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八章 诡异的情况

第十八章 诡异的情况

  这一连窜的脚步声弄得我和童帝面面相觑,tina必然会料到我和童帝会有争执,严格来说,我和童帝在望仙村的地位都算是家主,两个家主相争,被人看见了总归不好,按照tina的谨慎,这一点她应该想得到,在这种时候肯定是不会准许人轻易靠近这里的。

  除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这脚步声的急促也多少证明了这一点。

  我和童帝就是在争执中想到了这一点才面面相觑,也同时闭了嘴,不管双方怎么的火大,还是不想要别的人看见这一幕,如果有了家主不和这种传闻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叶正凌,除非你能在把我绑在这里,否则我一出去就会带人马上下山。”尽管我们不敢再大声争执,但童帝还是压抑着声音小声的在我耳边说到。

  说话间,童帝抓住了我挡着门的手臂,微微用力,就要离开。

  我心中一急,死死的抵着门不让童帝离开,童帝的脸色冷了下来,看着我说到:“叶少,你不会那么幼稚吧?就算急眼了...”童帝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脚步声已经到了我们门口,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的,就开始拼命的拍门。

  “家主,童少。”是个年轻猎妖人的声音,我和童帝都比较熟悉的一个,战斗力在村中只能算做中游,但是人很机灵,便被tina要了过去,长期的跟在tina的身边。显然,他那么着急的来,肯定是tina吩咐的,村中也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童帝有些着急了,用力的拉动着我的手,低吼到:“让开,否则我翻脸了。你真以为一个破房子关得住我?”

  我涨红了脸,手臂纹丝不动,论起力气,童帝还不是我的对手,我也是低声的说到:“我不会同意你去那个节点的。”因为童帝去,会有很大的可能事情没有转寰的余地。

  “叶正凌。”童帝的剑眉立起,眼中已经有了真的怒意,声音也大了起来。

  “童少?家主?这边有重要的事情啊。”在外那个小子肯定是听见了童帝的声音,着急之下,忍不住隔着门对着我们喊了起来。

  童帝不说话了,身上的气势陡然升起,一支随身带着的,我很熟悉的横笛也被他拿在了手中,看样子童帝是真的忍不住要动手了,我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说出我的决定,因为我知道童帝一定会要我一个承诺,可是也拖不下去了,我只能开口说到:“那个节点我亲自去处理。”

  “什么时候?我可没有耐心再等上一年半载,那里面又爬出来多几个厉害的妖物。”童帝冷声说到。

  “三个月内。”果然是啊,被逼着承诺了,可我也只能咬牙说到。

  “哼,你怎么不说等到黄花菜凉的时候?还是我亲自去吧。”童帝身上的气势稍微收敛了一些,但语气依旧不屑冷淡的很。

  我认真考虑了一下,然后说到:“一个月内。”

  童帝再次冷哼了一声,准备说点什么,我也是真的怒了,看着童帝咬牙切齿的说到:“不要逼得太过分,否则撕破脸子谁又怕了谁?火大了,我就去那个节点的入口守着,一个人也不准进去,腿也是长在我的身上的。”

  “你真是够无赖的。”童帝手一翻,收起了手中的横笛。

  “不好意思,我原本就是小混混,可不是什么大少。”我回敬了童帝一句,童帝也不和我争,只是说到:“你最好发个誓,否则你这种小混混怎么值得信任?”

  我就知道不能那么轻易的就过关,既然心中也是决定了,发个誓又如何?于是,我还是郑重而简短的发了一个誓。

  童帝这才没说什么,整理了一下衣衫头发,退开了去,坐在了桌旁。

  我深吸了一口气,擦干了额头上微微的汗珠,也是整理了一下衣服,装出了一副不甚耐烦的样子,一把打开了门,门口那小子因为用力过猛,我猛地这一下开门,他一个收不住,差点儿摔倒在门口,幸好被我一把拉住。

  “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就这腿脚不稳的模样,如何猎妖?还有,我不是教过你们凡事要稳重,沉住气吗?我和童少暂时没有回应肯定是有自己的事情,你就不能耐心的等待?这么急躁,像样子吗?”不等那个年轻的猎妖人开口,我便一叠声的开始责备他。

  其实事情哪有那么严重,我只是想转移他的注意力,不让他有什么猜测而已。

  童帝也知道我的心意,配合的说了一句:“不知轻重。”

