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六章 淡然与生死

第六十六章 淡然与生死

  面对辛叔的要求,我的喉头开始哽咽。

  这世间有什么能够毫无阻碍的直入人心?唯有真情二字,更何况他是辛夷的爸爸?我只恨,只遗憾辛夷在此刻没有看见辛叔的眼神,听见辛叔的话语。

  这样的眼神我想只需看一眼,便已能够明了什么是父爱如山。这样的话语只是听见,便已能消融大半分离二十几年的彼此之间的冰冷吧?

  可惜的只是辛夷醒来时,便是辛叔离世时。

  这个要求原本对我来说,根本不难,而且理所当然,甚至我应该欢天喜地。可是,我哽咽着,却是迟迟叫不出口。

  辛叔的神色开始不满起来,沉吟着就要说什么?在一旁始终平静的可怕的辛姨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别责怪孩子,我自小看他长大。调皮捣蛋的一个,心里却是重情的孩子。他叫不出口,是因为觉得应承了,好像就答应了,眼睁睁看着你去赴死。他心里内疚,难受。”

  我不说话,一直强忍了好久,眼眶终于是红了,辛姨的确把我心中所想,最过纠结的心情说了出来。

  为什么我一直逃避不敢面对?那就是因为我觉得我也是在推动辛叔去赴死,尽管事实不是那样...我承认我想的太多,可是又怎能不想?

  听见辛姨那么说,辛叔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了,沉默了很久,才对我说到:“你所想,人之常情。我不劝解你什么,只想说你将心比心,如若今日必救我女儿的人是你呢?”

  我一下子愣住,若然是我...我恐怕也会心之坦然吧!

  “那么,这声爸,你叫是不叫呢?”辛叔问了我一声。

  我费劲了吞了一口唾沫,喉头发痛,却是哽咽出声:“爸。”

  辛叔点头,然后望向了辛姨,我会意,同时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望着辛姨叫了一声:“妈。”

  辛姨微笑:“早觉得你们两个孩子从小那青梅竹马的感情,让人羡慕的紧。如今在一起,我心里也是满意的。老头子也算有福气,都不用去挑女婿,自有一个那么合适的人在这儿。今时今日,我想他也少一桩遗憾,我心里很高兴。”

  “是啊。”辛叔也跟着微笑。

  我心里难受的要命,既然叫了爸妈,大礼不可没有。今日辛夷不在身边,在这大亭之下也只能一切从简,我就讲究这大叶子茶,恭恭敬敬的问辛姨讨来茶砖,仔仔细细的泡了一杯,郑重的跪下,给二老敬了一个茶,这是礼!毕竟从此以后,我就应该叫他们爸妈了。

  只是辛叔的淡然我还可以理解,什么事情都抵不过一个心甘情愿。辛姨这般淡定,却是让我越发的不安,我不肯相信辛姨是因为时间久了,情便淡了....但在巨大的悲伤之下,我也不愿意去多想别的什么,我只是捏紧了掌心,暗暗决定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在辛夷平安醒来之前,看住辛姨。

  而我相信,辛夷平安醒来后,无论有多么巨大的悲伤,辛姨应该都能抗过去。

  我在这边一边难受一边盘算,辛叔却是拉起了我,看着我,再次郑重的说到:“正凌,我的女儿从今日起,就真的交给你了。你不可负她。”

  我收起之前乱七八糟的心情,也是郑重的承诺:“我今生绝不负辛夷,就算老天反对,我也会守着辛夷一生一世。”

  这句承诺是由心而起,而之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也只能由心去做,哪怕一语成谶。

  “好!”辛叔激动之下,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对我说到:“我在世间唯二不放心的便是妻女,女儿托付与你,妻子便托付与你们两个。也是从这几日,我才发现我的妻子小绣,我与她相爱多年,对她的了解不够,她比我想象的坚强的多。但我也怕她把心事强压于你,太过心伤而....”

  “你想多了。多年前你‘死’过一次,我拉扯着辛夷就这么过来了。如今,就如你所说是偷来的时光,如同你黄泉归来,又与我偷聚几天,了结一些遗憾,已经是老天爷莫大的恩惠。我想的开,我知道要怎么做?要哭,你去了那一刻,我会狠狠的哭。我也终于知道我的丈夫撒手我们母女二十几年,不是负心负情负义,我也没了遗憾。你只需把女儿托付给正凌便是,我会很好很好的。”辛姨打断了辛叔的话,这几句说的掷地有声,不容反驳。

