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一章 仪式(上)

第四十一章 仪式(上)

  我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这个人是谁?也只是大步的继续朝前走,一边走一边说到:“你不是也挺有闲情逸致?特别跑来这里一趟,不就是为了嘲讽我两句?”

  很快,我的身边微微风动,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我的身旁,和我并行。

  我略微皱眉,其实不太喜欢和童帝并排着前行,就因为他太高了。

  “怎么?叶正凌,你身为猎妖人的头头,然后在猎妖人的老窝弄了一只天狐还不够,还引来一只老狐狸。这算什么?还不让人说吗?”童帝的声音一如既往,带着那种他惯有的淡淡冷漠,不屑与嘲讽。

  我若是第一天认识他,这种态度说不定会激怒我,或真的会惹得我着急,和他认真的理论一番。如今倒是学会了一种应对童帝的态度,停下脚步,看着童帝对他平静的说到:“不然呢?你要我怎么办?第一,我绝对不会放弃辛夷,不要说她爸爸来了,就是来了一窝狐狸,是她八大姑七大姨,我也得担待着。第二,猎妖人我也要做,认真的做。你若不喜欢,那也没办法。唯一的选择,只能是和我打一架了。”

  对的,对待童帝绝对不能认真的争执,只能这样和他耍‘无赖’,我也是太过了解他。

  果然,我的这番说法让童帝非常的愤怒,但他又能怎么样?最后只能是一甩袖子,撇了一下嘴角对我不屑的说到:“你凭什么值得我和你打架?你自己好自为之,到时候别乱七八糟的处理不了,然后忘记了自己该做什么?”

  说完,童帝不等我回话,用更快的速度转身大步流星的朝着村子中心的方向走去,留下了一个冷漠的背影给我。

  看着童帝的背影,我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却是忍不住心中的微微暖意,轻笑了一声。若是不了解童帝,会以为他是真的不满,就是因为了解,才会明白,他是越来越在意我这个朋友,忍不住用他的方式来提醒我。

  是的,我们已经不知不觉是朋友了,不管他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

  我一路朝着村子中央行去,村中吹着属于早春的,特有的,带着一股子青草味道的微风,清晨初阳淡淡,忙碌的匆匆的人们,有一种特别的,属于生命的气息。

  有时候,会不明白具体守护的,究竟是什么?而在人间,走走看看,就会发现,想要守护的只是一种熟悉的平安,让人们能够心安理得,就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更远的未来,这样很好。

  在这样的早晨,我的心情忽然变得轻松了起来,仿佛所有的难题都不再是难题,就连辛夷的事情也能够马上的解决。

  不知不觉,我就带着这样的心情一路走到了村子的祠堂,这里就是要举行《山海百妖录》祭奠仪式的地方,几乎村中所有的猎妖人都聚集在了这里,就连有任务在身的也赶着回来了,对于现在的猎妖人来说,《山海百妖录》的祭奠仪式是不容错过的,有时候甚至就是救自己一命的底牌。

  他们整齐的站在祠堂的外面,比起最初的最初,猎妖人的数量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祠堂门口那宽阔的院子几乎已经站不下了。

  我的心情略微有些激动,看着一张张年轻的,充满斗志的脸,我就觉得在不久的将来,即将要到来的劫难,我们还是有希望的,这是莫名的信心。

  “家主。”“老大。”“阿大..”我从猎妖人的队伍中走过,各个猎妖人带着一些亲切的,随意的和我打着招呼,我也笑着回应,抬头看见童帝双手抱胸,有些随意的靠在祠堂的门口,看见我的目光,他余怒未消的模样,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

  我自然不会与童帝计较,反而是觉得就这样很好,快步的走到童帝身边,我随意的说到:“别在这里生气了,我们去把《山海百妖录》请出来吧。”

  童帝不置可否,同我一起进入了祠堂的里间,我爬上最高的祭台,小心的把《山海百妖录》收起来,放入了怀中,然后下来。

  《山海百妖录》咋一看,只是一卷普通的竹简,而事实上它有一股莫名的澎湃力量,只是放入怀中,我就能感觉到在灵魂深处传来的一阵阵波动,似乎在与它共鸣。

  出外,tina早已经布置好了祭台,只不过这是只属于猎妖人的仪式,不是猎妖人都要离开现场。

  我把《山海百妖录》安放在了布置好的祭台之上,然后在旁,几个年轻的猎妖人端出了一个巨大的铜盆,在铜盆之中是经过了特殊处理的符墨,但不是熟悉的那种红色,而是像普通墨水那样的黑色。

  铜盆就这样被安放在了祭台的前端,我站在铜盆之前,似乎心有所感的回头望向了放在祭台上的《山海百妖录》,和从前很多次的祭祀一样,《山海百妖录》依旧散发着淡淡的,熟悉的一种灵魂力,而不停波动的,是封印在残留灵魂力之中的精神力。

