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五章 悲岁月之不可追

第二十五章 悲岁月之不可追

  我这一番话说下来,却见辛叔沉默了下来,也不看我,而是转身看向了村内。

  我看不见他的表情,自然也猜测不到他内心究竟是何想法?如若像之前那样和我斗嘴,我内心多少还坦然一些,现在这番沉默倒更加的忐忑。

  “爸,是不是可以不要带走辛夷?”他沉默,我忐忑,并不代表我就甘心了,这一句是无论如何也要追问的。

  可惜,我再叫爸也不见他有任何的反应,只是信步朝着村中走去,我心中大急,忍不住追上前去,还想要再说一些什么,他直接一挥手,那态度再明显不过,是叫我别在说了的意思。

  我也想要说什么,可这个时候,他已经速度极快的走入了村中,村子里人来人往,我和他无疑都是焦点人物,一走入其中,很多目光都落在了我们的身上,我也只能乖乖闭了嘴,装作若无其事。

  没有多久,便走到了我的院前,辛叔也不言语,就静静的站在门前等我开门。

  我还有不开门的理由吗?也只能悻悻的开了门,一走进院中,我反手一关门,便迫不及待的再想说什么?此时,也顾不得迎出来的苏灵目光,不过辛叔倒是早料到了我就不会甘心,开口只对我说了一句:“一切看过辛夷再说罢。”便堵住了我的嘴。

  苏灵担忧的看了我几眼,又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辛叔,倒也没有追问什么,而是礼貌的冲辛叔一笑,打了一个招呼,说了一声:“我去泡茶备着。”便走开了,只是与我擦身而过的时候,小声在我耳边问了一句:“这位真的是辛夷姐的父亲?”

  我疑惑她怎么就得知这样的消息了,疑惑的看着她,不过倒是点头确认了这一点。

  苏灵想给我说些什么,辛叔却是转身大声说到:“你不必猜什么了,我到村中就亮明了自己的身份,拿出了照片。否则你以为我有翻天的本事,能够在猎妖人的老巢堂而皇之的进入他们最重要的祠堂吗?”

  我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我怪不得一个大妖进来,村中的猎妖人都没有什么过激的动作,反而是等待我的到来,看我的目光也怪怪的。怪不得童帝会冷哼一声,说一声‘麻烦’掉头就走,原来是辛叔拿着照片,堂而皇之的就已经亮明了身份。

  大家谁不知道我和辛夷的关系?这是家主的岳父来了啊,谁能轻举妄动?即便心中有怀疑,也不能啊。

  看着我的表情,辛叔又似笑非笑的问到:“怎么?刚才说得冠冕堂皇,无论我是什么身份,只要没有恶迹,就当得起你叫一声爸。如今,就受不了了?怕村中人耻笑?更不敢面对什么天下人了?”

  “爸,你要喜欢,我每天叫一百遍。”他说得我心中来气,忍不住大声的回了一句,苏灵原本要去倒茶,听我冷不丁的那么说,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像看傻瓜一样的看我一样,我根本毫不在意,继续大声的说到:“我才没有受不了了,你能不能相信,我是真的害羞啊。”

  我也没有说谎,我本来就是害羞!我平日里在村中猎妖人眼中的形象,就是严厉而直接的,如今岳父拿着照片找上门来,满村的说,我能不能有害羞的权力?为了表示我说的是真的,我又大声的说了一句:“全村,不,基本上全妖族,全华夏的修者都知道我和辛夷的关系,我还怕多个爸吗?我就是有些害羞,真的。”

  说着,我不好意思的挠了一下头,从那边厨房已经传来了杯子落地的声音,苏灵那丫头能不能手脚小心一些,我在心中抱怨到,抬头却奇怪的看到辛叔的嘴角又抽搐了几下,他一副懒得和我说的样子,一挥手说到:“我不想和你扯淡了,走吧,带我去看辛夷。”

  书房,我好不容易寻来的四合香正袅娜的升腾着烟气,氤氲在空中,伴随着丝丝缕缕清茶的茶香,让整个书房充满了一种让人沉醉,却又清灵的味道。

  辛夷沉睡这些日子,四合香是没有断过的,在其中加入了檀香,沉香,龙涎,一种修者专用特殊冰片糅合而成的四合香有着极大的提神醒脑,外加小小的加强精神力的作用,她在沉睡中,她在危险中,我进入不了她的梦境帮她,这也只能从生活中的一切细节希望能给她一丝助力。

  我从苏灵的手中接过了茶盘,放在了桌上。

  而辛叔似乎心中有一丝畏惧一般,走入房间的脚步很慢,直到我等在了辛夷的床前,他还在打量着房间。

  房间窗明几净,通风透气,是我这个小院之中最好的一间房,他微微点头,看样子很满意,接着他又注意到了燃烧在香炉里的四合香,问了我一句:“你弄的?”

