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六章 血脉之誓

第三十六章 血脉之誓

  辛叔的声音是压抑的,甚至略带哽咽,不过这极低的声音回荡在安静的深夜小院,却是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充沛情感,激动伤感且无奈。

  我不明白什么是血脉之誓,为何就能够发现出生不久的辛夷是天狐?但我想,既然是妖族,和人类完全不同的智慧种族,总是有人类不能知道的秘密。就像是动物,它们之间能有什么联系方式?却能依靠气味,甚至是一些我们人类不能理解的东西来确定彼此的亲缘关系以及一个家族的成员。

  总之,辛叔尽管说的不是那么详细,我大致也了解了他不得不离开的理由。那就是——他不想把自己的女儿交出去,交给那个组织。

  可现实是极端派势大,就算家族的另一派帮助他能够避过极端派,但谁能保证极端派不会给那个组织通风报信,这一点甚至不用去细想,就已经可以肯定是一定会发生的。那么,到了那个时候,还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那个组织带走辛夷?

  在这个时候,颓然坐下的辛叔沉默了良久,终于回过了气来,然后用一种尽量平静的语气淡淡的对我说到:“你其实也不用细问什么,只需要了解任何的妖族家族,彼此之间的血脉之感比任何人类都要强烈的多,人类或许能够认定亲人的方式太多了吧,关于这一点本能已经退化了?而一个家族为了凝聚,光是这种血脉感应肯定是不够的,所以在出生之时,都会用妖族的秘法为家族的成员种下血脉之誓。”

  “关于血脉之誓,是灵魂上的一种束缚,也是一种保护。具体的我不能给你说太多。简而言之,就是家族的成员之间不可互相厮杀,当然用阴谋害死,家规惩治这个约束不了。相对的,如果我在外面遭遇了不测,血脉之誓也会让家族的成员感应到我已经死去,并且有极大的可能会提供仇人的线索。而最后,如果身上有血脉之誓,我的后人会与我的血脉起感应,那么因为血脉之誓,他们也会知道我有了后人。最后,那后人如果是天狐的话,血脉之誓所产生的感应会特别强烈,这是瞒不住的。”辛叔还是尽可能的给我解释了几句。

  我点头,完全相信这种凭借血脉所产生的秘法,其实在人类之中也可以,只不过效果没有妖族之间那么强烈。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你假死?远远的离开辛夷,让她的血脉和你产生不了反应?”我询问了辛叔一句,这其中的心酸我已经能够理解。

  “大概是如此。不过过程是曲折的!可以说,原本辛夷必然逃不开这命运,一切都是因为明阳门,都是因为你师父。”辛叔终于说到了这一点,其实之前他就多少给我提起过,所以当他说出来的时候,我并不算吃惊,只是忍不住内心的些许伤感。

  还是会想起他,想起那个老头儿,好像永远没有清醒的时候,半躺上殿前的走廊上的老头儿——我的师父。

  如今,我大概能猜测到他的下落,但那又如何,那个地方我不知道该怎么前往,而就算去了,也无能改变什么?不可能再回到从前的日子,每一个清晨,风雨无阻的给我和正川哥递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药汤。他只能守在那里,那是每一个明阳门掌门的宿命....

  我有想哭的冲动,在这个夜晚无法压抑的开始疯狂的思念他,和他之间还有一个未解开的误会,那也是一个遗憾。他一定以为我还在怨着他,却不知道我其实早已经知道真相,而且很想他。

  不过这种情绪,我无法在辛叔面前表达,只能暗自捏紧了手心,继续听着辛叔对我说着过往。

  “辛夷啊...出生的时候...”辛叔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眼神带着温柔的追忆,语调变得很轻很轻,轻到惶恐。就像一个美梦,声音大了,就会破碎一般。

  “我现在都记得,在那个简陋的医院,我第一次抱过她的时候。那一天天晚,又下雨,冷的很,她那么小一团,刚刚简单清洗了一下,用花袄子裹着,当时我已经等了很久,手冷的要命,当看见那么一团小小的,花布团子一样的东西递给我的时候,我像是在做梦。”

  “我很感激辛夷的妈妈,也很感激在那个时候,我因为受不了族中的气氛,愤然出外入世,第一个月就遇见了她。我到现在都不后悔和她在一起,尽管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甚至,那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儿。我是感激她为我生出了辛夷。从我第一次抱着辛夷的时候,我就那么想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当时我手很冷,不是吗?其实我哪里会手冷,不过是因为紧张。那辛夷那么小的一团,却暖暖的,我一抱过她,胸口那一片都火烫了起来,手也不冷了。你说啊,她那么小一团,怎么就让我感觉热乎乎的呢?”

