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五章 变化

第四十五章 变化

  我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中药特有的味道,而我躺在自己的床上,还有一些头晕目眩,整个大脑一阵一阵的胀痛,伴随着偶尔尖锐的刺痛。

  在我身旁,一个医字脉的修者正在为我扎针,而苏灵在房间之中忙上忙下的熬药,为的是我能够尽快恢复。

  现在的感觉比起之前的感觉已经好了太多,通过那个医字脉的修者,我知道我这下是大脑和灵魂承受到了极限造成的后遗症,谁让我一定要强行的留在那个世界里,想要看清楚那一场大战呢?

  结果造成了这种结果不说,没有看见真正碰撞的战争不说,就连那一个如同阴影的妖物究竟是什么我也没有看清楚?

  “那是一个世界吗?”尽管脑袋的感觉还是如此的不舒服,我就是忍不住思考这个问题。在从那个世界出来以后,我就问了所有人的猎妖人,无一例外,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世界,同一个世界!

  那是不是看到的同一个视角,同一个画面呢?我已经来不及详细的问,只是通过身旁人的告知,每个人在那个世界所停留的时间是有所不同的。

  “灵魂力,强大一些的,会停留的久一些。”在那个时候我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如果不是意志强撑着,我恐怕已经要陷入昏迷,也是在那个时候,童帝被人扶着走过来和我说了那么一句话。

  我在迷糊中看了一眼童帝,模糊中看见他的脸色也是苍白到了极点,嘴角也是挂着一丝血迹,看样子这个家伙一定也是在那个世界强撑过度的表现,只不过看样子比我抽离的早一些,否则不会得出这个结论。

  我大概明白了一些,可是在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办法再强撑下去,医字脉的修者已经快速的赶了过来,在我口中塞入了一颗应急的丹丸,便叫了一帮人七手八脚的把我扶回了屋中。

  这一场祭祀就这样看似草草的就结束了,可在这个时候我稍微好一些,就在忍不住回想今天祭祀发生的一切,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而我所看见的世界,根据各种情况来判断,那应该并不是一个世界,而是…“应该是一场藏在灵魂深处的记忆吧。”我忍不住喃喃的说到,这就是我的判断。

  因为我感受到了,最后窜入我们灵魂力之中的那一丝力量,并不是单纯的灵魂力,还包含着一点点残魂碎片,如果不是对灵魂力十分的敏感,是感受不到这点残魂碎片的。就连我也没有第一时间感受到,只是察觉到了有一些异样,直到我从那个世界抽离,我才肯定了有残魂碎片的存在!而且看似我在那个世界坚持了很久,实际上我只坚持了半分钟不到,所以那丝力量还没有完全的沉寂在我灵魂当中,我才真正敏感的确定了残魂碎片的存在。

  等我回到屋中的时候,那丝力量已经完全的沉寂了下来,但我感觉到我的灵魂力有了一丝丝的进步,而且对于灵魂力本质的认知似乎提升了一些。这几年,我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瓶颈,能够调动天地之力的灵魂力,我已经触摸到了门槛,但就是推不开这最后的一层薄纱。

  所以我如今的层次一直停留在几年前那一次守卫望仙村战斗,突然领悟的层次,尽管我本身的灵魂力已经比那个时候强悍太多,但也只是量变,并没有发生真正的质变。

  我知道时间不多了,如若我自己都不能突破到那个层次,我并没有面对妖族真正厉害的绝对高层的信心。至于童帝,我并没有询问他太多,不过跟随他一起战斗过的猎妖人,曾经在村子里和别的猎妖人崇拜的说起过童帝的实力,我能判断出来,他和我处在同一个层次,灵魂力方面应该没有我强悍,不过他的攻击方式也和我有本质的不同。所以,也说不上他和我有多大的差距。

  童帝的实力越是强悍我当然越是高兴,为了即将到来的变故,事实上我对村子里每一个猎妖人的实力都是了解的。我希望每一个人都强悍,希望能够有一个天才超越我都好!可是,不够啊,不管是我,还是童帝,还是猎妖人的高层,都还差着实力。

  这一次的祭祀,实在是意义重大,它带来的实力提升,连我都感觉灵魂力都一丝丝提升,那对于别的猎妖人呢?要知道,到了我这个层次,每一丝的提升都是困难的,需要累积的,需要机缘的。更重要的是,带来的对灵魂力提升的一种认知,这种认知我无法去和别人言说,但我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尽管现在它还模糊,但它在我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只等时间,便会破土而出!这个意义简直不言而喻。

