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章 一别经年,时光难覆(一)

第五十章 一别经年,时光难覆(一)

  踏足望仙村的那一天,料峭的早春也进入了尾声。

  入春的时节,到了巍巍秦岭,才能感觉到一番不同于城市的生机,更蓬勃的属于自然的,原始的生机。

  一路攀爬,我觉得对于辛姨来说应该是一番辛苦的事情,即便是有我的帮助。不过,出乎意料的,她似乎一点儿都不觉得辛苦,甚至兴致不错,连我的帮助都不需要多少,让我惊奇的看着她一个不算年轻的女人,竟然自己一路攀爬。

  后来的路有些湿滑了,毕竟已经真正入春,春雨总是绵绵,到后来,即便辛姨还想自己来亲自体验这最原始的自然,也不得不依靠我的帮手了。

  入村,开阵,总是要经历一番惊奇。辛姨尽管再淡定智慧,总是免不了对眼前的‘奇迹’感觉到不可思议。

  古老的山门,隐藏在深山中的小村,一切都像是颠覆了人生。

  至此,辛姨却没有过多的再表现什么了,反倒淡然了起来,我知道她的心事,挂念着多年未见的女儿,恐怕此时发生什么天崩地裂的景象,她也顾不得什么了。

  站在村头,下了那长长的青石板,便能正式进入村口了,如今的望仙村扩建了好多,熙熙攘攘,时而训练中的猎妖人吼声震天,还闹出一些动静来。

  对于这些,我自是习以为常,出于习惯的判断,我以为挂念着辛夷的辛姨更不会对此再有什么惊奇。于是伸出手去想要扶住辛姨下阶梯,却一手抓了个空。

  我略微惊讶的回头,发现辛姨站在原地没有动。

  “姨?”由不得我自己回想,莫非辛姨的反射弧比较长一些,如今才知道吃惊?可是不应该啊。

  但辛姨脸上并没有吃惊的表情,一番平静,却是望着我问了一个问题:“在村中知道我女儿的人,多么?”

  这是什么问题?我不解其意,但也只能顺着她的话头,点点头。

  辛夷在这村中沉睡了好几年,外加是我带回来的人,我也没有刻意隐瞒什么,村中可以说没有人不知道沉睡的辛夷。

  “你在这里应该是很有威望的吧?”辛姨又问了我这么一句。这让我更不解其意,也不知道该不该点头,没有别的原因,说自己很有威望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吧?至少华夏人是含蓄的,我亦如是。

  “没有别的意思,刚才从那山门过。我看着那些人也不一般,可是他们看你眼神很尊重,对你的称呼也是家主什么的,没有人为你带来一个陌生人而询问你一句半句,我想没有一些威严,一定是做不到这些的。”辛姨给我解释了两句。

  我抿了一下嘴,心中惊愕,难怪辛叔当年放弃一切也要爱上辛姨,这不单单是美丽的原因,她不露声色的,隐忍的智慧就连我也是如今才察觉到。

  我没有正面回答辛姨什么,只是问到:“姨,那你问这些是要?”

  “没有,有些事情我想问问清楚。明白了,我也耽误两分钟。正凌,你等我一下。”辛姨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

  一路并没有耽误,甚至我以为会很费力的上山也并没有耽误多久,都已经到了这里,我自然不介意再等辛姨几分钟。

  辛姨也没有多说,打开随身的行李,拿出了一张旧帕子,擦了一下擦鞋,再细细的收了。接着拿出一双干净的鞋子,换上了。

  又脱掉一路上山,略有些脏和皱褶的衣服,换上了她出发之前曾经穿过一次的大衣。

  耐心的整理好了衣衫,辛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头发,想了想,又掏出一个小包,里面东西不多,也就一些女人用的最基本的化妆品,辛姨依旧是擦了一层薄粉,涂上了口红。

  这才有条不紊的整理了一下,重新关上了行李。

  然后才对我说到:“正凌,好了,我们进村吧。”我略微一笑,心中带着一些温暖的扶着辛姨,尽量小心的下楼梯。就算我再迟钝,也明白辛姨这番用意。

  她觉得在村中熟知辛夷的人多,觉得我也是在这里有威严的人,她希望尽量体面的进村,而不是一副狼狈的形象。我们在她心中到底是小辈,她要为我们多留一些面子,不要落了我们的脸子。

  真是心细如发。辛叔很优秀吧,会爱上辛姨不冤。而我,也许没有前世,会爱上辛夷也不冤。只是辛叔催促着我接辛姨前来,在之前也不算很清楚的说过,他要去接一个重要的人。

  这个重要的人不知道是谁?我也不太清楚,他是已经出发了,还是想等待着辛姨来了以后再出发?亦或者,他出发了之后已经回来了。

  我在内心渴望着他们能够见面,就像幼蝉蛰伏几年地下,只为一夏的嘶鸣,夜昙也只在夜里绽放一瞬间的美丽。对于相爱的人来说,也许苦楚了多年,一瞬间的甜蜜他们能说不值得吗?

