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三章 闯入的来人(中)

第三十三章 闯入的来人(中)

  是的,那妖族平白无故的闯入了青莲山狐妖的总部,总不是为了来羞辱青莲山狐妖一脉,实力到了他那个程度,去羞辱一支在他看来实力并不怎么出众的妖狐一脉,能有什么意思呢?

  好在,在镇住了青莲山狐妖一脉的两位老祖以后,这只妖族也不再卖关子,而是直接了当的说到:“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也不想用这样无礼的方式闯入你们青莲山狐妖一脉的总部。只是我这个人一向懒得废话解释什么,你们会动手是情理之中,为了自保,我也总不可能站着任你们打吧?”

  这番话说的并没有什么不合理之处,语气什么的对于他这样的高手来说,也不算无礼,这般之下,青莲山一众原本紧张不已的狐妖也算是轻轻的松了一点儿气。

  不过话说到这里,只是说了一半,显然那个来妖并没有说出目的。

  青莲山狐妖一族的族长也知道这个来妖是在等着他们青莲山狐妖一脉自动的去询问,他就算心中泛着嘀咕,也只能顺坡下驴的问了一句:“既然如此,那就敢问阁下来我青莲山总部是有什么指教吗?”

  “指教不敢当。倒是有一番买卖想和你们青莲山做一下。”那个来妖等得就是这一句,自然说的无比直接。

  在这个时候,青莲山的一众妖狐并没有什么高兴的感觉,反而是心中充满了怪异和忐忑的感觉,至少辛叔的感觉就是如此,这种强势他们青莲山一族太多的大妖竟然上门和他们做买卖,不要说是青莲山一族,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忽然遇见了一个实力地位强大自己太多的人要和自己做买卖,第一反应也不是欣喜,而是不安吧?

  即便心中的感觉不算太好,但青莲山的妖狐在对方绝对的实力之下也不可能直接拒绝,甚至对方有礼有节,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惹恼了对方去,也只能心中一边嘀咕着,一边由青莲山妖族的族长再次出面询问到:“我青莲山狐妖一脉虽然有一些传承的历史,可也算经历了很多起伏波折,家底实在算不得丰厚,也不知道阁下...?”

  这是一种不得不要的试探,就算对方再强大,青莲山一脉也有自己的底线,不可能因为如此就把自己的家族给压了出去。

  “呵,你们青莲山的家底我可不感兴趣,你们认为我会贪墨你们什么吗?我要做的这番买卖嘛...这样,你们寻一间清净的房间,叫上几个族中说的上的话的人进来,我们可以好好说说。”来人直接提出了他的要求。

  “显然,他想要说的话应该是重大而隐秘的,否则也不可能大大咧咧的打进了我青莲山一脉的总部,到最后还是不想要让太多的人知道。不过,于我青莲山一脉,他这个要求也是拒绝不得,也没有必要拒绝的。进去谈的虽然是我青莲山一脉的重要人物,中流砥柱,但大家心里都明白他是不会动什么手脚的。原因很简单,他没有必要这样,他的实力,完全可以从容的在青莲山的总部杀个来回,再从容离去。”说到这里的时候,辛叔的语气有些苦涩。

  我完全能理解这种苦涩,谁不希望自己的族群强大呢?

  而辛叔则继续说到:“之后,他们具体进去谈了一些什么?就如我之前与你说的那样,我身为年轻的一代,就算是实力最强的一个,也是没有资格进去听的。倒是后来才知道,他提出来的与其说是买卖,不如说是条件。”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大妖啊?”而我,轻轻敲着桌面,情不自禁的开口轻声说了一句。这倒不是想要询问辛叔什么,而是很自然的一种猜测,会想这实力强劲的妖物会不会实际上是我见过的呢?

  辛叔却很自然啊的以为我是在询问于他,回忆了一番说到:“我们青莲山一脉连近他身都不得,自然不可能看出他的本体。不过,你也知道妖物化形一般和本身的寿元也有关系。若是那种天赋出众之辈,年纪轻轻就能修到化形的境界,自然是年轻的模样。与之相反的,你也应该明白。还有一种情况则是,实力已经到了某一种境界,过了某一种瓶颈,反倒可以在一定的基础上掩盖自己的年龄了。”