  另外,我感觉到胸口挂着的那个坠子也有了一丝变化,有一丝新的力量附着在了其上,不用仔细的探查什么,我都知道,从此以后,有了它,对于妖的‘侦测’会更上一层楼。

  这实在是极大的好事,尽管现在我仍然处于难受当中,也免不了内心的兴奋,因为我看见了某种希望,更大的惊喜是《山海百妖录》的祭祀仍然没有完成,继续下去呢?如果全部的祭祀都完成了,又会出现什么样的效果?

  我判断我所看见的是来自灵魂碎片的记忆,那么,这个意义是什么?让我们感受妖族的实力吗?还是什么?

  最后,在祭祀的当中,我就觉得灵魂多了一种若有似无的联系感,究竟是在联系什么?还是我的错觉?我没有答案,但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这一丝若有似无的联系感绝对不是错觉,特别是当那一丝力量和碎片已经深深的扎根于我的灵魂当中时。

  太多的迷雾拨不开,可我的内心并未有着急,因为这是好的变化,这是希望,而总有一天谜题会被揭开,到时候自然就会清楚一切。我现在唯一怕的是变化只发生在我的身上,别的猎妖人身上并没有得到那么多的好处。

  我忍着大脑的不适,仔细的思考着这一切,在我旁边正在收针的医字脉修者有些担心的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模样。倒是苏灵此时端着一碗煎好的药坐在了我的床前,轻轻的吹凉了一勺,喂到了我的嘴边。

  我脑中乱七八糟的想着事情,只是下意识的就张口喝了一口,结果药汁顺着嘴角流了一些下来,苏灵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终究是忍不住的说到:“少爷,在这个时候你既然身体不适,能不能放空自己好好的休息一会儿?你看大夫都想说你两句,只是不好开口。”

  我这才回过神来,抱歉的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大夫,他忙抱拳说了一句:“无妨,家主如今的状态正是巅峰,无论是肉身,还是灵魂都调理的很好。这一次算是一次不小心的震荡,并未有伤到什么本质,不过是家主强撑了一些。我已经为家主扎过针,而且针对性的给了药,只要坚持喝三副药,休息一夜,就再无大碍了。不过…”

  说到这里,大夫犹豫了一下,这才继续说到:“家主,你是真的要注意休息,哪怕放空自己休息一夜。虽然深知家主责多而事物繁重,但事事也不能完全的急在一时啊。”

  我听得不好意思的冲大夫笑了笑,而苏灵就如逮住了话柄,忙不迭的又再次责备了我两句。可手上的活儿到底没有停下,已经麻利的喂我喝完了一碗药,又体贴的喂了一颗梅子在我口中,免得我口中发苦。

  我心中其实非常的感激,苏灵真的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至少在村中有了她,我不用为生活的任何事情操心。而大夫说完这番话就已经告别了。

  待到大夫走了,我就急匆匆的冲着苏灵说到:“这碗药喝下去,我已经好多了。我想要知道村中的猎妖人怎么样了,经过了这一次的祭祀,是否发生了什么变化?我必须要知道这件事情。而且,苏灵,你帮我安排一下,收拾一些行李,我下午就要下山去。”

  苏灵以为我已经听了大夫的话,要好好的休息,没有想到大夫一走,我便闹出了这么一出,她气急,瞪了我一眼,重重的放下了手中的空碗,望着我,语气中已经有了一丝的委屈的喊了一声:“少爷,你…”

  她这句话刚落音,我也刚想要解释,我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听脚步声我就没有回头,我知道是tina来了。

  “苏灵,你又不是不知道少爷的性格,这种事情是生气不来的。村中猎妖人的情况我已经大致整理了一下带来了,等一下就说给他听。免得他牵肠挂肚,反而更是劳神。”tina一进屋,便说了好几句话,听得我心生感慨,果然tina能在我回归之前统领着火聂家的一切是不无道理的。

  我冲着tina感激的笑笑,苏灵不满的哼了一声,看样子也是不打算和我计较了,而tina坐在一旁询问了两句我的情况,便开口说到:“少爷,你想要知道情况没有关系。不过,下山的事情也就不急在一时了吧?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