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章 残酷的结果

第六十章 残酷的结果

  这已经不是芸姨第一次强调说她最了解天狐的事情了。

  早春的月光清亮,却带着淡淡的冷冽,伴随着夜里微微的凉风,吹拂过我们所在的空地,草木发出了沙沙的声音,仿佛是为芸姨之前那句话所蕴含的悲伤而打动,纷纷低泣了起来。

  我再一次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喉头滚动之间,只觉得嗓子眼发紧。

  人,妖,猎妖,杀人,守护,重临这个世界。很尖锐的矛盾,也很简单的事情,却是不能沾染感情,如若在彼此之间沾染了一丝的情谊,一切就不能再简单。

  就像我之于辛夷,之于辛叔,甚至之于芸姨。

  我以为痛苦挣扎却又坚定的只是我,如今看见芸姨的态度,我知道站在妖的角度一定也是痛苦万分的。

  无话可说,只能任由沉默蔓延。但我又不想离开,因为我还有很多问题想问,芸姨让我斩断对辛夷的情丝,说的话却似是而非,我如何能够甘心?即便她也不能肯定什么,至少我想要知道的清楚一些。

  “夜凉了,我身体不是很好。到屋里去谈吧。”就在我纠结痛苦的时候,首先开口的竟然是芸姨,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她竟然邀请我到屋里去谈。

  “好。”我没有任何的理由不答应。

  她微微颌首,然后转身朝着那间屋子走去,我看着她的背影稍微犹豫了一下,也大步的跟上了芸姨的脚步。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才犹豫的那一瞬间,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决定,我知道芸姨应该没有恶意,她要求我斩断对辛夷的情丝,如若我不断,确实对辛夷有害,那我就照做便是。但在心中,我喜欢哪个,爱哪个,老天爷也管不了。

  芸姨不也是提醒我,就算爱的要命,也不一定非要在一起的。

  如此想来,心里反倒洒脱了起来。只是难免心酸的要命,仿佛在这一刻开始,已经预示了我与辛夷不能长相厮守一般。

  带着这样的心情,我有些恍恍惚惚的跨进了屋子。

  芸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再次戴上了面具,见我进来,冲我点了下头,示意我在屋中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倒了两杯清水,放在了桌前,便在我的对面坐下。

  “很抱歉,没有茶水招待你。因为在他去世以后,我就常年吃素,只喝清水,克己欲,多善举,愿为他来世多求一些福报。”芸姨的语气依旧淡淡的,听不出有什么感情色彩。说话间,掀起了面具的下半部分,很平静的喝了一口清水。

  可她的妖化在灯光下非常的明显,尽管那掀开的部分只是一小块,仍然可以看见那妖化的半脸上的绒毛。

  我在地下城,千奇百怪的妖人看得多了,并不以为意。说了一声没有关系,也是喝了一口清水,心中只是疑问他是谁?是不是让芸姨死如死灰那个人?芸姨的语气很淡,可那话语中表达的用深情厚谊也不足以形容。看来这世间真的唯情之一字,难放,难解,难勘破...可为什么大道偏偏要无情呢?

  我的思绪凌乱,芸姨却是在放下水杯以后,再也不提这个话题,而是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辛皓和他的妻子和好了吗?”

  进来不是谈辛夷的问题吗?怎么变成了辛叔夫妇的事情?我不觉得芸姨是那种八卦的人,甚至从她的眼中你只能看见心如死灰般的平静,这问题应该是有因由的,我这样想着,便也老实的回答到:“我不是很清楚情况。他们进屋谈去了,现在还没有出来呢。我姨想要辛叔一个理由。毕竟那么多年来...”

  在言语中,我还是下意识的为辛姨解释了,毕竟从小长大也算在她身边,和她的感情很深,不愿意芸姨认为辛姨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女人。

  可芸姨却挥挥手,打断了我的话,说到:“委屈是有,意也难平。但不管如何,她要原谅辛皓,以免余生难过后悔。如若他们谈话出来,她没有原谅辛皓,你帮忙劝诫,也可以将我的原话相告。”

  听见芸姨这话,我端着水杯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是的,和芸姨交谈不过片刻,我就已经感觉到了芸姨说话有一种奇怪的风格,一般只说结果和怎么做,不太说缘由。

  就如直接叫我斩断对辛夷的情丝,又直接说辛姨若然不原谅辛叔会后悔。

  我不太适应,可我不傻,一听她言下之意,就蕴含着好像很不好的结果...我又如何能够只坦然的听一个结果,就答应下来?关心则乱!我的语气略微有些急促起来:“芸姨,你能说的直接吗?”

