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九章 月下论

第二十九章 月下论

  村自然是没有屠成的,就连杀害辛夷先祖配偶子女的猎人最终也没有死去,只因为那位高僧庇护了他们,在最后的关头,他用自己的性命换取了这些普通人的生命。

  具体谈判的过程,辛叔也不是很清楚,因为过了前年之久,就算是族内的传承也有很多模糊的地方,但有几句对话却被永久的记录下来了。

  “猎人杀我家人是因,我杀他们是果,一命偿一命,再天经地义不过,你为何要庇护这些普通人?你告诉我众生平等,该不会是你认为我狐族的命就没有人类的命值钱吧?果真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吗?”

  “一命偿一命,的确是天经地义,但其中要分有心和无心,何况这是自然允许的生生不息之道,就像狐族要生存,也势必要捕猎,你不能用有心对无心,你也不能在天道之下,只谅己不谅人,就如狐狸吃兔子,兔子就要屠杀狐狸的族群来报仇吗?假使兔子有能力报仇的话。”

  “好一个只谅己不谅人!莫非就因人类有思想感情,所以人类的亲人子女出了事,人类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报仇吗?”

  “不,你不理解,人类也受其苦,且不说人杀虎虎吃人,就说人类之间自己就颇有争斗,战场之上亡魂无数,多少人的子女亲人死于战场之上,莫非战争结束以后,胜利者就要屠城灭国不可吗?为何兔子没有能力去灭杀狐狸,那是因为天道自有其大循环,保有万物生生不息,这道理就连最强壮的莽兽,最终也会化为尘土,反哺最弱小的植物。倘若有心对无心,天道不是乱了吗?你别问我为何要用一己之命,换取在你眼里最普通的人类之命,你若要与我轮因果,这些猎人之所以能杀害你子女家人,那是因为他们能入深山捕猎,而为何能入深山捕猎,是因为在深山里安宁祥和,为何这世间险恶,偏偏这深山不是人的禁区,是因为有我在这里传经授道,我不就是那个因吗?你若要报仇,那就由我来承担这果,不是理所当然吗?”

  “你无论怎样说也不能消弭我内心的仇恨,我若宽宏大量,我妻儿的血不是白流了?谁来为它们伸冤做主?你别诓骗于我,你深藏不露,我若与你动手,岂能是你对手,岂不被你占了便宜去?”

  当辛叔说起这几段对话时,我心中感慨不已,高僧的一番话没点化被仇恨迷上双眼的辛夷先祖,但于我却如同洪钟大吕一般,让我隐隐明白了一丝,或许在以后的战场上,我会死,猎妖人会死,我们都有着挚爱我们的亲人朋友,但若人妖的局势因为这场战斗再次平衡,再次相安无事,灾难消弭于无形,那么我相信我的亲人朋友也不至于嚷着喊着要为我屠尽妖族,挑起争斗然后报仇。

  我相信高僧如此说是因为那是族群之间的问题,是狐族与人类,而不是很小的私人仇怨,所以要顺天道而行,也可能是我的境界始终不如那高僧通透,就算明白了一丝,也始终无法以最公正的天道之心去看待世间的一切纷纷扰扰,恩怨情仇。

  所以我无法联想到自己,不能去想遇见这种事情我最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最大的可能是陷入无尽的痛苦,要么疯,要么悟,但毫无疑问,辛夷的先祖选择了疯狂,它真的是对那个高僧下手了。

  辛叔只告诉我了那高僧说的最后一句话:“今日让我来偿还这一果,但杀心在你心中已起,你对人类在明悟之前也绝无可能再有好感,但请你记得,我是你的恶因,同时也对你有善因,曾点化于你,你若真知天道循环,因果报应,请你在日后还是收敛压抑自己的行为,就当还了这善因,也不要造太多杀孽。”

  这就是高僧对辛夷老祖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以后,他双手合十,盘坐于庙堂之中,任由辛夷先祖带着一群狐族疯狂撕咬,始终未曾出手,连脸上庄严的神情也未变过,就如此死在狐族的口下。

  听完这个故事,我心中心情复杂,竟然有一种因果纠缠,天道难测,又隐隐明白其实大道至简的真意,只不过看透真的好难,就连判断对错是非也如此举棋不定。

  故事讲到这里,我忍不住问了辛叔一句:“莫非那高僧的死就没有给你的先祖带来任何一丝心灵上的震撼吗?”

  面对我这个问题,辛叔轻抿了一口苏灵新换上的热茶,对我说到:“六个字,恨难消,意难平。”说完他望着我说到:“你懂这六个字的深意吗?”

