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章 辛夷的谜

第三十章 辛夷的谜

  我没想到辛叔的前来解开了一个沉淀在我灵魂中千年的难题,也带给了我无与伦比的震撼,可是道之一途,博大精深,要去领悟其中种种,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看得清楚的。

  我最关心的自然还是关于辛夷的一些事情,辛叔既然已经决定与我开诚布公的谈话,自然也没有什么拖延卖关子的意思,而是直接了当的说到:“说回辛夷,其实在我意料之外,她会是天狐。因为我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一个人类,一般情况下,混血之妖血脉浓度都比不上纯粹的妖族,除非是极少数的极端情况,又继承了妖族之中最纯粹的返祖血脉,又继承了身为人的那一丝天地之灵。”

  “你去过地下城,对这些应该是有所了解,我就不必多说。总之,你身在我的角度,你也不会相信辛夷会有那么一丝巧合成为天狐,就像我之前说的血脉,简直就是极小的概率才会出现一个,否则,妖族早就会想尽办法和人类结合了。”

  我静静的听着,当然明白辛叔所说的情况,那种又有妖族返祖纯粹血脉的,又聚集了人类灵气的妖,也可以说是天妖范畴中的一类,可见有多么的厉害!但我却不明白,辛夷就算占据了这两点,又怎么会和天狐扯上关系?天狐虽是狐族,但也应该说是狐族一种传承的极其稀少的特殊的血脉….

  就当我眼中流露出疑惑的时候,辛叔苦笑了一声说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族的秘密,我清莲山一脉并不是那么简单。而秘密是什么呢?我清莲山一脉应该是最正统的上古狐祖一脉。”

  “你说什么?”我一下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就连刚才辛叔给我说起清莲山狐妖往事的时候,我都从未流露出如此巨大的震惊。上古狐祖意味着什么?如果没有看过真正的上古流传下来的兽皮记事卷,便不会了解这一段秘辛。而上古记事卷的文字绝非现在的人能够看懂,就算千年前的古人也是一样。

  那还是我身为聂焰,在小道界修行的时光,总还记得那瀑布前,星光下,师父点上一盏烛火,我们师徒俩坐在悬崖边上,他为我讲解上古兽皮卷里记载内容的往事。

  就算在小道界,上古兽皮卷也是了不得的宝贝,保存极其不易就且不说,能够以兽皮卷记载并流传下来的东西都是非常重要的,有很多甚至是上古的秘法。

  在那个曾经波澜壮阔的年代,所记载的术法意味着什么自不消我多说,据说我的镇妖咒言原版就是上古兽皮卷上所记载的。

  不过,师父能随意的在瀑布前给我讲解的上古兽皮卷,肯定不会是什么重要的术法,或者了不得的惊天秘闻,只是一些关于重要历史的记录,而在那个时候,师父就有意把我朝着猎妖人的方向培养,给我所讲的肯定也是一些关于妖族的秘辛。

  什么叫上古狐祖?我想这全天下的人中,除了我知道以外,可能也只有童帝或许会知道了。确切的说,每一脉的妖族都分为两种,一种是先天血脉,一种是偶尔有一只,在什么机缘巧合之下开了灵智,然后自修而成妖,这种就叫做后天血脉。

  所以在上古时候的妖族,都叫做上古妖祖。

  在那个年代,妖的能力是不言而喻的,这一点从诸多的神话传说中都可见一斑,后来经历了数场大战,和最后一场有妖族和仙人所参加的大战以后,上古妖族就彻底的消失了,留在世间的只是一些未开灵智的普通动物。最后这些普通动物,才形成了后来的妖。

  在小道界的时候,师父给我讲起这些,我是当趣闻来听的,心里不以为意,我知道师父后来口中所说的那一场最后的大战,自然是大战蚩尤的那一场,还在想师父怎么会给我讲山海经的故事?只是和世俗流传的山海经里记载的大战有一些不同罢了。

  可不管怎么样,上古妖祖这个词语还是深深地印记在了我的脑海当中,后来在为猎妖人的时候,经常听某些妖物自称是有上古X祖的,并不是后天妖族,我都嗤之以鼻,当做笑话。事实证明,它们与上古那些妖族比起来,相差不是一星半点儿,只不过是为了自抬身份才这样说的。

  而今天,辛叔在我面前这样说起,我如何能够相信?在了解了许多以后,我知道上古的妖族已经被彻底的封印在了那片世界当中。根本不存在有着上古妖族血脉的妖族,硬要说存在的话,那也只会在地下城中或许有,毕竟地下城的情况复杂。可清莲山狐妖一脉,是由那位高僧开智,从而才修行有成,怎么可能是….