  那年轻的猎妖人无辜的被我和童帝同时教训,抓着头,呐呐的,涨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见状,也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便也没再多说,装模作样很稳重的坐了下去,才问到:“说吧,什么事,这么匆匆忙忙的。”

  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些着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管是tina还是这个机灵的小子都不会选择如此的。

  听我问话,那小子还多少有些畏惧,吭哧了半天才说到:“有一个男人,有一个男人闯到了祠堂。”

  “你说什么?”我和童帝几乎异口同声,又同时拍案而起,带着些许的愤怒和震惊说到。

  “就是有一个男人闯到了祠堂,原本村子里的猎妖人是要阻止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靠近他就傻乎乎的退了下来。后来...”那个年轻的猎妖人更加的害怕,我和童帝在震怒之下,身上的气势也不自觉的散发了出来,给这个年轻的猎妖人造成了很大的压迫。他试图简单的说清楚,但多少有些吞吞吐吐。

  我已经有些听不下去了,开始大步朝着门口走去,童帝亦如是,祠堂听起来好像不太重要,只是祭奠先祖和牺牲了的猎妖人的地方,但在望仙村的祠堂可是极其重要的,就因为《山海百妖录》供奉在其中,如今竟然被一个陌生人轻易闯了进去,这还了得?

  “你为什么不在事情一发生的时候就来汇报?!”刚才我还教育这个小子太慌忙,如今哪里还顾得上自己之前说过的话,一边朝着屋外冲去,一边就大声的质问了一句。童帝估计也是忘记了他刚才的表现,又是冷哼了一声,表示赞同。

  那年轻的猎妖人估计也被我和童帝这样训的有些找不着北了,只能匆忙的跑在我们身后,一边跑一边说:“不是我不来说,是tina姐说再看看情况,当时村中的长老们都已经去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也没打起来,最后是长老们都退了出来。找到tina姐说了什么,我也不了解情况。”

  听到这里,我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不免停下了脚步,那小子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撞到了我的身上,我也顾不得计较什么,拉着他,站直了,问到:“然后呢?tina就让你来找我们?”

  “确切的说,是找家主你。tina姐说这件事情,让我来告知你和童少。但那祠堂,只有家主你一个人能去,并且说你去了就知道了。”那小子终于镇定来了一些,把话说清楚了。

  童帝有些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口中却是说到:“什么意思?”那小子想要解释,但他也不知道所以然,也解释不出来什么。

  倒是童帝也不想过多的计较这种事情,而是沉默了一秒,说到:“算了,指不定你叶少在外又认识了什么人?赶紧去处理吧,毕竟事关...我在祠堂外等着,村中重地,容不得一点儿闪失。你若要动手,最好将人引出来再说。”

  只要是关系到大局的事情,童帝还是很和我合拍的。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童帝,冲着他点点头,转身就朝着祠堂的方向跑了去,童帝却没让我安心一秒,便立刻在我身后说到:“总之叶正凌,不要忘记了你的承诺。”

  我差点跌倒,口中骂骂咧咧童帝不近人情,但脚步到底没有停。

  原本望仙村扩大以后,就算我所住的地方离祠堂较近,也得走上十分钟,但心中在焦急之下,一路跑来,也不过两分钟不到,而在祠堂门口已经围了一圈人,大多是望仙村中的猎妖人长老,都是些实力最出众的猎妖人,tina也站在其中。

  我跑得急,喘息未定,但也停下脚步,整理了一番呼吸,不想显得太过惊慌,见我来了,这些写猎妖人如同见到了主心骨,却也顾不上说点儿什么,只是让开一条道路。

  我走向了站在离门口最近的tina,皱眉问到:“怎么回事?”

  tina的脸上也多少有些迷茫和疑惑,看样子是想要整理一些什么说给我,却又说不好的样子,只能对我说到:“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其实闯入祠堂的是一只大妖。可是...算了,叶少,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你还是亲自进去一趟的好。我想你应该会很快的得到答案。”

  tina的一席话说得我已经彻底的迷茫,一只大妖闯入了猎妖人的村子和祠堂,而这些人看样子却不是很有敌意?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我知道再问也是多余,干脆大步的朝着祠堂走去,一把推开了虚掩着的祠堂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