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二章 闯入的来人(上)

第三十二章 闯入的来人(上)

  看着他哀伤的样子,我竟然无言以对,就算没有陪伴辛夷成长,可是他毕竟是辛夷的父亲,而且对辛夷的爱并不比一般的父亲对女儿的爱少。

  别问我如何能够判断出来这一点,这就是一种没有理由的感觉。

  他的伤心刺痛了我,更加让我难过的是那种无奈,身为人父明明希望自己女儿好,可却拗不过女儿的决定与感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的那种无奈感。

  偏偏我好像就是那个‘罪魁祸首’,所以除了无言以对,我又能怎么样呢?现在看来,我和辛夷的缘分于我来说是那么的神奇,让我感恩,可刚才辛叔说起的时候,心情一定很复杂,他不太可能认为我和辛夷的缘分是一件好事,只能说是让他无言而无奈的必然。

  我只能听下去四十年前发生了什么?对于我与他的对话中,那其中产生的一些微妙的情感细节,只能忽略过去,我是,他亦是。因为这中间的关键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彼此,而是辛夷,很难描述的感觉。

  就如辛夷如果醒来后,我绝对干涉不了,也不能干涉她对自己的父亲的情感,决定,看法。

  辛叔又何尝真的能够干涉辛夷对于我的一切?

  没有计时的工具,夜也不知道有多深了?只知道刚才还在高处的月亮,已经渐渐的朝着天际的边缘慢慢的落下。

  辛叔说是要说回四十年前,可能因为心情的复杂难过,也是沉默了良久才开始慢慢的说起,在这过程中,我自然是一言不发,除了等待,就算心中有很多千言万语想要对眼前这个男人说,也没有开口,能给他安慰的,从来不是我,只能是辛夷。

  “在刚才,我已经对你说清楚了青莲山狐妖的情况,还有说起了总部,对吗?”开口,辛叔这样问我。

  我轻轻点头,辛叔则继续说到:“那么接下来的情况,你应该就能理解了。我直接说事情的重点吧,在四十年前,青莲山狐妖的总部来了一个神秘的人,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神秘的妖,他的实力深不可测,一来就以三招镇住了我青莲山一脉最厉害的两位狐妖。接着,他说了一番让我们震惊的话,还带来了一个条件。”

  “条件?”我皱着眉头问了一句,我是不想打断辛叔的,只是当他说起条件这二字的时候,我心中就是不自觉的开始沉重,而且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几乎是情不自禁的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

  “是的,一个条件。一个让维持了千年微妙平衡的青莲山狐妖一脉,平衡就快要被打破,对立开始变得激烈的条件。在说这个条件之前,我先说这个神秘的妖说了什么让我们震惊的话吧,原话我已经不记得了,因为当时按照我的修为和身份是不能在场的,所以所得的信息,是我们一脉之中一个支持走正道,得正果的长老告诉我们的。”辛叔开始给我说起那件往事的细节。

  四十年前,人与妖还处于一种相对的平静中。

  在历经了上古的大战,明朝的神秘大劫之后,人类失去了很多传承,整个精神上的境界其实处于在一种倒退当中,追寻渐渐的偏离了一些方向。

  而妖族同样也不好过,在这世间越发的没有容身之地,比起曾经更加的式微,只能渐渐的‘龟缩’起来,隐藏于这个世间。

  没有人知道这样的形势会在什么时候会被打破,就算知道这一切的修者与妖族都不知道,甚至以为这世间的形势就永远的这样下去了。

  这就是四十年前的时代背景。

  青莲山狐妖总部,按照辛叔的说法,在一个不起眼的城市之中,有着合理而正当的身份掩盖,青莲山的族人已经这样生活了快要一百年。不过,这对人族来说是秘密,对于日渐稀少的妖族来说,彼此的总部在哪里,却不是什么秘密。

  毕竟在这个妖族只能‘苟延残喘’在世间的年代,剩下的妖族之间多少还是要有些往来,互通有无,相互扶持的,这是生存之道。

  “就算是这样,擅闯一个族群的总部,对于妖族之间来说还是禁忌的。不用问为什么,这就是规矩,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这也是礼貌,否则就会被视为严重的挑衅。妖族之间是要互相往来不假,但若要去到其它妖族的总部,总是要正式的递上妖族之间才懂的名帖,说明所为何事,得到了对方的允许之后,才能按照对方的要求,由谁出面,带几个人这个样子,到对方的总部来的。”在讲述这些的时候,辛叔顺便也为我讲述了一下妖族之间的一些无伤大雅的隐秘。

