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一章 妖雷

第六十一章 妖雷

  我不知道芸姨的师侄是谁?在这个时候也无心去问芸姨的过往,只是简单的感觉芸姨当年也有不少的故事吧。

  芸姨没有打算说过往,我也实在没有那个心情去听。

  我很难过,也为辛夷难过,先不说辛叔的事情她就会很难过,就说辛夷的善良,她若然知道她的醒来,不仅要父亲付出生命,还要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也付出比生命更残酷的代价,她一定会非常的...自责。

  对的,是自责,错不在她,她同样难逃这种情绪吧。

  我揉了一把脸,也悄悄揉去了眼中的泪水,事到如今还能如何?尽管结果也不可改变,但我总是要问清楚因由的,也许能有什么办法呢?这个想法如同一丝微末的希望鼓舞着我,我希望我能够平静下来。

  但我不是神,我只是叶正凌,情感上和普通人无异,我无法做到。眼前恍恍惚惚竟然是小时候的画面,蹲在树下一个人默然的辛夷,总是选择离我玩闹的地方最近的那棵树,偶尔我会好奇,看见的是她小心翼翼的将一只被不知道被哪个调皮孩子扯断翅膀的蜻蜓放在树叶下,是为了蜻蜓不被夏日那炙热的阳光晒到?还是为了不再被调皮的孩子弄死?

  我不知道,只是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了辛夷很善良,事实也一直是如此。

  谁能想到她是天狐?谁又能想到她所不愿,却要付出两个人的生命让她醒来?在一片恍惚间,我如同又看见了辛夷背上的双眼,忽然已经化狐的芸姨和含笑去世的辛叔。

  我大口的吸烟,眉头紧皱,双眼发烫,我无法问出任何一个字,生怕这点微末的希望也被打破。

  和我相比,冷静的是芸姨,她或许看出我根本不敢再问下去,却是自顾自的说到:“这一代天狐因为封印的关系,造成了灵魂上的不足。不足则补,除了最亲近的血脉,她的父亲之外,只有我还能胜任一二。她的父亲要这样做,你自然理解,毕竟是最至亲的血脉。而我,却是差一点就成为天狐的狐妖。”

  芸姨也可能成为天狐?我尽管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却还是忍不住震惊,不由得抬头望向了芸姨。

  “的确如此。”芸姨回答的很肯定,却在肯定之后,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到:“什么天狐,是风光的大妖吗?可知道我这一生是多想当个人,一个正常的普通人也好。”

  我又一次无言以对。不过,情绪总算在能够强行压抑的范围以内了,掐灭了烟头,我终于能够哽咽着开口:“那芸姨你又为什么不是天狐?另外,有没有别的办法?”

  “我不是天狐,是因为我没有正常的化妖。或者说,在那个时候,妖种...”芸姨说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原本还平静的窗外,如水的夜晚忽然一道闪电划过,莫名的滚过了几声闷雷,然后又恢复了一片平静。

  这突如其来的雷电,就像刻意的打断芸姨的对话一般。

  我一惊,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刚才那个想法在我心中挥之不去...而且,这根本不是普通的雷电,更像是...妖雷!雷电也是有所不同的,不是修者,肯定分辨不出。严格的说来我不是修者,是猎妖人,道法不精,所以这个判断也拿不准。

  妖雷!!自明以后,若然不是修者刻意牵引而来,根本就已不见!这发生了什么?莫非是有真正的能唤雷之大妖侵入了我望仙村?!

  我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情绪?‘霍’的一声站起,就要朝着外边儿冲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妖雷!妖雷!要知道能够动用五行之妖,而不是自身各种能力的妖物,那根本不是一句大妖能够形容的,天妖都不一定能够到这个境界!动用五行,一般是人类修正的能力,因为人类天生有一丝灵,亲近天地,动用五行是自然。

  能够动用五行的妖,可以说已经弥补了和人的差距,那是什么概念?更何况还是雷电这种代表着天罚天力的力量?在我的认知里,妖物被剥夺这种能力已经很久了,从人类的传说《山海经》中那一场大战之后,妖就不能动用五行了,至少不能像修者的五行术法那样有威力,只像是小小的辅助,聊胜于无那种。

  刚才那个...我脑子发麻,好的结果就是有修者这样做了,不好的结果却是...我没有想下去,发生了什么只有探查了再说。

  在有这个念头的瞬间,我已经冲到了门前,手也已经放在了门闩上,于此同时我已经听到了村子里的动静,有了些微的喧哗声。

  望仙村是猎妖人的村落,怎么可能不察觉出来异常?

