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章 挣扎

第四十章 挣扎

  那一刻,我看着辛叔的双眼,竟然第一次那么深刻的对他的痛苦感同身受。

  他不是自私,而是一种在辛夷或者辛夷妈妈看来的‘独断’,因为他的决定也许出发点是为她们好,而实际上她们如果有知情权,对整件事情的看法和决定可能并不会如此选择。

  可同是男人,我却能够理解他那种深刻的痛苦,无奈的决定。毕竟是一个男人,面对痛苦的选择,特别涉及到妻儿的时候,第一个想法一定是背负,自己来背负一切。本能的想要去保护她们,哪怕自己承受说不出的苦,哪怕是‘专断’的去决定,又哪怕去承担误会一辈子。

  我无法去评说什么,也许换成是我,最终也会和辛叔做出一样的决定,可我也哪敢觉得自己就是对的?其中的苦楚无法言说。

  所以,我什么也没有说,而是转身去了不远的厨房,果断的拿了一瓶酒,两个杯子,然后倒了两杯酒,捧了一杯给辛叔,然后说了一句:“辛叔,我敬你。”就先干为敬了。

  辛叔端着酒,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开怀大笑了起来,最后一饮而尽。

  这笑是他今天晚上最畅快的一次,这其中诸多的情绪,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一杯酒已经是一种态度,了却一个心结。

  我们从初初入夜,一直谈到天色微明,从青莲山狐妖说起,一直到辛夷的种种。至此,已经拉近了许多的距离,至此,也解开了诸多的疑问。

  在天色大亮时,我和辛叔才结束了这一场谈话,各自去休息。不过,在谈话结束之前,我和辛叔已经约定好,这些日子,他就住在望仙村,因为按照辛叔的说法,辛夷渡劫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是需要他的时候了,他不能离开。

  而我,还背负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去接辛夷的妈妈来望仙村,到了村子以后,也是时候让她知道这一切了。

  这并不是一件好办的事情,我指的并不是接辛夷妈妈上山的事,而是最终对她坦白一切的那个过程。在中间我也疑惑,既然是最终都要坦白,为何当初辛叔要选择装死离开?

  可在这一切当中,最难面对的应该不是我,而是辛叔。所以,不管我疑问也好,觉得难办也罢,我都不是直面问题的那个人。

  只是睡了几个小时,我便起床了。

  那个时候刚刚中午过一些,我下午就会出村下山,在这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须办了。

  离开屋子的时候,我特意去看了一眼辛叔,不过他所住的屋子大门紧闭,异常安静,只在门上贴了一张纸条——无事勿扰。我也弄不清楚他到底是睡着,还是已经醒了,只是扯下那张无事勿扰的纸条,有些无奈的抓了抓脑袋。

  辛叔这个态度非常分明,这些日子他应该会选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呆在村子里,连我也不会多见。不过,等反应过来以后,我又能感觉到他对我还有一丝淡淡的关心,毕竟他是妖,住在猎妖人的望仙村,都是因为我的关系。

  大抵他是怕我难做,才选择这种深居简出,想要把影响降到最小吧?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升腾起一点温暖,多出一个长辈的关心,这感觉总是好的。我哪有闲心去管他是人,是妖?

  辛叔不见客,自然作罢。但又要离开,我却是不能不去看看辛夷。

  辛夷的房间依旧是最安静明亮的,空气中依旧弥漫着属于辛夷那种淡淡的暖香,这一切让我感觉到很幸福安心。

  今天,是个晴好的日子,我走入房间,帮辛夷推开了半掩的窗,让房间能够更多的沐浴到阳光,这才走到了辛夷的床边坐下。习惯性的,我握住了辛夷的手,刚想和辛夷说点什么,却一下子愣住了。

  辛夷的枕边竟然有两滩湿漉漉的痕迹,这是...?我皱起了眉头,心中却无比的紧张的伸出了手,然后轻轻的摸向了辛夷的脸。

  在这过程中,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手微微颤抖,甚至手的温度都因为紧张,瞬间变得有些冰凉。

  终于,我的手摸到了辛夷的腮边,她的脸庞也和我料想的一样,微微有些湿润!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辛夷在哭,她在睡梦中,都一直在哭!她是感觉到了什么吗?如果说要感觉到什么,一定是要恢复一些意识和感觉,也就说明,她要从那场所谓的大梦中挣脱了吗?

