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九章 最了解的妖

第五十九章 最了解的妖

  我有些吃惊的望着芸姨,之前我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她并不会理会我,没有想到她竟然主动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而实际上这句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望仙村千百年来并没有外人踏足,在山后的陵墓群葬着的都是望仙村祖祖辈辈的先祖。而且那陵墓群是明阳门所弄的大型阵法,就算到死望仙村的人都是为着猎妖人的大业,这样地方又怎么会有冤魂怨鬼?

  若是有,这只有一个个的忠魂,一个个虔诚的奉献者。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略微有些激荡,忍不住开口说到:“对的,这个地方很好。千百年来传承下来,每一个留在望仙村的人都未曾忘记过初心。这里,很好。”

  我只是表达自己的心情,也没有指望芸姨会再说什么?没有想到,她停下了脚步,依旧没有转身,依旧用淡然而平静的语气说到:“的确是一个顽强又忠诚的家族,而在这里也凝聚了猎妖人最后的希望。可这么一个好地方,人性最值得颂扬的地方,你可曾想过,在不久以后,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死去。这个地方也就会不复存在?”

  多么残酷的话语!可她说的是事实。

  我原本内心沉重,出来烦闷的走动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没有想到走到这里却被狠狠的戳了一下伤口,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忍不住上前了两步,看着芸姨的背影说到:“芸姨,你知道的很多。你为什么要和我突然提起这个?你是想告诉我什么吗?如果想,你不要隐瞒我,我很在意这个。猎妖人也好,望仙村也罢。我死无所谓,我还希望能留下一些种子,能让一些东西延续。我不希望这是奢望!你一定知道什么的?能不能告诉我?”

  我这一连窜的话,情绪激动,其实说来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把握,眼前这个神秘的女人能够知道什么?她是说出了事实,这个事实虽然隐秘,却不是绝密,谁就保证她没有渠道能够知道这些?我有点儿病急乱投医的意思了。

  说完,芸姨并没有回应我什么?而我却为我的冲动有些懊恼。至少做为一个家主并不应该这样不稳重,况且小时候的一面之缘,我并不了解她。她会不会因为我这样的冲动而看轻我?认为师父收了一个并不怎么样的徒弟?

  我承认我是想的有些多,在混乱的情绪下,我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想法,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想再掩饰什么?忍不住颓然一笑,说到:“对不起,我是不是有些病急乱投医?不管你怎么想,我还是得叫一声芸姨,虽然你自己并不想承认。好了,芸姨我打扰你了,我走了。”

  说完这句话,我叹息了一声,转身就往回走。事到如今,就算我再为今后即将发生的而忧虑,也无法阻止什么?而眼前的事情是能够让辛夷顺利的醒来,我应该调整自己的情绪了。

  想到这里,我之前很杂乱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却没有想到刚走出两步,便听见身后传来了芸姨的声音:“之后要发生的事情,天狐是关键。没有人比我更加的了解天狐。所以,这一次天狐顺利三变,成功醒来比什么都要重要。而我大概听说了你和天狐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放太多的私人感情在天狐身上。”

  我一下子停住脚步,天狐是事情的关键这个说法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但为什么天狐是关键,没有任何人说得清楚其中的原因。修者要对未来有把控,比普通人更占优势的事情在于可以通过各种手段窥得一丝天机。

  可是天道难测,那一丝天机不可能是明明白白的清楚展现什么?常常都是一道晦涩难懂的暗示,还需要修者通过各种方式去推测。能够推算是天狐是关键就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不能说出具体为什么,的确是情有可原。

  我对于芸姨这句话并不震惊,震惊的只是她说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天狐,那么言下之意就是她清楚天狐为什么是关键吧?

  与此同时我也有一点儿愤怒,愤怒的地方在于,她在告诉我,要我斩断对辛夷的情丝。那语气是很直接的。

  在上一世,聂焰就为了碗碗敢于与群妖对抗,也敢于在天下正道面前磊落而不掩饰,最后身死也是有对碗碗感情的原因,即便是死,我也愿意为你赴汤蹈火。所以,后有猎妖人评说,聂焰敢于逆天而行,终得报应。

  可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聂焰,甚至于前世的种种遗憾,种种因果,再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既然聂焰能如此,我为何就不能如此?我会做我该做的,可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不会放弃辛夷,对她的感情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少一丝一毫。

