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八章 来龙去脉(下)

第二十八章 来龙去脉(下)

  小菜已经热过几次,酒也喝了三壶,苏灵干脆为我们撤下了小菜,换上了茶点,酒也收了,换了两杯热茶,她认为酒喝个意思就是,到底不能多。

  而随着夜色的生成,茶也不知换过几杯,辛叔还在给我讲着点点滴滴的过往,听起来这是一段神奇的缘分,牵扯到千年前,我身为聂焰时一个仁慈的念头,谁知千年后,清莲山一脉最出众的狐族——辛夷,会成为我的恋人呢?

  故事要从头说起。

  当年,清莲山那位高僧讲经,让清莲山的妖族分外兴旺,只因高僧是真正的得道之僧,一颗佛心沉静,所讲之经若口生金莲,一字一句都蕴含大道之理,一音一动都带着天道之意,百兽来闻,自开灵智。

  身为狐族原本多智,得高僧讲经指引,开灵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最初,只有一只壮年公狐来听高僧讲经,后公狐生儿育女,已开灵智的他自然知道这位高僧常驻清莲山讲经,是不可多得的机缘,也带着自己的子子孙孙来听经闻道。

  这一群妖狐当中,其中有一只妖狐最为聪慧,按照清莲山狐族一脉的说法,就算当日没有高僧讲经,这只狐狸也迟早会洞开灵智,修行有成,何况有高僧讲经这种机缘呢?

  这是一只杂毛小狐,外表咋看很不起眼,而事实上,它就是辛叔和辛夷真正的老祖,辛叔跟我描述过,这位老祖听经时常与高僧呼应,得闻精妙之处就如人一般手舞足蹈,摇头晃脑,颇为聪慧有灵根。

  在听经众妖之中,高僧也最是喜爱这只小狐,常常在它独自前来时,为它单独讲解大道之理,修行之道。

  可众妖谁也不知道,在那时的高僧就已算出他此生死劫大难就快降临,而次劫正应在那只杂毛小狐身上,饶是如此,本着一颗大无畏的佛心,他还是继续点化这只杂毛小狐。

  有人曾不解,为何高僧在知道此狐会为祸天下的情况下,还继续点化于它?高僧却答了这么一番话,大意是,在天道的流动中,此劫已经成形,再无改变的可能,他就是投入此条劫道上的一颗石子,只能激起水花,不能扭转方向。但水花也能激荡起心的涟漪,但愿此善举能够化解一些戾气,减少一些杀劫。

  但清莲山一脉的狐妖也不可能知道这些,更遑论那只杂毛小狐,日子于是就在这样的平静之下流逝而去,谁也不知道劫难哪一天就会发生。

  而在那时,清莲山一脉的众妖由于有高僧点化,得正果之妖有数只,清莲山一脉狐妖也向往正果,一心修行,不染杀劫,也尽量不沾因果,以为这样的修行会一直持续下去。

  渐渐,几年过去,当年那只杂毛小狐已经成为了一只成年妖狐,由于天资出众,智慧深厚,又在高僧的点化之下厚积薄发,修行的速度几乎是在成年以后一日千里,让清莲山的众妖都很是吃惊,一只修行只有不到十年的狐妖,实力为何就已经接近大妖?莫非是传说中的天狐,或者九尾狐?

  “其实我那老祖并不是天狐,也不是九尾狐,但我可以说,那是一只修行天分并不亚于天狐或者九尾狐的狐妖,其原因我不明,但我甚至可以说,它除了没有天狐或是九尾狐那种血脉传承里的天赋本能,但其修行天分甚至是要强于他们的。从出生起就得高僧点化,十年时间修成大妖,又算什么?若不是因为它怕根基不稳,选择了厚积薄发,只怕速度会更快。”辛叔这样郑重的对我说了一句。

  对此,我并没有感到太吃惊,因为在这世间,各类妖族当中一直有一个传说,有一种妖物被叫做——天妖!这种天妖不是指一般意义上修行到了一个极深厚的地步,举手投足都有大能量可以与仙人一斗的那种天妖,而是指一出生就受上天眷顾,既无高贵血脉,其原型又不是强力的那种妖物,但它们偏偏生来就有得天独厚的修行天分,其天分高到要人类之中最顶级最顶级的天才才能与之相比。

  但有得必有失,这种修行天分极高的天妖往往命运多舛,各种劫难层出不穷,有来自外界的劫难,也有来自自己内心间的心劫,若一劫不过,往往就会半途早夭,很难修成正果。

  在上古时,有这种天妖修成的真正天妖,比起一般的天妖,甚至是有高贵血脉的天妖还要厉害一些,只差那种顶级天妖,如有四凶血脉,四神兽血脉等等的天妖一丝,只不过因为数量奇少,就连典籍中也甚少记载。

