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章 交浅言深

第二十章 交浅言深

  “我是谁?如此明显,难道你还猜不到吗?”那个男人的神情略微有些不满,还带着夸张的诧异,好像在此时我还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情。

  看着他故意夸张的神情,我忽然心头一紧,想到了一个可能,旋即又被我否定了——因为,不可能!

  是的,又是如此的关心辛夷,又是为辛夷的妈妈而伤感,只可能是一个身份,那就是辛夷的父亲。但又怎么可能?辛夷的身世一点儿也不神秘,也是一个典型的厂矿子弟,只不过她小时候出生在真正的矿区第一线,后来她的爸爸死在了矿上,她妈妈才带着她,来到了我所在的厂矿区。

  而我们那个厂矿区,就是后勤工厂集中的地方,能成为正式职工,从矿区第一线迁下来,也是因为辛夷的爸爸因工死在了矿上,领导给予辛夷妈妈的照顾。

  这件事情人尽皆知,也没有听说辛夷的父亲不是亲生父亲之类的,眼前这个大妖怎么可能是辛夷的爸爸?

  另外则是,辛夷从小到大真的没有任何一丝的不对,也就是有半点的妖气。这个,我之所以如此肯定,那是因为我和辛夷是一起成长的,在这个过程中,我已经借由明阳门早早的进入了修者一途,就算不是猎妖人,有气场的不对劲我还是能感觉到的。

  就算当时不能分辨,现在回想起来,也一定知道一些端倪。总之,的确没有任何不对。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没有多想,辛夷如何会从一个普通人类的小女孩儿变为了天狐?毕竟现在这个时代,有太多的人莫名的化为妖,原因还不明。我判断辛夷是不是属于其中的一个?只是她是天狐?又经历了特殊的觉醒?

  亦或者,我也想起了碗碗,她在经历了成为天狐的仪式之前,不也是普通人类的样子吗?至少我身为聂焰的时候,初遇碗碗,修为已是不低,也没有发现碗碗半分不对。

  其实,说到底是我不想追究,只要她是辛夷就够了,我管她是人是鬼是妖,我都会一如既往,追根究底有什么意思?

  我在一瞬间就想到了如此之多,最后望向那个男人的神情还是充满了疑惑,只是在这过程中因为想法的变化,神情难免会有变化,我也没有想要掩饰,那个男人倒是饶有兴致的看得有趣。当我神情最后定格为疑惑时,他倒是充满了‘鼓励’的开口:“想到了什么?不妨说来听听?”

  我开口想要说,但转念一想,便说到:“想法是有一些,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若不介意我是叶正凌的话,可以到我所住的地方一叙。”

  是的,这里毕竟是祠堂重地,就因为《山海百妖录》供奉在这里,我不想让一个我到如今都不敢肯定身份的人留在这里太久,尽管我奇异的感觉他没有什么恶意,尽管他是一只狐妖。

  “呵呵,是担心这里供奉的东西?”那个男人不在意的笑笑,举手投足之间更见风采,就算童帝如此‘绝色’之人也没有这种风采,因为童帝没有眼前这个人成熟的气质。

  “是的,毕竟望仙村重地,不是谈话的地方。”我倒不介意承认,顺便看了一眼供奉在最高处的《山海百妖录》,而所谓《山海百妖录》这个曾经人妖争执的重点其实并不出奇,只是一卷泛着古旧感觉的竹简。

  如今的它被卷着供奉在祠堂的高处,里面的内容唯独我一个人展开看过,因为不管是谁,展开《山海百妖录》都是一片空白,是曾经陈承一告诉我,用我的鲜血涂抹《山海百妖录》五个大字,便可看见其中的内容。

  我很好奇,陈承一如何知道猎妖人的秘辛的?甚至这个秘辛连猎妖人都不知道,可陈承一只是不说,他说有些事情太早知道其实没有什么好处。

  对此,我也没有认为陈承一是在故意玩什么神秘,和陈承一接触的不算多,但每一次都让我印象深刻,他的确不是那种故作玄虚的人。所以,我也就没有过多的追问,而是按照陈承一的方式打开了《山海百妖录》。

  在我的心中,《山海百妖录》应该是一本类似于图文并茂解说妖物的书?事实上并非如此,我打开了《山海百妖录》以后,发现上面只是密密麻麻一行行的小字,这些小字并非真的以笔墨而写,仔细感应是一丝丝的精神力为‘笔墨’书写,最后由灵魂的力量让这些精神力所形成的小字永远的附着在了这卷竹简上。

