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九章 夜深偶遇

第五十九章 夜深偶遇

  其实,我就盼望着辛叔能够好好给辛姨一个解释,因为辛姨并非那种不讲道理的人,而且换成谁在当时辛叔那个处境,恐怕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情。

  辛叔假死与否,都必须离开辛夷身边,然后才不会暴露辛夷是天狐这个秘密。当然,他可以选择坦白真相。

  但真相是什么?他是狐妖,女儿也同样是狐妖!这让身为一个普通女人的辛姨如何去接受?无疑于双重的打击。

  但当时不比现在。如今,随着岁月的流逝,辛夷的情况,已经无不可说。只是会遗憾,谁曾料想到辛姨其实已经察觉到了一些,并且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坚强呢?

  只不过遗憾的,终究不可挽回。只愿他们能够解除误会,有一个可以珍惜的当下。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看了一眼辛夷沉睡的房间,如果可以,真希望她醒来能够面对的是一场终究喜乐的团圆。

  而我回头,发现辛叔正看着我。兴许是我在场,有些话他不好说,他对我使了一个眼神。

  不管我如何知情,毕竟是夫妻之间的一些问题吧,如今气氛已经有所缓解,辛姨也摆出了自己的态度,是愿意听辛叔解释的。我再在这里,反倒是尴尬,于是开口说要去看看辛夷的情况,便离开了这里。

  进了房间,辛夷一如既往的在沉睡着。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父母的一些情况,总之我发现她的神情竟然微微有些悲伤。我坐在她的身边,有些怜惜的抚摸了一下她的脸。在她耳边轻言细语的告诉着她这一切,我坚信她能够听见。

  已是黄昏,今日温暖的太阳还有一些余温。而随着我的诉说,辛夷不知道什么时候神情已经舒缓。这让我的心情略好,忍不住从另外一个房间推出了轮椅,抱起在床上的辛夷,想要推她出去感受一下这春天的夕阳与微风。

  我在的日子,也是经常这样推着辛夷出去。在望仙村走走也好,只是当年是她跟在我的身后,如今是我推着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是我牵着她的手,就这样平常的走走。

  有些幸福于我竟然是奢侈的。不过,想到辛夷就要醒来,辛叔如此的有把握,我的心情还是忍不住会微微的兴奋。

  对于我推辛夷出来散步这种事情,望仙村的人早已经习惯,也没有人多说什么。或许是辛夷在这里沉睡的久了,还有猎妖人会关心的问问,辛夷什么时候有醒来的可能。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就已经足够分量和让我感动,毕竟隔着人与妖的距离,猎妖人和妖族的对立,能有这样的问候,好像让人能闻到一种珍贵的希望的味道。

  我愿世间永太平,没有英雄,只有普通人。因为再没有乱世,也就不再需要英雄。而就这样平凡的幸福也就真的不再是任何人的奢望了吧?

  想着,夕阳已淡。我帮辛夷掖了掖身上的毯子,风里传来的还是野花青草青石板上苔痕的气息。苏灵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畅快的练了一下午武的她,额头上还有晶莹的汗珠,看我推着辛夷不由得一笑,欢快的在我身边说着今天有多痛快。

  望仙村的日子,其实也是安宁祥和让人满足,谁会去想也许再有不到一年的时间,这里的很多人就要用鲜血去完成守护呢?

  回到院子的时候,已是星光点点。我把辛夷小心的抱回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苏灵则忙着去张罗一些杂事。辛姨和辛叔去了房间细谈,还未出来,今天晚上照顾辛夷的一切需要交给苏灵。

  简单的晚饭过后,Tina来找我汇报了一些望仙村的各个事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大事,倒是有了这一次不同的祭祀,大家的进境都变快了许多。Tina为此而喜悦,我却没有多大高兴的意思。因为我知道在天意之下,一切的变化都有其因,这应该是风暴之前理所当然的提升,也就意味着那一场风暴近了。

  可是会以什么样的形式爆发,什么样的形式发生战斗,我却猜测不到。一时间心事重重。

  聪明如tina自然察觉到了我的心情不怎么好,她没有打算安慰,而是尽快结束了谈话,告别了。她或许以为我在为辛姨辛叔的事情担心,又或许她如我姐姐般的身份,一直在让她刻意的让我铸造起自己面对一切问题的那种强大心理。她认为做为一个家主,需要这种能力。