  “用一些我的修行资源换来的,每日不敢间断,希望对她能有些帮助。我修行慢些倒也能够天分弥补。”我很直接的说到。

  “天分弥补?”他无语了,眼神中透露的信息大概翻译过来应该是你脸皮够厚之类的。

  我端过茶杯,就要递给我,他却挥手表示现在不用,脚步却是一步一步朝着床前挪去,神情已经变得有些紧张哀伤。我放下茶杯,默默的站到了一旁,说实话,我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不管当初因为什么原因离开,总归是和自己的女儿多年未见,心情如何能够平静。

  从房门走到窗前不过短短几米的距离,他却一步一挪,假装打量房间足足走了一分钟,只是走到后来,连手也忍不住颤抖。

  尽管辛夷还在沉睡中,我也感觉到了他多少有些不敢面对的心情。

  再漫长的路也有尽头,何况这短短的一分钟,倒后来,我都明显的感觉他根本没有在看房间,只是我如何又可能会去揭穿一个父亲情怯的心?我只是再退后了两步,抱胸沉默的站在窗前,也是不去看他。

  他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不管什么时候做为一个男人,都不想任何人看见自己软弱的一瞬。

  房间没有声息,安静的可怕,我看着窗前早春飞来的几只白蝶,窗外云淡天蓝的模样,眼睛也有一些发涩,总是想起小小辛夷的模样,第一次的初见,她脏兮兮的大T恤,滴水的头发,那个紧紧被她拽在手中的脏娃娃。

  她以前是爱笑的吧?是不是因为失去了辛叔,才变得呆呆的?那个脏脏的小模样,是不是会受到同龄不懂事孩子的欺负,才变得沉默寡言,最初不善表达的样子?想起来,我心疼的紧,又总是想起她默默跟在我身后的样子。

  因为难受,所以我忍不住回头,想看看这个在情感上缺失了太久的父亲,此刻面对自己沉睡的女儿,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在人间最质朴的亲情前,辛夷不是什么天狐,只是一个女儿,辛叔也不是什么天才大妖,只是一个父亲。

  有时,抛开身份来看一切,其实简单的要命,每个人包括妖都是一样,尽管他们的身份划分了他们。

  出乎意料的是,没有我预想中的上前就抱住或者拉住辛夷,也没有预想中的哭着坐在床前摸着辛夷的脸,我只是看见一个男人的背影,呆呆的站在床前,没有任何的动作,甚至隔着一米的距离,就这么显得有些傻乎乎的站在床前。

  这是一个什么意思?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尽管知道辛叔不喜,我还是点了一支香烟,我也没有办法去克制自己的心情,我如辛夷,辛夷如我,也许不是所有人都理解这种情感,但我分明知道的清楚,那就是我与她同喜同悲,从她跟着我开始,这种情感就化为了一颗种子,种在了我的心间,如今已经是参天大树。

  我在体会她的感觉,如何不是心酸加难过?只能用香烟来镇定自己的情感了。

  许是打火机的声音惊动了辛叔,他在这个时候用很缓慢的动作转过了身,我下意识的想要掐灭香烟,手却愣在了半空,因为我看见了他一双发红的眼睛,我从来没有看过红得那么厉害的眼睛,眼中还充满了疑惑。

  我放下了手,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这才低声的询问:“爸,你这是?”既然叫了,我也没有打算改口。

  他没有注意到我的任何动作,眼神中还全是疑惑,眼眶红得刺眼,他看着我,又或者是自言自语:“在这床上的是我女儿?”

  这算是什么问题?我心中也跟着疑惑了起来,但还是尽量耐心的说到:“除了辛夷还能有谁?她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就算她面目全非,我也认得她。”

  “呵呵。”我的解答竟然让辛叔笑了,他这一笑,那红得惊人的眼眶之中,泪水竟然滚滚而下,他看着我悲怆的说到:“你看看,你看看我的辛夷,都那么大的,那么漂亮了,我竟然不敢认她,因为我快要认不出来了。我原本应该是她生命中第一个最重要的男人,我该陪她长大。如今,竟然不如你,竟然不敢像你这般说一句她面目全非,我也认得她。”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抿了抿嘴角,自己眼眶也开始涨得慌。

  却听得辛叔哽咽:“你说,我到底错过了我女儿多少岁月?用什么东西才能追得回来?就算用命我也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