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六章 不是英雄

第四十六章 不是英雄

  我已经忘记了上一次我坐上飞机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了。

  用最快的速度下山,赶到附近的大城市!用最匆忙的方式购得一张机票,那是我能想到的最快速度了。

  其实tina的提议并不过分,休息一夜再走,也不影响我的任何计划,可是我拒绝了。我不能告诉tina和苏灵的原因是,我无法再忍受这思念。

  可能没有人能够理解吧?当飞机起飞,已经在云层之上时,我看着下方的云海,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笑容,那是想起了辛夷曾经呆呆傻傻的样子,分明动人的容颜,却做不出过多的表情,偶尔一笑却如百花盛开。

  可如今,我都知道原因了啊。我为此而感觉到开心,所以忍不住想要笑。如果辛夷现在能在我身边,我会告诉她,看吧,我又了解你多一些了,你的什么我都知道啊。

  这种情绪让人愉快,而我的思念就是,她明明就在望仙村沉睡着,我可以风尘仆仆的归来,第一时间就看见她,可以和她说话,可以握着她的手,可以沉默的看着她的睡颜,安静的守着,可我还是思念。

  我思念她的眼睛,落在我身上的眼神。我思念她的笑容,能够化开我最深的悲伤和最焦虑的不安,我最思念她的声音,不管是曾经呆滞的她还是在狐变后多少有些古灵精怪的她,我都希望一回头,就看见她笑着,用那种熟悉的温柔的依赖的语气,叫我一声‘小叔’。

  这种思念太过煎熬,就在我的心里灵魂里刻骨铭心,我如何还能够等待?任何人都无法理解,就算辛夷也不知道我有多思念她?一晚上的时间无可厚非,但对于我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难熬,当知道了辛夷的情况,当醒来的希望就在我眼前,这些条件简直沸腾了这份思念。

  所以,我显得很‘不懂事’吧?几乎不加考虑的就拒绝了tina和苏灵很正常的提议,而且非常坚决,但我无法解释。想到这里,我略微有些疲惫的靠在飞机的窗户旁,是没有完全缓解,至少现在也没有那种大脑涨晕的感觉了。无论如何,为了身边的人安心,我还是安睡了几个小时,做了一些安排,才下山了。

  只是想起找到童帝时,那家伙不情不愿的样子,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脸,因为通过tina的调查我得知,这一次的祭祀所有的猎妖人都有了和我一样的感觉和变化,而且实力越弱的提升越是明显,对于那种灵魂力的本质提升的感觉越是强烈。

  若然是平日里,我和童帝不在村子都没有关系。只要有几个高层在指挥分配任务就行了,毕竟猎妖人的意义在于猎妖,他们也需要训练。

  可是这种提升的时机,我认为应该给他们一个好的条件和相对安静安心的环境,让他们静静的体悟一番,最好有人能够多一些指导。所以,在这种时候就需要我和童帝这样的留在村子里。不然地下城的阿大,还有几位实力和我还有童帝也相差不远的地下城精英猎妖人也可以。但是,这些实力顶尖的地下城猎妖人没有在望仙村,而我…就让我自私这一次吧。我从来不是英雄,我儿女情长,我有自己的情绪,我无法做到搁置辛夷去伟大。所以,当童帝冷哼一声拒绝我时,我根本不管他,只是说了这些年轻的猎妖人你看着办吧,就强行离去了。

  很不负责任的样子啊,这就是我尴尬的原因。可有些感情和思念真的有办法了,也许我也就不是人,成神仙了吧。早已经看穿,还何必痴缠其中。

  而痴缠时候的样子,想必在神仙眼中很不堪吧?不仅没有觉悟的心,还很陶醉,甜蜜,自得其乐,心甘情愿。

  修这一世,到底最后能够领悟的是什么呢?

  我的脑子胡思乱想,但对于飞机来说,我要到的目的地不算远,在不知不觉当中,飞机已经降落了。

  我几乎是抱着迫不及待,不能等待的心情,直接就包了一辆车,直接就开往了辛夷妈妈所在的地方。

  这么些年,她其实一直住在厂矿区。而那片曾经的厂矿区早就已经衰败了,曾经那种一播放着音乐,就成群的人上班的景象早已经没有。就连旧时的住宅楼,也只剩下一些老人还在那里生活着,其余的都早已经搬到了市区。就连我的父母也早已经搬去了市区,但辛夷妈妈却是一直在老的厂矿区生活的一位。

  我曾经很疑惑,为什么辛姨会有能力让辛夷出国去留学?后来,我想是不是她没有搬到市区然后省下了这些钱?这些在曾经对于我来说,不是太会放在心上的事情,所以我也就一直相信这个解释。

  如今和辛夷的关系明了,曾经的种种却都让我开始敏感不已。就算那样,也不是有能力负担辛夷出国的吧?而且辛夷成绩都不错,完全都可以在国内上学,为什么非要送出国?

