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四章 你们,看见了吗?

第四十四章 你们,看见了吗?

  我以为我经历了无数和妖族或者妖人的战斗,对于它们的存在已经麻木,特别是身为聂焰时,最后那一场战斗,一人面对四十大妖,还有什么妖族能够让我震撼?

  可是在烟尘滚滚之中,只是朦胧的看见那个巨大的身影,我竟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即便我不清楚如今看见的一切,是否历史的真实,还是来自于我灵魂的幻觉,可是那真真实实的压迫是如此的清晰。

  我身处在战场,感觉不到本身的存在,可是我竟然能听见我因为心底涌现的心悸和无力感而急促的呼吸!

  我是畏惧吗?不,并不是,那战场的呐喊声,那一张张在我眼前浮现的面孔,还在沸腾着我的热血!那来自于心底的感觉是面对绝对实力时,被动的无奈的压迫!

  是什么妖族如此的强悍?!我如今的实力因为灵魂力本质的提升,还有对《镇妖十三篇》的更加熟悉,应该说比身为聂焰时的巅峰时期还要强悍一些。我不能保证说面对任何的妖族我都能一战,但至少不会被这样从灵魂深处就被死死的压迫了吧?

  于是,我很想清楚的看见那在烟尘之中的是什么妖族?竟然比四大凶兽在一起的气息还要强大很多倍!可是,这战场就像出现在思感之中的世界,而且是那种存思未定,所以思感不稳时出现的世界,如同隔着一层滤镜,带着一种说不清的模糊和隔离感。

  也像一幕在放映的电影,我在局外的视角,只能观看,却无法去主宰。

  我在努力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周安静了下来。灵魂的视角不停的变幻,我看见了一个个浴血而战的战士。

  猎妖人,都是猎妖人!在这个时候,我才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些战士身上属于猎妖人的那种特有的灵魂波动,每一个竟然都十分的强悍,远非如今的猎妖人可比。

  他们拿着各自的武器,肃穆的站着,在他们身旁脚下,倒伏着数不清的尸体,有猎妖人的,有妖族的。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分不清楚是猎妖人牺牲的更多,还是妖族死去的更多,我只是看见在交汇的战场,站着的都是猎妖人,再也没有一个妖族存在。

  他们没有一个人身上没有血迹,从脸上流淌的,衣襟上洒开的,如此狼狈也如此的英雄。

  战斗并未有结束,就在那一里开外,妖族的又一波大军在冲刺,那巨大的让人心悸的身影就在其中,如同一片乌云笼罩在所有人的头顶。

  没有人说话,却也没有人畏惧,他们如同雕塑一般的站着,不曾后退一步。只是有些看起来透着沧桑的猎妖人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容,看向冲来的妖族眼中有些轻蔑,有些生死都无所谓的感觉。

  而相对年轻的猎妖人有些紧张,握着武器的手青筋暴突,如同电影的细节镜头,我看见站在那年轻猎妖人身旁,一位年老的猎妖人掏出了一皮袋酒,蒙灌了一口,然后扔掉了皮袋,拍了拍那年轻猎妖人的肩膀,忽然大笑了起来。

  那年轻的猎妖人先是救助般的望向了他,看着他那无所谓却又豪气冲天的笑容,愣了片刻,忽然跟着脸上绽放了出了一丝微笑,接着跟着那位年老的猎妖人一起大笑了起来。

  这笑声在妖族那震天撼地的奔袭当中,显得并不大声,却在我耳边直冲云霄!如同一场大戏的开场,我的视角急剧的拉远,我看见有三位穿着宽大原色麻布长袍的身影从远处走来,那身形飘忽,速度不快,却转眼就在眼前。

  他们的头发没有束起,在战场那似乎显得滚烫的风中,高高飞扬,行走之间如同闲庭信步,淡定自若。

  在那身影之后,一匹烈马不知道从何处冲来,一个雄伟的身影在模糊之中就穿着一件简单的兽皮袍子骑在马上,飞驰着跑向战场。

  那身影是如此的洒脱肆意,单手握着缰绳,高高仰头,一袋子烈酒在压抑的天光下反射出晶莹的光芒,却是如同瀑布一般的冲入他的口中。

  在他身后,响起了千军万马的身影,原来有数百骑同样穿着兽袍的战士跟着冲了过来。

  我看不清楚这里每一个人的长相,却感觉到一股战场上的血气混着豪气冲开了那烈风,冲开了那云层,直破天地!

