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九章 离开

第四十九章 离开

  我没有想到辛姨会直接的这样和我说,原本把话说开,情绪已经平静了许多的我,一下子又有些紧张。

  其实,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辛姨可能知道一些什么,但这样直接的方式,我的确不知道怎么应对,我发现我好像也不了解辛姨。

  但看着辛姨,她是我的长辈,我不能到如今还撒谎过去,或者敷衍过去,毕竟她已经开了话头,而且我根本没想到她会把我和辛叔这种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联系到一起,莫非我能说女人的直觉太可怕了吗?

  所以,我沉默了一秒,就仅仅是一秒,辛姨的眼神就变得疑惑起来,我只能抹了抹脸,有些不安的咽了一口唾沫,犹犹豫豫,勉强笑到的开口:“姨,你怎么会这么说?”

  除了这个,我还能说什么?我不能把话接下去,我至少要知道辛姨知道了一些什么,才能决定自己怎么说话。不是我事到如今还想故意隐瞒什么,而是这种事情一旦我给了肯定的答案,说开了一些话,我是担心辛姨万一她只是猜测,落到了实处,她会有什么情绪?该怎么承受?

  就如同我在望仙村就想过,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我来面对的,而应该是辛叔亲自给辛姨交代。

  “正凌,莫非你还真的和这事情有关系?”辛姨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疑惑的问了我一句。

  我没有回答,选择了直接的说到:“姨,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那么说?”

  这一次,辛姨没有逃避我的问题了,在沉思了一下,又为自己去倒了一杯水,坐下来喝了两口才说到:“是不是很荒谬,所有人都知道辛夷的爸爸是一个普通的矿工,死在了矿上。只有我一个普通的女人,他的妻子,坚信着他还没有死。”

  “一般的人肯定会觉得我神神叨叨,就连我女儿我也没有透露过这个想法。今天为什么要对你那么说?很简单,正凌,你的什么事情你姨多少知道一些,明白你接触的,经历的,至少从小经历的,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接触到的东西。那么,我说一个死去的人没死,你肯定也不会觉得我神神叨叨。”

  我握着自己的双手,点点头。心中却是在想,有时候我们是不是以为自己的世界(修者的世界)就真的瞒天过海了?就真的普通人不知道一丝一毫,尽是以讹传讹?辛姨真的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平凡的生活,可是我们是不是也太过忽略一个普通人的直觉了?

  辛姨接着说:“既然如此,我在你面前直接说了也好。我觉得甚至肯定辛夷爸爸没有死,不是因为我一直没有见过他的尸体,而是因为我和他是夫妻,亲密相处了那么多年的夫妻!”

  我轻轻咳嗽了一声,问到辛姨:“姨,你这话是怎么说?”我也不知道这个话到底因何缘起?

  辛姨不由得笑了一下,说到:“你这孩子不理解也是正常。如若有一天,你真的和我女儿生活在了一起,小夫妻的,你就知道,和一个人天天在一起,他什么样子不在你面前忌讳,你也不用在他面前端着,你就知道彼此之间还有什么能隐瞒,能完全不露蛛丝马迹的?我和辛夷爸爸是很相爱的,那么我们彼此之间想要隐瞒一些什么更难。所以,我大概知道一些,他不是那么普通,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矿上工人。”

  我大概能理解辛姨话里的意思,甚至不用详尽的说,我也明白,其实有太多的生活细节流露出来的东西,不用一一列举,我担心的只是难道辛姨知道辛叔是狐妖?

  那她怎么接受的?我只能硬着头皮问到:“如果是那样,辛姨你知道他如何不普通?”

  辛姨摇摇头说到:“这话我如何说?不能说!这几十年来我一直埋藏着这个秘密,我甚至知道就连我女儿也不普通啊。我们先不说这些,再说第二点,除了这些生活上被我悄悄发现的一些事情以外,还有这些年我们母女的生活我也能感受一些。多的细节我就不说了,你也一定知道辛夷出国留学的事情。”

  终于是提到这一点了,这原本也是我心中的一些疑惑,原来事情真不是那么简单,我于是接口说到:“姨,你是想告诉我,你无力供辛夷出国的,对吗?”