  可我又怕他们见面,多年来的隐瞒,到底会留下一些伤害和遗憾吧?这不单单是辛姨一个人的,辛叔未尝不是?如今年华老去,再度相见,他们内心陡然面对,冲击之大,伤痛也来得很痛吧?

  我想了一些很纷乱的心事,却是很亲密的扶着辛姨已经进了村。

  一身春雨绵绵之外,都是不带恶意的探寻目光,我不用人询问什么,逢人便开口:“这是辛夷妈妈,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姨。”

  我说的一字一句声音不大,却亲热又自然,辛姨握着我的手更紧了一些,嘴角还是勾起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仿佛多年辛夷不在身边,我也难得一见的寂寞都化解去了,老人的人生已经安静而沉寂,但他们何尝不需要小辈去证明一些他们的存在感呢?

  就这样一路走到了我所在的屋子前,在这个时候tina和苏灵早已经在半途迎出,一路同样自然又亲近的和我们前行。

  身边所遇见的每一个人也都对辛姨报以了友好的微笑。这不是因为我的面子,他们都能感觉到辛姨是一个从头至尾的人,也知道辛夷是狐妖。这背后有着怎么样的故事,他们或许不清楚,但总能猜测这个女人身上一定充满了不同的苦处。

  如今还能这般优雅淡然的进村,能得到我如此的尊重,那么她一定有过人的地方,而优雅淡然又不倨傲,到了老时还能如此从容美丽的人,不也更多的能迎来人们的好感吗?

  走了一路,如今到了我的门前,辛姨到底显出了一丝疲态,苏灵赶紧的要扶着她进屋,村中都是青石板路,漉漉的青苔,细密密的春雨,我们才不敢大意。

  谁想这个时候,辛姨却是没有让苏灵扶着,反倒是拉着苏灵,微笑着问了一句:“苏丫头,我的女儿就在这里?”

  苏灵询问的看了我一眼,我沉默点头。苏灵便也应了,说到:“阿姨,对啊,辛夷这些年一直在这里。”

  辛姨应该还会问什么吧?我准备告诉辛姨,一切进屋再解释。谁又想辛姨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点头说了一句:“这个地方不错。山好,景好,人也好。还有你们在,正凌在,我女儿过的应该不错。”

  我知道她担忧,任何一位母亲都会想为什么都到了这里,女儿都还不来迎接自己?如若没有什么事情,这种情况会发生吗?但她不想到了这里,她的担忧引得这些初初接触的为此不安。

  我沉默无言的推开了门,苏灵赶紧扶着辛姨,我趁这个时候看了一眼tina,tina看了一眼辛叔住过的房间,对我摇头。

  我知道tina这是在告诉我,辛叔不在屋子里,已经离去。这让我怅然若失,又莫名的微微送了一口气。我自然盼望一对苦情人能够早些相见,却又担心一件件的事情对辛姨冲击太大。

  走入屋中的时候,辛姨已经很自然的挽过我的手了,变成了我在扶着她,在这种时候,越是接近,反而越是胆怯,我能够感觉到表面淡然的辛姨其实整个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在这种时候也唯独只有我,能够给她支撑。

  再不需要多余的语言,更不需要多余的动作和解释,我示意苏灵和tina先离开,我独自一人径直带着辛姨走进了辛夷所在的房间。

  一进房间,便暖暖的,辛夷睡在这里,整个房间都有一丝淡淡她的气息。辛姨一进房间,整个人便有些发软,我连忙扶稳了她,一直赶路从未休息,还承受着如此大的心理压力,能够从容的支撑到现在,已经是出乎我意料的极限了。

  “正凌,不用扶我坐。直接带我到辛夷那里。我一进这里,就知道我女儿在这里。”辛姨的语气终于是变得有些急切。

  我到这个时候反倒犹豫着要不要事先说一句,然后让辛姨有个简单的心理准备,辛姨却略微急促的再次催促了我一句:“正凌。”

  我无法再多说,近在咫尺,我还在这里多言什么?总是见了一面才安心,才能好好解释吧。

  于是,我只能扶着全身已经有些发软的辛姨来到了辛夷的床前。

  辛姨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辛夷的身上,连空气在这一瞬间都变得安静而小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