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八章 直觉

第四十八章 直觉

  我想过千百种辛姨听我要接她走,会有的反应。但独独就是没有想到她的反应会是这种。我抬头看了一眼辛姨的眼神,感觉好像洞悉了一切一般,这感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而我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低头不敢再看。
  
  可这也太尴尬了,难道我说了要接她走,我们俩就是相对无言了吗?我略微有些紧张的舔了舔嘴唇,想要说点儿什么。没有想到辛姨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听见关门的声音,我更加的尴尬,更加不懂辛姨此时是怎么样的情绪?而一时间我也没有敲门的勇气去和辛姨说些什么,总是有些心虚,是那种替辛叔心虚,也为自己心虚的感觉。也不敢细想当辛姨知道一切后的心情,不管我们的立场是什么,这总是欺骗啊,而且处在她的角度,这一生都算得上背负着别人带给她的苦楚。
  
  可是,又能去怪谁呢?这世间的对错从来都不是那么分明,而纷纷扰扰之间,每个人好像都很无辜,却又像都在犯错,所以修心才要讲究堪破,堪破之后不染尘缘,不沾是非,也就无所谓因果缠身,最后大自在吧?
  
  我抹了一把脸,脑中乱七八糟的,说不上来的心烦,又不敢去敲门叫辛姨,只能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希望冷静下来看看能怎么办?
  
  而辛姨进去了好像了就不愿意再出来一般,一直到我抽完了两支烟,她都没有动静,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二十分钟,辛姨究竟在干什么呢?
  
  我终于是有些焦急,原本准备点上第三支烟,到底还是烦躁的把烟揉碎了,站了起来。我没有办法,如果实在不行,就坦白一切。既然辛叔这么说了,我是肯定要接辛姨到望仙村的。而我想,辛夷如果醒来了,也是很想要看见辛姨的吧?
  
  这样想着,我终于站在了辛姨的门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敲响了房门,试探性的喊了一声:“辛姨?”
  
  门后没有任何的应答,我又敲了两声门,在这个时候,门突然打开了,我看着辛姨,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见眼前的辛姨,我就如刚才进门时那般,又愣住了。
  
  之前的辛姨说是要打扫卫生,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和我记忆中的她有些背离,让我感觉到位她心酸。而现在的辛姨,竟然是算得上盛装打扮了,穿着一件儿颜色比较鲜艳的高领毛衣,外头罩着一件儿看起来崭新的大衣。头发也梳理的整齐了,还细心的弄了个简单的盘发,脸色看起来也好多了,仔细看应该是抹了一层薄薄的粉什么的。
  
  辛姨原本就很漂亮,在小时候可以说,她是第一个启蒙了我什么叫做女人的美的人,如今这么一收拾,就算是这个年纪了,还是很有气质,带着一种安然娴静的美。
  
  但这些都远远不是重点,我还记得刚才辛姨那一丝悲伤的神情,似乎洞悉一切的眼神,怎么转眼间又打扮上了?我真是猜测不透这一切。原本鼓足了勇气,准备大不了坦白,看见辛姨这副样子,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倒是辛姨很淡然,整理了一下衣衫,说到:“无论怎么样?总是要去说清楚的,他要见了,我就去见。这么多年,该不该死心,也死心了。只是女儿现在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我也不知道你这孩子是不是瞒着我什么?如果真有什么,他也是要出一份力的。不是因为这两点,我不会去见他的,我的日子挺好的。”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辛姨,但额头上却控制不住出了一层细汗,我第一个反应便是辛姨难道什么都知道?可口中的话语却是:“姨,你,你在说什么啊?”
  
  辛姨没有理会我,反倒是又进了屋子,到了梳妆台前,拿起了一管口红,涂了,又擦去,又拿起了另外一管口红,在涂抹。
  
  然后一边涂一边对我说到:“正凌,你这孩子,也帮姨看看这样抹一点,是不是显得气色好一些?姨年轻时候还喜欢打扮一下,现在不爱了。也不知道自己弄的精不精神。这出去见人啊,也不能失了礼数。”
  
  这都什么啊,我对于这个一点都不懂,更不明白辛姨这样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脑中乱哄哄的想着的都是辛姨刚才的话,看样子辛姨好像明白些什么,怎么还有心思打扮啊?我只能随口说了一句:“姨,你很好看,随便收拾一下都很好看。”
  
  “是吗?”辛姨听见这一句似乎很开心,但我心中焦急,也只能故意避开刚才的话题,说到:“辛姨,那你是要和我一起去吗?”
  
