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九章 究竟是谁?

第十九章 究竟是谁?

  在进入祠堂之前,我心中已经忍不住猜测,来人会是谁?看大家的表情,若无一定的渊源,断然也不会这样,可是什么妖物和我有如此的渊源,能让一村的猎妖人只是围而不攻呢?我与很多大妖都有牵扯,不过基本上是仇恨,我想不出有这么一个人物。
  
  我没有过多的为难自己,因为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祠堂的光线并不明亮,特别是这里的祠堂分为内堂和外堂,外堂供奉的是望仙村的历代先祖和如今牺牲的猎妖人,至于内堂则是重要的《山海百妖录》还有一个让我感觉很是怪异的聂焰的牌位。
  
  透过有些暗沉的光线,来人并不在外堂。
  
  我内心多少有些不满,为何这些家伙能放任一个妖物进入内堂呢?《山海百妖录》可是容不得有半点闪失的啊。
  
  带着一丝怒气和更多的猜疑,我已经快步走入了内堂,一只脚刚刚跨过门槛,便已看见一个身影在放着聂焰灵位的供桌前驻足,对于在上方的《山海百妖录》他倒是没有看一眼。
  
  我的脚步声不轻,就算来人是个普通人应该也听见了我进入祠堂的声音,可是他根本没有回头,奇异的是单凭一个背影也让我看出他对着聂焰的牌位似乎诸多的情绪在其中,不过这情绪究竟是什么?我竟然一时难以分辨。
  
  我进入了内堂,看见人了,也感应了一下《山海百妖录》无恙,心中已经放下了心,反倒是不着急了,我没有急着说什么,反而是静静的看着来人的背影,想要在记忆中找出那么一个对应的人物来。
  
  而这个背影咋一看根本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不高,略微有些瘦削,很平凡的样子。穿着一件儿应该是丝绸质地的黑色衬衫,同色的裤子,也是普通。可是仔细一看,却又发现他好像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场,就如同他身上所穿的丝绸质地,咋一看不出奇,实际上只要穿得人能够支撑住丝绸那种质地的料子,丝绸会给人一种内敛的华丽和高贵,还会带着一丝神秘的气场。
  
  这感觉很是新奇,偏偏又给我某一种熟悉的感觉。
  
  为什么会熟悉?我自问记忆力不差,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曾经见过这个背影,感受过这种气场?我的好奇心被彻底的勾了起来,略微有些按捺不住的张了张嘴,可到底还是沉默了下去,只是朝着那个背影走近了一步,想要继续观察。
  
  并非我想要装什么高深,而是面对一个这样神秘的陌生人,总觉得自己表现的太过沉不住气,很容易就被牵着鼻子走。
  
  那个人显然感觉到了我的靠近,头微微偏了一下,却依旧没有回头,只是让我意料不到的拿起了摆放在供桌上的清香,在烛火前点燃了,然后也算是礼数周到的为聂焰上香三柱。
  
  这原本也只是一个平常的动作,却看得我心中诡异,何时见过一个妖给猎妖人上香的,虽然来人神秘低调,但他并没有刻意掩盖自己的气息,那一丝妖气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不被我察觉的。
  
  “你……”我终于开口了,只是才说了一个字,便停了下来,因为我发现我不知道是想要问他的身份,还是想要问他和聂焰有什么渊源才好?就在我思考的刹那,那个人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也是开口了:“算下来,你我匆匆一见,已是五年有余,在那之前,你的命运即将发生改变。而在这以后,牵引你命运的大轮盘终于也要开始转动。”
  
  这个声音……我皱紧了眉头,深深的疑惑起来,为什么咋一听那么陌生,仔细一听却还是有一丝淡淡的熟悉,就如他的背影给我的感觉。而他的话里似乎对我并不陌生,甚至一字一句还说出了最隐晦的真相,我的心里已经大敲警钟,任谁被不熟悉的人揭开私密也不会感觉很好的。
  
  “不过,你倒是比以前我接触的你成熟稳重了许多。我私闯你们望仙村的重地,想必也勾起了你诸多的好奇心,你还能沉稳的站在这里,已经是一种不小的进步。”说完这句话,这个男人终于转过身来。
  
  我先是看见一张还是说不上多出奇的脸,既算不上很英俊,但也绝对不能说是丑,他看着我笑,牙齿洁白……让人感觉亲切,再看就已经觉得顺眼了许多,还透着高贵的气质,还看就比许多所谓帅气的男人还要顺眼,充满了奇异的男子魅力。
  
  我的眼神冷了下来,他在魅惑我?从一进屋,我就能判断出他是一只狐狸,无它,对妖气分辨的经验而已,再则,这里是摆放着山海百妖录的地方,任何妖物无论有什么通天的本事,在这里都是无所遁形的。
  
  不要以为狐狸精魅惑的只有异性,对于同性之间也可以魅惑,毕竟有了一个好的印象,可以互成手足兄弟姐妹,不也是一种魅惑吗?
  
