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七章 阳光下的团圆(中)

第五十七章 阳光下的团圆(中)

  一路无话,回到了我的屋子。

  远远的看见tina站在门外,见我已经顺利的带人回来,tina便冲我们点了点头就离开了。理智如她,怎么会不知道接下来的麻烦事情?肯定不便打扰,她出现在这里,多半也只是担忧我处理不好之前猎妖人的情绪。

  我的心中微微泛着温暖,从这一次下山接辛姨开始,我的情绪好像变得敏感了一些,恍惚中更加明白守护的意义,有时就简单到身边的人能够安然的过每一天就足够。而这些变化都折射到了我的灵魂,可到底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我并不知晓,也无察觉。

  推门进去,屋中依然一片安静。看样子,辛姨去挖竹笋还没有返回。

  我站在院中,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种山雨欲来的等待反而是最让人难受的。可我不能离去,就算抛开一切来说,就凭我和辛夷的关系,辛叔和辛姨已经是我的家人。

  相比于我的局促,辛叔情绪却慢慢平稳了下来,只是眉目之间那缕担忧和悲伤怎么也抹之不去。倒是他先开口问我:“既然小绣是不知情的跟你上山,那么我既然已经回村了,你也没有告诉她?”

  我吞了一口唾沫,其实刚才我就故意忽略了这一点没告诉辛叔,我怕辛叔知道辛姨的反应以后,会更加的伤心。有时候,相爱的人之间怕的并不是狂风暴雨一般的争吵,反而怕的是那种能够相视一笑,陌路人般的冷淡。

  “我,我说了。”我有些吞吞吐吐,接下来的话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难不成绘声绘色的去描述辛姨的反应吗?

  而辛叔看着我沉默了一阵,竟然没有过多的追问,只是说到:“她现在应该不在屋中吧?否则按照她的性子,就算千般不肯万般不愿,也不至于看见我就躲起来。我先去看看辛夷。”

  “哦,哦,好吧。”我点点头,越发的猜不透他们的情绪。偏偏在这个时候,那个戴着面具的神秘女子,突然开口了:“我住哪里?”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只顾着和辛叔的对话,有些忽略了她还站在这里。辛叔看了我一眼说到:“就安排她住你这里吧。安静的房间,她素不喜欢被人打扰。我进去了。”

  我点点头,幸好屋子也够大,想起在主屋后有一间厢房,苏灵这丫头打扫的干净,说是若突然来了几个人,这间房就可以用上。

  如今想来,那里也够安静,倒也符合要求。便带着她前往了主屋的后方。她沉默的跟在我的身后,而此时没人,我腹中有一肚子的话却有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只有这样气氛略微有些尴尬的带着她一路前行,没几步便到了后方的屋子。

  打开屋子,她进去审视了一番,便冲我点点头,然后走向了大门,再一言不发的看着我。那番意思也就是逐客令,她要关门一个人呆着了。

  我心中分明有话,看她的态度更加不好开口,又没有什么理由留下,只能磨磨蹭蹭的走到门边,回头,欲言又止。

  可她好像看不见我的态度神情一般,很平静的就关上了大门。我心中一急,忍不住用手轻轻挡了一下门,她抬头,面具下的目光颇有些不耐,但却没有半分的疑惑。

  “芸,芸姨。我还记得你的称呼。”我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的目光,反而尴尬了起来,酝酿好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反倒这样冒出了一句话。不过,这样一句话,我想是不是已经够了?如果她之前是真的没有想起我,如今应该有些印象了吧?我其实说来说去,也只是想问她打听一些师父的事情,这老头儿已经离开多年了,我虽然平日不曾提过,但心中始终还是思念他,甚至充满了遗憾的。

  老头儿素来交往不多的样子,模糊中只记得有个外国的朋友,可这还是正川哥说起的,他自己从来没有怎么提起过,正川哥也知之甚少。另外,唯一有过接触的就是芸姨了。

  我并不是非想打听出一些,做些什么?我只是想要多听听他的事情,我感到亲切。

  说完这句话以后,我有些期待的看着她。可是她平静如水,又沉寂如灰般的眼神根本看不出有半丝的波动,手上的动作只是暂停了一秒,便再次毫不犹豫的关上了大门。

  我有些呆呆的看着紧闭的大门,这算什么意思?有一刻我怀疑,莫非我真的认错了人不成?可是,并不会错的,我印象那么深刻的事情,如何可能出错?我想要伸手敲门,但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把手放下了,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去。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她如此这般对我,我必须得尊重她的意愿。更何况她是辛叔请来救辛夷的人呢?

