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四章 前奏

第六十四章 前奏

  可我终究没有去和辛夷诉说这些,只是悄悄快速的擦去了眼泪,借故让苏灵先去休息,然后去看了一眼辛夷,便匆忙离开了。

  我不是不想在辛夷面前去敞开心扉,如果说这世上还有那么一个人可以让我毫无保留的坦承任何心迹,那一定只是辛夷,我不用担心会让她也跟着难过,担心,牵挂...因为相爱的人是共命运,同悲喜的,没有理由,我就是相信这一点。

  但如今真的是不能去说这些的,我连难过的情绪都不敢透露一丝,只能看她一眼稍觉安心就匆忙离去,就是因为我觉得辛夷其实已经醒了,只是挣脱不了梦境,她一定可以感知周围的一切,我怎么可以去说这些?我怕我的难过她都会敏感的察觉。

  而这件事情,不管辛夷是否知情,我也相信辛叔决心已定,而我在其中更是纠结。如若我说,可能也改变不了任何的事情,更怕辛夷感知到了这件事情,到时候从内心深处不愿意接受,反倒白白负了辛叔和芸姨的心意,自己也醒不来。

  如若不说呢?辛夷醒来会不会怪我?

  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的皱紧了眉头,靠在窗边一声叹息。有时这世间冰冷,无非就是因与果,债与还...可偏偏除此之外,又怎么才能做到公道?也许辛叔这一生是在还与辛夷的因,可笑的是,不论哪个人的因果,却也牵动了旁人的一腔悲喜,空负了一心的情谊,只换得一声叹息。

  就如我,就如辛姨,就如这世间说不定的,还存在的牵挂芸姨的人。

  怪不得说红尘炼心,看穿了这因果是非,便就能做到‘庄子妻死,鼓盆而歌’的心境吗?我揉了揉发痛的额头,看来我是俗人一个,如若不俗,便也失了这份坚定的守护之心吧?那我如今是什么?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等待大彻大悟吗?

  我的思绪太凌乱,感觉灵魂之中又有那熟悉的悸动,似乎就在等着我大彻大悟?如今面对这种情况我已经不再大惊小怪,看多了世事起伏,只能说一切顺应天意。只是在今夜,我感觉到了万魂花也有了若有似无的动静,如同在我灵魂之中摇摆起舞,却又如同虚幻。

  我不解其意,忍不住低喃:“怜生,你是醒来了吗?”

  这些年的厮杀,让我已经很少去怀念生命中的一些人,比如怜生,比如夜啸,但并不是忘却。怜生自然不可能醒来,他已经不存在,变成了万魂花,这也是一种‘能量守恒定律’吗?我的嘴角挂起一丝苦笑,好像在世间冰冷的转换之中,只有情感是空流,如何能守恒?但这真的没有意义吗?

  我想的有些累了,控制不住飘忽的思绪,终究也不敢去到院中,去看一眼辛叔和辛姨在做什么?好像从今夜开始,他们的世界就只有彼此,任何人的存在真的是多余。

  在理不清的思绪下,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的乏了,竟然就趴在床边的桌子上睡去。

  只不过睡的很浅,清晨还蒙蒙的时分,我就一下子惊醒了,无梦,就是莫名的惊醒。才发现我昨夜睡去的时候没有关窗户,手臂略微有些酸麻,身上的那件薄外套竟然被清晨的雾气弄得潮乎乎的。

  我不觉得怎么冷,只是一下子想起了辛叔和辛姨,心中到底还是担心,也顾不得换一件外套便一下子冲出门去。

  “辛叔。”我唤了一声,我怕他们这个时候开始难过,身边却没有一个可以安慰他们的人。

  但院中却是空落落的,只有昨夜的篝火还袅袅冒着轻烟,看来已经熄灭了一些时候。

  人呢?到哪里去了?我略微有些焦急,苏灵却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院中。

  “少爷。”她轻声唤了一声,看起来眼睛有些发红,也是一夜没有睡好的样子。

  “辛叔他们?”我也顾不得和苏灵多说什么?看她的样子不似才睡醒,应该知道一些什么也不一定?

  “他们出去了,说是去到村后的无名山头看日出。你别着急啊。”苏灵看出我焦急,也没有任何的啰嗦,知道什么便直接与我说了。

  无名山头?那是村后的一个山头,也是这望仙村中地势最高的地方,若说看日出,看山景那里的确是再合适不过,比起明阳门曾经我最爱去的后山大石那里还要适合观景。那么应该就是没有什么事情,他们只是想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罢了。

  但我不知道为何,总是牵挂的要命,或许是清晨的人思维总是敏捷些,我一下子就明白我牵挂什么?那就是辛姨太过冷静了,辛叔一直都是坦然赴死的心,坚定又决绝,那么辛姨呢?原来我一直在担心的是辛姨,做为一个女人她隐忍冷静了太久,会不会有些不对劲?

