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五章 唯一的破绽

第三十五章 唯一的破绽

  我的激动肯定是建立在辛叔口中的故事之上,因为沉浸在了这段往事之中,自己也就身不由己的代入了。

  族人被分裂,要交出族中的后辈,还是事关紧要的那一个,只凭一个所谓强势的妖人三言两语,如何能信?难道忘记了传承千年的艰难?如今有了一点儿希望就要亲自葬送吗?

  我完全没有觉得自己的情绪有什么不对,已经忘记了人妖之别,在后来的后来想起,会感慨所谓代表着世间之灵的人,最宝贵的是感情,因为有了它,所以人类才懂得了仁慈,怜悯,善良...而在任何的生命面前,感情却是臣服的,只因为没有什么是束缚,没有什么可恐惧,唯生命可敬畏。

  我无法去很详细的解释这句话,只是当时的夜,当时的情景,人与妖,两个爱着同一个女人的男人之间的谈话,最普通的一点情绪激动的话语,却能看出情感能跨越很多,皆因对方也是有血有肉的生命。

  我记得我在说出这一句话以后,辛叔看我的眼神我无法形容,可当时我却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对?我也奇怪的看着辛叔,他却没有说话。

  半晌之后,他才意味深长的问到:“你在为我族担心?”

  我愣了一下,还是下意识的回了一句:“按照当时来说,确实很难让人信服的。”

  这只是我下意识的反应,却没有去想我身为一个猎妖人去听妖族的这些事情,其实情感应该是剥离的。或许,我从来就不曾在情感上为自己划过什么界限,就如千年前的那个树林雨夜,聂焰从怀里掏出麦饼,挽留碗碗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这一生的叶正凌也好,上一世的聂焰也罢,也许根本就不是一个认为感情需要立场的人。

  辛叔得到了我的回答以后,还是用那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直到看得我都有些发毛了,他才说到:“那你如今来看呢?他说的话是假的吗?是无的放矢吗?你想必是最清楚不过的吧?”

  “这...”我为之语结,的确,还有比我更清楚如今的形势的吗?妖族真的卷土重来了,他们的目标也很清楚,就是直指华夏,乃至这个世界。

  “好吧,你也明白了当时那个人所说的是真的,所以他自然拿出了让人信服的证据。”辛叔很自然的对我说了这么一句。

  “那又是什么证据呢?”我隐约觉得这个证据或许非常的关键。

  “唔。”辛叔却没有急着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是在院中轻轻的踱步,沉吟了起来,我能看出他的犹豫,也只能耐心的等待着答案,过了许久以后,他才停住了脚步,对我说到:“事情已经对你说到这个地步,按理说也不该隐瞒这个证据。可是,还是那个理由,我是妖族,人与妖之间的争斗我只能做到不介入其中,问心无愧。但不代表着我能背叛妖族。所以,这个证据我不能告知你,就算以后真相揭开以后,你怪罪于我,我也一力担着了。”

  我再一次的无言以对,很讨厌的事情在于,明明眼前这个是我应该亲近的男人,可在交谈之中,还是能感觉那无形的界限一直存在。不光是他,也包括我,却没有办法去追究这界限到底为什么存在,又是谁竖立在那里的?

  我不能再过多的追问,尽管我的预感是那么的强烈,这是很关键的一点,在平复了情绪以后,也只能问到:“那么呢?最终的结果是你被说服了,又怎么关联到辛夷的?”

  “实际上,我并没有被说服什么?而只是面对强大的证据不得不相信,在之后的这个世界,绝对不会平静,和我猜测的一样妖族也许会重临这片土地。于我心中情绪是很复杂的,我是一个妖族,我自然希望妖族能够强盛,而不是在这个世间低调的,隐秘的,苟延的生存着。在另外一方面,我又实在难有野心,用牺牲和生命去换取这些。能不能有一个和平的,协商的,共同的世间?这才是我很幼稚的想法。对的,是很幼稚,只要关系到资源,不要说不同的种族,就算是同为妖,同为人也是争斗,战争不休的。”辛叔有些迷茫的说到。

  然后望着我说到:“我其实很难去揣测天意。为什么要如此?有限的资源,不同的人生,是有意让世人争斗吗?还是说,只有经过了淤泥的翻滚,在水流之下还能还其洁白的,才是真正的灵魂?这世间便是淤泥,水流便是思想,是心,需要在其中翻滚,冲刷的就是灵魂?”