  只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我的错觉,在我转身离去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的声音,我敏感的回头,依旧是紧闭的大门,微微虚掩的窗户后也没有人的身影。我只得失望的转身离开了这里,心中却是在盘算着,之后必须问问辛叔,送饭去的话是不是也只能放在门口?

  这一点小事,随着我回答前院,便已经顾不上了,因为我刚刚到前院,还没来得及转去辛夷所在的房间,去和辛叔说上两句,便看见大门被推开,辛姨从门外跨了进来。

  她手上还挽着那个竹篮,但竹篮里已经装满了看起来水嫩嫩的竹笋,一望便知,这是在竹林子里仔细挑选过的。她的额头微微见汗,衣裳袖口也有一些泥土的痕迹,手上也是。见到我便说到:“正凌,我去洗个手,你帮我把篮子放到厨房里去吧。见笋子不错,就多挖了一些。吃不完的,我处理一下,腌一些,晒一些。这山上就是好,城里哪里还吃得到这些新鲜的野食?”

  这算是什么态度?我心中快被辛姨和辛叔莫名的情绪给弄疯了。辛姨不似作伪,那精心挑选过的笋子,和身上的痕迹就说明她真的有认真的去挖笋子。回来也不问半句是否辛叔来了的事情,这般自然?难道只是回来了一个不熟悉的朋友,而不是曾经那么相爱的丈夫吗?莫非时光无情,他们之间真的就没有感情了吗?想到这里,我心中有些难过起来,曾经就被老头儿说过天真,因为我期盼世间任何的感情都永远的存在,不会改变。即便年华易逝,总要有什么东西抵得过时光吧?

  我带着这样的情绪接过了辛姨手上的篮子,看着辛姨想要开口告诉她辛叔已经在房间,甚至想规劝两句,无论如何,辛叔其实这些年一直将她放在心上,希望她能对辛叔多一些温暖。

  可是,我还未开口,便发现辛姨递篮子给我的动作忽然停顿了,我不甚在意的去拿,谁知辛姨似乎有些恍惚一般,我的手还为抓住篮子,她便已经松手,一不小子篮子里的竹笋散落一地。

  “辛姨,我来捡。”我赶紧的说到,可辛姨没有任何的反应,任由刚刚摔落的篮子在她脚边翻滚,我终于反应过来不对,抬头看了辛姨一眼,却只见她的目光愣愣的朝着我身后望去,那眼神是我说不出来的复杂。

  好像一夜春风来,冰雪终究融化。又架不住春雨来急,那些冰雪虽化,雪水到底冰冷,天地之间又是一层寒气笼罩。

  这样的眼神,让人只是看一眼就觉得心生疼,却也说不出为什么就疼痛的那么厉害?因为太过强烈的情绪,所以会让旁人感同身受吗?

  这许是只过了不到一秒,辛姨便已经察觉到我在看她,很自然的一个低头,伸手挽了一下耳边的乱发,说到:“看我,挖笋累了,手脚也不灵便,我来捡吧。”

  我又一次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只是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却是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辛叔从辛夷的房间出来了,就站在门口,辛姨已经低头,他还这样痴痴的望着辛姨。

  已经不寒的暖风掀起了他梳理的整齐的发丝,也是根根白发乍现,他的整个人都透着一种凄凉和期待,嘴唇不停的颤抖,可能连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眼中的泪是一行接着一行的不停滑落。

  哭得倒是辛叔。

  看着他的身影,我的心中也莫名升腾起了一丝丝凄凉的感觉,叹岁月无回,伊人已老,用尽了全力追不回来的也只是过去的时光,弥补不了那么多年来的相思不相见。

  我不忍看,一个转身,伸手拦住了辛姨,轻声的说到:“姨,这种小事还是我来吧。辛叔既然来了。你们,你们还是谈谈?”

  我拦辛姨,辛姨也就起身了,对着我的话,她沉默,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我不敢追问,只顾低头捡笋。这时,辛叔的脚步声响起,声音虽然略有些哽咽,却是无限的温柔:“我来吧,这笋正好我来剥吧。我知道你年轻时候最爱吃笋心,剥到什么程度的笋心最顺你的口,我现在还记得。”

  是啊,时光能带走很多,时光终究还是带不走一些东西,就如带不走辛姨留在辛叔心里灵魂里的痕迹,我想辛姨应该会很被触动吧?

  可是,我眼角的余光看见的却是辛姨离开的脚步,甚至有些匆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