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四章 强烈的直觉

第十四章 强烈的直觉

  躺在床上的辛夷,穿着一身儿白色的丝绸睡衣,在这山里的早春还凉的日子里,盖着的棉被也很厚实。

  我试了一下被子的温度,很暖,而辛夷的手也温热,我这才放心的坐在了床榻,她的身旁。

  和四年多以前她刚刚昏迷的时候比起来,辛夷的脸色红润了不少,那模样就像她昨晚才睡着,到了这个时候只是赖床在做着香甜的梦一般。

  我很感谢苏灵,在这些日子里把辛夷照顾的很好,久卧于床榻,无论怎么样,身体功能都会有退化,是苏灵每一日都不辞辛苦的帮着辛夷按摩很久,才让辛夷的状态保持的如此之好。不然,就凭我这样奔波的状态,又怎么照顾得好辛夷呢?

  这些情谊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来报答,唯有默默的放在心里。也太明白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一些深情厚谊,实在不需要惊天动地的大事去考验,年深日久,细水长流的小细节才是最可贵,不知不觉间,有的人就是值得你用生命去守护。

  “辛夷。”我握住了辛夷的手,看着她的容颜,很自然的叫了她一声,然后开始了诉说。

  这一次外出我去祖岛经历了什么,又学到了什么,提升了一些什么。接着,我又带着精英猎妖人小组经历了什么,杀了什么妖,然后心痛自责难过什么?

  我没有半分的别扭,很平常的说着,就像辛夷坐在我的身旁,拖着腮静静的听着一般。

  “知道吗?辛夷,我很难过。如果那一天晚上我能再去早一些,那个无辜的女孩子就不用死,她还那么年轻,她...”我说起这个的时候很难过,头也不自觉的微微低下,不管再多的安慰,我还是走不出自己那种心理,明白再多的道理又如何,解铃还须系铃人。

  而我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就震惊的抬头了,因为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辛夷的手动了一下,不是那种身体反射一般的抽动,而像是想要给我安慰,用力的握了握我手,告诉我她都懂那种感觉。

  这绝对不是错觉,如果不是她有了意识,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动作?我不相信只是无意间的自然反应。

  我想起了之前苏灵的话,心中更是压抑不住的狂喜,忍不住看着辛夷呼喊道:“辛夷,是你听见了吗?辛夷,辛夷,你是快要醒来了吗?”

  在沉睡中的辛夷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在神情上连一点儿波动都没有,还是那么平静如刚刚睡着的样子,好像我刚才经理的只是错觉一般,但我却不肯放弃,在我的想法里,辛夷肯定快要醒来了,在这个时候只是需要别人的帮助,才能顺利的醒来,身边人的呼喊显然是最好的帮助。

  我也顾不得诉说什么了,只是不停的呼唤着辛夷,哪怕她给我一点点微小的反应,我都会坚持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但接下来的十几分钟,辛夷不但没有任何反应,就连曾经我见过的偶尔会睁眼,偶尔会动动手,动动腿的反应都没有了。

  我有些难受,又有些疑惑的举起了自己的手,使劲的捏了一下,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连我都不确定我刚才是否只是错觉的感受了一下?

  可是,我还是不肯放弃,只有我自己明白,这几年我是多么的想要辛夷醒来,之前的岁月是辛夷一直默默的守着我,而我没心没肺的并不自知自己的感情,当我终于明白了这侵润在岁月中的深爱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过寥寥,辛夷义无反顾的跟着我几乎挑动了整个地下城,透支了自己,陷入了沉睡。

  我们还没有好好的相处,还没有以恋人的身份幸福的在一起超过一天,我怎么会不心酸,不难过?至少也给我一个机会,去回报辛夷前二十几年的守候与等待,去和辛夷幸福的在一起哪怕一天啊?这是奢求吗?

  我内心很难受,可在有了这一点希望之后,我就是不肯放弃,忍不住用双手握住了辛夷的手,贴在我的脸庞,红着眼眶,不停的叫唤着辛夷的名字...

  “少爷。”这个时候,苏灵出现在了房间的门口,我抬头看了一眼苏灵,然后继续低头的叫着辛夷的名字,希望她能有一点儿回应。苏灵在门口站着等了快两分钟以后,终于忍不住走了进来,近乎强行的从我手中拿出辛夷的手放好,然后有些气恼的看着我。

  “早知道是这样,我是不是不该和你说这些的,少爷?这种事情你怎么能强行的...你知道辛夷姐的情况,你这样的情绪化对她,对你自己都没有好处。”就因为是身边人,所以苏灵责备起我来,很是自然。

  我抹了一把脸,说到:“苏灵,你不知道,刚才我说到难过的时候,辛夷她握了一下我的手。是真的,不是错觉,就像是安慰我一般,用力的握了一下我的手。你不知道,这绝对不是无意识的自然反应,这是...”

