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一章 一别经年,时光难覆(二)

第五十一章 一别经年,时光难覆(二)

  曾经听说过一句话,人的坚强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坚强,只是看有没有触碰到那个人内心的点。

  辛姨,真的已经表现的很好了,到这个时候揭开的真相有些残酷,尽管她有心理准备。可我怕她一下子就支撑不住。

  安静的瞬间,我有一丝后悔,我为什么不提前给辛姨打好预防针,我到底还是在软弱的逃避吧?呵,一个面对大妖都不曾皱眉的男人,怕的竟然是这个。

  此刻,我又能说什么呢?我扶着辛姨的手在竟然被汗湿了。我都知道,一切都尽在不言中,看到辛夷的样子,谁会猜测不到辛夷大概的状况呢?原本一直以为女儿可能是有什么事,但没有想到竟然如植物人般的在沉睡……

  辛姨一直没有说话,反倒是我越发的紧张起来,这安静的时间漫长的如同一千年一般,我跟着有些头晕目眩的站着,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说什么?

  “正凌,扶我过去,我现在恐怕走不动路。”没有预兆的,辛姨忽然开口对我说到。

  这个要求我如何能拒绝?加上此时我也没有了主意,辛姨怎么说,我几乎是下意识的照着做了。

  我把辛姨扶到了床边,她缓缓地坐下,从表情上看不出悲喜,甚至连泪水都没有一滴。她有些愣愣的看着床上躺着的辛夷,而我在旁边,一颗心都提了起来,我知道,就是这种情绪,压抑的越厉害的,爆发起来就越发的可怕。我怕这些沉重的悲伤终究会伤到辛姨的身体。

  我不想辛夷躺在这里,辛姨还等不到辛夷醒来,也跟着躺下了。所以,我紧紧的盯着辛姨的一举一动,只要稍有什么不对,我就会立刻的请医字脉的修者来。

  可是,我只听得辛姨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神情就从刚才的呆愣变得自然了起来,她伸出了手,轻轻的摸在了辛夷的脸上,就如同抚摸一件最珍贵的宝物。

  还在沉睡中的辛夷似乎有所感,眉头微微的跳动了一下,竟然在沉睡中也轻轻皱起了眉,微微有些撇嘴,那感觉就如忽然的悲伤起来,却又不是成人化的悲伤,反倒像是一个孩子经历了什么难过的事情,妈妈没在身边时,一直坚强着,忍着,终于看见妈妈了,然后一下子就难过了,就想哭了的感觉。

  我的心跳的厉害,尽管知道辛夷其实应该苏醒,只是差一些什么?所以,她会常常对外界有所感,做出一些微小的反应,但完全没有这一次那么的生动,就好像已经醒了一般。

  我甚至怀疑辛夷下一刻就会苏醒,所以心跳的厉害。但反观辛姨,她根本没有任何强烈的反应,只是慈爱的看着辛夷,略微显得有些苍老粗糙的手还放在辛夷的脸蛋儿上。

  我真的不了解,面对辛夷的任何反应,不止我,就连辛叔也会忍不住激动,是什么让辛姨如此的淡定?

  而辛夷就那么一直微微撇着嘴,慢慢的连鼻子都微微耸动,接着两滴泪水就从她的眼角轻轻滑落,那情绪是如此的分明,委屈,难过,略微带点儿面对妈妈时才会有的撒娇。

  这时的辛姨却没有哭,而是嘴角勾起了一丝带着安慰的,让人内心平静的笑容,就好像辛夷真的能看见她一般,她轻轻的俯身,用自己的脸挨着辛夷的脸,柔柔的,安抚的磨蹭着,小声的说到:“宝贝乖,妈妈来了,妈妈在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乖,宝贝乖…”

  我站在一旁,看着辛姨这般,竟然莫名的有些想我的妈妈,这是完全压抑不住被勾动的情绪,如同穿越了时光,能看见幼时的自己,那么调皮,别人眼里挨打了还能一言不发,甚至还故意要笑的小男孩儿,在之后妈妈的一个拥抱,一句软化,就能嚎号大哭。

  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了,无人可以依靠,只要想到还有妈妈在,就能微微的安心。知道,永远永远她不会遗弃自己。知道,就算她也许弱小,她能用全部的力量来保护自己。

  “妈妈…”我也忍不住非常小声的低低喊了一句,看着辛姨,自己心里也开始柔软而心酸起来。

  在这个时候,辛姨是俯身轻轻的抱住了辛夷,口中哼起了我们儿时的一曲童谣,手轻轻的拍打在辛夷的手臂上,安静柔软的让人就想安然入睡。

  而辛夷的表情很舒缓的平静了下来,不再难过,不再悲伤,终于是安静了下来,又带着一丝安然的满足。

  到了这个时候,辛姨才起身,握着辛夷的手,带着满足的神情看着辛夷,眼中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忧虑。

  就这般过了好久,辛姨才抬头和我说话,她没有什么我想象的一连窜问题,只是很平和的问了我一句话:“辛夷她这样多久了?”