  我皱眉,沉吟了一会儿说到:“大概是懂了,对于家人被屠杀的恨,那老祖到底不能放下,心结已深种,哪里是那么容易挣脱的?可是高僧毕竟是他的半师,死在他的口下,又在死前最后还点化了他一番,所以他内心未受一丝半点撼动是不可能的。”

  辛叔叹息了一声,说到:“果然不亏是天赐之子,这六个字你就像感同身受一般,说出了老祖的矛盾心情。那我问你,所以呢?”

  他这样问我,我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说到:“所以,清莲山的狐妖开始杀人,开始挑衅猎妖人,成了一方祸害,而那老祖又没有被仇恨完全的蒙蔽,他到底没有大肆屠杀普通人,只是用杀猎妖人这种方式来表达它的偏激与叛逆,甚至许下了三十年内,不犯普通人的承诺。甚至就在没有许下这个承诺之前,仔细一想,清莲山狐妖也没有杀过一个普通人。”

  “这就是清莲山狐妖最矛盾的地方,许是高僧种下的善因,最后就如他所说,就算他是一颗石子,也想激起心的涟漪,又许是善因终会得善果,这就是高僧明知有一死劫,仍坚持传经授道的结果。”我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有些忐忑的看着辛叔,但终究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这也就是我当年围剿清莲山,只猎杀了其中对猎妖人犯下累累血案的几个老狐妖,而一些身上未有煞气缠身的小狐妖,或者嫩狐,我都通通饶它们一死的最大原因。”

  说完这句话,我有点不敢看辛叔,其实在我内心也是充满了怪异的说不出的情绪,因为辛夷是我的恋人,她的先祖竟然是死在我的手下。

  辛叔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说到:“怎么?怕我跟你算旧账吗?其实清莲山狐妖一脉的事情,你还不了解真正的内情。我们那个先祖是如何智慧之妖,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身世坎坷,你以为它真的就不悟吗?那高僧不知道在它心间种下了多少颗种子,就算再愚钝之人,也会有一丝明悟的。只是当时杀孽已经造成,恶果已经种下,它早已明白它迟早是要偿还,杀猎妖人,又死于猎妖人之手,是它曾经反复叨念过的它要面对的宿命。”

  “它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猎妖人对它仇恨滔天,会让清莲山狐妖因它的罪孽而被一锅端,从此灭绝,所以才布下了那个所谓的杀局。”

  说到这里,辛叔看着我郑重的说到:“说起来,清莲山狐妖一脉还要感谢于你,你的行为在无意中已经实现了高僧的预言,种善因,得善果,谁曾料想到对清莲山狐妖仇恨滔天的猎妖人,最终会放过这么多清莲山狐妖的子子孙孙呢?你和辛夷的结缘,何尝不是你自己种下的因,如若你当年不曾放过我们这些狐子狐孙,又哪来的辛夷?而再推敲其中的深因,却是因为老祖到底受了高僧话语的束缚,没有对普通无辜之人展开屠杀,也没有疯狂的去屠村,也才得了这些善因。当然,善念是薪火相传,善因是丝丝不断的网,若是你聂焰心中暴戾,也为仇恨所偏激,没有那一念善,一念仁,也不会有这个结果。所以我也可以说,是你的善因。”

  说到这里,辛叔站了起来,背负双手望着天际的残月说到:“我在祠堂见到聂焰的排位心生感慨,三柱清香,聂焰是当的起的,谁曾想到剑下无情,夺命追魂的猎妖人聂焰,其实是一个一直以来心有仁念的猎妖人?而且,这好像是你天生的仁慈,你并不以此为标榜,只留给世间妖族一个无情冷面的震慑,这些默默放生,善恶有别的态度,恐怕知道的也是少数人吧?甚至很多人都不曾知道,你身边还养着一只未曾化形的狼妖吧?”

  听着辛叔的一番论述,我越发的敬畏天地,发现天地间的事情从来都是丝丝相连,环环相扣,不会因为时间的久远就真正的断了其中的关联,而因果终有报,好像是一直贯穿在时间中不曾间断的事情。

  有的人一直觉得为恶就立刻要有恶报,为善就立刻要有善果,殊不知天道在循环当中,不管是恶报还是善果,都无声无息的融入在了你的生活中,跨越了很多时间,也越发的觉得人不能为果而善,为不见恶报而恶。

  可是在天道面前,我心渺小,能领悟的也许也只是冰山一角,只是如今还是不得不佩服一次古人的智慧——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这是亘古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