  但我因为在聂焰那一世,最初的修行是在小道界,那个神秘的地方所藏典籍不说是华夏之最,至少是我见过的最多,最丰富,最全的,而我师父有意把我朝着猎妖人的方向培养,自然就让我阅读这方面的典籍最多,无意中我就曾经看见过这关于天妖的记载,所以当辛叔如此说时,我很好奇的不是辛夷的先祖为何有如此修行天分,而是什么让它变得如此暴戾无常,甚至领着妖狐咬死了对它相当于是半个师父的高僧?

  辛叔并没有让我久等,很快就讲到了故事的转折点,原本谁都以为清莲山因为高僧的存在,会一直维持着如此宁静祥和的气氛,但谁也没有料到,劫难会如此快的就降临。

  究其原因,说来也是可笑,在那个时代,人们一般打猎都会在熟悉的范围内,除非集结了大量的人开荒,才会渐渐深入一些无人之地,清莲山也处于深山大泽之中,只在山脚下有几个小村落,人们少耕种,靠打猎为生,偏偏因为清莲山的妖族有高僧点化,不造杀劫,所以在周围的群山之中,清莲山脉反倒是最安全祥和的一处猎场所在。

  山脚下的猎人很快就发现了此处宁静,安全,打猎的范围渐渐也就由清莲山的外围向着清莲山的中心慢慢的蔓延,原本众妖有高僧点化,也明白这种人与动物之间的生死屠杀皆是自然之道,只是跳脱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能明白这种大道至理,但若自身深陷其中,便不见得能够看开其中的门道。

  就如人也如此,若所有的事情发生在他人身上,往往旁观者清,发生在自己或者自己的亲人身上,便会看不透其中最明白的事理,所以不论是僧还是道,都要求斩尽七情六欲,才能接近心中大道,若是红尘俗物缠身,又怎么能做到至公至正?

  这一劫发生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说起来也很简单,这些猎人在某一次打猎中,杀死了辛夷先祖的配偶,而配偶在情急之下,为了避免窝中小狐被捉去,养大卖狐皮的悲惨命运,咬死了窝中所有的小狐,一共三只。

  其中一只是辛夷老祖颇为喜欢的一只,和它一样颇具修行的天赋,原本辛夷老祖是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家人的,可惜在修行上,它算是清莲山狐妖一脉中的‘一枝独秀’,远远地超过清莲山其他妖狐。它的配偶和孩子远远不能追随它的脚步,它的配偶只是初开灵智,和普通的狐狸相比就只是聪慧许多,至于子女都还是一些普通小狐。

  而它开灵智又是得高僧点化,修行一直讲究入世行万里路,由于差距,它的家人并不能跟随,而它以为在清莲山狐妖的保护下,自己的配偶子女不会有什么危险。

  谁曾想到,就发生了如此惨剧?更巧合的是,惨剧发生那日,清莲山狐妖一脉中有能力的妖狐,都去听经了,等它们赶回时,被杀死的配偶尸体已被带走,而小狐已经惨死洞中,更让人叹息的是,远行的它由于心中有感,心神不宁之下半途折回,它回清莲山那日正是惨剧发生的第二天。

  在这世间,晚一秒也是晚,发生的事情就不可能再挽回了,可想而知辛夷老祖的愤怒,虽说它的配偶还未正式成为狐妖,但也是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嬉戏山间的‘青梅竹马’,而那一窝小狐,更是它的第一窝子女,因为修行的原因,这一窝子女来之不易。

  最后,更别提其中还有一只小狐和它颇为相像,是它最喜欢的。

  听到这里,我的心已经揪了起来,不用辛叔继续诉说,我已经能够猜测到这出惨剧大概是如何发生的了?但我自己把自己假设为那只妖狐,就迷糊的发现,我竟然也说不出一个对错是非来,因为换做是我,辛夷若被异族屠杀,我恐怕也会发疯发狂,走上一条异常偏激的路,哪里还顾得上自然大道?

  说到这里,我也忍不住问:“那后来呢?”

  “后来,还用我说吗?”辛叔也很是感慨,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后来的发展,说来也是简单,我那先祖已经愤怒到了极致,那经高僧点化过的一颗仁心,因为仇恨彻底的偏激了起来,它要报仇,它要屠村,祭奠它的配偶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