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三章 岁月催人老

第六十三章 岁月催人老

  快回到院子里的时候,夜已经深了,而这个时刻往往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分,就算我身上穿着薄薄的外套,肌肤也能感觉到来自夜晚的一丝丝凉意。

  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心中到底挂念着辛叔和辛姨的事情,抬眼却看见苏灵这丫头抱着双臂站在门外,在冷冽的夜风中,不时的跳两下,驱散寒意。

  我看见她的时候,她正好也看见我了,一下子就开心的笑了起来。

  尽管气温寒凉,这一笑却让我心里暖意十足,仿佛刚才的感动也变得更加沸腾。苏灵快步的朝着我小跑而来,而我脱下了外套很随意的给她披上,口中却忍不住嗔怪到:“夜里还这么冷,怎么穿件单衣就在门外站着?”

  这么久时间的相处,苏灵在我心中已经和亲妹妹没有什么区别了,走近了才看见她嘴唇都冻的有些发白,我忍不住有些心疼。

  苏灵裹紧了我的外套,不好意思的挤了挤鼻子,这才说到:“少爷,你不是说辛叔他们有什么动静,就第一时间给你汇报吗?然后他们出来了,我就很激动的想去找你,忘记加外套了。”

  我一扬眉,问到:“那你回去加件外套又怎么了?而且你怎么没来找我?在门口傻站着干嘛?”

  我简直搞不懂苏灵怎么想的?一边随口的问着一边就走向了大门,作势就要推门。

  苏灵赶紧一把把我拉住,我刚想说话,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在我疑惑的目光下,硬是把我从门前拉开了几步,这才压低了声音对我说到:“有原因的,辛叔和辛姨一起出来的,他们...他们感觉怪怪的。我本来想着给你汇报,可是又担心他们怪怪的,万一有什么事儿,屋子里有没人在,怎么办?”

  我一听,刚想说什么?苏灵又急急的说到:“可是我也不好意思进去,他们,他们好恩爱的样子。我觉得我突然推门进去...比这天上的月亮还亮,我不好意思。”

  这算什么理由?却也忍不住为苏灵刚才那话笑了,心头也是一松,既然苏灵用恩爱来形容辛叔和辛姨,那么说明他们和好了。这绝对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可一想到芸姨的话,我心情又沉重了起来,原本还在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眉头却皱了起来。

  短短瞬间的表情变化,自然被苏灵看见了,她有些奇怪的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问到:“少爷,你这是在想什么?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我没有说话,而是拉着苏灵径直的朝着大门走去,我想要看看是个什么情况,我也想找个机会问问辛叔他是不是一直知道救醒辛夷他就会死?苏灵却一直紧张的拖着我,小声的说到:“少爷,咱们还是小心装作不存在的进去吧,太尴尬了。”

  我没有理会苏灵,走到门前却听见辛姨的笑声,还有辛叔在唱着什么,这样的声音在夜里听起来很奇怪,也的确如苏灵所说。我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一把推开了大门。

  门瞬间就被打开了,我一下子就看见了熟悉的院子,却又愣住了。

  辛叔和辛姨就在院中,他们也看见了我和苏灵,却只是同时看了我们一眼,就回过了头,继续着他们刚才所做的事情。

  “少爷,就是这样的。”苏灵有些尴尬的站在我身后,只露出了小半身子,然后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到。我也有些傻了,我想过很多种辛姨辛叔谈话出来的场景,但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个样子。

  我应该如何去形容眼前的一切呢?我没有办法去形容这种感觉,只能去一一的描述出来。

  此时的院中生着一堆篝火,在篝火上还挂着一个很有年代感的铝制饭盒,里面煮着什么东西我不清楚,只是看见蒸汽升腾,闻着像是煮米饭上煨着红薯的味道。

  辛姨就坐在篝火的旁边,身上穿着一件灰白色的,款式很老的,像是工作服的外套,在左边胸口印着一排有着模糊的小字,依稀还能辨认‘XX矿区’,而在工作服里面,是一件的确良,淡绿色衬衫,下面穿着一条也明显不是这个年代款式的黑色裤子。

  就是这样一身穿搭我看着既陌生又熟悉,陌生的是如今的街上已经找不到穿成这样的人了,熟悉的是我从小在厂矿大院儿里长大,在很久远的小时候,已经模糊的记忆中,我的妈妈也这样穿过。

  可就是这样一身穿搭,辛姨似乎还嫌不够,竟然还梳着两条辫子,梳得很整齐,光洁的样子。可是已经花白的头发却让人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而反观辛叔呢?他穿着和辛姨同样的灰白工作外套,里面却穿着一件洗得有些发黄的白色衬衫搭一件灰色的绒线毛衣,然后穿着一条绿色的军裤,脖子上算是‘时髦’的还挂着一条围巾?

