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七章 最矛盾的痛苦

第十七章 最矛盾的痛苦

  我不知道童帝在这个时候找我‘麻烦’是个什么意思?不过看着他嘴角挂着的那一丝冷笑,我就知道没有好事,在有些事情上他一向是激进派,可没有我那么多的顾虑。

  不过,他既然已经开口了,肯定是不会让我逃避的。即便心中已经略有猜测,但我还是佯装不知的问道:“不然呢?现在情况已经是如此,我说再多又有何用?莫非童少有什么好办法,不如说来听听?”

  面对我这种耍无赖的态度,童帝直接无视,而是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小刀,在他修长的手指中转动着,他不说话只是看着我,我也看着他,tina则是抱着双臂,沉默的看着我们两个。

  关键是什么?在场的三个人在这个时候心中恐怕都已经明了了,只是这件事情我不可能开口,tina夹在我和童帝中间,更不可能开口,甚至我也不知道tina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如今看她沉默,估计一直是在挣扎和犹豫之中。

  至于童帝,我之前就知道他这一次是肯定不会让我轻易避过去的。

  果然,这样的沉默不过过了十几秒,原本与我对视的童帝忽然收起了嘴角的那一丝冷笑,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在他指间如同一道银色流光的小刀被他毫无预兆的掷出,朝着我直直的飞来。

  这样的出手,自然伤不了我,我只是轻描淡写的避过,小刀就笔直的栽在了桌子上,那里有tina刚才在总结的时候铺开的一张地图,在地图上标注的是已经被发现的节点,小刀就栽在了地图上的一点,那灰色的一点刚好表示是一个节点。

  果然啊...我尽管早已经预料到了,可脸色还是忍不住变得严肃了起来,童帝微微的转动着椅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而tina在这个时候,却是站了起来,快速的整理着手上的资料,对我和童帝说到:“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现在才想起还有一些杂事没有处理。想必你们有重要的事情还要商量。不过,今日要开《山海百妖录》,距离时间最多还有一个小时,tina提醒一下两位少爷。”

  说完,tina已经快速的整理好了手上的资料,转身朝着这间小会议室的门外走去。

  在这个时候,我算是第一次真正明白了tina的态度,出于感情她不想催促逼迫我什么,让我难过。但出于理智,她也认为那个节点绝对是不该留下的。在这种两难之下,她干脆选择了置身事外,让我自己来决定,反正在整件事情上,童帝一定会态度强硬的逼迫我。

  不得不说,tina很讨巧,也很聪明,所以,对于tina这明显的找借口离去,我和童帝都没有阻止,直到tina走出了大门,然后还细心的返身关上了木门时,我这才站起来,看着童帝说到:“不要和我过不去,现在的节点那么多都需要人手去清理,这个节点不劳你费心,我会亲自处理的。”

  童帝不说话,也站了起来,只是斜睨着我,慢慢的踱步到了桌子的另外一方,然后取下了那把小刀,才说到:“这个节点不小,应该说是最早的一批节点,根据我们的调查,从中走出的妖物可不算少。交给你来处理,要等到何年何月?等到你的正川哥在里面和那女妖长相厮守了一生一世,然后再动手吗?”

  童帝此话一出,我就忍不住怒吼到:“闭嘴,这是我的师门家事,容不得你来指手画脚。”

  的确,这件事情为什么tina一直不提,就是因为涉及到正川哥,而我从来不在村子里的猎妖人面前透露正川哥的去处,尽管我早已经调查了清楚,正川哥在哪儿,在做什么?

  还能去哪儿?童帝所指的那个节点,就是正川哥的去处,阿木和桑桑也在那个节点当中,据说那也是在妖族当中很出名的一个节点,因为forest吧就开在了那里,招待的客人全是来往的妖族,有从节点中才走出的妖族,通过forest吧了解已经经历了很多变迁的世界,也有特别从俗世中去到那里喝上一杯或者等待要从节点中走出的某位妖族的妖人,有从妖人口中传来的消息,在那里的老板娘有一双巧手,调出来的酒水是属于妖族的酒水,在这世间要喝的话,就独此一家。

  而那两个老板娘也不是什么柔弱的女妖,也是有着大妖的本事,只是不知道为何,就算妖族中的大人物去相求她们出来,给予最好的条件,相邀她们共谋大事,她们也都推掉,好像除了开个酒吧,就无欲无求。

  除此之外,那个两个女妖身边还有一个人族的男子,但没有任何的妖族知道那个人族男子的身份,他总是一言不发,戴着一副铜色的面具,跟在酒吧的大老板阿木的身后.....