  想到这一层,我就迈开大步朝着大门走去,我不想打扰他们,但远远的看一眼,总也会安心一些吧?辛叔的事情我很内疚,无能为力。我得看着辛姨,不能让辛姨有半分的意外,我已经决定,一旦辛叔离开去唤醒辛夷,我就要半步不离的守着辛姨。

  这也是对辛夷的一个交代吧。

  想到这里,我的脚步越发的快,但没有想到苏灵却小跑着一下子拉住了我。

  我略微有些急促的对苏灵说到:“我就是去看一眼他们,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他们。我也没有事情。”

  “少爷,不是这样的。是他们对你有交代,让我和你说。你先吃早饭好不好?”苏灵的眼中有乞求,有担心,看来我的状态可能有些不对劲,苏灵这个贴身的妹妹,一定是察觉到了。

  看着苏灵的眼神,我的心没由来的一软,就耐着性子答应了苏灵的请求,同时我也想要知道辛叔他们会对苏灵说什么,然后交代我?

  见我答应,苏灵轻松开心了起来,先是催促着我把潮湿的外套换了,就在我换外套的时候,麻利的为我把早饭摆在了桌上。

  我埋头开始吃,但也担心的问了苏灵一句:“你今天怎么那么早?眼睛也红红的,是一夜没睡吗?”

  苏灵把药膳汤给我盛好,放在了我的面前,对我说到:“是没怎么睡好,昨天就感觉到少爷情绪不对劲了,好像很难过。我猜应该是因为辛叔他们吧?虽然我猜不出来原因,但昨天他们那个样子真的...真的不寻常,看起来虽然怪怪的,但让人看了有点儿说不出的难过呢?然后我看见少爷难过了,再看他们就更加的难过。”

  我低头,没有说话,接过苏灵给我盛好的汤,一饮而尽。只要我在村子里,这一顿早饭苏灵是绝对不会耽误的,就是为了让我喝上这药膳汤,延续师父从小在为我做的事,也为了我的身体。

  想到这里,我就猜到苏灵昨夜没怎么睡,然后干脆不睡了,为就直接为我做早饭。我忍不住摸了摸苏灵的头,把热腾腾的粥亲手给她也盛了一碗,递到她面前,皱眉说到:“你也赶紧吃,吃完去补觉,今天我要去看那些猎妖人修行的情况,指导一下他们,辛叔辛姨也不在,芸姨那边除了两餐素食,再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苏灵吐了下舌头,小口的喝了一口,点点头,又剥开一个鸡蛋递给我才继续说到:“因为难过,我就睡不好,不安心。于是夜里起来悄悄的看了辛叔他们几次。结果快要天亮的时候,我再不放心悄悄看的时候,辛叔就叫住了我,跟我说‘小丫头,别偷看了,一晚上都看了我们几回了’。”

  说到这里苏灵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我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继续听苏灵说下去。

  原来辛叔只是给苏灵交代,他猜到我醒来以后肯定要找他们,就说不用太早去找他们,让我接近中午的时候再去吧,就去无名山头,他们也正好有话要对我说。

  “少爷,所以你真的也不用现在就去。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得出来辛叔和辛姨想要多相处一会儿呢。你说对不对?”苏灵说完这些以后,询问了我一句。

  我一口吞下剩下的半个鸡蛋,含糊的‘嗯’了一声,不用去想,我也知道,距离要唤醒辛夷的日子就近在眼前了,这叫我去有话要说,无非就是交代最后的话吧?辛夷要苏醒,原本不是应该很开心的吗?我没有想到会涌动着如此悲伤的气氛,以至于我连好好回答一声苏灵都做不到,怕说的多了,又让这丫头察觉到什么而难过。

  早饭吃完,我吩咐苏灵赶紧去补觉,便说去看看那些猎妖人的情况,就走出了屋子。

  其实我根本无心的去做任何的事情,交代遗言,这四个字如同沉重的大山压在我的心头,但我还必须要去面对,带着苦闷的心思,我只能在无名山头下的山脚徘徊着。

  恍恍惚惚的挨到了快要中午的时分,我一咬牙,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上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