,我却没有什么天分,你要我一个人如何撑起明阳门?”我站了起来,问到正川哥。其实,我的内心也很矛盾,我没有理由去阻止正川哥走,没有理解要他留在这里继续痛苦。然后等着我和阿木刀兵相见的那一天。

  因为阿木说过,正川哥这条命换她五年避开我,不找我报仇,这已经过去了三年了。

  她没有真的取正川哥的命,但是真的避开了我。

  可,就算这样,我还是舍不得正川哥离开,也还是希望师父留下的心血,正川哥能够力挽狂澜的扛起它,我只有这样一个微弱的理由。

  看我清醒,正川哥只是笑笑,然后从大堂穿入了后房,相比于多年以前,这后房已经热闹了许多,毕竟一口气收了十个极有天赋的弟子,明阳门热闹了起来。在之前,明阳门缺钱,缺物资,祖上留下的宝贝不少,但都是轻易不能动的资源。

  如今有了在财富人脉上经营了千年的火聂家鼎力相助,自然就宽厚了许多,加上雪山一脉也开始帮助明阳门振兴,还有越来越多曾经和明阳门有过交集的正道门派也力所能力的帮助......我相信这是所谓的厚积薄发,只不过明阳门好不容易等来的一个天才弟子就要这样离开了。

  留恋的看了一眼这里,正川哥进入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拿起了一个早已经准备好的包裹,我看着终于是忍不住鼻子发酸,想要说什么?正川哥却对我摆手,说到:“出去说吧。”

  我亦步亦趋的跟在正川哥身后,就如同初到山门的日子,对这里的环境生活都不适应,只能跟在最是温暖温和的师兄身后那般,到他要离开了,岁月仿佛就是在重复。

  “不要怕你支撑不住,因为承真姑姑答应了我每年会抽空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来主持明阳门。我明阳门和她虽然传承不同,但不得不承认,承真姑姑也是阵法之道的天才,我已经让她做了明阳门的长老,以后明阳门的传承也会对她开放,这一点儿你不会反对吧?”走过熟悉的山门大院,正川哥如同打开了话匣子,开始对我事无巨细的交代。

  其它的事情倒也罢了,我没有想到做为传奇老李一脉的承真姑姑会答应这样的请求,我哪有拒绝的道理?毕竟老李的传承十分神秘,阵法一道比起明阳门也不遑多让。

  “承真姑姑是真的答应了?”我心中微松,忍不住再追问了一句。

  “是真的,她说过,不忍让明阳门阵法一道真的没落,到最后失去传承。显然你是不足以担当这个重任的,她自然义不容辞。”正川哥笑了,这是真正开怀的笑容。

  我既开心,又难过,开心的是师父终于不用担心山门的传承会就此断掉,难过的是正川哥的离去已经真的不可更改,他早就为此做了如此充足的准备。

  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走下了长梯,穿过了那还留有巨大爪印的山门,来到了山门入口处。

  多年前,我就是在这里,和师父做最后的告别,我记得那一日的雨,记得那一日在远处也是灿烂的夕阳,这种凄凉的心境我以为不会再有,如今却没有想到,同样的心境再次出现在了心中,还是同样的地点。

  不同的只是,上一次离开的是我,这一次离开的是正川哥。

  曾经的三人,到最后还留在山门的,竟然是我。

  正川哥停下了脚步,转身望着我,夜风微微吹动着我们的衣襟,正川哥的眼睛终于有些泛红,望着山门说到:“这一别,不知此生是否还有机会,再回山门?”

  “正川哥,你若不走,我亲自去见阿木,化解这些仇怨可好?你们可以...”我忍不住冲动的说到。

  正川哥只是微笑不语的看着我,而我自己就说不下去了,这些仇怨若真的能够化解,阿木和桑桑千年的执着又是为了什么?

  “我生平两件憾事。第一,不能亲自亲力亲为的复兴山门,这还是我从小发下的大愿。第二,不能亲自把我最疼爱的小师弟身上的阵纹给完整了。若老天爷真的眷顾我,希望还能让我有完成这两件事情的机会吧。”正川哥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山门之上,喃喃自语的说到。

  我看着正川哥的侧脸,心中在此时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在这种时候说些什么?

  “我走了,老三。”

  “正川哥,如果你留下的话...”我上前一步,拦住了正川哥。

  “我是你和阿木之间唯一能够平衡的人,我的心愿很重要。你和阿木更加的重要。我只能舍弃我自己,懂吗?这是我做为师兄,最后能保护你的地方,因为我知道你不忍心对阿木动手。这也是我做为自己,最后的一次自私,守在阿木身边,即便心中充满了痛苦和遗憾,我也甘愿。”

  “小师弟,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