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六章 来龙去脉(上)

第二十六章 来龙去脉(上)

  我自然相信辛叔不会认不得辛夷,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是很神奇,很微妙的,即便没有见过,也会产生奇妙的感应,更何况辛夷幼小的岁月,他也曾相伴在身旁。

  而不论什么原因,让他离开了辛夷,他这些年不是一直关心着辛夷的消息吗?就连一些相对隐秘的,只要关系到辛夷的,甚至于关系到我的,他都很清楚的样子。

  他之所以这样说,这样难过,我认为是做为一个父亲,不能常伴女儿身边的遗憾,痛苦,愧疚,综合起来是一种情怯,就如近乡情怯,就如那种纵使相逢应不识的悲怆,我很理解他的心情。

  在这种时候,他要得也许不是我的安慰,只是在对我倾诉。

  我也难过,更为辛夷遗憾,这种父女相隔许久,再次相见的时刻,她竟然还在沉睡。可我在这个时候必须说一些什么,至少让辛叔情绪平静一些,只能开口说到:“爸...”

  “不许叫我爸,不管你如今和我女儿是如何的两情相悦,又怎么掀了她的盖头,私定终生什么的。没有明媒正娶,我是不认的。莫非,我女儿不值得你明媒正娶?”他脸上还有未干的泪水,那丝悲伤也没从眼中消失,可脸色却变得严肃无比,完全没有刚才那种懒得和你说,懒得和你计较的样子。

  也是,他刚才急着见辛夷,才会如此。如今,已经见到了辛夷,他那言下之意是绝对不允许我越矩的。

  我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他这样说并非是讨厌我,而是对自己女儿的在乎和关心,试想任何一个父亲都会有这种心情吧?需要我给辛夷一个正式的名分,一个庄严的仪式。我没有争辩什么,而是郑重的叫了一声:“辛叔。”

  他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我则安慰到:“我不知道你是为何当年会离开的。我也只和你见过两次。不过,仅仅的两次我都知道你一直在关心着辛夷,你也不必如此自责,我觉得只要那么为人父的心意在,无论什么时候陪伴都是来得及的。如果辛夷现在是醒着的,她也一定能理解你的。”

  “是吗?”他反问了我一句,脸上竟然流露出的是不自信。那种情怯的感觉恐怕一时半会儿,仅凭我三言两语是无法消除的。

  “是的,我敢肯定。”可我还是必须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我也没有撒谎,按照我对辛夷的了解,她是绝对会原谅并且理解自己的父亲的吧?就算在还不知道离开的原因之前。

  几句对话下来,辛叔的心情总算平静了一些,他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有些怯怯的,小心的坐在了辛夷的窗前,久久的凝视着他的女儿。过了好久,他才像鼓足了勇气一般,轻轻的握住了辛夷的手。

  看他的样子,似乎有很多话想要给辛夷说,只是此时此刻反倒无语凝噎。

  我想在这种时候,我需要给他一些时间和辛夷单独相处,于是我深深的看了一眼还在沉睡中的辛夷,悄悄的走出了房间。

  门外,属于早春的阳光已经西斜,微微风中,天边的几缕云彩绚烂。

  是一个极好的天气,只不过夜色也快要降临,我站在院中说不上是什么心情,任由风吹,从年少时的往事一直就如也在风中那般,丝丝缕缕的环绕在我身旁,回现在我眼前。

  那个熟悉的厂矿大院,那个时候的我,辛夷,周正,还有...陈重。

  我以为永远也不会改变的事情,到了如今早就变得面目全非,我希望其中的情谊不变,至少还能抓住一丝安慰,可是有的人我却永远不能再挽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变得如此多愁善感,在这个黄昏时分,许是因为辛夷父女重逢,但流逝的岁月再也追不回,遗憾终究存在吗?

  我还是不可避免的想起了那封信,我一直不敢动的,陈重留给我的那封信。如今还被我好好的收在书房的抽屉里,有的时候拿出来,盯着信封看半天,却始终没有拆开它的勇气。

  我认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可那一次在地下城陈重的话却吓到了我?我怕的,可能永远只是心痛的失去吧?现在倒好,看是不敢,扔也不能,成了心中的一根刺,就像我和陈重之间的关系。

  “少爷,怎么站在这里?”我也不知道在风中站了多久,只是脑中纷乱,连苏灵走过来我都没有察觉到,直到她开口我才回神。

  之前还是晚霞天儿,待到我回神的时候,天空已经像涂了一层淡墨,夜色开始降临大地。

  “没,我是给点儿时间,让他们父女相聚一下。”我随口解释了一句,却不太有说话的兴致。

  苏灵也没有多追问什么,只是把手中的干净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你在这里站了许久,就一件薄衬衫。现在还冷着呢,入夜更凉,批件儿衣服吧,就算身体好,也不是那么糟蹋的。”