  就算,再一次逆天而行。就算,再一次赴汤蹈火。

  所以,我冷笑了一声,回头了。原本因为师父的原因,我对芸姨有着十分的尊重,但在这个时候,却冷了几分。此时,她已经转过了身,不过躲在了一片阴影之下,我看不清楚她的脸。

  “你说,天狐在这件事情里是关键。对吗?”我这样开口了,也没有叫芸姨,我只是心中翻腾着愤怒的情绪,我不想爆发,在努力的压制着。

  “对的,天狐是关键,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我的提醒也言尽于此。”说完,芸姨再次的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这一次我却顾不得什么尊重与否了,几步快步上前,拦住了芸姨,我开口想要说点儿什么,却在看见她的脸时,一下子呆立在了当场。

  这…根本就不能算是一张人脸了,之前她在那边焚香烧纸的时候,是右边的侧脸对着我,我看见了她一小部分侧脸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她的整个左边脸和另外小部分右边脸,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我应该怎么说这种变化呢?简单点的,明面上的就是在脸上的某些地方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绒毛,那种绒毛一看就是不是人类会有的,更深层次的变化,如果要清晰一点儿表明的话,便是骨相上的变化。

  我不知道我这样去形容,能不能清楚的表达。而事实上骨相是决定一个人,甚至任何动物模样的关键。毕竟皮肉都是附着在骨上。

  我眼前的芸姨,只能从一小部分侧脸和五官上还能看见当年的影子,实际上她的骨相发生了变化,让她看起来就像一只狐狸。

  “我,芸姨,你…”我原本心中是充满了愤怒,想要询问清楚,她为什么要说希望我斩断对辛夷的情丝,却意外的看清楚了她的脸,这让我由衷的觉得充满了歉意。什么愤怒之类的哪里还顾得上,心中只是内疚。

  “也没有什么?我原本就是妖,妖有妖相,这不是很正常吗?”反倒是芸姨出奇的平静,只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淡然却又有些悲伤的一笑,很坦然的看着我。

  我如同看见了一只狐狸在对着我笑,心中却是莫名的有些同情起芸姨来。同时我也很奇怪,我见过的妖无数,但凡化形之妖,至少都能控制自己的形态,眼前的芸姨算是怎么回事?

  我还想起了很多,就如小时候曾经闯进过她的屋子,看见过的那些照片和画像,她一定是在人世间有很多的牵挂吧?绝对不是她说自己那般,是一个死去的人。所以,这些才…而想起这些才是我同情芸姨的原因吧?

  可她这般坦然,却是让我无话可说,我有些不敢面对的低下了头,口中小声的说到:“芸姨,我不是故意要这样。我其实一点儿也不介意你是人还是妖,你是什么模样,虽然我是猎妖人。可我有那么一些不同吧,就像我会根深蒂固的喜欢辛夷,喜欢一只天狐,我甚至还和一个妖人是生死兄弟,而且无悔这一点。芸姨,我,刚才只是愤怒,为什么你要我不要对辛夷放太多的感情,这一点我无法接受。”

  说完,我抬起头来看着芸姨,却发现她的眼中第一次流露出了一丝温和,她叹息了一声,说到:“我只是提醒你,你要怎么做?别人怎么管得了?就像你是聂焰的时候,是什么人,今生又会有多大的不同?这天下,情爱之事,无须理由,只在自己心间,拥有与否有时都不太重要了。我是这样的观点,提出这种相悖之话,无非是看你是我故人的弟子,怕你最终会受到伤害。”

  芸姨总算承认了这一点,原本我也应该为她对我的关心而开心,可是当她把话说完,我的心一下子沉重的无以复加,什么叫会受到伤害?什么样的伤害?

  我看着芸姨,想要开口询问,竟然有些畏惧知道答案。因为我心中还是笃定的相信眼前的芸姨没有任何的理由会骗我。

  “天狐三变,最是困难不过。会发生什么,我不敢妄语。提早提醒你一声,也算是让你做一个心理准备。再多的,你问我,我也答不出。而你看我之所以那么了解,能够提醒你一句,还是那句话,我是最了解天狐的人。”芸姨的语气恢复了平静。

  接着,又悲伤的一笑,又补充了一句:“我说错了,应该是最了解天狐的妖。”


仐三说:
这几天忽然忙碌起来,但没有解释什么?抽空能更新一章,才是最实在的。明天可能也不会有时间更新,先给大家说一声。但我下决心了,我在申请假期,能否争取到,我并不知道。不过一旦有了,我会在假期内给大家每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