  这就是关于那个节点的一切,而真正知道全部真相的恐怕只有望仙村的极少数人。

  我一直不忍心去动那个节点,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不愿意去破坏正川哥和阿木最后的‘世外桃源’,不愿意去破坏他们好不容易才有的相对平静的相守岁月。是啊,除了那个节点以外,在这世间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正川哥他们身处在人妖碰撞的时代,可以置身事外不卷入其中的?

  尽管我也不能想象,正川哥是如何能够平静的面对那么多的妖族从他眼前而过,视若无物的。但我一定可以理解,他对阿木各种的情绪,爱恋,愧疚,心疼,珍惜得来不易的相处...做为我,还有一点更是为难,那就是一旦面对阿木,谁能保证不是一个刀兵相见,非要分出生死的结局?那么正川哥...我不敢想象。

  可童帝不能忍耐不是吗?他一向是一个激进派,能忍到现在已经是给了我极大的面子了。

  所以,面对我的怒气童帝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那一抹冷笑又挂在了他的脸上,他开始慢慢的挽起了袖子,看着我:“叶少,想要打架吗?就不要在这里了,咱们出去好好打上一场,让全村的猎妖人都看见,他们的老大,他们的家主,是如何包庇容忍两个女妖的。其实这都无所谓,区区两只女妖而已,翻得起什么大波浪,我童帝只要在一天,都任由你去了。可是,你是真糊涂,还是装不懂?从那节点之中出来了多少来自那个世界的妖物?你忘记了村子里的猎妖人为了猎杀妖物洒下的鲜血吗?你非要等到从里面走出了一个什么了不得的大妖,牺牲了很多人的性命,你才甘心吗?”

  我沉默不语,脸色难看的盯着童帝,不得不承认,他的话字字诛心,全部戳中了我最痛的点。

  童帝可不管我的情绪,走过来,直接抓住了我的衣领,然后拖着我,继续说到:“走吧,出去打一场啊!别在这个时候,说你不敢了。说你在乎这里所有猎妖人的命运都是假的,都比不过你那所谓的正川哥。”

  “放开。”我语调平静,抓住了童帝的手臂,脚下一个用力,阻止了童帝的拖拽。

  “呵呵。”童帝冷笑了一声,却是一把推开了我,然后对我说到:“叶正凌,我可没有让你为难。从古自今,一将功成尚且万骨枯。你不要忘记了你身在什么位置,而在这个位置,你应该明白有时候你需要舍弃一些东西的。道理讲太多就没有意思。我让你为难了吗?我带一队猎妖人,两天时间,就解决这件事情,不用你亲自面对什么?你还要怎么样?至于那两个女妖,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废了她们的修为留下她们的性命,而你的正川哥到时候是要回来,还是继续留下,我都无所谓。”

  “我甚至无所谓,你身为家主身边还有一只天狐!”童帝说到这里已经咬牙切齿。

  我沉着脸,整理着衣领,而童帝看着我已经是懒得和我再说的样子,转身朝着大门走去,然后说到:“不用废话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我不可能再容忍这个节点继续有妖物出来!也不会容忍你还有你那正川哥继续的糊涂下去。明天我就带队下山。”

  童帝的步子很快,而我却是几步冲了过去,一手拦住了大门,然后看着童帝。

  “呵,你相信吗?我是真的会动手。”童帝的眼神彻底的冷了下来。

  我抬头看着童帝,心中翻搅着的感觉让我连呼吸都沉重,我相信童帝也许会像他所说的那样放过阿木和桑桑的性命,正川哥他也不会逼迫什么?但这一切一定是要建立在阿木和桑桑不会反抗,正川哥不会帮手的基础上,否则谁能预料到一切会怎么发展?而就算发展到了最悲剧的结局,我又能责怪童帝什么吗?不能,而且责怪了,也不可以挽回什么。

  我不能让童帝去。

  我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一窜急促的脚步声已经在我的院子里响起。


仐三说:
我想的很好,在外地的时候,依然可以偶尔给大家更新。不过每天回了宾馆,我都有一种累到全身都不想动的感觉,而连续好几天我都是凌晨3,4点才睡觉。昨天回来了,下了飞机,从晚上6点,一直睡到今天早上10点,吃完午饭又睡。我简直了!多的不说了,也算是忙完了,今天还有一章,我现在出去吃点儿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