  辛叔有些语无伦次,眼睛也半闭了起来,我看着他嘴角的笑纹,就像湖面上的涟漪,越来越大,我却莫名的对那种心情感同身受。

  当然,本质是不同的,他在描述辛夷,我的爱人,在她出生的时候,我怎么可能不满心温柔?这至少是一种共鸣。

  那回忆对于辛叔来说是珍贵的,他在描述时就好像已经忘记了和我说话原本想要说的,转而说起了关于辛夷的很多细节。于是,我就知道了,辛夷出生时神奇的并没有哭闹,只是当护士担心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时拍了她几巴掌,她才小声的哭了起来。

  我还知道了,辛夷一出生,眼睛就很漂亮,大大的,黑白分明,小小的人眼珠子就会左右的转动,看着这个世界,又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当我听见辛叔这么说的时候,心都忍不住狠狠的跳动了一下,她出生这样在寻找,是不是在找我?这种未免有些自作多情的想法,却莫名其妙的把我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总之,我是知道了很多关于辛夷的事情,总之,她出生并没有什么特别,在辛叔的描述之中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儿。

  接下来的岁月,也是平静而幸福的,家庭算不上是富贵,但也衣食无忧。这种平法的幸福让辛叔差点儿连修行都放弃了,事实上,那一段日子,他是真的已经放弃了修行,他只愿当个平凡的男人,一生一世的和家人守在一起。

  他不想在很久以后,亲人都不在了,他还孤独的活着。永生听起来是那么美妙,可是问一问自己,倘若真的永生,你能够接受一次又一次对于你来说变得陌生的世界吗?每隔不到百年,所有熟悉的人都消失,所有熟悉的物,甚至风景都改变吗?

  大部分人可能是没有勇气接受的,辛叔也不例外。

  在他以为日子就会那么过下去的时候,该来的还是来了,我的师父在辛夷一岁的时候,找到了辛叔,那一天,他正好单独一个人。

  “你师父非常的直接,第一句话就告诉我,你的女儿是天狐。当时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好笑,莫非我遇见了一个骗人骗到了我头上的神棍儿?我可是货真价实的妖族啊。可接下来,我内心就是震惊,因为这一句话仔细想,绝对不是毫无根据。预言也说了,我族在一两代之内,绝对会诞生天狐的。”辛叔终于从美好的记忆中回过了神来,语气有一些失落,但他还是继续的对我说着。

  我没有想到我的师父那么直接就告诉了辛叔一个残酷的事实,而辛叔在不信之后震惊,震惊之后愤怒,愤怒之后各种疑神疑鬼,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家族或者那个组织派来试探他的人。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绝无做假的可能。

  辛夷之所以一出生就像个普通小女孩儿,那是因为她身上有人族的血脉,而一般情况下,人族的血脉好像有着强势的地位,一旦人和妖真的有了子嗣,一般子嗣生下来都会为人形,三岁以前会一点儿妖的特征都找不到的。

  就包括地下城那些妖族,他们也是一样的情况,不可能出生是一只狼啊,虎啊之类的,就算历经了几代,只要身上有人族的血脉,基本的人形都还是有的。

  辛夷就是如此的情况,更何况她是完美血脉,既继承了人族的灵气,又有返祖的天狐血脉,她自然表现的更像一个普通小女孩儿,但是三岁以后,在那一年,天狐的血脉会让她化狐,就是说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她的身上就会出现狐族的特征。

  不一定是表现在外表上,或者会表现在能力上,血脉的觉醒上,总之血脉之誓是一定能够感应到这一点的。

  而三岁以前,由于辛夷表现是人,所以在血脉上并不会和辛叔有太大的共鸣,就算有也微弱,对血脉之誓的影响很小,辛叔也知道这一点,但他以为辛夷顶多就是个混血,所以理所当然如此,家族对这样的混血后代根本不会重视,所以也一直没有联系他....

  他哪里能想到辛夷按照正常成长,三岁以后,就足以在青莲山引起一场震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