  我看着苏灵微微的笑了一下,这小丫头身上越来越有一种温暖了,我却不敢奢望这些东西永远再不改变。想着,觉得自己是不是想法有些灰暗了,于是便说到:“也不知道辛叔什么时候出来,我在那边坐着等吧。”

  “那位先生真的是辛夷姐的父亲?”第二次的,苏灵又追问了我一句。

  “我不是之前已经回答过你了吗?他肯定是辛夷的父亲。”我走到了院中的石桌前坐下,天际,已经有了一轮淡淡的弯月。

  再次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苏灵咬了咬下唇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和苏灵相处了那么久的岁月,自然知道她心中所想,于是微微皱眉,淡然说到:“你是怕天下人的议论吗?也是怕我以后难做吗?不用担心,我从未怕过这个!于我来说,猎妖人的身份也好,还是猎妖人首领的地位也罢,统统都是不重要的,要那些名声做什么?有这个名声,我会做应该做的事,没有,我依然会做。若有人爱说,有人嘲讽,随他们去。我又不是为了他人口中的言语而活着。”

  “少爷,只怕这世事不是如人愿。”苏灵柔声的劝慰了我一句。

  “我哪会要求它如人愿?我只肯世事随我心!我心那条底线没过,我该做什么绝不畏人言。”我十分干脆的说到,然后抬头看着苏灵,扬眉问到:“千年前,你们先祖都是碗碗的兄弟姐妹。她是人是妖对你们的先祖来说重要吗?该有的情谊情深又比血脉兄妹少了几分吗?你,是反对吗?顾忌辛夷的身份,和她父亲是个大妖?”

  苏灵笑笑,很自然的为我把刚才仰头滑落的外套又批了上来,然后才说到:“我不懂那么多,我只知道少爷做的决定,只要对得起天地良心,我就算死也要跟随着你。这天晚了,你也没吃多少东西,想必辛叔出来肚子也是饿的。你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吧?我去准备两个小菜,温一壶酒。”

  说完,苏灵也不容我说话,转身便朝着厨房走去了,我看着她的背影,嘀咕了一句:“什么死不死的,百无禁忌,百无禁忌。”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说那么幼稚的话,到底是怕身边亲近的人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吧?想着,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低头又想拿出烟来抽,却听得身后传来了几声咳嗽,然后辛叔的声音就传入了耳中:“难道你就离不得这烟草了?”

  我悻悻的笑了一声,还是把烟收了起来,做出一副劳累的模样说到:“这还不是因为压力大。”

  辛叔没有说话,而是几步走到了我的跟前,在桌前的另外一张凳子上坐下了,开口说到:“若是要为一件事情找借口,借口是找不完的。一切不得看你自己愿不愿意吗?”

  听闻这话,我倒是大大咧咧的说到:“娶辛夷我是愿意的。”

  “那我说同意了吗?”辛叔瞪起了眼睛。

  “没关系,你一次不同意,我就跟你提二次。你要一直不同意,我就一直跟你提。要你还不同意,我就拉着辛夷给你跪下好了。”开玩笑,光脚的还怕穿鞋的?在辛夷的事情上,我是准备‘无赖’到底了。

  辛叔无语的看了我一眼,倒是不想和我谈这个话题了,而是开口说到:“我倒是学了一些岐黄之道,之前为辛夷把脉探查了一番。这些年,你把辛夷照顾的不错。我这为人父亲的,倒真的该给你说一句感谢。”

  “我不受。辛夷是我媳妇儿,我不照顾她谁照顾她?这是应该的。”我和辛叔很计较,生怕他逮住我话里的漏眼,就强行的带走了辛夷。

  “你能好好说话吗?”辛叔不满的扬眉。

  “没有比现在还认真的时候了。”我的确是很认真的啊,难道无赖就不可以认真了吗?

  “好吧,你说拉着辛夷一起对着我跪下,你不怕天下人笑你一个堂堂猎妖人首领,竟然给一个大妖下跪?”辛叔意有所指。

  “呵,什么猎妖人,什么大妖?没有这回事,有的只是一个女婿跪自己的岳父。你把辛夷带到这个世间,难道受不起我一跪吗?”我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说到。

  他沉吟的看着我,却是不接这句话,而是开口对我说到:“我想我们应该好好的谈谈,谈谈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谈谈从当下以后的打算了。”


仐三说:
昨天去过儿童节了。好吧,我扯淡,其实还是在调整时差,可能强迫症发作了,现在即便晚上睡不着,我也会让自己在9点左右就起床。毕竟时差乱了这么久,要调整真的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另外,现在除了身体的原因,还有别的原因也让我必须调整时差,不然任何事情都会耽误。给大家说一声,有时我更晚了,第二天没有,一般都是在昏沉的调时差。今天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