  我握着辛夷的手忍不住一下子用了一些力气,和辛夷握着的掌心也变得湿润了起来,那是掌心的汗:“辛夷?辛夷?”我一声声轻轻的呼唤着,而这一次,辛夷面对我的,不再是万年不变的表情,而是有了非常非常轻微的皱眉的动作。

  这动作轻微到稍不注意,就会忽略。可是,我一直在注视着辛夷,这点变化我是看得一清二楚。

  我忍不住激动了起来,如果说辛夷能够自己醒来,岂不是就不用辛叔去付出什么,最重要的是也不会有让我忐忑不安的所谓后果。那不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所以,看见了辛夷有反应,我尽管拼命的压抑不想要自己太过失控,但是呼喊着她的声音还是忍不住一声比一声大?

  这样激动的后果自然是把苏灵惊动了,她带着嗔怪的表情走入了房间,我知道她想要指责我什么?我却看着辛夷越来越大的反应,不等她开口,就对她说到:“苏灵,我不开玩笑。辛夷随时都有可能醒来,你去把辛叔叫来。快,快!”

  苏灵和我之间相处严格说来更像兄妹,彼此也算随意。但苏灵从来都是一个非常知道轻重的人,她见我如此的严肃,也知道我觉得不会对这件事情如同上次一样无的放矢,立刻什么也没有说的转身快步走出了房间。

  不到五分钟,辛叔就略带激动的走进了房间,径直就来到了辛夷的床前。

  很快,他就发现了枕头上的泪痕,还有辛夷听见我呼唤时,表情那种细微的变化与挣扎,就像随时要从梦中挣脱醒来一般。这般的反应,看得辛叔也立刻激动了起来,他忍不住同我一起坐在了辛夷的床边,拉着辛夷的另外一只手,也跟着我呼唤起了辛夷。

  但无奈的是,无论我们说什么,怎么呼唤,辛夷的反应都是有,却怎么也醒不来,到了后来,辛夷的表情竟然怪异的哀伤了起来,最后变得有些绝望的平静,却是又有两行泪水从她的腮边滑落。

  “辛叔...”我看得大为担心和着急,这个时候一回头,求助般的看着辛叔,毕竟天狐的事情他比我了解,却让我更加担心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辛叔已经不激动了,而是脸色变得无比沉重,眉头也皱了起来。

  “辛叔...”我刚刚开口再次叫了辛叔一声,他却忽然对我摆摆手,示意我不要说话,先让开。

  我担心着急之下,又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能让开走到了一边。却见辛叔坐近了一些,伸手无比慈爱的为辛夷擦开泪水,整理了一下她的头发,这才说到:“乖女儿,没有关系。爸爸一定会帮助你醒来,一定可以的,一定会的。安心着,绝对没有事情的。”

  辛叔的声音又轻又温柔,几乎像是无意识的,竟然对着辛夷哼起了一首小时候的儿歌,那是我今生的妈妈也常常会对我哼唱的一首儿歌,熟悉的曲调,仿佛让我回到了曾经的,一个个炽热难眠的夏夜,就是这样的歌声安抚着我,让我安静的睡过去。

  我眼睛有些发胀,看着辛叔的侧影,也看着辛夷那种悲伤到绝望,从而平静的表情慢慢变得安心,继而真的平静下来的画面,只有拼命的睁大眼睛,让自己不要因此感怀而真的哭了出来。

  直到辛夷彻底的平静下来,呼吸再次平稳起来,辛叔这才慢慢放开辛夷的手,对我比了一个手势,示意我出去说。

  一出门,不等我开口,辛叔便严肃的说到:“情况我看见了,看来真的如当年你师父所说。辛夷,她这一劫难渡!因为,她的意识已经半清醒,按照常理应该可以自然的醒来,可是她的灵性受损,导致天狐最重要的本命意志不够强大,无法从天狐自己的环境中彻底的挣脱出来,只能悲伤的明知是梦,依旧在其中游荡。”

  我明白辛叔所说的情况,不要说天狐,就算是人,偶尔也有这种清醒梦,也会偶尔在这种清醒梦中继续的沉睡。

  可是,这种清醒梦是很容易挣脱的,辛夷她,她却挣脱不出来。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不再问辛叔怎么办之类的话了,看着辛叔我只有一句话:“辛叔,我该做什么?”

  “没有什么特别要做的,尽快,用最快的速度,去把辛夷的妈妈接来吧。而我,也拜托了一个朋友,去接一个重要的人来帮助辛夷。”辛叔很是果断。

  我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直接的说到:“等着祭奠完《山海百妖录》,我马上就出发。”

  我们简短的对话就进行到此,我满怀着心事,大步的走出了门,刚从门前走出几步,就听见身后响起了一个冷淡的声音:“哟,见了岳父,就记得自己是人女婿,忘了自己还是猎妖人了吗?”


仐三说:
道士再次下架了,但不影响曾经付费过的读者,依旧能看见。其它的,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总之,还是我那天说的话,山海要正常完本,也要好好写。毕竟作品的质量就是我的态度,无论在经历什么?就是这几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