  是我多想了吗?我在车上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有些秘密吧?就包括我以为一直很普通的辛姨。

  至于厂矿区,我的神色有些冰冷了下来,我无法忘记我差点死去的那个夜晚,就是在厂矿区的里面,那个曾经给我留下了很长时间心理阴影的地方!后来变成了仓库,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人,就是在那一夜,陈重差点儿杀死了我。

  就是在那一夜,我的命运彻底发生了改变,看见了不一样的世界。那应该是他们的地盘吧,想起曾经在童年发生的事情,那神秘的洞穴,我其实完全有理由去相信他们在那里假借一个仓库掩饰,然后有着秘密。

  可是,如今的我和当年的我已经完全不同了,我有实力大模大样的闯进去,然后杀一个来回再出来。但这一次我是去接辛姨的,我不想惹事。而联想起来,一切都像一个微妙的平衡,我的命运从那里开始转折,我却一直没有去触碰那个地方!或许因为它在厂矿区,是我成长的地方,我不想在这里留下血腥。又或许,童年的阴影太深,我一时间还没有办法去触碰。再或许,关系到陈重…最后,难道是我不想留在这里的回忆破碎?

  我揉了一下眉头,没有办法给自己一个答案,索性不再去想,我唯一能够肯定的只是,这一次我就算路过吧,我依旧不会去触碰那个地方,直到有一天我无法再去逃避为止。

  车子很快就穿越了高速公路,到了我家乡所在的城市。这也是一个充满了回忆的城市,我曾经在这里认识了阿木这样的朋友,在这里窝着几年,当了一个古玩店的老板。看着这座经过了几年,已经改变了些许的城市,我不知道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

  车子穿越了最中心的城区,开了一段儿,来到了这个城市的另外一个市区,我看得有些失神,情不自禁的叫司机停了下来。

  在我眼前是一个修了好些年的小区,而在这个小区里,我的爸妈就住在这里。之前,因为工作调动的关系,他们住在另外一个城市。后来,退休了,又回到了这个城市,回到了早已经买好,但放置了很多年的房子里住着。

  我其实很不孝,我很少去看他们,特别是在生命发生了改变以后,很多时候我都是安排tina去帮我‘应付’他们,只要他们知道我很平安,在做着什么事情,衣食无忧就行。

  我知道自己有原因,那就是当我知道,从某种意义上我不算他们真正的儿子,我的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灵魂时,我就更加逃避的无法面对他们?我一直告诉自己,我就是他们的儿子,但无论我怎么样去暗示自己,这点心理上的痕迹都无法完全的消除。

  可当如今,路过这里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急着去接辛姨,竟然没有想到他们?我忍不住叫司机停车,驻足在这里时,才发现一切的借口都是那么的拙劣,我可以因为背负的责任暂时无法尽孝,可我不能去逃避他们的思念和牵挂,我有问过他们的情感吗?还是就持续的相信着他们说放心,我们一切都好的话?

  我竟然站在这里难过的想哭,赶紧转身,几乎是用飞奔的速度跑到了最近的商场,买了送给爸的烟酒,妈的保暖内衣和一个手镯,然后才装作淡定从容的回家。

  我其实心酸的要命,也许这个世界上往往最在意你,对你最无私的人,偏偏就被你放在不太能想起的位置,尽管这些年我也有回家探望他们。这些年我也会想起童年,少年时,偶尔思念他们。但这一次的心境竟然如此不同,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或许是看见辛叔,我开始真正的解开心结,去面对我的父母?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突然的感悟,也让我的灵魂莫名的产生了一丝波动,可我没有去在意。我只是步伐匆匆,装作一副很高兴的样子,冲进了父母所在的小区。

  这一次,我才真正的认可,我就是叶正凌,是他们的儿子,因为我身体的血液,发肤来自于他们,我的样子,我的神态习惯都有些他们的影子。


仐三说:
这一章是情感过度章节,但很必要。明天有事,无法保证会不会更新。先给大家说一声,大家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