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六章 数据(下)

第十六章 数据(下)

  一组组看似冰冷的数据,实际上这背后却代表着许多的东西,至少于我而言代表着我的沉重责任与希望。

  在我内心深处,还有一个算是奢望却不可动摇的希望,那便是希望猎妖人这个团体不仅仅是写上注定要被牺牲的悲壮标签,我希望就算经过了这个时代以后,猎妖人还依然存在,不管留存下来多少,总有一个火种在延续。

  这希望多么的渺小,却生生的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被压成了奢望,距离那个残酷的大战还有半年的时间吧?半年我能做什么?我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tina的声音还在会议室里回荡着,这一次说的是更残酷的一个数据,也是一个从那次望仙村的守卫战以后才被浮出水面的一个事实。

  这个事实是什么呢?那便是节点。什么是所谓的节点,那便是这个现实的活生生的世界和另一个空间相交的节点,再简单的说,那种地方就是我斩杀树妖所在的奇异空间。

  这种事情在从前的我听来,就像是天方夜谭,我也懒得扯什么维度,宇宙空间论来证实它们存在的合理性来说服自己,我没有曾经的老周那种对科学的偏执,尽管我也认为玄学和科学两者并不矛盾,总有一天科学能够合理的求证真实的玄学所代表的一切。

  但如今,不管是我,还是望仙村的所有人,包括被卷入进来的一切修者,都只能接受并承认节点的所在,因为那是事实。而且这个事实所带来的苦涩结果也必须去承受,那就是那一个个的节点,就如同一个个裂缝,连接了那个神秘山海世界与现实的世界,一个个来自山海世界强势的大妖便是从那些节点中走出。

  所以,如今真正顶级的猎妖人和修者一般不会参与现实世界中对妖人的围杀,更多的是在‘堵’节点。防止那些从那个好像已经寂寞了很多年的世界中走出的妖物,在现实世界中兴风作浪。

  为什么要如此如临大敌,只有接触过那个世界里走出的妖物的修者和猎妖人才能回答,他们的强大自然毋庸置疑,每一个能从节点走出的,至少都是大妖的级别。

  这一点到了如今也许不算什么,毕竟面对的大妖多了,人也就会麻木,关键是那个世界妖族的传承应该也未断过,它们有层出不穷的手段,甚至有少数大妖掌握着那种接近于原始天地之力的力量,比任何一个时代猎妖人面对的大妖都要厉害,更可怕的是它们有一颗冷酷和仇恨的心。

  是的,来自那个世界的妖物对人类非常的仇恨,比如今在人类当中诞生的妖人对人类要仇恨的多,这种仇恨背后涉及到什么秘密,如今还不知晓,只知道这些妖物因仇恨铸就了冷酷,是真正的把人类视作了和牲畜没有什么区别的所在。

  就算对待牲畜,人类之中至少大部分的人多少多有一些怜悯之心,至少在为了生存之外,不会对它们嗜杀,尊重它们生存的权力。可这些妖物并没有这种心情,它们恨不得杀光所有的人。在大半年以前,就有一个从节点出来的妖物,因为围堵不及时,在十天之类,就流窜了十几个城市,在它手下,就这样多了上百条人命。

  只是十天啊,这件事情差点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影响,就算相关部门也差点没有压下来,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实。

  可能如今快要接近大战了,节点的数量一下子陡然增加了不少,其实我相信节点曾经就存在的,只不过千百年来才会出现那么一两个。就像那个树妖一类的妖物,我身为聂焰的时候,也只是单独听说了它,不是吗?

  现在呢?从节点这个概念被得知以后,第一年先是出现了三五个,第二年就是七八个,第三年倒是维持了和第二年同样的水平,到了去年...

  “去年的节点一共是二十一个,这还是已经探明的节点。未曾探明的保守估计至少三个以上。”tina的声音没有什么感情色彩,就像是在播报新闻一样的汇报着这些冰冷的数据,只是她眼中掩饰不住的一丝忧虑,还是出卖来了她的情绪。

  至于童帝,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只是嘴角挂起的一丝冷笑,眼神也冰冷了下来。不了解的童帝的人,以为这是他的不屑,了解童帝的人才知道这是他表达仇恨和愤怒的一种方式,对于妖族,再强大的妖族,他似乎也无所畏惧,有的只是刻骨铭心的恨。

  这种恨并不是毫无根源,而来自于他童年和少年时的经历,我大概知道一点儿,但也并不详细,唯一了解救他于水火之中的人便是阿大,也是阿大让他忆起了前世的童帝,总之我没有刻意去问什么,那是童帝的秘密。