  我不太明白,他们哪里找来的这些衣服,也不太明白他们在半夜穿成这样,生一堆火,还煮着红薯饭又是一个什么意思?所以,我进来之后就愣住了。

  苏灵摇摇我的手臂,有些担心的说到:“少爷,就是这样,走出来他们就是这个样子。我和他们说话,他们也不理,说说笑笑的在院子里生火做饭...我,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我很担心。他们是不是太难过,然后行为有些...”

  我知道苏灵要说什么,是想问我他们是不是行为有些不正常?我咳嗽了一声,制止了苏灵说下去。无论辛叔和辛姨给我的感觉都是一样,聪明,坚定而且能够承受,绝对不会被刺激的‘失心疯’,只是这样明显不是正常的场景,我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儿?

  我在瞬间也明白了苏灵说不敢打扰,太过尴尬的话,就如此时辛姨坐在那里,嘴角噙着笑意,单手托腮,有些害羞却又含情脉脉的看着辛叔,状若眼中只有一人的少女模样。而反观辛叔也用同样的目光深深的看着辛姨,口中唱着,就像年轻的男孩儿为心爱的女孩子唱着情歌般的忘我,我怎么好打扰?

  我在心里暗自决定,就只问一句,他们还好吧?只要得到肯定的回答,我就赶紧拖着苏灵离开...但就算这样,我都不好开口,只能小心的走近了两步,然后拼命的咳嗽了两声。

  尴尬的是,辛叔和辛姨根本就不理我,苏灵早就被这气氛弄成了一个大红脸,躲在我身后不肯出来。

  我被逼得也有些无奈,但我还真的怕他们此时的状态,也只能硬着头皮故作轻松的大声问了一句:“辛叔,你和我姨谈好了吗?”问完,我感觉我的脸都红了,因为他们眼中的那种深情,那种旁若无人,让我觉得我站在这里简直太多余了。

  这句话还是有些效果,辛叔终于再次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毫不犹豫的望向了辛姨,口中却是继续的唱着:“我想对你讲,但又难为情,多少话儿留在心上...长夜快过去天色蒙蒙亮...”

  “呵呵呵,咳咳...”我受到了这般待遇,苏灵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我脸烫的很,但实话说,辛叔的歌声很好听,声音很有磁性。我决定不再这里杵着了,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在两个如此相爱的人中间当个‘电灯泡’,我只能灿灿的说了一句:“辛叔唱歌真好听。”算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然后就打算匆匆忙忙的离开。

  可是,刚转身准备要走,却听见辛姨开口了:“唱的真好,就像好多年前那个晚上一样,一点儿都没变。”

  我已经转身,猛然的听见辛姨这样说,我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心中的酸楚就是因为这样一句话如同火山爆发般的爆裂开来,我在今天晚上已经哭过了一次,是为刚才那些不把生死看在眼中的猎妖人,但在这个时候,我的眼圈又开始酸涩,热得要命,原本月色皎洁的夜也瞬间的模糊。

  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辛姨知道了,肯定知道了,才重聚的爱人...马上就要天人永隔,这一次不是假死,是真正的生死离别。

  我不敢动,我难受的怕一个表情的变化,我的泪水都会掉下来,但苏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本察觉到我要走,却又突然停住了脚步,已经很尴尬的她只能扯扯我袖子,紧张又小声的问到:“少爷,你察觉到他们真的不对劲儿?要不要找医字脉的来看看?我觉得这是心病,医字脉的能行吗?”

  我仰头,拼命的仰头,然后用尽量正常的声音说到:“他们没事,很好。就是..就是...”

  我有些说不下去,苏灵却不解我的动作和话语,追问了一句:“就是什么啊?”

  “就是岁月催人老。一切如旧,时光也难回。聊以安慰吧。”说完,我一低头,泪水一下子从我眼中滚落,我不想苏灵看见,大步的前行。

  我有想要放声大哭的冲动,在此时此刻,我只想冲进辛夷的房间,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哪怕痛哭着告诉她,曾经你走在我身后,我不曾回头,可却一直贪恋这种安心。

  倘若他日,我也将要赴死,我也希望那一天再回年少,夕阳暖风中,回头是你安静的眼眸。

  记忆不会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