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二章 仪式(下)

第四十二章 仪式(下)

  关于这一幕,我早已经熟悉,这是精血滴入符墨以后必然会有的反应,等到一定的时候,精血和符墨彻底相溶,那这符墨便会变成那种暗沉的红。

  很快,所有的猎妖人都滴完了精血,默默的站到了一旁,毕竟是流失了精血,所有人的脸色都显得有些苍白。

  我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符墨,要等待一些时候,才能完全的相溶,按照老规矩我让人请来了tina,吩咐把早已经准备好的补汤端了上来。

  这些补汤所用的材料都是十分的矜贵,若然让望仙村来承担,绝对是承担不起。记得当日,陈承一亲手把山海百妖录交给我的时候,说了山海百妖录需要的祭祀方法,我是久久的回不过神来,如此的消耗,怎么可能积弱多年的猎妖人承受的起?望仙村经营了那么久也不行。

  可如果在增补方面稍有不足,猎妖人要按时祭祀,如此频繁,身体又怎么可能承受的住?那可是精血,很难补得回来的。

  而陈承一早有准备,只是对我交代了一句:“祭祀之事,绝对不能马虎。每个人最多缺失一两次不能参加祭祀。而总的祭祀次数一次都不能少。至于猎妖人的补养,你不用操心,雪山一脉担着便是了。”

  陈承一的承诺自然信得,我便放下心来。不曾想到,当陈承一只离开了一月不到,大量的补汤材料便成批的运来了望仙村,不仅足够所有的猎妖人补养,甚至还有富余。观察补养那些材料的质量,更是让人惊叹,全部都是上上之选。

  在望仙村常驻的医字脉修者很是感慨:“雪山一脉一直强势,经营千年!这些除了他们,世间恐怕没有一方势力能够轻松的拿出。不过,就算是雪山一脉拿出这些也是下了血本,也不知道雪山一脉究竟...究竟...”

  那个修者说到这里没有继续的说下去,可我知道他充满了疑问,自然是疑问雪山一脉如此扶植猎妖人,下足血本,到底是为了什么惊天的图谋?毕竟现在很多事情并未对那些修者公开,他们所知不多,而我却深深的忧虑,陈承一很神秘,他如此重视的事情,只会说明将来欲来的是惊天风暴。

  只是这一切我也不能说出去,那会扰乱修者界的平稳,只能敷衍了过去。

  “家主,这是你的补汤。”我在沉思,tina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属于我的那份补汤她给我端了过来。我回过神来,接过了补汤,一口气喝下去,然后对tina说到:“老规矩,一次补汤那些药的药性还在,让医字脉的修者帮忙再配一些食材...”

  “知道了。我们哪次不是这样做的?这些后勤的事情,您身为家主就不要操心了吧。”tina拿过我手里的空碗,微笑着打断了我。我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我本就不该操心这些,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心中越发的忧虑,事无巨细都生怕出错,到时候没有足够的底牌来应付才会如此。

  喝完补汤,所有人都原地盘膝休息调理了一会儿,第一时间发挥药性,效果最好不过。而随着时间的过去,那些精血和符墨终于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我恢复的自然很快,苏灵为我开的小灶还有阿大经常托人会带给我来自于他的神奇药丸,让我的身体底子比之几年前不知道好了多少。

  看着差不多了,我站了起来。众人随着我的动作也跟着站了起来,执猎妖人最大的礼,跪拜在地上,祭祀进行到了这一步,就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我心中不太平静,之前那种觉得这一次祭祀不同的感觉并未有完全的散去,表面上却是淡定从容的样子走上前去,后方有人跟着我,把符墨抬了起来,放在了我身后。

  我从祭台上拿起了一只符笔,蘸满了符墨,看了一眼展开的山海百妖录,全神贯注的集中精神,深吸了一口气,符笔就朝着山海百妖录落了下去。

  山海百妖录的图文只有我一个人能够看见,还需要特殊的方法,但在这种时候山海百妖录一感受到符墨的气息,便会自动的浮现出一个个图文,我需要做的就是用符笔把这些图文依次描绘下来。

  而很神奇的是,这些描绘下来的图文最多保持半个时辰不到,便会消失。不过每一次祭祀过后,猎妖人都会感觉到和山海百妖录的联系增强,这种联系对如今的猎妖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感应不仅方便猎妖人猎杀妖物,也能感受到妖物的靠近之类的,会少了许多被妖物伏击的危险,就这一点已经值得这样长期祭祀!于我看来,这大大降低了猎妖人的死亡率,到了如今,我是一个猎妖人都损失不起!

