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七章 苏醒(上)

第六十七章 苏醒(上)

  我明白这就是最后的时间了。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去打扰,斜风细雨之中,我望着远处的细雪,却希望时间能够再长一些,甚至就此停住。

  在这样深挚的真情面前,人哪里敢自私?

  可是,这样安宁只停留了短短的十几分钟,辛叔便牵着辛姨的手走出了大亭,安静的站在雨中。

  “正凌。”辛叔唤了我一声。

  我应了一声,大步的走了过去,尽管有很想哭的冲动,但这几步我尽量走的精神抖擞,带着些许轻松的样子。对于辛叔来说,能为辛夷的苏醒赴死,是心中所愿,他一定不愿意知道的人悲悲戚戚,那只会让他空留牵挂,因为结果就辛叔而言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我要去了,算算时间,她应该已经准备好了。我把小绣先交给你照顾了。”说话间,辛叔松开了辛姨的手,而我赶紧扶住了辛姨。

  看来,辛叔对于辛姨的状态也并不是完全的放心,否则不会亲自牵着辛姨的手走出来,要亲自的交给我。甚至选择让我中午上山,固然有交代最后遗言的原因,也有把辛姨交到我手上才放心的原因吧。

  这一点,我与辛叔算是不谋而合,我就是担心辛姨的状态,但现在这一刻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把辛姨的手交给我以后,辛叔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深深的看着辛姨,仿佛这一眼要把辛姨的样子深深的刻在骨子里,灵魂里,从此天涯也从不敢相忘。

  辛姨也用温柔的眼神看着辛叔。

  过了大概半分钟,辛叔终于收回了眼神,然后带着微笑说了一句:“小绣,你老了。可是和年轻时候一样好看。我先走一步,离约定的时间近了,你让正凌扶着你慢慢下山。”

  “好,去吧。这一辈子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感情也只给你一个人,以后也是如此。”辛姨的语气很平静,可是我感觉到她整个人其实几乎是靠在我的身上了,那是要用多大的力气才能故作平静的这样说?怪不得辛叔说要我扶着她慢慢下山。

  “嗯,我也是。”辛叔点头,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辛姨,然后转身朝着山下走去,速度很快,不曾回头。

  在一片雨帘之中,他的背影渐渐模糊,只看见风扬起他的头发,脊梁却挺直。

  在今日,是一个父亲为了女儿义无反顾,做为一个男人,他的确可以走得顶天立地....很快,辛叔的背影看不见了。

  我强忍着情绪,对辛姨说到:“妈,我扶着你下山吧?”

  辛姨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半晌都不说话,她不说话,我亦不敢开口不敢催促,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时间会来得这么快,芸姨说不是还要准备几日吗?芸姨不是说还有些话想要对我说吗?我心中也疑惑不已,想去看个究竟。

  到最后,我一直都有一句话想要问辛叔‘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而到最终我也没有问出来,我知道一定会是否定的答案,那时只能徒增辛姨的伤感。

  “哦,哦,走吧,我们下山。慢些走,我好像没有力气。”到了这时,辛姨才如同反应过来一般,回应了我一句。

  我不敢离开她半步,只能挽着她,一边拿起了辛叔留下来给辛夷的包,熄灭了火烫,然后一个转身背起了辛姨:“妈,我背你下山。我知道,其实你想快点下山,说不得,说不得还能见到爸一眼呢?”

  辛姨不说话,就这样安静的伏在我的肩头,任由我大步的朝着山下走去,过了好久才说到:“嗯,你背我下山也是天经地义。女儿还没醒呢?我们就把她嫁了,不论怎么样,你都算我女婿了。”

  “当然是,早就该在你膝下尽孝了,以后也一定要尽孝。再过一些日子,我看情况就接我爸妈上山吧,我和辛夷啊,一起孝敬你们。你们彼此也做个伴,你那个时候和我妈关系不是最好了?我妈要听我娶了辛夷,肯定高兴的要命。”雨大,渐渐就淋湿了我的头发,一路路的水痕从我的发端留下,模糊了我的眼帘,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流泪。可是我口中尽说一些开心的事情,说一些充满了幸福安乐的事情。

  “其实,我不想看他最后一眼,想你走得慢些。都不能相伴了,多看一眼,少看一眼又能怎么样?”辛姨在我身后喃喃的说到。

  “那,我走慢些。”我放慢了脚步。

  “不,你还是走快些吧。”辛姨忽然很急的说到。

  我低头不再说话,背着辛姨几乎是在雨中,略微有些湿滑的山道中小跑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这天气,我会跑的更快。

