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七章 可怕的力量

第三十七章 可怕的力量

  当然,这个前提是天狐的血脉顺利的觉醒。

  第一次我师父找上辛叔,谈话并不顺利。就算辛叔有各种的猜测,但是仅凭一个陌生人的言语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相信自己的女儿就是天狐的。而按照辛叔的原话,这其中多少是有些侥幸的心理的,就如不好的事情,即便内心深处已经动摇,但不见到事实,哪有那么轻易就肯相信?

  然而,第二次是辛叔主动找到了我师父,因为师父让他见到了事实,证明了辛夷就是天狐。

  “在这个世界上,果真是不存在侥幸的。而有的事情感觉好像彩票中奖,你怎么也不肯相信也不愿意接受它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有一句话说的好,不管它发生的概率是百万分之一还是千万分之一,可一旦发生了就是百分之百。你师父拿了一张狐皮给我,然后就肯定了辛夷是天狐这件事情。百分之百,没有任何的侥幸。”辛叔说起这件事情,语气中还充满着一种难以理解的遗憾。

  就好像,当年如若他没有遇见我师父,辛夷就不会是天狐一般。其实事情哪有那么多如果?很多事情看似巧合,其实说不定在很久远以前的命运轨迹上就已经是既定了。

  那一张狐皮,毫无疑问就是许多年以后由辛叔亲自交给我的那一张狐皮,也是千年前碗碗身死以后,最后留下的两件东西之一。

  按照道理来说,上一代的天狐一般只会留下传承珠,不会留下什么别的东西。

  但碗碗不同,她的生机其实未绝,如若她想要的话,是有活命的机会的。可她的心已经随着聂焰的死而死去了,心已死,自然没有什么求生的意志,她的死是自己活生生的在聂焰的墓中拖死了重伤的自己。

  所以,未散的生机凝结为了最后的力量,留在了皮毛之上。而天狐的力量何其的玄妙,这张皮毛自然也就保留了下来。

  辛叔在详细的和我说起为什么会有那一张狐皮,而我的心却充满着异样的酸涩,涨满了整个胸腔。

  实际上,我是聂焰,又不是聂焰,我继承了他的记忆和能力,却是另外一种新生。

  我回忆生为聂焰时的一生,却始终有一种旁观者般的抽离感,我为聂焰和碗碗难过,但同时也相信着最后的最后,是属于碗碗和聂焰的尘埃落定。

  可这件事情却又不是完全抽离的,因为不管是我还是辛夷,都继承了某种情感在其中,才有了今生的相爱。这一种感情是全新的,并非重复的,却又是一种延续。

  辛叔说起狐皮,我自然心酸难过,为曾经的那一段感情如此悲伤而心酸,难过的怕是我和辛夷最终又要面对什么样的结局?我怕是最后那结局比碗碗和聂焰的还要...所以,这种情绪顷刻间就溢满了心间,让我难受的悄悄捏紧了拳头。

  辛叔自然不知道我的这些情绪,他不知道详细的往事,自然也不可能联想到什么,还是自顾自的在说着。

  “这张狐皮,你拿到的时候感觉不到异样。但只要是狐族的,接触的瞬间就能感受到这张狐皮的不同,在上面毕竟凝结了天狐的一部分力量,狐族是会产生一种微妙的共鸣,然后知道这绝对是天狐的皮毛。我说来你也许迷茫,毕竟你不是狐族的血脉,感受不到其中的玄妙。总之,你师父就是把它交给了我,并且言明这是天狐遗留的皮毛,我在拿到的一瞬间就已经相信。这是绝对作伪不得的东西,还没有任何存在有那个能力。”说完,辛叔似乎很感慨。

  而在这个时候,我才整理了好了自己的情绪,随口问了一句:“好吧,既然能肯定是天狐的皮毛,那又如何?这样就能证明辛夷是天狐吗?”

  “当然!辛夷如果是天狐,只要接触到这张皮毛,在血脉上一定会有和我们完全不同的共鸣,甚至会有一些特殊的事情发生!事实上,你师父为了保险起见,在交给我狐皮的同时,还交给了一个他亲自刻画的阵符,有掩饰血脉波动的作用。他告诉我,如果我的女儿一旦有异样的反应,就及时的使用这个,能够短时间的遮挡住,然后让我尽快的把狐皮装进他交给我的盒子里,辛夷的血脉反应就会消失。”辛叔说到这里,微微皱起了眉头,似乎到如今都不愿意相信辛夷和天狐皮的感应。

  可这毕竟是无法逃避的,当我师父交给他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心中其实已经相信了八成,但不见到最后的事实,他如何能甘心?