  辛叔有些讪讪的望着辛姨笑了,辛姨却是很自然的挪了过来,挽住了辛叔的手臂,靠在辛叔的肩头,神情安然而满足。

  辛叔微笑,用手拍拍辛姨的手,然后望着我说到:“如今辛夷没有醒来,我做为父亲没有什么太多余的东西留给她,唯一能留给她的就是一些老物事,你把那包东西拿来,以后代我转交给辛夷吧。”

  我点头,也看见了放在火塘边的一个看起来有些陈旧的背包。

  辛叔接过,从里面先是翻出了一身儿衣服,就是他昨日穿的平常衣服,他拿过来换上了,然后把现在穿的那身儿老旧衣服换下后,仔仔细细叠好了,放在地上,又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套衣服,是昨天辛姨穿的那套,然后指着两套衣服说:“把这个拿给辛夷的时候,告诉她,这是她爸爸妈妈定情那天穿的衣服。你知道我喜欢你姨很久了,就那天矿上搞活动,我才借歌表情,对你姨吐露心事。遗憾的是,那天在场的人太多,大家都看着觉得我们两个眉来眼去,起哄的我不好意思再唱下去。后来,找了一个熟悉的女工,悄悄把你姨约出来,这才...”

  说到这里,辛叔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辛姨只是更紧的贴着辛叔,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记得告诉她这个故事。昨夜,你看见的,不过是我想对她唱完当年那首歌儿。”辛叔给我解释了一句。

  我含泪点头,郑重的把两身儿衣服收好在背包里,又听辛叔的话,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掏出来。

  其中一些存折,房契之类的,辛叔只是随口提了两句,其实这些东西对于我们不是完全无用,只是在修者或者说妖的世界里,的确算不上有多么重要,只是他一生难免也会给辛夷留下这些:“我的女儿是要有嫁妆的,不管做为修者重不重视这些?总要有的,总不能太寒酸,是不是?我半生漂泊,还是攒下了一些家底,你到时候交予她便是。我留下的信封里有密码和这些产业的交代。”

  我点头,辛姨微笑,轻声附和到:“对啊,女儿的嫁妆不能寒酸。这厚厚实实的嫁妆也算是风光了。”

  辛叔再次轻轻的拍拍辛姨的手,小声说到:“我岂能亏待了我女儿?这半生,不,这一生,不就是为着她吗?你也为着她,我也为着她。希望她以后想起我早早离去,便不再遗憾,不再怨我。”

  “她不怨的。”辛姨安静的说到。

  这时,辛叔又把一个铝制的饭盒拿在了手里,就是昨天用来煮红薯饭的,他松开了辛姨的手,摩挲着饭盒说到:“这个饭盒是你姨买给我的,我们结婚以后,我去矿上做活。她就用这个饭盒给我带饭下矿。那个时候,为了我能吃的饱一些,米又不够多,她就加了红薯在里面。这些年,我最想她做的红薯饭了....”

  说话间,辛叔把这个饭盒又递给了我,剩下的还有一些杂物,全部是当年的老物事,自然也包括那大叶子茶砖...每拿过一样,都能勾起辛叔一段回忆,很平常的,只是和当年能够相守的日子有关的回忆。

  他简短又平静的说,却从他的字里行间里,我能听出这个身份完全隐秘的狐妖,是真的在和辛姨过普通人的日子,甘之如饴。那些物资并不丰富的岁月,为了守着这个女人,他一样过的辛苦,却没有动用任何做为妖的力量和家族的力量。

  为一个人甘愿平凡,甘愿平淡,那是因为一句很简单的话‘有你便已足够’,爱情很复杂,本质也无非是此。只不过,懂的人才明白,人的一生要多幸运,才能够遇见那个你爱的人,那个称得上让你为他甘愿的人?

  我泪眼朦胧,一件一件的收好辛叔交给我的东西。辛姨在旁安静的看着,末了才说了一句:“你走的那一年,我发现家里丢了一些东西。都是些看起来无关紧要,只有我才明白有多重要的东西。原来真的是你拿走了...我跟正凌说过,怀疑你没死。其实很大的依据便是这个,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可是我谁也没说,说出来这些琐碎就是证明一个人没死,谁信呢?可是...我信。”

  “小绣...”辛叔轻轻的叫了辛姨一声。

  此刻,恐怕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而我,在这个时候安静的起身,悄悄的退去,站在了大亭之外的空地上,山崖边。

  山下,群山起伏,天际线如同与山体融为一体...在这般的壮阔下,人的生死好像非常的渺小,却沉重在我的心头。

  我手抖着点烟,却因为抖的厉害怎么都点不着,转头,眼角的余光却看见依偎的辛叔辛姨望着远方,安然又宁静....雨大,而在另一边的山脉飘雪了,我终于点燃了香烟,泪水却在此时安静的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