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二章 一别经年,时光难覆(三)

第五十二章 一别经年,时光难覆(三)

  有了辛姨在,苏灵就一下子清闲了下来。

  原本照顾辛夷的事情是苏灵主要在负责,毕竟我是一个男人,有诸多的不便,如今辛姨来了,她亲力亲为,苏灵只能打打下手,加上我是一个不怎么需要照顾的人,苏灵的手头便没有什么事情了。

  对于此,苏灵其实很开心,长年的习惯让她偶尔放不下辛夷,但想想是辛夷的妈妈亲自在照顾,她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呢?这般的心事都去了,她终于有空跟着猎妖人一起练练拳脚,这就是苏灵开心的地方。

  原本,她就从小习武,这些年因为各种的忙碌,在这方面懈怠了下来,她是失落的。

  常常,我也能看见她看着演武场,流露出渴望的目光,便会鼓励她去练练,她其实从小的理想是成为猎妖人,只不过灵魂方面的天赋实在勉强不得,那么能够练练武也是好的。

  就如她所说:“少爷,你说以后妖怪打来了,我这身手还在,总不会完全的没有反抗能力,跑起来也能灵活点儿吧?武松还能打死老虎呢。”

  老虎和妖怎么比?武松又真的打死了老虎吗?我也不知道,但会两下子,确实自保能力强一些。所以,我是鼓励的。无奈,面对我的鼓励苏灵总是摇头,会说:“算了,我去给辛夷姐熬药。”会说:“算了,我去给辛夷姐按摩按摩。”

  说法总是很多,还有为我偶尔在村子里的时候忙忙碌碌,为tina当助手。

  在今日阳光晴好的日子,我搬一张躺椅,懒洋洋的看着热火朝天的演武场,看着苏灵也快活的活动其中,时不时灿烂的微笑,心中也很开心。

  心中也是感慨,如果我有一天到了战场,战死其中叫做牺牲,这一个叫做苏灵的女孩儿,这么大段大段的岁月难道不叫牺牲吗?那么多的牺牲总应该有回想的吧?

  我不想想太多,这些日子总是感慨很多,觉得灵魂深处好像也发生了一些我说不上来的波动,就从我去看父母那一日起。万魂花在我的灵魂之中却总是恹恹的,不知道是在沉睡,还是有什么别的进化?这些年过去了,那第七瓣花瓣总是张不开,卷起来的样子和它如今恹恹的模样,倒是挺相配。

  “家主,来打一段儿拳。”演武场是一个热火朝天的地方,又怎容得我在这里懒洋洋的晒太阳?于是,有年轻的猎妖人起哄要我来活动活动身子骨了。

  一个叫唤,很多人就开始起哄,擦掉脸上的汗水,期盼的看着我。苏灵抿着嘴儿笑,然后扔给我了一把剑。我的拳把式还真上不了台面,但论起剑法来,倒还真值得称道。毕竟上一世是用剑的,只是遗憾那把无名剑究竟在什么地方?我却是半点儿不知。

  我一把就接住了苏灵扔过来的剑,随手舞动了两下,想起童帝那家伙早几天就下山,一副不把天下妖物杀个干净不罢休的架势。我这幅懒洋洋的样子确实有些‘可耻’了。于是,也不推脱,走到了演武场的中央,准备给这些年轻的猎妖人来上一段儿。

  舞剑的架子倒是其次,难得这样的清闲,我总是要指导一番,怎么把剑招和灵魂力结合,再进而用灵魂力勾动天地之力,最后控制力量,通过剑招把力量发挥到极致。

  从上一次的祭祀过后,他们至少对灵魂力的领悟多了好几分,我这也算趁热打铁。

  本事是关乎身家性命的事情,我开口指导,没人敢不认真的听着,一边说,一边剑招就跟着我的讲解自然的舞动起来,这种动作与讲解的结合,但愿他们能够领悟更多。

  一套剑招下来,整个演武场久久无声,这样的一套剑招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热身,看着这些猎妖人凝神思考的样子,倒是勾起了我想要再来几招,让身子骨好好活动的心思,我如今的修炼都以灵魂力为主,练体为次了。这样痛快的流汗,打熬身体到极限的训练是很少了。

  可我刚刚起了这个心思,便看见tina远远的站在演武场旁边,我知道tina有事情对我说了。

  我随手把剑扔给了苏灵,便朝着tina大步的走去,也不用特别的对这些年轻的猎妖人说些什么?我刚才讲解的,够他们用好些时间来消化了。

  苏灵也注意到了tina,担心有事,也连忙想跟过去。但tina对她摇摇头,示意没有什么大事,让她继续。苏灵稍微犹豫了一下,便也欢天喜地的又跑回了演武场。

  我看着苏灵的背影笑笑,到底还是一个年轻的丫头,能做自己快活喜爱的事情,还是希望尽兴的。同时,我也以为tina如此轻松的样子,应该不是会有什么大事的。

  “家主,擦擦汗吧。”tian看我有些热的样子,递了几张纸巾给我。

  “怎么一套剑招就出汗了,看来我该打熬打熬身体了。”我一边不满的嘀咕着,一边用纸巾擦去了汗水。事实上,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做这些,我有阵纹的帮助,从小师父的药汤不断,而且身体有阿大特制的药丸,已经到了一个极限,要突破很难。更紧要的是灵魂力!一个人类再强悍,身体力量也强不过妖物的。我也只是喜欢这种流汗的感觉。