  而辛叔口中的那个妖,却不是这样的。

  在四十年前一个夜晚,他就这么单枪匹马的强行闯入了青莲山狐妖的真正总部,一栋普通建筑下的地下洞穴。

  “是的,我们真正的总部在地下,地面上的建筑只是我们的一部分掩饰。之所以修建在那里,也是为了那个天然的地下洞穴利于我们修行。其中经历了很多艰辛才换来了这一切所谓的安稳,这不是事情的重点,所以我也就不详细的说与你了,你只需要知道,我们青莲山狐妖对那个总部的珍惜与重视就行了。”辛叔特别的给了强调了这一点。

  我自然能够理解,在这种心情下,一只不明身份的妖闯入了总部对于青莲山狐妖一脉来说是多么严重的事情。

  可是,当时没有一个狐妖能够阻止那一只妖,一些实力弱的狐妖甚至连靠近他都不能,就被生生的震飞,看似神奇,实际上只说明一个问题,那只妖身上的妖力太强悍了,不需要刻意,就对一些实力一般的妖产生了压迫。

  “当年,我也是阻止他的人之一。我很记得他的那种力量,和我们真正的妖的妖力根本不同,那是一种我说不出来的,让我们天生敬畏的,仿佛是来自天地的力量。”这一句话,辛叔并不是刻意的说给我听,而是很自然的一句感慨。

  而一直在沉默着静听他讲述的我却不能平静了,忍不住在这个时候刻意的打断了辛叔问到:“你是说,完全不同的妖力?”

  辛叔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望着我说到:“怎么?你还了解这种力量不成?我自问这是见多识广,但同样的力量,我没有在第二只妖身上感受过,这是我生平都不解之谜中最为费解的一件。”

  我没有否认什么,更没有承认什么?确切的说这件事情说来太过复杂,现在还绝对是一个秘密。辛叔不能对我说越过他底线的妖族的秘密,同样我也不能对他说,越过我底线的猎妖人的秘密。

  不过,看我的表情,辛叔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看来,你心中是有线索的吧?我也不能忘记了你是猎妖人的首领,多少应该知道一些我也不能知道的秘辛,接触一些我可能穷其一生也不能接触的领域。”

  我同样没有否认,只是犹豫了一番,然后开口,恳请辛叔给我详细的描述一下那种力量。

  辛叔又能描述的多详细呢?他即便身为青莲山狐妖一脉之中最杰出的年轻一辈,到底还是年轻的,不是那个来妖的一合之敌,他只能尽量的给我描述那种感受,可是从只言片语之中,我已经能够有八成的把握肯定,是那种原始的妖力。

  就是这么一个小细节,已经能判断出很多东西,怪不得这一次妖族重新席卷而来的时候是那么的‘信心十足’,因为一切早已经开始准备,至少可以追述到四十年前,而那个时候的我甚至都还没有出生。

  也或许这个世间出现了那么多的妖人,与这一切的准备有关?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在心中充满了压抑与不安,原本的实力对比人类就显得弱了许多,至少特别针对妖族的猎妖人就弱了许多。如今,在时间上,我们更是落后了不少,显得是那么的仓促而可笑。

  人类的希望,到底在哪里?

  我抿紧了嘴角,沉默不语,辛叔或许是从我变幻的表情知道了我内心的不平静,在这个时候暂停了讲述,一直到我平静了下来,他才继续说起了那件往事。

  总之,年轻的狐妖不是那妖族的一合之敌,自然是要青莲山实力出众的老一辈狐妖来应敌了,毕竟总部的重要是不言而喻的。可是年轻一辈的不是对手,老一辈的就是对手吗?显然也不是,到了最后,不得不让青莲山狐妖之中实力最出众,已经有了三百多年寿元的两位长老来出手。

  但,三招,来妖只用了三招便镇住了青莲山狐妖的两位老祖。在这个时候,他已经闯入了青莲山狐妖的地下洞穴,要知道这里是青莲山狐妖最重要的地方,自从这个总部建立以后,这里除了青莲山狐妖的自己人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一只妖可以踏足。

  “我至今都还记得那个时候的感受,屈辱,畏惧,不甘!怎么会有妖强大到如此的地步呢?我自问对世间的妖族还是了解,从未听说有如此强大的妖族存在,又会忍不住想,若是让我青莲山的那位天妖老祖和他对上,是不是结果就不同?我唯一的判断就是这只妖或许来自我当时一点儿都不了解的地下城?总之,我的心情在那个时候完全不是重点。重点只是,他这样闯入我青莲山狐妖一脉的总部,究竟是要做什么?”辛叔如是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