  而这竹简本身的材质也并不是普通的竹子,而是一种可以制作修者法器的竹子,最是能聚集承受灵魂的力量,有养魂的作用,只是比不上那种真正的养魂木。

  那些精神力的小字小若蚊蝇,根本不可能被‘看’,只能同样用精神力去感应,可神奇的是就算是感应,在感应的世界中,这些字也非常的小,要辨认清楚很困难,书写所用的小篆倒不是什么问题了。

  我只能模糊的知道,这些文字都是详细的记录每一种妖的名称,特点,弱点,擅长等等,和一般记录妖物的猎妖人文献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要更加详尽的多。可《山海百妖录》真的是如此吗?一场梦回,让我得到了聂焰的记忆,我是无比的清楚这本《山海百妖录》的来历,知道撰写它的人是谁,就是那神秘大墓的主人。

  所以,在打开了《山海百妖录》,大致的浏览了一眼之后,我脑中便有了《山海百妖录》真正的用法,和它存在的意义...它真的很重要,对猎妖人来说,几乎相当于最后的底牌,妖族自然也知道它很重要,但若妖族知道《山海百妖录》真正的重要,恐怕不会那么‘轻易’的让我们得到它,恐怕他们只是了解《山海百妖录》的一部分。

  不然,就算童帝加上雪山一脉出手,妖族也能堵上绝大的牺牲,去毁掉《山海百妖录》。

  只是看了一眼《山海百妖录》我便自然的想到了关于《山海百妖录》的一些东西,看这个男人这样随意提起,我更不能掉以轻心。

  我肯定的态度也没有引起这个男人的不满,他只是微笑,说到:“命运就是这样的,《山海百妖录》注定是你的,你能拿到它,理所当然。对于我这种早已经是世外,只懂自保,保自己在乎的人来说,这本《山海百妖录》不见得比一本杂志更好。走罢,别紧张兮兮的。虽然可以理解,可大丈夫理应举重若轻,天崩而镇定自若。希望你于人前,任何人前都不要流露出一丝紧张与在意,尽管你可以坦率。这是你身为家主必要的智慧。”

  我怪异的看了这个男人一眼,为何他要堂而皇之的教导起我来?尽管说的颇有道理与深度,但是不是有些交浅言深?特别是在我否定了他是辛夷的父亲以后。

  我没有说话,出于礼貌还是点了点头,他也不想计较我态度的样子,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聂焰的牌位,然后一甩袖子,再次背起了双手,说到:“去你那里吧。只是,随口问一句,辛夷是否在你所住的地方?如若不在,我们谈话的地方还是选在辛夷在的地方。我想要看看辛夷。”

  他也够坦率,可他也如他对我所言,真的没有流露出任何在乎和紧张,这是言传身教吗?我没有必要藏着掖着,毕竟我会全程守护,不会让任何人对辛夷不利,而且这一次我很笃定我的直觉,他没有恶意。

  于是我直接的说到:“是的,辛夷在我的住处。她这些年都在沉睡,即便是在村中,我也不放心,定然是要在我的住处,即便我不在村中,也会少一丝担心。”

  “唔。”面对我的回答,这个男人随口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样的态度,总之他就这样率先走出了祠堂,而我紧随其后。

  就这样,我们一前一后,相距不足二十厘米的走出了祠堂。

  我和他这样走出,守在外面的人脸色纷纷都很古怪的看着我们,一个个想要说话却又不敢开口的样子,倒是童帝,看见我们,态度奇怪的扯着嘴角冷笑了一声,说了一句:“麻烦。”便转身走掉了。

  我心中虽然奇怪,但这里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这些高层还无所谓,可是这里的异常已经吸引了一些年轻猎妖人的注意,于是我开口说到:“都散了吧,这件事情我会解决。”

  在望仙村我虽然说一不二,但大家若有什么意见,还是会给我提出,我并不是那种刚愎自用的家主。不过,在今天大家倒是很理解的看着我,然后依言沉默的散去了,并主动呵斥了一些想要看热闹的年轻猎妖人离开。

  对于这一切,那个神秘的男人也不评论什么,只是很有耐心和风度的等待着,我处理完了这一切,就指了一个方向,和他一同朝着我所住的地方走去,他淡淡的评价了一句:“威严尚可,手段不足。”

  我心中更感怪异,这又是教导吗?说的很贴切,童帝也说过我太过严厉而直来直去,可这与这个男人有任何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