  可我总觉得《山海百妖录》在这一次祭祀的时候,或许会发生一些说不出的改变,应该和以前的祭祀不一样?可是哪里会不一样,我也说不出来,对于《山海百妖录》的祭祀已经在望仙村进行过太多次了,每一次的流程都已经熟悉,我实在想不出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

  不过,就算如此,我心里的那种感觉还是挥之不去,这不是来自我不强的灵觉,反而像是和《山海百妖录》产生的某一种共鸣然后让我得知了一般。这让我看着《山海百妖录》不禁有些发呆,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呵,这是在想你的辛夷呢?还是在想你的岳父?”在这个时候,在我身边那熟悉的,带着嘲讽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一个回神,看见童帝正对我冷笑,再一看,所有的猎妖人都已经按照位置整齐的站好,面对着《山海百妖录》做出了猎妖人特有的祭拜礼仪,这是祭祀仪式就要开始了,就这等着我开口主持仪式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两声,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在这种场合走神,只能赶紧集中精神,从旁接过一个猎妖人递给我的三柱特制的已经点燃的长香,肃穆的对在场所有的猎妖人喊了一声:“祭奠仪式,开始。”

  接着转身,首先朝着摆放着《山海百妖录》的祭台跪拜了下去,随着我的跪拜,在我的身后响起了整齐划一的跪拜声,所有的猎妖人都跪下了。

  我虔诚的举着长香,朝着《山海百妖录》用最原始,直接的方式跪拜了三次,随着三次跪拜的结束,长香插入香炉的一瞬间,《山海百妖录》之中被封印的灵魂力,那淡淡波动的精神力如同被众人的虔诚撬开了那把封印的锁,一下子百妖录之中的力量陡然就变得澎湃了起来,如同一汪来自风暴海洋的大水,把所有的猎妖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我焚香完毕,站了起来,转身望着每一个猎妖人。

  面对这股力量,所有猎妖人的表情都很平静,但很多年轻的,功力尚浅的猎妖人额头上还是冒出了细密的汗水,这样的场景已经发生了很多次,每一次祭祀《山海百妖录》都会经历。所以,每一个猎妖人都习以为常,但同样这力量也不是每一个猎妖人都能淡定的承受,就包括我在内,一样能感觉到这股残魂的力量是何其的强大,蕴含着我望尘莫及的澎湃波动。

  我引以为豪的灵魂力在它的面前,显得是那么的弱小。那么年轻的猎妖人承受起来有压力也实属正常。

  这力量的出现,代表着《山海百妖录》被彻底的‘打开’,我走上前去,同样心怀虔诚的拿下了竖立在祭台上的《山海百妖录》,然后放在祭台上,小心的展开这已经显得很陈旧,很有岁月感的《山海百妖录》。

  在我的眼中,《山海百妖录》依旧是一片空白的模样,但我知道随着仪式的展开,它会显露出一个个的字,那感觉就如同我在施展《镇妖十三篇》一般。

  当《山海百妖录》完全的展开以后,我再次转身看着这些年轻的猎妖人,对身旁的人说了一句:“开始吧。”接着,身旁辅助我共同主持仪式的猎妖人便递过了一把青铜小刀。

  这是当年雪山一脉交给我的东西,看似只是一把平常的小刀,实际上也算做是一件法器,它没有别的作用,唯一的作用就是能够简单的取出精血,被用作法器实在有些‘阴毒’,因为这一刀戳在人身上,会放干人的精血。

  到了这里,做为仪式的法器倒是再合适不过,毕竟要是人主动的逼出精血,损伤比直接这样取精血要伤害大一些。

  我接过了小刀,伸出拇指,第一个用小刀轻轻的划开了指头,一滴殷虹如同红宝石般的精血就很快出现在了指尖,我肃穆的走到了那个铜盆前,把那滴精血滴入了铜盆之中。接着,便把小刀递给了身旁的童帝。

  一滴精血滴入,那漆黑的符墨根本看不出来什么变化,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猎妖人精血滴入其中,那符墨赫然有了一丝艳丽的殷虹。


仐三说:
我知道书评区应该有很多骂声,我不争辩什么,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山海可能只能保持这样的速度更新,大家可以攒着看。至于原因,能拿出来说的,我最后给大家解释一次,我个人原因是我的确很忙,不争气的是我精力有限,就算偶尔有时间,但也疲惫。只希望这样的忙碌到了一定的时候,能给大家一个惊喜,也算是我的回报和交代。其它的,就无法对大家多交代了。只能说大家关注我的微博,最近会开始我本人更新。地址在山海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