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四章 认亲

第二十四章 认亲

  不管之前有如何的猜测,在这个时候才是证明一切的时候,我带着复杂的心情看向阵中的那一行行小字,确切的说是存在阵中的资料,非本人的精血血肉不能引出,是再没有半丝造假的可能。

  小字写得十分清楚——辛皓,狐族,因血脉天资卓绝,功力深厚,有百变之秘技。原位青莲山一脉狐族。后因爱上人类女子,放弃青莲山狐族族长继承人的身份,独自一人流落人间。生平无恶迹。后有女辛夷,人妖混血,得极小概率返祖纯净血脉,是为新一代天狐。而早有天机指引,多年后人间将有大劫之相,源头为妖族作乱,天狐是为大劫之中关键,为变数之后再变之数。我山门与上一代天狐略有牵扯,原并无因果可说。盖因变数与我山门有极深渊源,变数现,则新天狐为二变之数,跟随变数同现,注定与我山门会产生绝大渊源。千年前,一张天狐之皮经由神秘人交予我山门之手。新天狐现,狐皮则由云掌门亲自交予天狐之父手中,结此因果。

  这番记录把所有山门与辛夷父亲的牵扯说得清清楚楚,不仅有之前发生的事情,还有事情发生的前因都说得非常明白。不仅如此,就连眼前辛夷父亲的生平,出自什么地方,没有做过任何坏事都记载于其中。

  我看得目瞪口呆,太清楚其中所说的变数就是我,本来这个说法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而辛夷为再变之数,这个说法严格的说来我则是第二次听说,因为在地下城我只是听说过天狐为之后大战的关键,理解起来也算是一个变数?

  但其中究竟该怎么解说,我却是一无所知。

  不过此时,这一切都不再是重点,我的汗水已经涔涔的流下,眼前这个人真的是辛夷的父亲,并没有蒙骗于我,我之前的态度...我忽然有一种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的感觉,更何况他之前就明确清楚的说过要带走辛夷。

  “看清楚了吗?看清楚了,我就要走出这阵中了。”他态度不冷不热,我的内心却更加的纠结,只能无奈的点头。

  可当他刚要跨出阵中的时候,我忽然喊了一声‘等等’,他‘嗯’了一声,有些疑惑,倒也停下了脚步,问了我一声:“还有什么没有看清楚的吗?”

  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青莲山’三个字,原本就已经湿漉漉的汗水又流了一层,心中更无侥幸,我之前因为心中凌乱,只关心眼前人的身份,并没有注意太多的细节,这一下才注意到了‘青莲山’三个字,知道山门记载是异常严谨,没有百分之百肯定的事情,在记录上也会写上没有确实把握之类的言语。

  那么坐实了辛皓是青莲山狐族一脉,我知道自己在他眼中绝对谈不上半分好感。

  只因为身为聂焰的那一世,青莲山狐妖为祸,多年未解,是我后来亲自端了他们的老窝,做为青莲山狐妖的后人,他焉能对我有什么好感?想起之前他站在聂焰的牌位前沉吟的样子,莫非就是如此?然后上三支香,是不是心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无疑,我在地下城大闹一场,很多妖族和修者都知道我和辛夷之间感情很深,带走辛夷,就是最好的报复,等于在我心上直直的戳上一刀。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烦躁的点起一支烟,感觉额前的汗水擦也擦不干净,各种言情小说的桥段在我脑中上演,什么岳父阻止的苦命鸳鸯,什么干脆带着辛夷私奔到天涯....可是,一个都不现实。

  “抽什么烟,堂堂猎妖人,修者中的修者,竟然有如此不良的习惯。”就在我心中焦虑,思考着该怎么办的时候,辛叔已经走出了大阵,对着我呵斥了一句。

  “咳...”我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呛得非常难受,在这个时候再被教训,哪里还有怪异的感觉,半点不敢争辩,默默的取下口中刚点燃的烟赶紧的掐灭了。

  他看见了我这个小动作,脸色稍微舒缓了一些,但还是不冷不热的样子,背着双手朝着望仙村走去,说到:“这下,我总有资格看看我那可怜的女儿了吧?睡了四年多,也不知道身子骨有没有变虚,身为天狐,她这命运要抗下的东西可就多了去了。”

  我赶紧的跟上,盯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却始终缺乏一点儿勇气说出想要说的话,就像憋在了喉咙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难受的要命,心中更是不甘。

  他就像不知道我的反应一般,只管大步的往前走,看样子根本不想给我说话的机会,我只能垂着头一路的跟着,两人的脚程都不慢,眼看就要走到村子门口了,里面全是猎妖人,恐怕我也不好说话,等到了屋中,他执意要带走辛夷,闹起来又怎么办?还不是被全村的人看着。