  “去啊。”辛姨淡淡的回答到,说完话她已经放下了口红,走出了门来,看着我说到:“走吧,他在哪儿?竟然还要你上门来撒谎,见了我还要回家收拾呢。”
  
  “啊?”我想辛姨可能是误会了什么,偏偏在关键的时候,嘴笨的要死,想要解释,话语却一直翻滚在喉头,不知道从何说起。
  
  辛姨却看似很淡定了走到了客厅,还催促了我一句,看起来很随意的摸了摸头发问我:“正凌啊,我白头发是不是很多?”
  
  我已经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了,也懒得再去猜测什么?从小到大,辛姨就真的像是我姨妈,或者半个妈妈,我爸妈忙碌的时候,她也照看我。而我在她家来来去去简直就如自己家一样,这种如同亲人的情分,让我也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我干脆很直接的拉住辛姨,说到:“姨,你到底知道了什么?怎么忽然这样了?而且,我要接你去的地方不近,又要坐车,又要坐飞机,还要赶路的。你怎么也得收拾一些东西啊,你这慌着出门是要做什么?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心中到底舒服了不少,也有一种豁出去的心情,反倒是辛姨带着疑惑带着猜测,还有些着急:“他不在这里?难道真的是辛夷出了什么事情?她在哪儿?怎么这么远?还要赶路?正凌啊,到底发生了什么?辛夷她…?”
  
  在这个时候,我反倒冷静了下来,拉着辛姨坐下,很坚定的说到:“姨,你相信我,辛夷没有危险!她若出了什么事情,我不可能好好的冷静的站在这里和你说话,我和辛夷什么感情,你是知道的。而这些年,我也陆陆续续透露了,我和辛夷是相爱的。”说完这话,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只是对着辛姨说,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对于这一点,辛姨并没有什么特别吃惊的样子,反而是欣慰的笑开了,忍不住摸摸我头,说到:“我就觉得你们这两个孩子是会在一起的。女孩子早熟,我家丫头的心思啊,我早早的就看出来了,就看你是什么心思?我还担心着,但这些年我也知道了,不用你今天特意说,也知道。姨挺开心的,你爸妈也开心。可是,你们两个孩子好像不着调,我们都盼望着你们什么时候能告诉我们就这样定下来,把事情办了。”
  
  “可是你啊,一年到头见不到两次。辛夷这孩子,更是几年没有见着人了。你今天这样说,我的心宽了一些。但我是她妈妈啊,我了解她,这几年没见人,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你告诉我的那些理由虽然好,但我还是会不放心的。直到今天你说着这句话,我才真正…”辛姨没有继续说下去了,眼眶倒是有些红。
  
  我的心翻滚着对我父母一样的内疚,忍不住拉着辛姨的手,握的紧紧的,很多时候我们自作聪明,以为瞒住了父母,以为他们就可以不操心了。谁能知道,不管是我爸妈,还是辛姨,甚至天下的父母有时候应该是洞悉一切的,反倒是他们不想要我们操心,反倒是他们有时候故意去逃避,去相信我们,内心深处又难以安心。
  
  “姨,辛夷她现在很安全的,这一次我接你去,你真的能见到辛夷的。”我心中那么感触,也想尽量安慰着辛姨,但说出来的话只有这样。
  
  现在还不是揭开真相的时候,不是不能说辛夷的情况,而是说了出来,要拉扯出来的事情就太多了,我为了避免辛姨的追问,只能赶紧的转移话题:“姨,那你刚才是要做什么?说的话真的让我都吃惊了,我都不明白…”
  
  见我这么问,辛姨打断了我,反倒是疑惑的问我:“你难道真的不知情吗?我以为你知道的,我以为是他让你来的。”
  
  “他是?”我心中深知不可能辛姨会知道辛叔的消息,如若是这样,辛叔早就对我说了。所以,我真的疑惑了。
  
  “辛夷的爸爸啊。”辛姨简单直接的说到,然后又接着说了一句:“他没死,他肯定没死,这些年我一直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