  所以,我第一感觉能散发出如此奇异美丽的男狐狸精,不是魅惑我是什么?我双手插在裤袋里,神情平静,却是已经想要动手的前兆,就算有什么疑惑,抓住了慢慢问就是。
  
  我眼中的冷意毫不掩饰,眼前这男人应该也看见了,可他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是背着双手,朝着我更加走近了一步,脸上还是那种审视的笑容,却在下一秒已经让我疑惑不已,为什么还是感觉那么熟悉,我仿佛已经抓住了什么?回忆起了什么?只是有什么关键不一样,让我始终捅不破那层窗户纸。
  
  就是因为这种感觉,我没有贸然的动手,也是回望着他,我想要找出答案,他也没有再调我胃口的意思,而是直接的摸了一下下巴说到:“多年前见你,出于某些原因,还是在这原本的面目上做了一些改变。就比如这些年,我还是很注重对牙齿的保养,你看我的牙齿白吗?”
  
  他说着,笑容更深邃了一些,嘴角也扩大了一丝,眯起的眼睛流露出一种神秘莫测的高深感。
  
  牙齿,牙齿……看着他这个笑容,再想着牙齿,终于触动了我内心的一根弦,让我把眼前这个笑容和几年前的某个上午,一个原本很不引人注目的人的笑容联系在了一起。
  
  窗户纸一旦被捅破,一切就变得清晰了起来,那个人穿着一件明显是山寨的T恤,前面耐克,后面阿迪,陪着一条大裤衩和人字拖,他对我讨好的笑,他态度战战兢兢,他就像是万千才进入城市,不太适应,多少有些局促的人。
  
  可就是那么一个人,莫名对我的一笑,让我眼中的天空都风云变色,第一次感觉看不透这样一个人的笑容。
  
  我追逐了出去,竟然在分秒之间就失去了这个人的身影。
  
  但,他不是来对我一笑,也不是来让我产生什么幻觉的,他带来了我生命中一件,不,应该是辛夷生命中一件重要的东西,那张白色的狐皮!从看狐皮的第一眼,我就移不开眼睛,那个时候的我怎么能看透我和这张狐皮的前缘?我又如何能想到在这之后发生的故事?
  
  这件事情一度成为我心中的未解之谜,只是这个人再未出现过,我在忙碌的生命中也没有办法去追查这件事情,随着时间的过去已经渐渐的淡忘,可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又再次以这种诡异的方式出现在了我的生命中。
  
  他是谁?
  
  “你……”我又一次开口了,这一次声音略带急促,可依旧是一个你字所有的话便堵在了口中,没有办法,我有太多的千言万语想要说,就像一旦多了,大脑反而转不过来,不知道该说哪一句?
  
  他却没有什么激动的表情,看我的目光依旧审视,而且更加的明显,很干脆的背着手绕着我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的看了起来。
  
  我身为猎妖人,竟然面对一个妖的审视,多少有些莫名的,说不出的紧张,甚至没有办法说出抗拒的话,好笑的是额头上竟然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也不知道为何?
  
  他终于停下了脚步,再看我时,眼中已经有些伤感,开口便是一句:“听说辛夷已经沉睡了4年多?”
  
  这句话自然击中了我内心那个最脆弱的点,我猛地抬头看他,问到:“你怎么知道?你如何会关心这个?”我有些警惕,事关辛夷,什么对于我来说都不是小事,更何况我也不傻,这个人的出现好像什么都与辛夷有关。
  
  就比如那张白色的狐皮,又比如这一次在确定了自己的身份以后,他开口直接问的就是辛夷,我不得不怀疑他的目的。
  
  “哈哈。”我的问题让他似乎觉得很好笑,我这么一问,他竟然大笑了起来,笑完以后,他也不回答我什么,而是再一次问了我一个让我震撼不已的问题:“一别多年,我很想知道辛夷她妈妈这些年过得好吗?一定很辛苦,对吗?”
  
  说话间,他的眼中竟然流露出了很真诚的伤感,没有半丝作伪的情绪。
  
  我在此时心中已经爆炸了,如何还能再忍得住,直接的问到:“你,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