  我承认我震撼了,这一番话不应该是大修之人才说的出来吗?如今对我说出的竟然是一个妖族。

  辛叔看着我的震撼,苦笑着说到:“并非我之语,而是我在用一生悟这一句话,让自己不被欲望,和欲望所产生的情感左右。这句话,是当年为我族开灵智的高僧所说。‘世间,泥潭尔。一朝一悟,点滴清水,以洁本心’。”

  我听了,也若有所悟,寥寥几语,已经包含了至深的道理,而大道至简,从来不需要用繁复去表达。

  我和辛叔在谈论的何止是一些往事,一些秘辛,这应该说是一场人与妖的共同论道,在大道之下,生命有何不同?

  我感激这一夜带来的内心震撼,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松动,然后在迷茫中透出一丝丝亮光,正确的方向就在眼前的幸福。而辛叔也在继续诉说着过往,其实往事说到这里一切都已经很清晰了,唯一还需要交代的就是,自从来妖走后,他们那个组织在青莲山狐妖一脉那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至少在高层不是什么秘密了,那是一个人类极其有背景的公司扶植起来的妖族组织,到了后来,两方的关系就变成了平等的合作,妖族的组织之所以能够平等,自然是有自己的依仗。

  但这些都不是辛叔关心的点,在他看来,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各种阴谋争斗交织在一起的产物,让他忧心的点在于,那个组织很极端,甚至理念都很极端。

  他们认为这个世间的生命是不平等的,天道造物各有不同就揭示了,世间应该是属于少数的,精英的,强大的所有,其余的就应该仅仅是活着,为着精英的延续而奉献。

  所以,新世界不仅仅是妖族重临,而是应该由少数的强大的妖和人共同的统治,其余的都应该被奴役,应该是为强大的生命服务,用真正最残酷的丛林法则来挑选,用真正最严苛的方式来镇压,用真正最无耻的谎言来愚弄被奴役的。

  在这种理念下,他们更无所谓尊重生命,既然是被奴役的,那么在新世界到来以前,死再多也是无所谓的,就像不值钱的东西人人都可浪费那般。

  我的拳头捏紧了,这是什么混账的理念?是的,我承认从始到终的历史,世界从来没有公平过,但人类不是一直在不停的寻找论证,经过无数的战争与血泪,在追求一种相对的公平吗?难道没有发现人类这一步一步,艰难的自我调整的脚步吗?这些东西无法去深说,但我知道在人心里,大多数的人心里不会对这种被奴役的命运妥协!这是用鲜血来证明过的,过去,现在,未来都不会!

  “这是荒谬的,不是吗?”辛叔的语气中也带上了一丝愤怒,看来他的想法和我一样。可是,终究他又叹息了一声,然后反问了我一句:“我那时忧心家族的命运,已经被权势冲昏了头的,蠢蠢欲动的族人,也担心未来的世间,是否有人能去阻止这一切,无论去阻止的那个会是谁?人还是妖?可我也有预感,我们一族的天狐一定是逃不过其中了,就连来妖也承认天狐会是关键。我很担心,以后天狐的命运,如果交给了那个组织,从小的耳濡目染,会成为什么样的一个妖?冷血的?残酷的?极端的?邪恶的?想想,我就会觉得全身发冷。因为,这是和我的思想,对,就是思想,背离的。”

  “可天狐,偏偏是我的女儿!”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望着我,又一字一句的说到:“她,是我的女儿,你听完这所有,料想到了吗?”

  我苦笑,命运总是这般啊,让天狐成为关键,然后已经有了一条好像已经注定的路,偏偏又投生在青莲山妖狐一脉之中,最不能认同这条路的一只妖族之下。这是什么?天意,还是天的仁慈和留下的一线?

  “所以,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假死?我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这么多年忍着牵肠挂肚,思念成疾,无数个难熬的夜晚,也不敢去看一眼?只因为,我不想我的女儿卷入这一场肮脏,我不想她成为我曾经害怕的,冷血的,残酷的,极端的,邪恶的,双手占满不该沾的鲜血,心中毫无怜悯和善良的妖狐!如果,我继续留在她身边,就算多一天,青莲山的极端派就会发现她,我不夸张,因为同一族的血脉之誓最多也就能压抑那么久。我为我女儿做好了一切的掩藏,剩下的破绽就只有我这个人。”

  “懂吗?我就是那个唯一的破绽。”辛叔说到这里,整个人像是老了二十岁一般,一下子颓然的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