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三章 改变的和依旧的

第十三章 改变的和依旧的

  此时正是午后两点多的时间,曾经只有我们师徒三人的时候,师父并没有制定什么严格的时间该做什么?那些年月给我的感觉就是每一天只有有空,都在忙碌,师父兴之所至便会布置功课给我,内容上并无什么太大的规律。

  但如今明阳门的弟子渐渐多了起来,在正川哥离去前就制定了一些规矩,他离去以后,承真姑姑更是完善了这些规矩。

  下午大好的时分,明阳门的弟子不可能闲着,除了刚才我所见的,那些对护山大阵‘用功’的人,其余的人全部集中在大殿前院,正在分为小组,研习着阵法图。

  也有做为师兄的弟子会时不时的做一些考校。

  所有的人都全神贯注,看得我内心也颇为欣喜,如若没有这个时代的严苛,明阳门的兴旺指日可待。可如若不是这个时代,不是明阳门积弱到如此的地步,那些对明阳门相助的门派也不会那么积极,这背后的原因不用深说,因为有些东西即使明白也不能说穿。

  我从大院穿过,有些眼尖的弟子便会激动的叫一声大师兄,我大概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让大家不用理会我,这下大家才安静了下来。

  由于想起了正川哥,我原本想在山门逗留一会儿,可到底我还是没有停留,只是唤过正川哥最初收下的那个首徒,大致询问了一下山门的情况一切都还好,便带着精英小队朝着望仙村走去。

  只是走上那条通往望仙村的小路时,我扔忍不住朝着山门看了一眼,这个细微的动作被夜朗看见了,他走到了我身边,小声的说到:“叶大哥,咱们小队并没有人受伤严重到需要立刻赶回山门,这一次你先是独自外出了一个月去到祖岛,从祖岛出来以后又带着咱们在外奔波了十几天。你若是关心明阳门,大可在这里停留一些时间,我们自己先赶回望仙村也可以啊。”

  我略带疼爱的拍了拍夜朗,却没有解释什么?他不是我,不能明白我的一些感觉。

  明阳门当然还在,却不再是我记忆之中的那个山门,在我的记忆中,山门残破,大院很多地方青石破碎,很多角落杂草萋萋,整个明阳门除了大殿已经大殿背后相连的几间房屋完好,都是一片残破。

  可如今的明阳门早就被修葺一新,前院青石整齐,哪里还有杂草的踪迹,前山坍塌的大殿也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姿容,甚至连最残破的后山也在重新的修建当中,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生着改变。

  这也是一种必然,因为不管是如今的明阳门也好,望仙村也罢,能用的劳动力太多了,没有人愿意是白白被养活的,修葺残破的明阳门不就是一样很好的工作吗?

  而我并不是抗拒这种改变,却是在内心深处有一种倔强,那曾经残破的山门才是我记忆中最亲切的地方。可能是因为人不再,就怕景亦无存。如若师父和师兄还在,我哪里又会对这样的改变逃避呢?

  对的,我只是在逃避而已。我怕看见全新的山门会心酸,不过这种心情对年轻的夜朗去说,他还难以理解。

  我不回答什么,夜朗也不好过多的追问,在他的眼里我总是越来越神秘,有着越来越多他不懂的心事,而曾经我何尝不是这样?觉得有些心境难懂,但世上的事情哪能没有代价,当你懂太多的时候,你的人生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失去了很多。

  转眼,望仙村已经在眼前。

  从熟悉的长阶梯下来,还没有进村,便看见了苏灵和tina的身影。

  一见我走来,苏灵便率先朝着我走来,我还未来得及说什么?苏灵便一边拍打着我的衣衫一边说到:“少爷,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么脏的就回来了?路上再忙再累,你就没有空梳洗一下,换件儿衣服吗?你现在可是家主,是首领,回到村子里,那么多人都在看你,你觉得你这个形象合适吗?谁愿意自己家的家主是一个乞丐的形象啊?”

  “哈哈哈。”苏灵的一乱窜责备可不是给我开玩笑,而是真心的责备我,那仿佛拍灰一般的动作,也是很自然的。走在我身后的精英小组自然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平日里我在他们眼里是很有威严的,如今却被苏灵这样责备,又不敢还嘴,他们如何会觉得不好笑?

  我是真的不敢还嘴,因为一旦反驳,苏灵会更加的啰嗦,而这些小家伙‘嘲笑’我,换来了苏灵狠狠的一个白眼,然后对他们说到:“你们好意思笑叶少?你们看看自己,一个个不就是跟在他身后的小乞丐?这是丐帮吗?你们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吗?精英猎妖人,你们这个样子有精气神吗?”