  ‘啪嗒’,一声微弱的响声,一大皮袋子酒就以这样的豪饮姿态被一口气喝干,接着那雄伟的身影已经冲到了最前方的猎妖人之中,还在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前方冲去。

  “结阵!黄泉阵!”马儿喘着粗气,似乎这样的速度已经到了体力的极限,但与此同时,一个雄浑的声音在战场上响起,如同在天地间滚过,竟带起了阵阵的余音不绝,好像无数的闷雷滚过。

  这个声音我并不陌生,之前喊着那一声战字的声音便是这个声音!而我,还在其它的地方听过,我是不会忘记那个声音的,那个神秘的大墓主人的声音!

  就是他吗?我沸腾的已经不止是血液了,还有灵魂!更是向往他的风采,竟然在妖族如此的声势之下,一声大吼,让天地间只剩下他的声音。

  可什么是黄泉阵?一听就有一种惨烈的气息,难道是必死的阵法吗?我不知道,只知道那个雄伟的汉子一骑当千,以无匹的气势冲到了战场的最前方,只知道无数的猎妖人用一种如同释放解脱般的声音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笑声,每一个人开始用极快的速度结阵,那是属于一个战场,一支军队的巨大阵法。

  此时,那个雄伟的汉子已经冲到了再前方不过,一声马儿的嘶鸣,终于停下了冲刺的脚步!我很想知道他要做什么?我很想看清楚他的面孔,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视角急速的转动,我看见了滚滚的烟尘。

  那是妖族奔袭所带来的滚滚烟尘,却在那个人停下来之后,那一团烟尘也猛然的静止,然后狂风吹过,烟尘就要消散。

  我感觉到了来自灵魂的刺痛和压力,因为这些妖族停下来之后,那如海的妖气便如同一层一层的乌云在快速的累积,那气势也开始无限的攀升。

  那巨大的身影依然存在,可是围绕在它身侧的烟尘却像是被固定在了一个小空间内,任凭烈风吹拂,就是散之不去。

  而我的承受能力好像已经到了极限,我在强忍着,我想停留在这片世界,我想看见这样的一战是怎么样的战斗?会给我的灵魂带来怎么样的震撼和勇气。

  “吼!”终于,一声巨大的嘶吼声从那团烟尘的深处传来,我的灵魂开始剧烈的颤抖,那感觉就像随时要消散而去一般。

  我无法去形容仅仅是一声巨吼就给我带来了如此的震撼是什么样的感觉,我只好像朦胧的看见,那吼声如同一柄无法丈量的巨锤,猛地敲击在天地间,天空震动,大地都要碎裂。

  “啊!”与此同时,那个雄浑的汉子也忽然开口大声嘶喊了一声,那声音初时在那身嘶吼面前显得如此的弱小,却在瞬间就带着直冲九天的气势朝着那身嘶吼狠狠的撞击而去,如同一面巨大的盾牌出现,一下子抗住了那柄重锤。

  “喔!”在那雄伟汉子的身后,响起了无数猎妖人的声音。

  “吼!”在那烟尘身侧,无数的妖族也开始嘶鸣。

  我知道,这战斗就要开始了,我只知道,这将是一场迈出一步,就再无生死的战斗!我想要留下,我想要看个清楚。

  却在这个时候,那两个声音突然的爆裂开来,竟然引声音引起了大地如同地震般的剧烈震动,天空刮起了比刚才猛烈十倍的狂风。

  在一片混乱之中,我看见那个雄伟的汉子手高高的扬起,一下子拍在了马上,那马儿似乎受到了他勇气的感染,面对原本就可以压制它的众多妖族,竟然一往无前的朝着前方冲去。

  而在这个时候,那包裹着巨大身影的烟尘终于有了动静,在嘶吼的狂风当中,一个巨大的脑袋从中伸了出来!

  那是什么?我努力的想要看清楚,却什么也看不清楚,只是感觉到从它出现的一瞬间,那让人心悸的气场陡然提升了数倍不止,我的灵魂再也无法坚持!

  我开始被快速的抽离这片空间,我根本无法有丝毫半点的自控力,我睁开眼睛,只是看见被肆掠的风吹得略微有些昏黄的天空在我眼前不停的旋转。

  ‘唔!’我闷哼了一声,根本无法阻止的喉头一甜,一丝鲜血竟然从我的嘴角滑落,我的身体就像一个喝醉到眩晕的人,猛地一下朝着后方倒去,整个人生生的躺在了地上。

  我眼前的世界还在旋转,我在一片混沌之中却压抑不住自己的念头——那是什么?

  “家主!”在我身旁有猎妖人冲了过来,用些费力的扶起了我,我看不清楚他的脸庞,也只是看见他的脸色一片苍白之中带着不正常的潮红。

  我费力的举起手,指向了所有的猎妖人,用尽了所有力气一般,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你们,是不是也看见了?”


仐三说:
多的也就不说了,用心写好每一章。明天,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