  “对,你觉得我一个单身女人,有这样的心能有这样的能力吗?可是,辛夷到底出去了,而且生活无忧,学费无忧的出去了。我已经不吃惊了,因为在这些年里,我的生活中无论遇到什么难题,总是被各种巧合的人,巧合的事情解决。我能相信一次两次巧合,我能相信次次巧合吗?就连女儿出国这种事情,无论各种麻烦都会迎刃而解,就连钱方面都会冒出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有什么资助计划,就选上了辛夷。我相信有资助孩子的计划,可哪有资助出国留学生的计划?而那人都没有出面过,就电话联系。那么在我的生活中,除了他,还有谁会这样关心我?就算有我的亲人,他们没必要这么做,他们也没有这个能力。他们都是普通人,也没钱。正凌,你姨不傻。我知道他不普通,能办到这些很简单。”

  辛姨一口气就对我说了那么多,眼神中隐约有些欣慰,像是在欣慰这些年辛叔还是一直照顾着她们母女,而辛叔并没有对我说起这些。可能他认为没有说的必要吧,又或者关心则乱,他自以为做的很完美,可哪知其实漏洞百出,又怎么能瞒过那个曾经最亲近的女人呢?

  但我也看出辛姨的眼中有愤怒,而这愤怒我不用刻意去解读,因为换成任何人都有足够的理由去愤怒。

  我长吁了一口气,看来辛姨比我想象的还知道的多,但她不愿意透底,我也不能盲目冲动的去问,虽然我真的比她了解的更多,可这种事情真的不能我对她去说,去交代。得让她有个缓冲,由最亲密的人对她交代。

  既然辛姨愿意说,我提出了我最后一个疑问:“姨,好吧,我完全能够接受你说的这些。但你怎么会认为辛夷爸爸,就是辛叔会叫我来接你?”这一点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辛姨笑笑:“我见识不多,但我总是想啊,人呐,都有自己的圈子。外人触不到这个圈子,可是圈子内的人却总是兜兜转转能够碰见或者知道对方。因为既然叫圈子,那么真的不大。你是不一般的人,辛夷他爸也是。既然我这些年的生活中已经出现各种莫名其妙帮助我的人,那他找到你来接我,也有可能?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太站得住脚的理由,但我就是感觉?”

  辛姨说到最后,望着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心中却是吃惊,我能感觉到辛姨不是什么灵觉出众的人,可是对于重要的人这份感觉,简直就…我无法形容,甚至我应该高看一眼所有人!对,人既然是万物之灵,在混混沌沌的尘世之中翻滚,高人都说那是一场修行,被蒙住了双眼和灵魂的修行,那么他们偶尔也会爆发出真正身为万物之灵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吧?每个人都不普通!而修者只是幸运的扯开了一点儿蒙在眼睛上的布的人,能多看得一些世界。

  我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只能恍恍惚惚的点头,辛姨自嘲的笑笑:“我或许也太疑神疑鬼了,我这一生呐,总想着肯定他没有死,那么总想着他能来给我一个交代。这次,看来还真不是吧?”

  我笑笑,我觉得真的不用我来交代什么,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至少辛姨也不是完全无知,当一切真相在她面前揭开的时候,她至少不会那么难以接受。

  我拍了拍辛姨的肩膀,有些心疼这个算是我姨,算是我半个妈的女人,笑着说到:“姨,你也不必想那么多。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你说呢?我接你走吧,要不要我来帮你收拾东西?”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呵呵,你这孩子,说话现在也一套是一套的了。听得姨心里很宽慰。哪像小时候,皮的要命呐,你爸妈揍你,你也是不说话死不认错那种,有时我来拉他们,看得我都着急。你坐着,我去收拾收拾,哪能让你动手?我还想给你做一顿饭吃呢,好久没有吃过姨做的菜了吧?你小时候呐…”辛姨絮絮叨叨的去收拾了,忍不住说起我和辛夷小时候的一些往事。

  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忍不住又点了一支烟,她的寂寞看得人心疼,我也会想起自己的父母,是不是常常这么寂寞?有些东西在慢慢的触及我的内心,直至灵魂,让我感觉到自己好像领悟了一些什么,抓住了一些什么,却又朦胧不清。

  时光就在辛姨的忙碌中过去,她麻利的简单的收拾了一些行李,然后心满意足的看着我大口大口的吃完了她做的东西,就如同看着辛夷一般。

  这才在这个突然下雨的下午,和我一起离开了这个她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走向了一个她不能想象的地方,去揭开她人生中一直存在着却从未揭开过的真相。


仐三说:
不焦躁,细节不能少,人物要丰满。自说自话,不管顺境逆境,什么言语,我要坚持我想要给读者的。大家懂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