  而我,在tina和童帝的面前不用掩饰什么,只是紧紧的皱起了眉头,三人之中,反而是我表现的最像一个正常人。我的确是被这个数据惊到了,一年的奔波,从未停下,在我的记忆里好像也去过那么七八个节点,斩杀过十几个从那个世界里来的大妖,在我以为去年出现的节点最多比上一年的多那么三五个,这已经是很大的压力,没有想到竟然是二十一个,这仅仅是探明的节点。

  “tina,等等,数据这种东西应该严谨,你如何会说没有探明的至少三个以上?”我情不自禁的有手指敲打着桌面,打断了tina的汇报,没探明的节点数量肯定和探明的不能相比,但带来的危害却不可同日而语,一个未探明的节点比十个探明的节点还要让我焦虑。

  “这是根据莫名出现的一些远古大妖而猜测的数据,不尽准确。家主,你要知道,不是所有的那个世界的大妖都是疯子,一出现便会疯狂的杀人泄愤。会掩藏仇恨,把自己暂时隐藏起来的大妖更加的可怕,你曾经不是遇见过吗?”tina很直白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沉默了,我曾经是遇见过,不就是那个复诺吗?其实tina何尝不是在告诉我,从那个时候起,一直就有秘密的节点存在,如今只不过更多了一些。

  这很残酷,节点的数量从明面上来听,似乎不多,但只要站在一定层次的修者都会明白,每堵住一个节点,需要的代价是多么的‘昂贵’,那不单单是斩杀从节点中走出的大妖那么简单,因为杀了第一只,还会出来第二只。

  要彻底的堵住节点,只能动用阵法,法器来镇压,一般的阵法和法器显然是不行的,要动用顶级的,背后代表的就是珍贵的高层修者的力量和珍贵的资源。资源很好理解,哪一个顶级的法器不是珍贵资源?哪一个顶级的阵法不需要珍贵的资源做为押阵之物?那法器和阵法难道不需要人来维持吗?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可以说每一个节点,如今就牵制住了一个或者几个强大的人类修者。

  二十一个代表的是什么?动用了多少资源?牵制住了多少强大的修者?没探明的,更加严重,意味着从那里会有源源不断的远古大妖出现在这个世界,就如同一颗颗定时炸弹,和这里的妖人里应外合,不知道要爆发什么样的阴谋?

  我想起了地下城那个陈承一看守的血池,我还想起了属于地下城妖族那个神秘的岛,岛上那个有大妖爬出的所谓圣地...很严峻的形势,不能细想,一细想会让人有喘息不过来的绝望感,让我会忍不住又一次问老天,为什么会安排如此不平衡的力量碰撞?难道人类的命运已经走到了尽头吗?

  “我为什么不知道有那么多的节点?”尽管内心已经无比的沉重,我还是问了tina一句。

  “这是雪山长老会的决定,在可以不动用猎妖人的情况下,不惊扰你的情况下,就尽量的...”tina这样对我解释了一句。

  所谓雪山长老会并不是代表雪山一脉,只不过如今修者圈子里的天下正道以雪山一脉为尊,所以这个长老会才以雪山为名,而这个长老会我也是其中的一员,不过我一年到头奔波,重点也在于管理望仙村的猎妖人,在长老会之中也相当于挂名而已。

  这个长老会成立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针对妖族而成立的,就好比战时最高委员会。参与其中的都是修者中举足轻重的存在。

  听到tina的解释,我多少有些感动,至少从一个简单的决定当中,我看见了整个修者圈子全力支持猎妖人的决心,就连这种事情也全力的解决,尽力给猎妖人一个成长的空间,毕竟从对付妖族的角度来说,很厉害的修者发挥的战斗力也许还不如一个战斗经验丰富,但修为可能没有自己三分之二的猎妖人。

  “我明白了。”对于tina的汇报,我最后只是以简单的四个字就做为了收尾,还能说什么呢?如今这种情况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关键还在于去做,多少一个妖人,未来也会少一丝压力吧。

  可在这个时候,童帝伸了一个懒腰,对我说到:“叶正凌,就那么简单?你明白了,就完了吗?”


仐三说:
临时的事情又外出了,所以昨天也没更新。而且不是一个就近的地方,短期内也不能回家,最快要25号。不过,这一次想多挤一些时间来更新,不想让大家又等。告诉大家只是想说不敢保证每天都有,有的时候也不一定是两更,要看行程安排和需要做的事情。其实我今天爬起来更新的时候,心中有了一个不可动摇的决心,若我以后真的还要写一本书,没有30万的存稿,绝对不发表。否则我情愿不写,对书迷内疚的心情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