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六章 阳光下的团圆(上)

第五十六章 阳光下的团圆(上)

  我的这番话说完以后,现场一片安静。

  只剩下数十人呼吸的声音,竟在阳光下也显得莫名的整齐划一。我心中没底,因为我面对的是猎妖人心中对妖物的仇恨,要知道有很多猎妖人来自于曾经的猎妖人家族,之所以聚集在这望仙村是由于在世俗的根基被毁,突然的遇袭不知道死了多少至亲之人。

  就算我是家主又如何?就算我很威望又如何?要让他们的仇恨为我网开一面,也是不易的。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有什么动作。

  我抱歉的看了一眼辛叔,这已经是我能尽的力量了。辛叔倒是很理解的微微冲了点了点头。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又看了一眼那个戴着面具的女人,我莫名的想知道如此神秘的她心中所想的是什么?

  从师父带我上山之前,特地去了她那里一趟,我就知道师父和她的关系匪浅。既然如此,至少她绝对不是一个作恶的妖物,那她会不会觉得我这个徒弟很没用,让她来老熟人的地方都不能进村?

  可她的脸隐藏在面具之下,我根本看不清楚她的神情,她露出的眼睛,那眼神却莫名的清澈清晰,我好像看到了一丝悲伤。下一刻,又平静的如同波澜不兴的水面。我怀疑那是不是我的错觉?

  这样的对视不过一两秒的时间,再望向猎妖人的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说点儿什么,就进村去把辛姨她们接出来。

  但也在这时,有一个挡在最前方的猎妖人动了,他就是这样沉默不语的站到了一旁,然后冲着抱了抱拳,便转身朝着村子走去,如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我感激的望向他,却不想有了第一个带头人以后,陆陆续续有十几个猎妖人都选择沉默的转身回村了。他们或冲我点头,或冲我抱拳,走的非常干脆。

  在这过程之中并没有一句言语的交流,我能明白让他们当着所谓的妖物说一句软话,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们的眼神已经告诉我,那是完全出于对我的信任。

  就这样,堵在村口的猎妖人走了三分之一,而剩下的猎妖人,那个之前说话最是耿直直接的猎妖人站了出来,他却开口了:“家主,在村中最崇拜你的就是我。到这个村儿来以后,你出生入死的样子,我不知道看过几次。是那种面对生死不皱眉头的汉子,强大的让我这辈子骑八匹马追也追不上。我觉得英雄就该是你这样,今天你既然如此开口了,一句话的事情,我这就离开。也万望家主莫冷了兄弟们的心。”

  我没有言语,冲着他,也是冲着所有的猎妖人郑重的点了点头。

  这一点头之下,剩下的猎妖人再无二话,几乎是同时冲着我抱拳,然后默默的都散开了。整个过程之中再无半点言语,看得我心中一阵阵的火热。即使有着天大的仇恨,他们面对我这个家主,还是暂时放下了仇恨,只为给我一份儿信任,我如何能冷了这些猎妖人的心?而一切时间终将证明。

  一场小小的风波就这样散去了,我心中却只是微微松了一口气,因为等一下辛叔和辛姨就会不可避免的见面了,我的担心并未散去。

  可是我神情上还是保持着平静,然后大步的朝着辛叔和那个神秘的女人走去,然后抱歉的对辛叔说到:“辛叔,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的话未说完,辛叔就淡淡的打断了我,说到:“这样的事情情理之中。我只担心我的女儿,我只求自己问心无愧。但我从来不指望猎妖人会对妖族友好。走吧。”

  我有些讪讪的,心头有话想说,有一种感觉很堵,却也说不出什么来。至少表面来看,辛叔的话是有道理的。可我老是想起地下城还有那么一个妖人叫做夜啸。我原本想走,但是看见那个戴着面具的女人,却欲言又止。

  辛叔好像并不知道我们曾经见过,看我探寻的目光,只是说了一句:“正凌,抱歉这位我就不能给你介绍了。她有自己的原因,不喜欢和任何外界的人认识或者透露自己的身份。但我保证,她绝对没有做过任何违背天道天理的事情。”

  这个我自然相信,否则她也不可能和师父是朋友吧。应该是朋友吧,不然师父如此放心的带着我在她那里住了一夜呢?