  对于我这种偶尔孩子气的话,tina并不接口,而是看我擦干汗以后,对我说了一句:“辛叔回来了。”

  “什么?”我一下子愣住了,心中各种滋味也说不清楚,一直没有对辛姨说这些,是想着这种事情应该辛叔亲自交代,真到了这一天,我竟然也有一种紧张的头皮发麻的感觉。

  tina肯定的对我点点头,我喉咙有些发干的问到:“那他,他和辛姨已经见面了吗?两个人是不是吵闹的很厉害?然后,你叫我过去‘救场’?”我很自然的就想到最坏的可能,任何人面对这种事情应该都不会冷静淡定吧?就算辛姨肯定辛叔没有死。她又怎么能原谅辛叔没有一身交代的,就消失了几十年呢?

  “还没有,只是有巡逻的猎妖人和明阳门的弟子发现了他带着一个人,似乎是女人已经接近了护山大阵之外。我就想着赶紧来通知你,看看你想不想要做点儿什么?”说到这里,tina停顿沉思了一下,又对我说到:“按照他们的脚程,应该还有二十几分钟就会到你的屋子里。”

  我一听,扭头就朝着我的屋子狂奔而去,tina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在我身后对我提醒了一句:“辛夷妈妈说是要去竹林那边,弄点儿新鲜的笋子熬东西给辛夷,若是她不在屋子里,你可以去村边竹林找找。”

  我也来不及回答tina什么,继续朝着我的屋子狂奔。我几乎很久没在村子里用这样的速度奔跑了,一路跑去,像阵风儿,村子里的人都好奇的看着我,可看的样子有急事,也没有谁来多嘴问一句。

  平日里可能要十来分钟的路程,我硬是五分钟不到就赶回了家里。我说不上是什么心情,有紧张,有期待,更多的是激动,辛叔带着一个神秘女人回来了,不就意味着辛夷要醒来了?想到这个,我激动的手都有些颤抖,只是想起辛姨会有的反应,我又紧张。

  来不及喘息一下,我便一把推开了屋门,我不在,苏灵不在,屋子里非常的安静。我径直冲进了辛夷的房间,看见辛夷已经换了一身儿干净舒适的睡衣,也被翻动了一下身体,躺在床上安安稳稳的睡着。

  不得不说辛姨肯定比苏灵还要细心,每天只要有空了,都会按摩翻动辛夷的身体,尽量让辛夷不受这么久沉睡的影响。

  其实,辛夷是天狐,和普通人的沉睡肯定不一样。医字脉的修者几乎每三五天都会来替辛夷把脉,虽然人妖有别。但大致还是能洞察到辛夷的身体不仅没有任何衰退,甚至比一般修者的身体都要强健。做不做这些,对辛夷的影响都不大,只不过这是当母亲的一份心。

  看见辛夷,我还是忍不住过去握了握她的手,对她柔声说了一句:“辛夷,这下好了。你们一家就要快团聚了,你也快要醒来了,你完全不知道我有多想你。”看见辛夷睫毛煽动了两下,但终究没有睁眼,我爱怜的摸了摸她的脸颊,便又冲了出去。

  我没有别的多余的想法,事到临头,我忽然强烈的觉得,还是由我先给辛姨说一声比较好,我怕突然见到,有太多的未知情况发生,他们若是闹得不愉快,是我不想要见到的。

  谁不知道我刚冲到门口,便差点儿撞上一个人,我抬头一看,不是辛姨又是谁?她正挽着竹篮子,有些嗔怪的看着我:“正凌,你这孩子,这年纪了怎么还冒冒失失的?”

  我看着辛姨,一时间堵到喉咙里的话又说不出来了,在那边村头我隐隐约约听见有比较嘈杂的声音,这个村子里的人都互相熟识,除非是来了比较陌生的人,才会议论两句。

  莫非辛叔已经到了村口?我心中一慌,很干脆的说到:“辛姨,你听我说。他回来了。”

  “谁回来了?我刚才想着去竹林为辛夷弄些春笋,小时候她可爱吃了。这孩子打小就爱吃脆生生的东西,我得想个做法,她…”辛姨没反应过来,也不太关心,反而是絮絮叨叨的说起摘笋的事情,又说忘了拿手套。

  村头的嘈杂声好像有些不对,越发的大声起来,我等不及慢慢解释了,只能大声对辛姨说到:“姨,辛叔回来了。辛夷她爸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