  我也没有去和任何人诉说这心事的打算,除非童帝在这里或许能够感同身受一二,可惜童帝已经离开望仙村,他用一种极端的方式来提升自己,从不让自己停留。亦或许,他偶尔给我说起过的一句,现在多杀一些妖,以后兴许能少死几个猎妖人是认真的吧。

  这个面冷心热的家伙,从来都是对村子里的猎妖人一副高傲的样子,事实上他甚至比我还要关心他们的性命。

  烦闷始终无法缓解,我不想自己的情绪传递给了在床上沉睡的辛夷,于是信步走出了屋子,我始终相信着,辛夷即便沉睡,也能感受到我的一切情绪。

  此时,院落安静,只是偶尔苏灵忙忙碌碌的声音还会传到耳中,我有留神去倾听,却没有听到辛叔辛姨所在的屋子有什么大的吵闹声,这让我微微放心。

  我纯粹是想缓解心情,于是在院中随意的走动。即便已经入春,夜风还是微微凉,我双手插袋,心事重重,各种杂乱的事情交织,不要说感受到夜风的凉,就连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平日甚少踏足的后院,都没有察觉。

  让我回过神来的,是院中那低低的说话声,还有香烛燃烧跃动的小小火光。我停下了脚步,看见了那个陌生又记忆深刻的背影,摸出了一支烟靠着树,沉默的抽了起来。

  莫名我的记忆模糊又清晰,却总还是记得那一夜也有同样的情形发生吧?这个孤独又神秘的芸姨,一个人在院落中似在与人对话,又似在自言自语。在当时,着实吓到了我,而今日就算我的灵觉不算出色,但还是能感应到在这后院飘荡着至少七八个灵体,芸姨在与它们说话。只是那个时候初入修者界的,年幼的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些?知道了,会不会被吓到?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笑了,感叹命运的奇妙。其实恐惧源于未知,当你知道了某件事情以后,你会慢慢的用平常心来对待,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这些灵体并非什么孤魂野鬼,而是望仙村曾经的一些故去的老人,因为各种原因,还未入轮回,只是因为阴阳两隔,平日里也绝对不会出现在村子里,免得冲撞。而且今生已过,实在不宜再在参与世间的纷纷扰扰,望仙村的故去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呢?今日会出现在我的院落之中,应该是芸姨用什么手段把它们招来的吧?

  芸姨肯定已经察觉到了我的到来,但这一次她并没有要驱逐我的意思,还是在低低声的和这些灵体交流着,只是到底我属于望仙村如今的家主,这些灵体也察觉到了我,出于阴阳相隔的忌讳,这些灵体很快的就散去了。

  “你是来找我的吗?你的出现惊走了我的客人。”芸姨不曾回头,我从她微微侧着脸上看得出来她现在没有戴着面具,而那侧脸还是如此美丽,和曾经一样像一个中年的妇人,好像岁月对她分外的仁慈,并不忍心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

  “我知道你不喜欢被打扰,我不是故意走到这里来的。至于这些它们,并不是被我惊走的。望仙村有自己的陵墓,那里才是它们呆着的地方,平日里有个守墓的老爷子,它们只喜欢无忌讳的和他交流,并不喜欢和村子里的后辈们过多的接触,它们生前也懂,死后不该再沾因果。”我对芸姨说着一些望仙村的事情。

  但也不知道芸姨是不是不喜欢听我说这些废话,根本就不理会我,只是顾着收拾她眼前的那些香烛。

  我看着她,真是觉得她充满了神秘的感觉,之前来时,就带着一个不大的行李,难道就装这些香烛了吗?从前我不识货,现在我能认出来这绝对是用来祭祀鬼神时,上好的香烛。越是这样,就越让人好奇。

  她是有怎么样的经历?对着人要戴着面具,对着鬼魂反倒是坦然以对。不爱与人有半句废话,却喜欢在夜里和游魂低低私语。如果不是非同寻常的经历,她怎么有如此的行为?

  我是好奇,但出于她的性格,我并不敢过多的询问什么?她很快收拾好了面前的一切,站起了身来,也并未有转身回头与我交谈的意思。

  我也不再强求了,至少今夜她还和我多说了一句,不像下午的时候直接就让我吃了一个闭门羹。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我以为她会顺理成章的回房,她却莫名的对我说了一句:“这里不错,没有什么孤魂野鬼,也没有什么怨鬼冤鬼。是一个安宁祥和的好地方。但也理所当然,猎妖人最后的一个喘息之地,又怎么会有那些东西?倒是让人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