  面对辛叔的话,那个神秘的女人也没有半句开口的意思,我原本想要开口说几句什么的。看她这态度,也只能憋回了肚子里。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认出我,但我至少知道她的态度是不想多言什么的。

  我也只能硬生生憋回了想要说的话,然后冲她抱拳算是打了招呼。略微有些闷闷的带着他们进村了。只是路上辛叔似有满腹心事,很是沉默,我想起之后的可能要来的‘暴风雨’,只能强忍着沉闷的心情,有些没话找话的和辛叔说话,只是想气氛能够放松一些。

  走到半路,辛叔却突然开口了:“正凌,你不用没话找话了。她应该来村子里了吧?”

  我愣了一下,却又觉得自己很好笑,人是辛叔让我去接的,我既然在村子里了,那辛姨肯定也在村子里,这是毋庸置疑的,我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隐瞒什么呢?所以,想到这一层,我很直接的承认了。

  我原本以为辛叔早有心里准备,按照他那淡定的性格,心中就算再不平静,也会强忍情绪,不会让我这个小辈察觉。却不想,辛叔在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以后,却是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因为激动就连手都有些颤抖。原本还算平静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无比的激动,有些颤声的问我:“那她,她是真的来了吗?“

  “辛姨是真的来了,也知道了如今辛夷的情况。”我没有想到辛叔会那么激动,口中却在试图给辛叔说明情况,免得他到时候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至少我是没有告诉辛姨,辛叔在这个地方的。

  可是已经处于激动之中的辛叔根本听不进去我的话,只是激动的抓着我,眼眶都红了,一叠声的催促到:“那快点儿,快带我去见她。我以为她不肯来的,她一直都是那倔强的性子,她那性子看似好说话,实际上….”

  辛叔有些语无伦次了,一边拉着我走了两步,一边又自己停下来,有些手足无措的弄弄自己的头发,整整自己的衣领。那样子哪里像之前稳重淡然的辛叔,反倒像是一个毛头小伙子。

  看着辛叔如此的模样,我真不忍心说出一些真相,可我怕他完全不知情,没有心理准备,碰个大钉子,恐怕会更伤心。有些心理准备多少会好一些。于是,当辛叔再要拉我走的时候,我一咬牙,拉住了辛叔。

  “辛叔,我姨,我姨她并不知道你在山上。我并没有告诉她这些,你知道,做为一个小辈,我没有办法去对她说这些。因为我从小,姨基本上是看着我长大的。所以,我也知道她失去你以后的艰辛和不易,承受了那么多,再告诉她这是一个谎言,我不敢面对。”我一口气说出了这些,也不敢看辛叔的脸。

  只是低着头继续说到:“但是辛姨她,她应该有一些感觉。总之,她反而是比较坚定的相信你没有死。而且你不是一个普通人。如今辛夷沉睡着,她在照顾她,可出奇的她也没有多问我什么。我有时觉得搞不懂我姨的想法。”

  说完,我算是把基本情况都与辛叔说了,这样我的心里多少放松了一些。但愿有准备的辛叔能够求得辛姨的原谅吧。

  可是,辛叔那边却半晌没有声音,我有些忐忑的抬头一看,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两行清泪挂在了脸上,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小声的说到:“辛叔,走吧?我们先回去?”

  辛叔不动,神情却出现了一丝丝逃避,没有预兆的,他忽然一个转身,那悲伤的声音才传来:“我就知道她哪有那么轻易原谅?我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却是小看了小绣。正凌,不怕你笑话,我不敢回去了,我不敢看见她。”

  我看着辛叔的背影,有些愣愣的站着。阳光下的微风那么轻柔,蓝色的天空那么晴朗,不是应该是个好天气,有个好心情的团圆吗?我也不知所措,换成是我,恐怕能够面对千军万马,可能也同样无法面对同样的事情,想要逃避。这就是男人吗?

  “不要忘了你的女儿。如若你要离开,那我也走了。”此时,一直像置身事外的那个神秘女子终于开口了,她好像并不在意辛叔那些是是非非,她好像匆匆忙忙只是为了办某件事情,她的声音平静,却是那种带着死灰般沉寂的平静,就像世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她只是一个真正已经死去的人,再不参与世间的纷纷扰扰。

  在这样的阳光下,听到这样的声音,我竟然莫名有一种悲伤。总觉得比起很多年以前,她还要心如死灰一般。

  我竟然被她的情绪所感染,忍不住看了她一眼,感觉想要帮她,触碰到的却是一片绝望。

  倒是辛叔在这个时候再次转回了身,再回身时,泪水已经擦干,他略微有些沙哑的痛苦的对我说了一声:“走吧。”


仐三说:
这几章以后,剧情的走向就会开始激烈起来了。有些天没更新了,还是多的都不说了。明天有更新,如果无意外,明天会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