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九章 选择

第三十九章 选择

  这句话无疑又让辛叔紧张了起来,代价二字说来只是简单的两个字,代价也有大有小。可事实上谁不怕付出的这个代价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外,却又不得不去付?

  辛叔心里是有侥幸的,他希望这个代价能在承受的范围以内,可是师父的话却打破了他的希望。

  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以商量,如同数学的公式一般,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无法有别的结果。

  “要完成这件事情,以后要付出的代价有两个。第一个,自然是你女儿,也就是天狐要付出的。这个阵法会掩盖她的一切波动,甚至不会让她在一定的年纪就‘狐变’,除非是属于她的契机到了,那是不可抗拒的命运,才会让她知道她天狐的身份。但这需要压制她的灵性,具体会表现在她成长的岁月,嗯,我也不知道具体该如何的去形容,总之就是会显得像是没有任何灵性的样子。这一点,其实是无关紧要的。紧要的事情在于,这一代天狐很特殊,竟然不是纯粹的狐族血脉,而是人和狐妖的混血,出现了一个非常极致的情况!那么,就注定她是最有希望能够度过天狐三变的天狐。”师父的语速很慢,每一句都说的非常清楚。

  “那又怎样?”辛叔身为狐族,自然知道关于天狐三变的事情,他不想打断师父,但紧张和担忧让他显得有些急切。

  “很简单,灵性被长期的压制,一定会有所损。最直接的结果那便是她渡这天狐三变,难度比其它的天狐要大。这是不可避免的。但老天爷也是...”师父沉吟了一声,也许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最终只说到:“只能说老天爷是有安排的吧,上一代天狐也是天资不错,不过...总之,留下的狐珠不但强大,还留有一张狐皮,就是你手里那张。到时候,因缘际会,她会平安的渡过两变。可这最关键的第三变嘛...”

  辛叔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也提了起来。

  我不可能淡定,只因为辛夷现正在经历的就是天狐三变的最后一变,按照辛叔的说法也是最艰难的一变,偏偏在她身上还有这样一段往事,无疑更增添了凶险。

  我的嘴张了张,辛叔自然是感受到了我想要问,我着急的意图,只是摆了摆手,让我继续听他说下去。

  在当时,他的心情何尝不是和我一样?自然是要赶紧再次追问师父。

  师父却是说到:“知道吗?今天我能够找上你,布下这个大阵,而且还知道那么多关于天狐的事情,甚至于说出关于她三变的事情。并非我是那个高人,而是在千年前就有神秘高人留下了指点,另外再加在我山门有天算一脉配合如今修者界最强大门派的命卜二脉才得出了这一切的结果。再多,我也不知,那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外。我只知道,到时候天狐三变之际,你做为她最直系的亲属,还有她的母亲,是要...”

  辛叔说到这里,给我语焉不详的带了过去。我一再的追问,他也只是含糊其辞。

  到底要怎么做?他并没有告诉我,只是看他的样子,竟然平静也不沉重,看起来应该是有把握且并不算太难的事情吧?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扯到辛夷的妈妈。

  不过,我也相信,他只是暂时的不想说,他如今上山来,必定是为了辛夷天狐三变的事情。所以,我也迟早会知道这件事情究竟要怎么做?

  “那么,如果照我师父说的做了呢?”我问这个问题只是想确保辛夷万无一失。她在沉睡着,这些年,我们甚至连一句交流这种简单的事情都不可能做到。可是,只要她在着,只要我知道她在某个地方一直很平安,就是我安心的信念。

  我不能承受辛夷有个什么闪失的代价,偏偏我还束手无策。

  我这样的一个问题,让辛叔的神色稍微沉重了一些,他摇头叹息到:“就如你师父所说,这是代价。既然是代价,谁还能说这是万无一失的代价?你师父当日告诉我的是,我和辛夷她妈妈就算尽了我们的努力,也不能预料辛夷幸运的渡过了三变,醒来后会怎么样?无法预料。”

  我一听,整颗心都被苦涩与痛苦占据了,我看着辛叔呆呆的说不出话来,手心里竟然全部是汗。我竟然迷茫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如果能帮到辛夷,就算付出我的生命我也愿意。

  看我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辛叔反倒笑了一声,对我安慰到:“你也放心,如果这样做了,辛夷渡三变的成功可能有七成。这个概率已经很大了,而且你师父说过,她若是成功醒来,生命绝对无忧,能力也应该能够确保。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非常幸运,非常庆幸的一件事情了。”