  “看你的样子,你似乎不太相信,对吗?”辛叔这样问了我一句。

  对于他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当下就把我的疑惑直接的说了出来。

  辛叔笑笑说到:“你不了解,也是情有可原的。作为你,能够知道上古狐祖意味着什么,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你要知道就算在上古,妖族鼎盛,人族弱小的时代,而所有的妖诞生下来的子嗣也并不一定就天生是妖,这也是有天赋差别的。就像有的妖诞生下来依旧是混混沌沌,为开灵智的动物,我这样说,你懂我的意思了吗?那场上古的妖族大劫,消失的只是妖族,而动物,就算是身为它们子嗣的动物也逃过了一劫。”

  辛叔说完,我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不由得说到:“也就是说,清莲山狐妖一脉实际上也是上古狐族的子嗣,只不过只是一只普通的动物,浑浑噩噩的一直繁衍到了千年以前,才开了灵智,才血脉重现?”我皱着眉头望向了辛叔。

  辛叔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热茶,说到:“大概的事实就是如此,其中有许多艰辛就自不必说了。你要知道普通的一只动物一脉,一个狐族家族要延续这么多年,是多么不易的事情?清莲山的狐妖也是开了灵智,才浑浑噩噩的忆起了一些在血脉中传承的东西,才确定了自己是上古狐祖的一脉,才模糊的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具体情况是怎样的,时光已经过去,我们也猜测不到了。不过就凭这一点,我们清莲山一脉能出天妖,能出天狐,也一点都不奇怪。你知道上古的那一群妖狐之中,天狐九尾狐,甚至天妖狐的血脉都不稀奇,那是一个属于妖的波澜壮阔的年代。”

  “到了后来,妖族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一些特殊的血脉也就仅仅能够诞生一只或者两只,完全跟上古的情况不一样了,可我清莲山狐妖一脉一直都知道,如果我们这一脉继续繁衍下去,一定还会出现惊人的血脉,千年前的那只天妖老祖就且不说,天狐跟九尾狐肯定也会出现的。”

  辛叔说到这里,放下了茶杯,而我自然也明白了辛夷的返祖血脉,恰恰就是返到了天狐那一种血脉,然后上一代天狐的传承,自然就落到了辛夷身上。说是偶然也并不是,这就好像偶然中的必然,甚至我怀疑,上古狐祖这个血脉并不只是清莲山一脉的狐妖才继承了,其他族的狐族一脉肯定多少也有,毕竟上古狐族一群诞生的血脉不知凡几,多多少少会流传下来一些,只是极少罢了。

  辛叔则继续说到:“你应该也猜到了,辛夷的返祖血脉是天狐,她这一代的天狐应该是最优秀的天狐,毕竟是最纯粹的返祖血脉,和有些狐族中自我诞生的天狐是绝对不同的。而我清莲山狐族一脉,其实有善推演之辈,早就推演而出我清莲山狐族一脉在两至三代以内,必然会出现天狐,这个时间点很模糊,但对于这种大事的推演已经是很了不得了。”

  “我在年轻的时候,也曾渴望着天狐早日降临在我清莲山,使我清莲山一脉狐族大兴,可我哪里能想到,我的下一代竟然就是天狐?而且不仅仅是天狐,还继承了那一丝让所有妖族都眼红的只属于人类的天地之灵。”

  我的喉咙有些发干,我知道辛夷是天狐,曾经也为这个所震惊过,但我从来就没有想到,辛夷的血脉竟然是这样的,简直可以说是让天地都妒忌的血脉!甚至我曾经想不通,为什么辛夷一个人妖混血偏偏就是天狐呢?我也没敢深想,如今辛叔娓娓道来,我才知道这其中有这么多的秘密。

  那么就怪不得有辛夷是这场大战的关键这一说法,很难想象,度过了这一劫的辛夷,实力会经过怎么样的突飞猛进?

  “现在,你知道事情的严重了吧?拥有了让上天都妒忌的血脉,又怎么会顺利的成长?我离开她是我的劫,也是她的第一劫,而我知道,你是一定想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能够那么狠心欺瞒一切,抛下她们母女假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