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八章 代价

第三十八章 代价

  就是那么惊醒的一瞬间,辛叔全身都是冷汗,他知道如果不是血脉的刺激让他瞬间惊醒了,他可能会陷入自己女儿魅惑的力量之中。

  从此,成为自己女儿的‘信徒’。

  这个时候的辛叔哪里还敢再耽误,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慌乱的把我师父交给他的阵符放到了辛夷的胸口,师父说过,如果遇见不可预料的情况,只要把这阵符放在辛夷的胸口便是。

  阵符放下以后,原本还睁着眼睛的辛夷忽然就流露出了很睏的神情,双眼也瞬间失去了神采,很是可爱的打了一个呵欠,就如刚才毫无征兆的惊醒一般,她就这样很忽然的沉沉睡去。

  辛叔赶紧关闭了装着皮毛的盒盖,看着辛夷熟睡的小脸,连额头的冷汗也顾不得擦,就这么坐在她的小床前,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我一直都记得那一夜,很难忘记月光洒进窗里的那影子,我心里冷到感觉那月光也是冷的。要不是在那个时候辛夷的妈妈迷迷糊糊的唤了我一声,我不知道要在辛夷床前发多久的呆。”辛叔如今说起也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我的心中也发紧,这是天狐真正的能力吗?父亲成为女儿的信徒,这句话听起来就让人有一种荒谬绝伦的感觉。也许每一个父亲都会是自己女儿的信徒,那是因为发自内心的爱,而不是因为被魅惑,被洗脑,那是一件完全不敢想象的事情。

  我喝了一大口茶来平复心情,浑然不觉手中的茶水已经冰冷。

  辛叔则是抹了一把脸,眼中有深深的疲惫,然后对我说到:“大概就是这样,我已经能够肯定我的女儿是天狐。我有一种等不了的感觉,在第二天一大早,便寻了一个借口,把辛夷抱出了门去找你师父!他离开的时候留给我了一个可以找到他的地址。”

  于是,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师父打开门便看见了双眼通红的辛叔,显然那一夜辛叔根本就未入睡。

  师父料定辛叔会去寻他,但没有想到是那么早,也是略微有些吃惊,不过看见还在辛叔怀中熟睡的小辛夷他便明了了,这个父亲的心情。任何发生自己儿女身上的事情,就没有一件会是小事。

  “走吧。”没有等辛叔进门,师父开口对辛叔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

  辛叔有些发愣,更多的是着急,他不由得开口问到:“走,你要我带着女儿走去哪里?难道你帮不了我什么?那你千里迢迢的找来这里告诉我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看着辛叔这副模样,师父只能解释到:“我是让你跟我走!莫非你以为在这个小旅馆就能解决事情了吗?”

  这样的回答让辛叔稍微放了心,忙不迭的跟师父道歉,又一直不放心的追问是否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解决事情。一路上,师父被问的颇不耐烦,斜看了辛叔一眼:“什么叫解决事情?你身为一个狐族,女儿是天狐,难道不是应该欣喜若狂才是?找我解决什么事情呢?”

  辛叔被问得一愣,只能讷讷的说到:“不然呢?老师父既然能找上门来,想必也应该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狐妖?我若是因为女儿是天狐便开心的话,为何要那么大早就找上门来?你发现至始至终我可有半点开心的表现,都是不肯相信,心事重重的吧?要是能选择,我宁愿我女儿普普通通,不要是那什么天狐,能够幸福平安一生就是了。”

  这番话可说是辛叔内心深处的表白,我那一向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行事风格怪异的师父也终于动容了。

  他看着辛叔长叹了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个可不分是妖还是人的吧?的确,我若没有打听清楚你的一切,绝对不会那么贸然的找上门来。想必,你应该也知道天狐以后卷入风暴的中心,面对什么样的命运吧?若你是那权欲熏心,道走偏锋的妖物,那可能真的会欣喜若狂。若不是,的确会有担忧。只不过,你也要理解我,毕竟人妖有别,我无法百分之百的去信任你,更何况我并没有接触你。刚才只是最后小试你一番,却是让我感慨。”

  “感慨什么?”师父说话间也步履匆匆,辛叔抱着辛夷也只能忙不迭的跟着,在这个时候,辛夷可能有些冷了,眼看着就撇嘴要醒来的模样,辛叔一边问话,一边赶紧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把辛夷紧紧的搂在了怀中。

  “感慨,只要道正。什么妖?什么人?什么顽石古木?没有区别,都可追寻大道。”师父只是这样说了一句,然后又深深的看了一眼辛叔,然后才说到:“你刚才那番话,我认为是真心。你既然怀了这样的心思,那么你算是找对了人。这天下么,道行比我深的不知道有多少,但能够说得上解决这件事情的恐怕只有我。只是...”