  “是这样吗?”在这个时候,我的内心才稍微安心了一些,生命无忧,能力也能够确保,至少第二条从侧面说明了辛夷应该不会受什么伤,那我还能奢求什么呢?从这两点来看,绝对应该是不大的问题。

  在对这个问题稍微放心了一些以后,我也就不再打断辛叔,而让辛叔继续说了下去。

  就算关于师父要说的第二点代价,我早已经有了猜测,我还是要知道事情该要怎么发展?果然,不出我所料,师父说起了第二点代价,自然就是让辛叔离开,在辛夷一定的岁数以前。

  如果辛叔还陪伴在辛夷身边,如此近的距离,辛夷就算掩盖了血脉,辛叔做为最亲的血亲,也一定会对辛夷的血脉有所感应。而辛叔有了反应,必定瞒不住青莲山的狐妖家族。原因很简单,辛夷做了掩盖,辛叔的血脉可没有做任何的掩盖。

  这就是代价,如果不想让辛夷的正常成长受到那些偏激妖物的影响,就只能如此。

  显然这两点都超出了辛叔预料的范围,如何不残忍?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辛叔抱着辛夷良久,才问出了这么一句话。而这时,一直在辛叔怀中熟睡的辛夷似乎有感应一般,迷迷糊糊的‘咿呀’的一声,小手胡乱的抓了两下,最后竟然紧紧的抓住了辛叔的衣领,然后就这么抓着继续的睡了过去。

  这么一个简单的举动,让辛叔彻底的红了眼眶,也让他在心中默默的下了一个决定,如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那么他的离开一定要做到一个所谓的‘完美’,让两母女长痛不如短痛。

  面对辛叔的问题,师父很遗憾的摇摇头,他也注意到了辛夷的小动作,他告诉辛叔说到:“曾经,也有修者的大能想过,最糟糕的情况是那边的妖族夺走了天狐,然后从小便开始影响她,最后造成影响大劫结果的可能。便要不惜代价提前撕破脸,也要夺回天狐,然后放在修者的门派里长大。可这样的行为,无疑会带来很多其它的严重后果,你想想便也明白,最简单的一条便是妖族也被逼急了,然后做出各种举动。”

  “哎...那是不可取的。至少我们都还需要时间,去等待命运,等待该出现的人出现,知道吗?最好的,就是无声无息的掩盖天狐的血脉,让她成长。顺应天命,一切自有答案。现在,只剩下最后的选择,利弊我都告诉你,要不要把女儿送入阵中,你来决定吧?或许,这也是命运。”师父最后如是说到。

  在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微微开始泛白。辛叔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眼中终于有了泪光,嘴唇也微微有些颤抖。

  他望着天际说到:“看来,我的运气不怎么好,对不对?我直接就被逼上最难的选择。结果你自然也知道,我把辛夷送入了阵中。我很难忘记那一幕,她惊醒了,似乎有所感,抓着我的衣襟不放,一向很乖不怎么哭闹的她,在那一天哭的很伤心。我一直都在想,那个时候她是不是知道了爸爸就要离开她?再见,再见也是...”

  辛叔的语气沧桑,没有再说下去。

  我的心中也难过,忍不住对辛叔说到:“这不是再见了吗?等辛夷醒来,一切都会好的。真的,就算失去了过去,你们都还有未来。一家团聚不久了。”

  “是吗?失去了过去,还有未来。哈哈哈,还有未来,很好,很好。”辛叔笑了两声,似乎一下子开心了起来。

  不过,他很快就停住了笑声,对我说到:“总之,在那一天,送女儿入阵的时候,我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一个自私的决定,没有问她们母女的意见。甚至瞒住了辛夷妈妈半辈子...让她以为我都死了。是的,我从始至终没有告诉她真相,用我自以为好的方式离开,用我自以为好的方式保护她们。可作为一个男人,我再也想不出更好的方式去离开,让这种伤害能够变得更小一些。辛夷尚小,我送她入阵时,她都如此难过。那么辛夷妈妈呢?我们那么恩爱,她如何承受?辛夷长大了,懂事了,又会怎么样?不如让她们以为我死了,绝了心中的念想,至少心中难过,也会少一分牵肠挂肚,能够平静的过这些年的岁月。”

  辛叔似乎有些语无伦次了,断断续续的说完,转头望着我:“你说,我是不是很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