  用来感应妖物的,就是胸口那块刻画了阵法的铭牌。

  那阵法自然是山海百妖录上来的,是我第一个就看见的非常重要的东西。我还在想,我今生在明阳门,学习了阵法的一些东西,是不是也是注定,就是为这些做准备呢?

  可山海百妖录的作用不仅仅是如此,一次两次不明显,随着祭祀的增多,所有猎妖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灵魂力和精神力在慢慢的增长,这简直是直接的在提升猎妖人的根本实力,怪不得山海百妖录是如此的重要。

  这也让我越发的佩服那位书写山海百妖录的大能,很难想象他真的全力战斗起来会是怎么样的风采?不过,我也隐约的有着一些担忧,他人可能还没有感觉到,但我却迷迷糊糊的有一种感觉,随着祭祀次数的增多,灵魂中好像多了一些什么东西或者说是改变,具体是什么?我又说不清楚。

  是我一个人吗?至少我还没有听任何人给我提起过,就算童帝也没有。可山海百妖录不会是伤害猎妖人的东西,所以我也只有把这点感受压在了心底。

  我的脑中瞬间出现了许多的信息,但随着图文的浮现,我赶紧的摒除了杂念,开始专心致志的描绘起来。这些图文出现的时间并不会长,我稍有闪失,便会跟不上节奏,而这描绘的过程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出错,我又怎敢分心?

  记得陈承一说过,这祭祀也不是无限的继续下去,山海百妖录的内容就是那么多,每一次都会浮现出一部分,我跟随着描绘,一直到所有的内容都出现,便也就可以彻底的结束祭祀。

  我曾经阅读过山海百妖录的所有内容,也是为了巩固记忆,在祭祀描绘的时候不要出错,上面记录的无非就是各种妖物,而按照我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次祭祀的进行,内容已经描绘了快四分之三了。

  好在每一次描绘的都会消失,否则这许多的内容,这小小的一卷竹简又怎么可能容纳的下?

  我认真的描绘着,慢慢的也感觉到吃力,或许老天就刻意的想让我这一次的想法应验,图文出现的速度竟然快了许多。

  我无法去想这是怎么回事儿?因为根本就无法分神,按照我的记忆力和能力,都感觉稍慢一点,就跟不上速度了,只是进行了平日的一半时间,我的额头已经布满了细细的汗珠儿。

  一点都不能停下休息,我皱着眉头,让自己的注意力更集中,而这后面四分之一的内容每出现一次我都会暗自的心惊,因为都是一些上古传说中的大妖,光是看着他们的图文介绍,就已经让人感觉到了无穷的压力。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细细的汗珠已经汇流成了汗滴,快迷了眼睛,在这个时候有人伸出手,略微有些不耐烦的在我额头上擦了几下,我眼角的余光看见是童帝,却无法回应他什么?童帝也只是淡淡的说到:“你怕只是一心只有那个小狐狸了。瞧你那点儿出息,如今搞个祭祀,都要撑不住了。就不怕你这些臭汗脏了猎妖人的圣物。”

  童帝的语气很是责备,不过及时的动作倒也为了解了围,我心中感谢亦着急,根本无法开口和他解释什么?因为这山海百妖录浮现图文的速度更加的快了,好像没有半点想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时间是过了多久,只知道这点时间浮现的内容和曾经比起来太多了,在曾经,差不多全部的内容就是如此了。

  在这个时候,不仅是我,在我身后的猎妖人也略微有些骚动的小声音,我虽然无法分心,可仔细一感应,立刻就发现了问题,那就是以往的祭祀,随着图文的描绘进行,大家会和山海百妖录建立联系,能感应到了铭牌传来的神秘感应在加强,甚至能感觉到精神力和灵魂力的加强,这次却什么反应都没有。

  面对骚动,童帝呼喝了两句,让大家保持安静。至于我,必须收敛心神,继续的去描绘图文,祭祀的过程不能被打断,什么原因也只有祭祀完毕了之后再去探寻。

  慢慢的,我的手开始有些颤抖,因为那速度太快,又要保持稳定的一丝不错,就算是我的手承受的压力也十分的大,汗水也频繁的出现,童帝也察觉到了不对,却不能开口,只能一次次的帮我擦去。

  终于,在再次描绘完一个大妖的图像和介绍,在内容已经比曾经多了三分之一的时候,新的图文出现了,我的笔却奇异的再也不能移动...



仐三说:
这一次太久没有更新了,20号以后,我会多稳定更新一些来弥补。多的就不解释了,理解的书迷始终理解,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