  可是辛叔的步伐太快了,就是这样的速度,一路下山,我都不曾再望见他,哪怕只是一个背影。

  入了村,我感觉辛姨的整个身体都有些颤抖,我的颈窝有些热,我知道她终于是哭了...在这个时候,任何安慰的语言都是徒劳,我也只能沉默的前行,在村中顾不得任何人询问的眼光,几乎是一路飞奔的朝着我的屋子所在的地方跑去。

  远远的,我就看见我的那个院子院门紧闭,苏灵有些六神无主的站在门口,看见我如同看见了救星。

  我忍住心里的苦闷,背着辛姨大步的朝着苏灵走去,没有等到苏灵开口,我便已经急急的开口:“你看见我爸没有?怎么站在外面,门关上做什么?”

  “你爸?”苏灵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又担忧的看了一眼我背着的辛姨,眼中的疑问更浓。

  我来不及解释太多,一边朝着大门走去,一边说到:“我说辛叔呢?辛叔没有回来?”

  “辛叔刚刚回来不到五分钟。我不是想站在门外,是因为我进不去!我被后院奇怪的芸姨给赶出来的。”苏灵在我身后一叠声的解释。

  我却一头撞在了离大门不到两米远的地方,再也前进不了!至于辛姨身子一沉,几乎昏迷,苏灵则站在刚好这个距离之后,有些怯怯的不敢上前。

  我紧抿嘴角,没有说话,仔细感应了一下,便知道院子被一股力量封住了,针对的是灵魂!要想进入院中,就要用灵魂力硬撼,需要什么程度的灵魂力,我不知道,仅仅知道凭借我的灵魂力不用太费力气就可以进去,但望仙村实力不是顶尖的猎妖人可能有用尽全部的力气。

  我很想进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但只是思考了一秒钟,便后退了一步,随着后退一步,辛姨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下意识的,还带着点迷迷糊糊的问我:“正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忽然昏昏沉沉?怎么不进去?”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辛姨的语气略微有些着急,我知道无论如何的装作平静,她到底是想多看辛叔几眼的。

  我望向了苏灵,苏灵也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赶紧的说到:“就是一点左右的样子,那个芸姨突然出现了。出现以后,什么都不说,就把我弄出了院子。我很奇怪,想问,她却只说了一句‘事关辛夷苏醒,一切等叶正凌回来,莫要惊动村中猎妖人’。然后就转身进去了。”

  “我心里放心不下,想跟进去再问问。毕竟房间里只有辛夷姐一个人睡着,我要是如此粗心,少爷你会怪了我。可是,我发现我进不去了,一靠近那大门两米,整个人就像要晕过去了。”苏灵越说越小声,因为着急,眼眶也开始泛红。

  不等我说话,她又赶紧追问了我一句:“少爷,那个芸姨值得信任吧?辛夷姐不会有事吧?不然我就万死难辞咎了.....”

  我心中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芸姨多半是布置了一个什么阵法,只能用灵魂力强行破开,这自然也有掩饰什么,不被打扰的意思。辛姨和苏灵都是普通人,灵魂力不够雄浑,自然靠近之后,就被阵法直接作用到灵魂,眩晕是正常。

  这个阵法布置的很温和,否则就不止是普通人仅仅感觉到眩晕那个简单了。

  “他们开始救辛夷了。”这句话是我对辛姨说的,不用解释太多,这一句她便已经足够明白了。

  然后我看着苏灵,安慰了一句:“不是你错的,什么死不死的?你在这里帮我照看辛姨几分钟,半步都不能离开,知道吗?”我的语气有些急切,也很郑重。

  苏灵哪敢怠慢,我放下辛姨以后,她就急急的赶紧挽着辛姨,半步都不敢离开的样子。并非我不愿意带辛姨进去,而是因为她是普通人,我如果带着她进去,使用的灵魂力并非是双倍那么简单,这样耽误时间。再则,我怕急切之下,万一伤到辛姨...

  我大步的走到大门前,调动起大半的灵魂力,撞向了大门,果然很顺利的我就接近了大门,然后我也等不得什么,一把就推开了大门。

  大门应声而开,我一步就跨了进去,身后却是刮起了一阵强风,‘啪’的一声又把大门吹来关上了,而我刚刚定神,便看见芸姨穿着一件宽大的道袍站在院中,在院子的一个角落,辛夷所在房间的大门前,立起了一根巨大的柱子。