  两次大变,一变在那场不可考的传说中的大战,二变在大明破灭以后!难道三变就在如今?就算是,也不让人吃惊了,我甚至已经做好了变故就在今日发生的准备。

  拉开门时,我已经冷静了下来,战斗从来就是这样,也许没有任何的征兆。

  却也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身后传来一声冷笑的声音,我忍不住诧异的回头却看见那丝冷笑挂在芸姨的脸上,她说到:“罢了,现在不能说便不说。如今也不是打破平衡的时候,难道真的以为就欺天瞒地了?叶正凌,你也不用特意去探查什么了,是查不出什么的,只是有些老家伙心虚罢了。”

  什么意思?我无法理解芸姨的话,可是有些事情事关重大,我不可能这样含糊下去,我问到芸姨:“芸姨,我希望你能够告知于我,查不出来的意思是什么?是有什么妖物潜伏在我望仙村,我只是探查不出,还是?”

  芸姨摇头,说到:“事情不是你所想。总之,没有任何的妖物潜伏在你望仙村。如若你要算上天狐,我,辛皓的话,你望仙村倒是有妖物存在。”

  芸姨的话已经说的十分明白,望仙村无恙,还是安全的。我微微松了一口气。想到我和芸姨的谈话还有很多事情未有说清楚,便又转身,想回去再和芸姨谈谈。

  却不想芸姨却说到:“夜已经深了,我身体不济,已经乏了。你想问的,我该说的,今晚也已经与你说了许多。剩下几日,就不必来找我了,天狐苏醒在即,我也应该好好准备一番了。”我没有想到,芸姨在突然之间就对我下了逐客令。

  “但芸姨,我还有...”其实,经过这次交谈,我才发现芸姨绝非是那种无情之人,就算她那么绝望,心底也压抑着火山一般的感情吧。所以,我还敢接近她,也想磨一磨,兴许还能得到交谈的机会。

  但芸姨没有听我说下去的意思,直接就打断了我说到:“的确是有未尽之言,但于今来说,却是无关紧要,反倒说出来影响我现在的心境。走罢,待到天狐要醒那日,我还会给你一些交待。”

  说完,芸姨竟然转身背对于我,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是不想与我交谈下去了。

  我有些灿灿的,只能转身出门,再小心的为芸姨关上了门。在大门被关闭,我转身的刹那,正好却是看见了天上的那一轮月亮。

  夜色一片清净,哪里还有刚才那电闪雷鸣的景象?而那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却是成了一轮满月,是之前云遮挡了吗?我有些呆呆的看着这月亮,人月两团圆不是很好吗?可是,月亮有缺却总也会圆,那么人呢?

  到底是伤感无法抹去,我在芸姨门前的后院踱步,甚至连去前院的勇气都没有,我怕辛叔和辛姨已经交谈完毕,我不敢面对辛叔,更不敢面对辛夷,只能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恍惚的来回走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强行的将情绪平复下去,装作无事发生。

  可是,就算这一点清静也无法继续下去,只是几分钟不到,便听见苏灵有些急促的脚步声,一转头便已经看见苏灵风风火火的冲进了院子。

  我自然知道苏灵所为是何事,还来不及开口,苏灵这丫头已经冲进了院中,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有些着急的对我说到:“我的少爷呀!你一个人怎么转悠到这里了,村子里发生了...”

  “我都知道了。你不要这样着急,我马上就去解决。”我打断了苏灵,从我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情绪,我知道这是我必须要有的态度,我还记得我是叶正凌,是望仙村的家主。

  “少爷你都知道了,你还这么悠闲?!村子里都要炸锅了,要找大妖怪,你倒是快去啊!啊啊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这里想办法,是吗?”我的平静给了苏灵强大的信心,她非常自信的这样判断着。

  我也没有心情去解释什么?只能沉默着朝大门外走去,只是刚走了几步,便听见身后的屋子里传来芸姨的声音:“比起我那师侄,你倒还算克制。”

  我猛然回头,却发现原本还亮着昏黄灯光的窗户忽然变得一片漆黑。

  我沉默了半秒,转身便继续前行。


仐三说:
明天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