  苏灵在望仙村的地位不言而喻,被她这么狠狠的说一顿,这些年轻的精英猎妖人一样不敢回嘴,除了孙飞以为,一个个都只好低着头,只有大胆一些的夜朗吐了一下舌头。

  不过,苏灵并没有打算放过我,而是追着我,就把我的外套扯了下来,因为那件外套显然是拍不干净的,她一边扯一边说到:“还是我了解你啊,早就准备了干净的外套。来吧,少爷,入村之前赶紧穿上。”

  说话间,苏灵已经麻利的给我套上了她带来的那件干净外套,并且贴心的帮着我整理衣领,一个堂堂家主像个小孩子一般被这样打发,看得我身后的猎妖人又想笑,可哪里再敢去惹苏灵,只能一个个脸憋得通红,却一点儿也不敢笑出声。

  我也拿苏灵毫无办法,只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tina,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反感苏灵这样做,甚至很感动苏灵为我这样的付出。只是在村口这样,村子里人来人往不说,身后还有一群小家伙盯着,我实在是...

  tina了解我的心思,可眼中也带着笑意,她径直的走过来,挽过了苏灵,却也一边帮我整理了一下衣袖才说到:“好了,苏灵,回去在打发他吧。先让他进村,这一个多月他不在村子里,事情可多。”

  苏灵撇撇嘴,面对自小最崇拜的tina她还是会给面子,只是嘴上不饶人的说到:“tina姐,少爷有时就是太过分了。你说嘛,哪有他这样的家主,一个大乞丐带着一群小乞丐就回家了。”

  就这样,带着这样熟悉又温暖的感觉我回了村子,抚平了我路上因为对正川哥的思念和山门的改变带来的失落心情。

  望仙村自然也有了极大的改变,比起从前扩大了将近三分之二,人也多了很多。到处都是很热闹的样子,而从特别规划出的训练场传来了冲天的喝呼声,没有出任务的猎妖人全都在训练,如今他们的训练量很大,一天除了吃饭睡觉,基本都在修炼。深刻的危机感不用我多说,他们自己也能知道。

  一路上和望仙村的人打着招呼,一路我就回到了自己所在的院子。

  在村子里的感觉很自在,这里的人们好像都对我有着一份深刻的理解,就算热情的打招呼,但绝对不会过多的啰嗦,好像都知道我疲惫,都知道我有许多的事情要处理。

  回到了屋中,tina就径直去了小客厅等我,一个多月她有很多事情要给我汇报,但也会留一些时间给我放松一下疲惫,梳洗一番。

  苏灵则为我准备好了热水,催促着我去好好的梳洗一番。

  我冲着苏灵笑笑,脱下了外套,苏灵自然的接过,然后我就径直也朝着书房走去,一边走一边对苏灵说到:“等一下再洗澡。”

  这一次苏灵没有阻止,而是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疼惜,这是为我和辛夷难过的疼惜。她知道我这么迫不及待,绝对是去看辛夷的,而时光如流水,一转眼就四年半了,辛夷还在沉睡中,而我也只能对着不能说话,不能动的她,一直守候着。

  我无法给苏灵解释,这样对于我来说都已经是很幸福,我能活着回来,我能握着辛夷的手,我能对她诉说,重要的是她还在呼吸着,心跳着,不是已经很美好吗?

  “少爷,这段时间辛夷姐好像比以前要好一些了。”在我将要跨进书房的大门时,苏灵犹豫着和我说了一句。

  “真的?”我自然的欣喜,苏灵却是考虑了一秒才点头,然后不太肯定的说到:“是我感觉辛夷姐的肢体活动好像多了一些,偶尔眼睛会睁开,也不是从前那种完全涣散,无意识的了,我觉得偶尔会觉得辛夷姐的眼神是对周围有感知,甚至有思考。”

  苏灵这般表现也不能怪她,只因为以前她也会很开心的跟我说辛夷有好转,事实上辛夷一直在沉睡,如今她再说起这个的时候,自然会带着不敢确定犹豫的心情了。

  可我是真的开心,我一直坚信每一次辛夷的好转都是真的,虽然现在没有醒来,却是一点点的在累积。

  “放心吧,她是真的在好转。我和辛夷呆一会儿,你也去休息一会儿吧?知道我要回来,肯定从大早上就开始忙了。”我温和的对苏灵说了一句,也是真的体恤她劳累。

  而苏灵亦没有再多说,而是冲着我点点头,便离开了。

  辛夷...这个房间我已经走近了无数次,可每一次来看她的时候,都还是会心跳。


仐三说:
这一章是一些细节描写,在我看来不是水文,我写书喜欢偶尔有这些描写,用意就不解释了。但也不反对不同的意见,大家喜好的口味不同嘛。今天就这一章,若要问我昨天为什么没有更新,今天也只有一章,答案依旧是在调整时差。几年的习惯了,不能一蹴而就,我其实也不用交代的那么仔细,就好像怀疑的始终怀疑,但我也习惯了,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