  师父的话让辛叔的脸色一喜,但接着一句只是又把辛叔的心给提了起来,他一边搂着辛夷,一边声音有些发颤的问到:“只是什么?”

  “只是天狐卷入风暴,这是大命!身为修者你能知道大命二字代表的是什么吗?这天下大多数的人只是面对自己的普通一生,那是自己的命运,是小命。而大命之人,必将推动天下的改变,这是动用禁术,逆天改命都不能改变的事实。她终究还是会卷入风暴,遇见该遇见的人...我能解决的只是,不会让她被有心人强制性的带偏了心性之后,才卷入风暴之中。我只能让她顺利的成长,面对她要面对的人和命运,最后她会是怎么选择,到底那场风暴中的结果是什么,我也一点都不知道。”师父如是对辛叔说到。

  辛叔并不是笨蛋,师父的言下之意,他思虑了一阵之后,当然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他有些苦涩的问到:“那老师父的意思就是,不会让当年那些有心人发现她?也只能是这样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呢?就算如此,已经是极为不易,毕竟是压制掩藏极为强悍的天狐血脉!而且,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即便这样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师父一字一句郑重的说到,然后不等辛叔发问,便又说到:“等我带你到了那个地方,我会说出代价,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在这之前,还是安心的赶路吧,莫惊醒了孩子。”

  师父既然已经这样说了,辛叔自然没有再追问什么,虽然心中免不了有浓重的担心,也只能沉默的跟着师父赶路。

  “那后来呢?师父把你带去了什么地方?”我听到这里,心中好奇,追问了一句。不明白师父将要怎么样去遮盖这件事情?我以为会是阵法,不过按照我对阵法的了解,多是借阵法,借用天地五行之力。只要涉及到其它的方面,特别是关于血脉,灵魂,能力方面的,无一不是艰辛难以完成的阵法。

  “能去什么地方呢?你师父只是把我带到了市郊一处异常荒僻无人烟的地方。就在那荒草之中,你师父布置了一个阵法,当时因为有荒草的掩盖,我并不能看清那阵法的全貌...只是,到后来,我发现了那一件件押阵之物,都有充沛的法力波动,绝非不是寻常的东西时。我才知道这个阵法有多么的了不得。”辛叔摸了摸下巴,如今都还带着一些震惊的说到。

  当然,这个阵法是要作用在辛夷的身上,师父也不可能不给辛叔清楚的说明一番,他告知辛叔:“这个阵法来历不一般,确切的说这并不是我一人之力能够布置的阵法。即便在这天下若论布阵嘛...”师父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才继续给辛叔说到:“这个阵法图的主要思路,是来自一个神秘的地方神秘的人物留在了我门派之中,经过我门派多位阵法大家的推演,才最终成阵。另外,就算有了阵法图,还需要高手来布置完成。最后,这押阵之物,无一不是有苛刻的要求,因为我们要遮盖的是天狐的血脉。这些押阵之物,都是一些站在背后的强大修者势力拿出来的。”

  辛叔只是搂紧了辛夷,面对师父这番说辞,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在心里还是为这个阵法的来历而感到震撼,同时也不安,为何要用这种阵仗来对待天狐,难道事情比他想象的更严重吗?

  师父可能也察觉到了辛叔的心情,但也只是继续说明到:“总之,这么一个费尽心力的阵法,布置出来只有一个作用。让‘天狐’在这个世间能够真正的隐藏起来。就算三代以内的至亲也不可能感觉到她的血脉波动,而且不损害她的血脉和灵魂的本质。你要知道关于大命,谁敢轻易的去破坏?最多是用外力去影响改变一些它的流向,希望能通过小小的一些东西来改变最终带来的结果。毕竟虽天命难测,但人力不可不为。”

  这番话说的辛叔稍许放心了不少,只能不停的点头。

  不过,师父到这个时候却话锋一转:“可你别忘了,我刚才所说的话,任何事情不可不需代价的。”


仐三说:
最近我会抓紧时间来更山海,就是说在我时间尽可能允许的情况下,去把山海收尾了。第一,还是会保证质量。第二,不会留坑。其实,写东西的心情在近几天受了影响,很想任性的发泄一次。但我觉得无论什么事情,我得对读者负责,做为作者也许会偷懒,也许生活中工作上会发生很多事情,但对作品质量的态度应该从始至终有保证。三三一直以来做得不好,更新也不怎么样,唯一能说的就只是一旦写,就很走心,很认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