  到时候,人家父亲带走女儿天经地义,在人前我又该怎么说?这不是面不面子的问题,而是身为家主,我办事情必须占理,可我实在不愿意辛夷被带走。眼看着到了村口,这不就是我最后的机会。

  想着这一点,原本缺乏一点儿勇气的我,终于被点燃了,耐不住大步向前,拦在了辛叔的前面。

  他也不生气,只是脸上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怎么,想在村口打一场?就算不打死我,也把我打成一个手不能写,口不能言的残废,那样不就如了你的愿了?好吧,猎妖人猎妖天经地义,为了保命,我只能和你打一场了。”

  他口中叫着打一场,实际上却并没有任何的动作,也没有释放任何的气场,可那讽刺之意,却是再明显不过。究其原因,不就是因为刚才我几乎几次想要动手吗?

  我吞了一口唾沫,在心中腹诽到,完了完了,辛夷他爸怎么那么小气啊?看样子记仇着呢?刚才我不是有原因的吗?现在逮着机会非得挤兑挤兑我...要逼急了我,我肯定也不能打他一顿,大不了我把辛夷妈妈搬出来当救兵。

  她从小看我长大,可喜欢我了,肯定得帮我!

  我心中乱七八糟,此时都不知道自己再想些什么,心中虽然不满,脸上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还是只能恭敬的说到:“辛叔...”

  谁料我才说了两个字,他就冷哼了一声:“喊得倒是挺亲热,谁是你辛叔了?辛叔是你叫的吗?刚才,我不是一个无名无姓无称呼之人吗?你说话不是你你你,就是没有任何主语。连问我一个名号都欠奉吗?”

  我想翻白眼了,难道狐狸都真的如此小气不成?不明白那是特殊情况吗?我被他挤兑疯了,干脆也光棍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喊到:“爸,你不能带走辛夷。”

  “咳,咳咳...”原本他听见我说不能带走辛夷,刚想说点儿什么,一反应过来,才发现我在叫他爸,一口气不顺,直接拼命的咳嗽起来,我之前还纠结,在这个时候反正爸也叫了,反倒放开来了,走过去一脸关心的模样,开始拼命的拍他的背:“爸,你看看你怎么咳嗽了,来,我给你拍拍背。”

  他瞪我一眼,咳嗽的更加剧烈,我‘咬牙切齿’,眼前这个要带走辛夷的‘仇人’,然后手上拍得更加殷勤,也算是小小的发泄报复一把,之前他把我可挤兑惨了。

  但我也是真心为他顺气,几下下来,他的气顺了,一把打开我的手,说到:“别拍了,你这样子是恨不得拍死我吧?一个大男人,倒是很小气啊!辛夷绝对不能交给你。”

  我心里那个郁闷,刚才我还嫌他小气,这个时候他倒说起我小气来了,到底是谁小气?心中虽是这样想,我还是停了手,面对他抱怨的目光,我干脆选择了无赖到底:“爸,其实我也只能这样叫你了,这是绝对有理由的,就像你不能带走辛夷一样。”

  “呵呵。”他怒极反笑,看着我说到:“什么理由,你倒是与我说道说道。”

  “咳。”我清了一下嗓子,大声的说到:“还能有什么理由,辛夷不都已经是我老婆了吗?我不叫你爸,还能叫你什么?刚才那声辛叔一点儿都不亲热,反倒是生疏了,还不是因为我害羞吗?”

  “你害羞?”他涵养再好,此时也忍不住抬起手来指着我,嘴角都抽搐了。

  我无视的说到:“是因为害羞啊。您不也用反话提醒我了,叫得倒是亲热!其实不就是想喊我叫你一声爸吗?”

  “呵呵,堂堂猎妖人的家主,竟然叫一只狐妖是爸,你不怕天下人耻笑于你?再说,辛夷什么时候是你老婆了?我怎么没有听说你对辛夷明媒正娶?”辛叔在这个时候平静了下来,毕竟是一只‘老狐狸’,不可能被我三言两语就惹得失去了理智。

  我也不惧他那么问,直接说到:“我和辛夷两情相悦,当日眼看她就被一群心怀不良的狐狸们逼亲,还弄失了她的记忆,给她伪造了一段记忆,我岂能不管?抢亲的事情相信爸总是有耳闻的,当日就在堂堂婚堂之上,她盖头是我掀开,而她有言掀开她的盖头之人,就是她的丈夫,我们已经是天地承认的夫妻了!我叫你爸又如何?你是我妻子的父亲,而我妻子是人是妖,甚至是动物也好,花草也罢,我爱她我就不惧天下人目光。她父亲是什么身份重要吗?只要堂堂正正,生平无恶迹,自然就当得起我叫一声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