  “你要多直接?”我没有想到面对我的问题,芸姨竟然是给了这样的一个反问。

  “啊?”我愣了一下,然后忽然反应了过来,这个原因可能是不好到让人难以接受,所以芸姨才会这样问!我悄悄的捏紧拳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变得坚定了起来,这才一字一句的说到:“不用掩饰什么,不用委婉,就最直接的说吧。”

  “很简单,救醒天狐之后,辛皓会死,而我再也控制不住自身的情况,会彻底的化狐。不是变成狐妖,而是慢慢的变成一只普通的狐狸,就是如此。”我要直接,芸姨果然给了我一个非常直接的回答。

  我以为我会冷静,结果握着拳头的手一下子收紧,变得青筋毕露,而握着杯子那只手,却是颤抖的厉害我却不自知。终于‘啪’的一声,杯子碎裂,破碎的瓷片残渣刺破了我的手心,那剧烈的痛感才让我从一下子起伏的情绪中清醒了过来。

  我难以置信的抬头,迎上的却是芸姨面具下非常平静的双眼。

  看着我,她静默了一秒,然后沉默的起身,拿了一块洁净的帕子走了过来。然后抓过我受伤的手,开始帮我清理手上的残渣,我仿佛感觉不到什么疼痛,直到这时才觉得自己非常的难过,可我到底在难过什么?

  辛叔我和他相处没有几天,芸姨也只是第二次接触,他们的死我为什么要这么难过?

  我看着芸姨,她根本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是帮我清理完残渣以后,开始帮我包扎,我难过的厉害,拼命的忍着泪意,手却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颤抖,她却是猛地抓紧了我的手腕,转头对我说了一句:“叶正凌,你可是猎妖人的首领,这样的情绪不该出现在你的身上。身居高位,肩扛重任,你自己的情绪便越发的不再重要,这个道理你不懂?”

  我莫名的有些愤怒,忍不住低声吼到:“难道你就一点都不难过?变成一只狐狸,所有的思想记忆都成了混沌,你就不难过?你讲的不是你自己?是不是除了他之外,你对任何人都没有感情,不在意?就包括你自己?!我是做不到的。”

  我以为我的话会触怒芸姨,没有想到她却不再开口,只是低头为我包扎伤口。

  我也不想再争执什么?人不相同,我也强迫不了别人。只是心中的难过汹涌,到这个时候我也才有些明白我为何是如此难过?就像我忍不住为芸姨难过,是难以忍受身边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在记忆深处,一个与师父有着联系感情的朋友就这么化成了什么都不知晓的狐狸,这比死去还要让人难以接受,就连她的灵魂也....我不敢想。

  我也难过辛叔这个忍痛离开了妻儿半生,牵挂了半生,最后还要付出生命的男人,到最后也享受不了一天的天伦之乐。

  这世间是不是非要这么遗憾,才能显得每一丝感情的可贵?非要这样嘲弄,才能去告诉世人该珍惜眼下?

  这个时候,我沉浸在这情绪当中什么也不想说,也顾不得芸姨的想法,手还在颤抖着的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血迹透过了那张帕子,染在了香烟上,洁白配上鲜红,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说不定对于辛皓来说,能为女儿牺牲,倒成了他最快乐的事情。而于我来说,化狐就是解脱,没有别的答案。终于,也是要等到了...能为关键的天狐去牺牲,也算积德了吧?我愿这些德行,能报给已在九泉我所爱的几人,我很快乐。”芸姨更加的平静,然后不等我说话,望着我语气忽然加重的说到:“所以任何事情不是你觉得圆满,便就是真的圆满。你觉得难过,便是痛苦!你怎知他人的圆满?这世间自有缘法,难道你还不够清楚?特别是肩负重任之人,更要明白顺天意而为,不可强求。”

  “我,可是...”我语带哽咽,却发现她的话有大智慧,我竟然无可反驳,只是心理上一时还接受不了。

  “是不是你们这一代慢慢成为中流砥柱的年轻人,都是如此的看不穿。我是废话多了几句,只因我有一个师侄,也是你这一般看不穿。曾经好几次想过,能够亲自对他说上这几句,让他能够多少...哎,罢了,你们这样何尝又不是天意,是这世间的缘法?大情大爱才能大仁大善吧,别人或许也扛不起。”我未曾想到芸姨的口中竟然也带上了几分感慨。

  这是我第一次从她的口中听到了这样有感情起伏的话语。



仐三说:
今晚还有一章。比较长的时间没更新,是为了接下来能够比较稳定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