  这一夜,辛叔辗转难眠,一直等到了深夜,妻子已经熟睡,在幼儿床的辛夷也已经熟睡了以后,他才爬了起来。

  他拿着师父给他的盒子,小心的走到了辛夷的床前,在月光下,自己女儿熟睡的脸庞是那么的可爱,又那么的纯真,这种可爱和纯真让辛叔差点没有打开盒子的勇气,只因为他怕一打开就要面对难以承受的结果。

  可这件事情是容不得他选择的,在轻轻抚摸了一下女儿的小脸后,辛叔还是打开了盒子。

  在开盒的瞬间,原本还熟睡的辛夷就陡然睁开了眼睛,而在下一秒,盒子里的狐皮仿佛感应到了辛夷的回应一般,立刻就涌出了一股力量,这股力量用一种决然的姿态立刻就投射到了辛夷的身上。

  接着,辛叔立刻就看见了证据!证据就是辛夷的双眼,原本那么小的孩子,应该有一双明亮而纯洁的眼眸,可当天狐的力量出现时,这双眼眸变了,黑色明亮的眸子立刻就像生出了一层层微光,仔细看去,如同万花筒一般的迷离,却又深邃的如同幽暗的深潭,根本无法看透。

  在那一刻,辛叔的目光也如同被定住了一般离不开,在这双眼睛里,好像包含着他想要看见的一切,却又什么都看不见。

  在双眼发生异变的同时,辛夷忽然‘诡异’的笑了,这一笑,让辛叔也立刻变得痴痴呆呆,看着辛夷的眼睛,仿佛他已经看见了一种让他无法言说的美好,这美好就是一切。

  “真的无法言说,就如你脑中所想,眼中便就看到。却又更加的完整,如同一个你渴盼的世界!这就是天狐的能力,真正的魅惑!懂吗?真正的魅惑并不是小说里人们以为的,狐狸精勾引人成就一段风流韵事,那太局限了。真正的魅惑是什么呢?是一种信仰,对,让你死心塌地信仰的魅惑。”辛叔在费劲力气的给我描述那种感受。

  我听得心惊,信仰二字是什么意义?如果世间还有什么东西能让人忘记死亡的恐惧,唯一的就只有信仰!那才是一种刻在灵魂里,骨子里,无法抹去的东西。爱情或许会是信仰,亲情友情或许也会成为信仰,守护会成为信仰,很多很多东西都可以成为信仰。但,那只是可以成为信仰,真的要到信仰那一步,不知道需要多深重的坚定刻进了人的心里,灵魂力才有可能。

  这种坚定从来都是不容易的,需要时间的沉淀,甚至伴随着无尽的痛苦,波折...天狐却可以轻易的做到,若然天狐愿意,她的能力简直就是可怕的,无法想象的。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直面天狐的能力,深刻的理解,我想要掩饰,也掩饰不住眼中的震惊。而辛叔也是苦笑:“所以,你明白了,天狐的可怕?所以,在我狐族,九尾狐也好,天妖也罢,总有成就的。唯独天狐,从那个时代以后,没有一只天狐是真正成就的天狐。你懂我的意思吗?就是历经了天狐三劫,成为真正天狐,有着天狐完整完全能力的天狐!我的意思是说,不要说这些能力大成,就算真正踏入天狐这个门槛的也没有。”

  我苦涩的咽了一口唾沫,天狐原本就稀少,还要历经三劫!我也听说,有的天狐徒具血脉,甚至连第一次觉醒都做不到。

  辛叔说到:“说的远一点。千年前的那一只天狐,也就是辛夷之前的前一代天狐,原本是有一丝希望的...不然,她也不可能凝结出这样一张狐皮!再给她百年的时间,她说不定可以真的成为天狐。可惜...”

  辛叔没有说下去,他就算不知道那段往事的详细,但大致的说法,妖族总还是知道一些的。

  “下一代的天狐原本也等不了那么久,可惜的是明代的大劫,让辛夷这一代天狐足足等了千年。而这些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里,我只是想说,那一瞬间的震撼我至今都无法遗忘,我竟然产生了敬畏,对我的女儿,一个还那么小那么小的孩子。”辛叔叹息了一声。

  然后他继续说着那一夜的事情,在那一瞬间,可以说天狐血脉所产生的力量已经迷惑了辛叔,若然这力量不断的话,他可能会被一直的迷惑下去,跟随着辛夷的心思去做一切。

  但是一来辛夷年幼,在那个瞬间也只是血脉本能的爆发了一下力量,并不是她主动的行为。二来,这力量虽然可怕,却还很稚嫩,微弱。

  下一秒,辛叔的血脉沸腾了,他起了强烈的血脉反应,才让他一下子惊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