  我越说越激动,苏灵忍不住上前,摁住了我的肩膀,柔声细语的对我说到:“少爷,我知道,我知道你说的绝对是真的。也明白你这种欣喜。我也有过这样的感觉,所以今天才会对你说辛夷姐说不定快要恢复的话。可是少爷,就算如此,你不能抓住一点儿希望,就非得要辛夷姐就现在醒来啊。你多给自己和她一些耐心吧,到了她该醒来的时候,她一定会醒来的,相信我。”

  在苏灵的一番安慰下,我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一些,也知道自己刚才无意中就钻了一次‘牛角尖’,不管是关心则乱,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这种激进的情绪并不好。而苏灵则继续对我说到:“少爷,快去梳洗吧。tina姐已经等你很久了。这一次你回来,童少也刚好在村中,他也要和你见一次,说是有事情要说。另外,今天正好是村中的猎妖人都在村里的时候,也正是时候再开《山海百妖录》了。原本,我不想催你,可...”

  在这个时候,尽管还是很难过,我已经让自己平静了下来,明白自己身上所背负的还有很多,再抬头看着苏灵时,我的神情也恢复了正常。

  我站了起来,为辛夷掖了掖被子,然后对苏灵说到:“我现在就去梳洗,你自责什么?你只是做了你该做的,没有你这样一个贴身照顾我的妹妹,我很多事情也许都做不好。”

  “啊?妹妹?”苏灵有些震惊的看着我,问完这句话,就捂住了嘴,看着我的眼神既不敢相信,又感动至极。

  我笑笑,说到:“是啊,妹妹。就算在千百年前,不就是兄妹来的吗?在我心里,一直如此。”我简单的说了一句,便转身朝着浴室走去,我相信我要说的,苏灵都懂,家主这个身份只是承担着更大的责任,而不是凌驾于他们之上理所当然的。

  对苏灵和tina更是如此。

  在我身后传来苏灵轻轻的吸气声,我完全没有想到只是这样一句话,就让苏灵感动成了这样。

  我泡在木桶里,氤氲的雾气模糊了我眼前的一切,我现在越来越留恋在望仙村的木桶浴了,每一次疲惫了回来也好,受伤了回来也罢,只要有这样一桶热的汤水在等着我,仿佛就能洗尽我一切的疲惫和伤势。

  不过,这一次我有些心不在焉,不是因为回来以后就要面对如此多的事情,而是因为我这一次总有一种异常强烈的感觉,辛夷快要醒来了,就是在最近,辛夷要醒来了。

  为什么这感觉会如此的强烈?我不停的在问着自己,难道就是因为今天辛夷给我的细小回应吗?在我心中感觉不是如此简单。

  一般来说修者都有灵觉,对事情的发生有预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我的灵觉...我忍不住一头扎进了水里,憋了一口气再浮出了水面,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苦笑了一声,我的烂灵觉,感应会准吗?

  当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抛开了这件事情,至少从我的表面上已经看不出来我的心情有如此的波动了。

  辛夷对我来说太过重要,但眼前如此多的事情,却不允许我在一件根本不能肯定的事情上放如此的情绪,然后去影响对正常事情的处理。

  我走到了小会议室,所谓的小会议室就是这个院子里的厢房,一个小客厅临时改成的,但也只有望仙村的绝对高层才有资格进入这间会议室。而且,若无大事,一般是不会进这间会议室来找我商量的,当然除了tina正常的汇报工作。

  他们希望我有更多的时间去修炼,因为我是最大的希望。

  我走进来了会议室,tina此时就坐在主位的一旁,面前放着一叠整理好的资料,手中拿着一支笔不知道在思考一些什么?

  而在主位的背后,挂着一张巨大的山水画,这画并不是随意画的,而是仿造曾经那个在火聂家的地下会议室的背景,画的是一副山海世界的地图。曾经当我第一次看见的时候,还为这张和世面版本不同的山海经地图而震惊,以为是什么臆想出来之类的。

  后来,在回忆起了一切之后,我才知道那正是我看见的那个山海世界,在神秘的封印背后的山海世界真貌。

  此时,在那张画的面前就站立着一个修长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