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二章 欣欣

第十二章 欣欣

  小师弟,说实话,这个称呼让我恍惚。

  我和正川哥从小亲密相处,正川哥很少这样正儿八经的叫我小师弟,除了很严肃的场合,就好比山门每隔几年的正式祭祖。

  可这次的这一声小师弟我并不认为是不亲密,而是正川哥对我告别的一种郑重,一个小字也道尽了他身为长兄的责任和疼爱,师弟这个称呼,是告知我对明阳门的责任,不要忘记师父虽然表面上把我逐出师门。

  实际上他接管了明阳门以后,我无疑又重回了山门,一辈子都是山门的人。

  他希望我努力活下去,希望我在身为猎妖人首领的同时也分心照顾一下山门,不然他舍弃理想,甚至用生命去平衡这一段仇怨就没有了意义。

  正川哥就这样走了,悠悠的月光洒在他的背影之上,不知道这一别又要何时才能相见,还是此生再没有了相见的机会?

  我很少哭,在那一刻眼泪却流得无声无息,不知不觉。

  有太多值得回忆的画面,在这里已经不能一一尽述,唯一最能记得的,便是那一日的大雪山洞内,一个兄长带着那样沉痛的心情守着我涅槃,是唯一一个在那个我最无助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重要的人。

  到了后来,我便知道,师父,不,应该说是明阳门祖上留给我们的最宝贵财富并不是那些隐藏在山门密地的天材地宝,而是师门那么多年累积的人脉。

  在明阳门最岌岌可危的我们这一代,正川哥动用了它。

  所以,才有了厚积薄发般的各门各派的相助,有了那么多天分十足的弟子加入。

  这也许不是一个去动用它们最好的时机,否则也不用等到现在。但这也许是一个最需要它的时机,那么多年的累积,可能就是为了这一刻。

  命运,有时猜测不透,仔细回想却又不无道理。

  就如阿木飞进那个书生的窗户那一刻,便是老天爷留下的一线契机,所以到最后有了这个仇怨的平衡之道。在天道看来,我无错,阿木的想法也无可厚非的情况下,这样的因果可能就只能这样平衡。

  只是可怜了正川哥,他又种下了什么因?到了如今要背负这果呢?到了这一步,我已经猜测不了了。

  恍然回忆,也只能记得那一刻的凄凉,尽管我已经很强大,当那个在武力上并没有我强大的人离开的那一瞬间,我竟然有一种失去了依靠,孤零零的感觉,只因为他是我师兄啊!而长姐如母,长兄若父,不是吗?

  当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我忍不住搓了一下手指。当日,阿木就是在这里刺了一下,得到了我一滴鲜血,给我调了一杯长相思。

  酒的滋味不用去谈,后来也才知道这滴血就是阿木洞悉我身份的关键,至于为什么开始怀疑我,就是猫妖的事件引出了我身上的诅咒,那个刻在肩膀的爪印。阿木不信,等待着最后的证实,一杯长相思证实了我对辛夷的爱,也证明了阿木的怀疑。

  我忍不住苦笑,掀开帽子,觉得脸上有些湿冷,一抹也不知道是泪还是汗,但我不可能让我身后这些年轻的猎妖人看见我这个样子。

  假装自然的擦了一把脸,我伸了一个懒腰,看我醒来,又是夜朗跳到了我的旁边。

  正川哥和阿木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因为明阳门现如今的弟子知道,也就传了开去,毕竟正川哥还是明阳门的掌门,没道理掌门要走,对手下的人连一个交代都没有吧?

  今天提起了正川哥,夜朗按捺不住,于是见我醒来,冒着我发火的危险,也来问了一句:“家主,我其实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今天就算罚我去村子里的闭门洞思过一个月,我也得问。”

  我沉默,推开了车窗,点燃了一支烟。

  夜朗搞不清楚我这个态度是个什么意思?但好奇心终于还是占了上风,他鼓起勇气,一鼓作气的问到:“我上来望仙村以后,最喜欢的也是正川哥。我也想他。家主,你不会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正川哥走了,之后不闻不问吧?”

  烟雾氤氲了我的眼睛,而夜朗这个问题,显然也引起了精英猎妖人小组的兴趣,他们一个个虽然想掩饰,但也还是忍不住全神贯注的开始要偷听的样子。

  是啊,在望仙村的猎妖人哪有不认识唐正川的道理?那一日大战,有一个男人为了主持大阵,顷刻之间白了头,就凭这一点,他就应该被永远的记住。

  “你是想问我,现在正川哥在哪里,是不是?”我懒得听夜朗啰嗦了,直接的问了一句?