  我到了这个时候,自然不会隐瞒辛姨,于是就告诉了辛姨到底辛夷昏迷了多久?

  “嗯。那么久了啊?”辛姨自言自语着,一边伸手擦去了辛夷刚才留下的泪水,然后又轻声的问了我一句:“那辛夷这样没有生命危险吧?对她的身体之类的,会不会有很严重的影响?”

  我只刚刚说了一句,辛夷不会有生命危险。辛姨就又自言自语的摇头说到:“睡了那么久,对身体应该是有影响的。但是没有关系,我都陪着,要是脑子不好使了,我就重新一个一个的教她识字,要是手脚不灵便了,我便一天多多的给她按摩几次。都没有关系,都没有关系的。”

  辛姨的反应,我竟然有些恍惚了起来,我再次的不懂,辛姨为什么会如此的安然,这种不焦躁很坦然的情绪到底是什么?好像除了生命,就算辛夷会面对的最坏的结果也不能让她有半点的皱眉,我看着此时的辛姨竟然有一种,比面对最厉害的大妖都还要强烈的无力感,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那是因为,我觉得在这世间任何力量都打不倒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

  辛夷已经睡得很安稳了,就连呼吸声就充斥着一种安然的味道,即便她这些年一直在沉睡,即便我已经听得很熟悉了她的呼吸声,但这些年从来没有任何的时间她显得是那么的安稳。

  在这一刻,我是理解辛夷的,她是不能与我交流,在这些年。可是,我怎么会不知道,在自己如此无力的情况下,她有多么的挂念自己的妈妈?那个一直以来独自带着她长大的坚强女人?

  如今,妈妈来了,她终于是可以安心。而现在她多少对外界是有所感的,辛姨如此的表现怎么能让她不更加的安心呢?

  我为辛夷感觉到欣慰,有这样的一个母亲。而辛姨却在这个时候,在辛夷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轻轻的站了起来,而且对我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我有点无言,就算大吵大闹辛夷也醒不来,难道是辛姨也感觉到辛夷如今的状态,才是那种安心的安稳睡着的状态吗?

  我自然安静,看辛姨站起来,我想要伸手去扶她,她却没有刚才那样软的连站立都不能的样子,反倒是自己脚步轻快,雷厉风行的走了出去。

  这是要做什么?我也赶紧跟上,直到走出了房间,掩上了门,辛姨才转头对还未来得及开口的我说到:“正凌,厨房在哪里?”

  我下意识的指了一下厨房的位置,辛姨点头‘嗯’了一声,便转身朝着厨房走去。我看着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我赶紧的追了过去,一把拉住了辛姨。

  如果说刚才辛姨表现的淡定,但还在正常的范围内,如今算个什么意思?我忍不住开始担心辛姨是不是被刺激的不正常了?

  “正凌,你拉着我做什么?我现在就想做点儿东西给女儿,我知道她这个情况,吃东西应该有很多顾虑和讲究。没关系,我都会问得清清楚楚。然后亲手做给她。她啊,无论我做什么,她都能吃出来是我做的,她说就喜欢妈妈做的东西,哪怕最简单的东西。”说着说着,辛姨就笑了,神采奕奕,精神饱满的样子。

  我却有些担心,我最不解的一点就是辛姨为什么什么都不问?这才是我担心她其实已经被刺激到神智有些不清的原因。

  于是我开口小心的问到:“姨,你就不问问辛夷的具体情况?”

  “等我忙完了就问啊,我当然会要问清楚辛夷的情况。”辛姨的神情很淡然,回答的也很坦然。

  可是,什么叫忙完了再问?这个事情难道不重要?我皱起眉头,担心的看着辛姨:“可是,姨,你…”

  辛姨先是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突然笑了,反倒是她安抚的拍拍我手背,说到:“正凌,你别瞎想。我肯定要知道辛夷的情况,但现在我既然来了,就要开始照顾起她来。我觉得无论如何,情况都已经这样,我慢慢了解不迟。”

  说到这里,她略微伤感了起来,轻声的继续说到:“当年,辛夷父亲的死,初初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我面对生死是无力的,是没有办法的。可是,除了生死以外,我就能做许多。辛夷,她不论发生什么,我这个当妈的都不至于无用,只要她还活着,我就能支撑她。我哪有时间难过,我还要好好的照顾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