  “我是明白的。所以不管是在妖族和猎妖人之中,都流传着一句话,化形之妖危险的,不容小觑的往往都是那种外貌年轻,看不出实力几何的。”我接了一句。

  辛叔点点头,说到:“我这样说,你自然就明白了,来妖的模样十分的年轻。而且,仔细一看,你竟然还不能发现他是什么妖的一丝线索。你懂我的意思,妖物化形,总是残留着本体的一些痕迹,就如猴妖,多少都会尖嘴猴腮。又如熊妖,一般都如那莽汉那般,而且小眼大嘴!那么狐妖一般都会俊美一些,只是双眼都会略微上挑,有一种媚态甚至轻浮之感。我也只是大概这么一说,并不完全,你懂就行。”

  “那么,辛叔,你是想说?”我微微皱眉,心中大概已经有了判断。

  “对,我想你心中也该有了猜测。那只来妖浑身上下不带一丝妖气,举止云淡风轻,而且长相我至今都还记得,秀气而白净,就像一个文弱的书生。而且,就算与我们动手,也是很平常的妖术,根本...”辛叔说到这里,应该已经是他能够提供给我的全部线索了。

  而我,一边听一边努力的回想着,在记忆中实在没有什么人物和这号人物对得上的号,也只能苦笑着摇头。然后对辛叔说到:“接下来呢?”

  “接下来,自然是那个来妖和我青莲山一脉谈他所谓的买卖了。我还记得在这过程中,族中所有的女人,特别是怀有身孕的都被叫了进去,探查了一番。”辛叔这样对我说到。

  当日的辛叔自然不知道这就是那个来妖在有意识的寻找天狐了,他身为一个男人,自然谁也不会想到天狐在若干年以后是他的后人,至少暂时不会想到,所以在当时他只是觉得莫名其妙。

  那来妖在青莲山一脉为他准备的房间之中密谈了两个多小时,才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在房中究竟谈了一些什么,其余的狐妖是一无所知。那些参与的长老,包括族长也是讳莫如深。在那个时候,就算辛叔也是询问不到什么?

  只是就当众狐都快要遗忘这件事情的时候,青莲山狐妖一脉渐渐的开始不对劲了,之前辛叔就说过,因为理念不同,其实青莲山的狐妖分为了两派,只是由于很多原因,才维持了微妙的平衡,但是在后来不到三年的时候内,这种微妙的平衡渐渐开始被打破。

  说起被打破,其实也不过是那偏激一脉的狐妖开始越来越不安分,总是由着各种理由,在家族的大大小小事情上挑刺,不管他们挑刺是为何?结果如何!但稍微有心的人都能看出来,这偏激一脉的狐妖是想要压着另外一脉狐妖,想要打破这种平衡,彻底的把青莲山狐妖统一起来。

  “好像有了巨大的底气的样子。”说到这里辛叔苦笑了一声。

  “底气莫非就和那个闯入青莲山的妖族有关?”这种事情,就算不用猜也应该是这般吧?

  辛叔苦笑着点点头,说到:“的确是如此。不过那时我哪里猜测的到是因为如此?只是家族那种日益紧张的气氛让我心中不安且又难受,况且我是做为一心只想清修,求得正果的一脉,更能够感受到一种不同寻常的打压。既然猜测不到,原因究竟是什么,反倒成了我的心事。”

  “直到后来...”

  直到后来,说起来也简单,辛叔做为年轻一辈最出色的一个狐妖,又在一件事情上被打压了一次,终于忍不住心中的苦闷,找到了他这一派中的一个长老开始诉苦,也顺便发泄一下心中的不忿。

  要知道,辛叔也是有自己的骄傲的,最为一个出色的后背,不管狐妖是不是分为两派,总得来说,他做为希望,两派都对他是颇多照顾。而如今,这种不平衡的战火蔓延到了他的身上,让他如何不恼火?

  而这一次,这位长辈听了以后,却没有像往日那样安慰一番,让他安心修炼就作罢,而是忍不住长叹了一声:“我青莲山一脉可能要迎来最大的动荡了。谁要人家已经有了很大的依仗了呢?”

  这只是一句可能也是长久压抑下来,无意中的不忿之言,却是被辛叔听进了心里,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儿线索,他如何肯放过,不由得抓住了这句话,不停的朝着这位长老追问。

  这位长老一开始还不停的回避,左顾而言它,到了后来,也是被追问的避不过了,这才说到:“也罢,你是我这一脉最有希望的年轻人,有些事情说不得迟早要说与你听,要你做出一个选择的。你只需要知道,一个天平能保持平衡,是因为两边的砝码差不多,而现在在另外一边,不仅是放上了一个小小的新砝码,是放上了一个大的砝码,还能保持平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