  夜朗猛地的点头,然后说到:“对啊,我一直在想,按照tina姨他们收集情报的能力,和家主你现在的影响力,想要打听调查出来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吧?”

  “我不知道。”我懒洋洋的回答了一句,然后弹了弹烟灰,模样理所当然又自然。而且,半点解释也不想给的样子。

  夜朗了解我的脾性,再问下去恐怕真的就会被罚去闭门洞了,绕是他和我关系亲密一些,他也不敢再问下去了,只能带着失望的目光,吐了吐舌头,然后自己悄悄的坐了回去。

  而我吸了一大口烟,皱起了眉头,我是真的不知道吗?显然,我是知道的,费尽了千辛万苦知道正川哥如今的所在,一个特别的地方,和失踪的阿木还有桑桑在一起经营着一个真正的forest吧,那个地方只是我不能去。

  我一去,便会打破那里的平静,便会打破平衡,可到了某一日,我又不得不去...也许那个日子也快了,只是我如今不想想。

  车子在这个时候停了,奔波了那么久,也该吃饭了,就算猎妖人也是人,吃饭这种事情还是要做,所谓辟谷只能是在修行的时候,到了长期辟谷那个境界,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修者了,至少这群小家伙没有这个境界。

  于是,我装作精神的站了起来,招呼着这些小家伙一起下车吃饭去了,这些回忆往事难题被我暂时抛到了一旁。

  原本只需要两天就能回到望仙村的路程,在我们刻意的兜圈子下,花了五天的时间才回到了明阳门山门外的大阵。

  无时无刻,我都在磨砺着这些年轻的猎妖人,在妖族如此深入人间的情况下,沿途就算有了发现和情况,我也会招呼他们动手。

  所以,当我们站在大阵前的时候,这些出山门时,还衣着光鲜的猎妖人精英已经变成了乞丐般的模样,沿途可不能休息洗澡换衣服什么的,我身上的味道也不太好闻,估计形象也好不到哪里去。

  很自然的带他们入了山门大阵,沿着熟悉的青石路一路向上。

  往日里这条冷冷清清的道路,如今已经有了一些人气,沿途都有人在修补完善加强着阵法,这些是加入山门的新弟子,又过了两年多的岁月,明阳门当初的十个大弟子已经有了收徒的资格,如今明阳门的内门弟子已经有了五十多人。

  个个都是在修者圈子里惊心筛选出来的阵法天才,相对不那么天才,却有扎实阵法基础的修者,则是外门弟子,外门弟子如今也有了100多人,在修补护山大阵的就是他们,毕竟有了阵法图,外加丰富的材料,修补这种事情是可以胜任的。

  更复杂的加强工作,自然是内门弟子在做。

  这是必须的工作,因为望仙村是根基,我再也容不得妖族打到大门前的惨剧发生,容不得根基能有一点的动摇。

  沿途都有人和我打着招呼,在望仙村我是家主,在前山的明阳门我则是大师兄,一路上我都听着大师兄这个称呼上山,嘴角不自禁的荡开一丝笑容,或者师父和正川哥都想不到明阳门能够发展的这么快吧?

  如今这景象,我是多想让师父和正川哥看一眼啊?我不敢居功,所为明阳门做的努力甚至还比不上核心的人物,更勿论和承真姑姑相比了,她每年到来的一个月实在是太过关键了。但无论如何,看着师门慢慢的强盛,虽然和鼎盛时期没有办法相比,我又如何会有不高兴的理由呢?

  按照我们的脚程,很快就来到了山门之前,和许多年前一样,山门还是没有变样,那坍塌了一般的大石门,依旧是没有名字,只有爪印的石匾在山门之上。

  我无言的看了一眼,便快速的穿过山门,不是没有人提议过,重新修建山门。

  但我有一个心愿未了,这山门还是这样留着的好!不然,当初我对师父说,总有一天我会重新刻上山门大名的承诺就太过儿戏了,当初是那一只妖物率领着群妖讨伐了明阳门,在山门前留下了这个爪印。

  到了如今,我总得把它亲手剁下来血祭山门,才会重新刻上明阳门三个字。

  我的眼中泛过一丝冷意,然后低头大步向前,转眼就已经到了明阳门的大殿前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